一二中文 > 贤者与少女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二节:憧憬黑暗之人(一)
    里加尔的冒险者之间流传着这样一句颇具自嘲意味的俗语:

    “在意外发生之前都不算冒险。”

    介于世人以及他们自己都常以冒险者自居,这个意外发生的频率自然是相当高的。但这一行业剥去游吟诗人口中传唱以及记事学者笔下赋予的浪漫主义以后,其苦涩而有些难堪的事实便是——大部分冒险者其实不想冒险。

    从事冒险者与佣兵行业的人多是穷苦人——为什么公会要用颜色挂牌定级而又为什么即便有布告栏写明任务,却还要安排一个乃至多个公会接待员进行讲解,根本原因就在于大部分冒险者其实不识字。

    除了出来游历累积见识的初级魔法师以外,大部分冒险者如若识字有经受过基础教育,都会选择一个更为安稳的职业。

    他们之所以会做这种“冒险”,并不是生活更安稳的人所想的“浪漫”“具有梦想”“渴望刺激的摆脱平凡的生活”——单纯就只是因为没得选。

    绝大多数冒险者一辈子只能停留在最低等级,过着捡军队剩下的工作例如乡村安保清理害兽土匪商队护卫,以及一些打杂去危险地带收集物品的工作混口饭吃。在公会挂牌的好处是可以享受医疗后勤保障,稳定的任务分配以及二手市场交流等等福利,可公会也不是慈善组织,被收去将近一半的酬劳会使得他们大多数维护装备和满足吃饭住宿外也攒不下什么钱。

    对他们来说,意外不是一个好词、冒险也不是一个好词——当你只是打算去摘个草药却遇上了一群土匪时,战斗完哪怕胜利了维修和医疗费用也往往会抵消战利品的好处。而介于土匪大部分都是有钱便花的类型不像商人会存钱,大部分时候打完一场战斗会使得冒险者入不敷出。

    一次任务失败、一场病痛一次重伤或者爱用的武器护甲损坏就足以令底层冒险者永世不得翻身,所以他们总是想尽办法避免风险——但可悲的是又限于自身能力与知识水平,这种挣扎往往是徒劳的。

    ——那么,高层冒险者便可以完美地规避风险,成为一个有愧于他们称号的完全避开“冒险”的冒险者吗。

    跟随我们的贤者先生与洛安少女一路走来,想必答案也已经十分清晰。

    ——他们接近了那一行奥托洛帝国出身的洛安武装分子,但就在武士们都已经握紧了武器做好战斗准备时,前面探路的璐璐举起了小手示意他们停下。

    她回过头,右手的食指与中指竖起,左手则是掌心向下横着,然后戳了好几下自己的掌心以表达“立刻停下”的急迫感。

    接着又用右手连握了好几下左手手腕,接着做了一个扼喉的动作。

    “速速停下,致伤陷阱。”——这些手语是在旅行过程中沟通交流确定下来并分享给全队成员的,介于他们将来面对的处境艰难,考虑到无声交流的需求亨利制定了不少这些细节。包括武士们此时尽管有些生疏却也没有在林地间发出响动,都是一早便因贤者考虑到而进行了特训的成果。

    亨利摸了过来,将近两米高还带着大剑的他行动起来的动静却跟娇小的猎民少女差不多。贤者靠近到了璐璐停下来的地点,地上的枯叶伪装得不错但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植物折断的新鲜气息——想来这就是璐璐察觉到异样的缘由。

    文明社会成长的人类总是更加依赖视力,但常年在山林间穿梭的猎人对嗅觉和听力的锻炼也十分重视——因为这些被大部分人轻视的感官在这种时候用处更大。

    亨利掏出小刀剥开了表面的枯叶——下面是用几根新鲜细枝编织的网,而更下方还有一个小洞,约莫小腿粗细大约半只手臂深。

    “看起来是最近挖好的。”他们用极小的声音沟通交流着,贤者剥开外层让光照射进去之后,旁边的人一眼便看出来这个陷阱有多恶毒。

    ——刚好只有大人小腿粗细的陷阱内部用尖锐树枝插了一圈又一圈,而且树枝还是尖头往下的布置方式。漫不经心踩上去的人会顺着树枝的倾角滑下去一脚踩到洞底,而本能下意识地把脚向上抽的瞬间,这些尖头朝下的树枝就会像倒刺一样扎入皮肉之中。

    狭小的洞穴不光施工更方便也容易隐藏,并且因为没有空间转移的缘故一旦陷入其中要脱身也十分困难,只能由伙伴慢慢从旁边挖掘扩大洞穴再把尖刺一根根抽出。

    这个过程耗费的时间与精力不说,中了陷阱小腿重伤的人也势必会拖累整支队伍的行进速度,进而使得他们更容易被伏击。

    “微妙。”考虑到这些洛安人的奥托洛背景,曾经在亚文内拉内战时用过类似方法对付奥托洛帝**的贤者也不由得表情变得奇怪了起来。

    ——他们学去了这些,甚至加以改进。

    任何武器在用来应对敌人的时候都要小心会成为对方的力量——这种陷阱不是猎人用的,它很明显就是对付人类的陷阱,而追根溯源又极有可能是贤者自身当初传授给亚文内拉人的手法。

    所幸这些洛安人虽然有这样的技巧却依然不是正宗猎人,他们不懂得嗅觉方面的隐蔽信息,采用的陷阱材料是随便砍的多汁青嫩树枝因而新鲜刺鼻的味道十分明显。

    对于外行人来说在满地落叶和泥土腥味遮盖下它难以分辨,但对猎民而言这种气味却像是指路明灯。

    “看来并不是随意逃亡的。”亨利眯起了眼睛,对方遁入丛林之中原本他们以为是慌乱下的举措,但眼下发现了陷阱可以证实并非如此——这种陷阱挖掘虽然耗时较短但也不是被追击的过程中可以完成的,而且他们往这个方向逃亡必定不止一个。

    可问题又来了,这帮洛安武装分子对丛林的无知显然不是装出来的,他们布置的陷阱对猎人来说一目了然但自身却不一定能够辨识。

    ——用更通俗点的话来说,他们可能会忘记自己布置的陷阱所在。

    那么如何避免踩到自己布下的陷阱呢?

    最直白的答案就是留下只有自己人可以辨识的标记物——而这也正是旁边的璐璐与洛安少女在找的,但她们看了一圈,都没有看到任何哪怕伪装过的视觉标记。

    亨利微微眯起了眼睛,然后彻底闭上,再睁开的时候双眼已经散发着蓝光。

    “啧。”他发出咂舌的声音,紧接着从腰包里掏出了几块德鲁伊的符文石递给了前面的两名少女。

    “举过去。”贤者这样说着,而两人在举过去之后有陷阱的地面上忽然出现了一个黯淡的圆形标示,在符文石拿回来之后又立刻消失了。

    “......”璐璐一脸惊奇地盯着手里的东西,然后又攥紧了符文石望向了贤者——后者点了点头,示意她可以留下之后猎民少女满心欢喜地收到了自己的口袋里。

    “这是,衔尾蛇?”而米拉则是在认出了那个标志之后有些迷惘。

    “这群人是‘铂拉西亚’,事态比我想的还要糟一点点。”在察觉到魔法的存在之后亨利用了不同的方法去探索,很快就在陷阱旁边的地面上挖出了一块小石头,上面用黄铜刻着一些符文,还有已经干燥的血迹——大抵是魔法师富有魔力的血,为这简易的符文进行短期供能以在拥有魔法视觉的人眼中显示出特定刻印。

    这种方法比起用刀刻在树干上或者用小石子摆放的标示更为高效,通常人无法察觉而对他们自己人来说规避己方布下的陷阱又非常方便——毕竟魔法并不是那么常见的东西。

    “铂拉西亚,铂拉西亚。”这个词汇源自洛安语,米拉皱着眉头念了好几遍:“黎明前夜晚的天空?”

    “通俗点说可以叫夜天会。”亨利耸了耸肩。

    “是个。”

    “信奉魔女的洛安邪教,我以为他们早就被德鲁伊根除了。”他这样说着,而洛安少女在听到这一惊人的信息之后一脸震惊地看着自己的老师。

    “我想我们找到新月洲动乱的元凶了,但更要紧的是,他们在这鸟不拉屎的森林里做些什么。”亨利双目泛着蓝光,察觉到对方设置的印记之后再规避陷阱进行追踪对他来说不是难事,眼下不是继续解释的好时机,知道这帮人是什么构成意味着他们在搞些什么大事情——他们得抓紧上路了。

    双目泛着蓝光的贤者轻易而举地察觉并且规避了一路上布置的七八个陷阱,一行人得以速度不被减缓地继续接近那些逃离者的所在。而等到前面柳暗花明穿过密林之后步入一片已经杂草丛生却仍有石质地表的地带后,这些洛安人的目的便变得呼之欲出——

    “是座废弃的稻荷神社。”鸣海警惕地看着四周,这边不再有树木遮挡尽管视线变得宽广是一种好事,对对方来说他们的行踪却也变得更容易把握了。他虽然不懂那些玄学灵幻的东西,却知晓在这种地形被弓箭袭击的危险。

    鲜红色漆早已斑驳褪色的鸟居在潮湿的空气下已经腐朽,就连古老的狐狸石像也因为风吹雨打变得斑驳失去了五官纹理。

    粗大的御神木已经枯死,黑色的树干失去过去美好的寓意更像是某种恐怖的化身。

    斑驳的石质台阶长满了杂草,两侧的落叶随着秋风铺满干枯的排水渠内部。

    已不知有几多岁月未曾有人造访的神社。

    眼下却在仅仅20人不到的双方势力面前,愣是具备了数万大军对峙的紧张感。

    已无遮掩物,所以踏入神社面前石地的一瞬间他们便被对方察觉。四名白发的洛安人从身后藏身的寺庙中走出,他们一言不发地拔出了腰间的奥托洛制式长剑,紧接着脸上出现了颜色漆黑的符文。

    即便有着相同的相貌特征,洛安少女依然对这些同族立刻产生了一种生理上的不适感。

    她看着他们变得漆黑且瞳仁眼白混杂不分的眼睛,一瞬间有些像是被拉入了另一个世界格格不入五脏六腑都翻转过来的恶心感——这并非基于人与人之间乃至于民族与民族之间的仇恨,而是某种更加亘古深邃的本能。

    ——是了。

    “就像那些食尸鬼一样。”旁边同样面见过怪物的小少爷得出了与她相近的结论。

    这是一种混杂了厌恶与恐惧的古怪情感,就像老鼠见到猫本能地颤抖连逃跑都忘却。仿佛这些人已经化身成了某种比人类更强大甚至可以称作天敌的存在——尽管大部分人可能一辈子都不知晓他们的存在,刻在骨子里的本能却使得他们能够认出这些危险。

    ——这已经不是沟通交流可以起作用的局面了,在看到这些已然投身黑暗的人所呈现出来的面貌时,洛安少女心底里怀抱的最后一丝希冀也已消亡。

    他们不屑于沟通,因为在他们眼中己方恐怕不配作为同等交流的对象。

    你可曾见过狮子与兔子讲道理、你可曾见过大帝国在灭亡他国时听取对方的诉求——即便有,那也只是强者在弱者将死之时强行灌输自己那霸道的哲学。

    “锵——”亨利垂下了克莱默尔。

    他们与这些人剩下的只有战斗。

    “分散至两侧,张弓,掩护先生他们。对方仅有四人,但切忌大意。”鸣海对武士们下达了指令,尽管人数上他们这边略具优势,但他内心中的不安仍旧像是暴雨夜的阴云一样难以消散。

    “嗤——”亨利身上的符文透过皮肤亮了起来,米拉注意到这点——自己的老师一开始就打算用上全力,她咽了咽口水,‘老师都大意不得的敌人自己能处理的来么’——但紧接着又把这个想法从脑海中抹去。

    “呵。”瞳仁漆黑的洛安人剑士注意到了贤者这边散发出的魔力波动,但却予以嗤笑。

    “德鲁伊,西路多巴结(伪神信者)。”其中一人这样念叨着,紧接着抬起了右脚的脚跟。

    “准备放箭!”鸣海注意到这是准备冲刺的微动作,一声令下,而洛安少女则警戒着这仍有七八米的距离——想着对方会从哪个角度攻来,她摆好了中段防守的姿势——但下一秒。

    那人从视野中消失了。

    “嘭当——!!”仿佛烟花爆开一样的空气炸裂声紧接着是火花四溅的碰撞,速度高得惊人的洛安剑士笔直地冲向了她,但在长剑挥下来的一瞬间却被亨利挡了下来。

    ‘没能反应过来’已经超出人类剑客的实力就连旁边的约书亚都来不及拔出太刀,米拉愣住了。

    “啧——”对方发出咂舌的声响,但他在想把剑抽回去的瞬间,却发现剑刃被卡住了。

    “......”克莱默尔举世无双的剑刃在双方的高速强力碰撞之下像斧子砍木头般砍进了他手中奥托洛长剑,而亨利只是单手用力扭了一下,他就无法将长剑收回。

    “锵——”这么一愣的功夫,贤者调转了剑锋,向后一拉把他手中长剑缴械后反手一撩把这名铂拉西亚剑客的右臂斩了下来,紧接着一脚踹飞他又在空中接着一记腰斩。

    “嗤——!!”

    黑色的体液混杂着血液在克莱默尔的剑锋下蒸发成水蒸气,而只剩半个身体的铂拉西亚剑客掉在地上一脸震惊地看着自己无法开始愈合的伤口。

    仿佛被硫酸侵蚀一样,就连原本应该被遮蔽的痛觉也回归,让这名最先冲上来的洛安人惨叫着在地上挣扎翻滚最终扭曲着死去。

    “......”他们的表情终于变了。

    “啊?怎么了,没见识过?”亨利耸了耸肩甩干了克莱默尔上的残渣,然后抬起泛着蓝光的双眼看着对方。

    “这个,叫克莱默尔。”

    “就算是你们,也能一剑劈成两半。”

    “所以下一个觉得自己能行想碰碰运气的,是谁?”@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