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一剑倾国 > 69、决胜之机
    现在已到了姬御宇不得不出手的时候了,但是他忽然发现失去了燕离的踪迹,就在他以为燕离逃命去了的时候,宫殿轰然破开一个大洞,从里面射出一道剑光,直到与他目光齐平的高度才显出一个少年来。

    姬御宇先是一惊,随即冷笑说:“李苦?”

    他不等对方回答就笑着继续道,“你出身市井,难怪一辈子都上不了台面。旁门左道!”

    少年身穿一袭白袍,清清白白干干净净。漫不经心的笑容里,隐藏着强烈的愤恨。他的目光跟随姬御宇向下望了一眼,就在他身下,从宫殿的破洞看进去,李苦的残躯正在缓缓消散。一丝厌恶之色闪过。

    他冷冷道,“你现在一定很得意。”

    姬御宇笑道:“朕仿佛看到了你当年的影子。”

    少年道:“可惜当年你就不是我对手,现在也不可能是。”

    姬御宇笑意一敛,随后又得意地笑起来,“可惜现在来寻仇的却不是朕,可见说是没有用的,所有的事情都要看结果。”

    少年顿了顿,一字一字道:“若不是你指使姬破虏欺骗我……”

    姬御宇笑容不改,“那你该怪自己,竟然从未察觉到白星姑娘的身份。”

    少年的神色黯然下来。

    姬御宇笑得更开心了,“李苦,其实你应该知道,白星姑娘从未走远,她一直追随在你身边,只是你不肯原谅自己,所以非但不认她,还将她收做徒弟。如果你肯原谅自己,你非但不能怪朕,还要感谢朕才对。”

    少年冷冷说:“感谢你?”

    姬御宇挑眉道:“若不是朕的成全,白星姑娘怎能抛开族中一切跟随在你身边?”

    少年喃喃道:“我是应该好好地感谢你。她当年仅剩一分元神,强行重塑躯壳,先天不足导致落下病根,每当刮冷风,就会痛入骨髓,可是从来强忍不说。”他说到后面已是咬牙切齿面目扭曲,“这份恩情,唯有形神俱灭才能报答!”

    “哦?”姬御宇古怪笑道,“你燃烧精血重聚元神,既无法长久,修为更是十不存一,还以为是朕的对手?”

    “已足够了!”少年一声冷喝时,人已冲入神宫之中,旧长笛化剑,直刺黄金龙座上的姬御宇。

    殿内众臣正要出手阻扰,姬御宇冷笑摆手,“不用出手,你等去将燕小儿抓回来,待朕杀了李苦,再来好好收拾。”

    众臣自去。

    说话间,祖传绝学已然运转,虚实转换之间,与少年已交手数个回合。他的笑容愈发古怪,“你灵神境界虽已达显圣,可你这重聚的元神,远远达不到神圣领域的程度,我杀你只需半根手……”

    姬御宇的脸色一变,李苦只将旧长笛往腰间一别,他的话就再也说不下去了。金碧辉煌的宫殿之内,所有一切摆件和细节,那些琢磨得栩栩如生的雕塑,全都是他的修为的体现,在这里他就是绝对的主宰,没有人能凌驾在他之上。可是也没有人,在自己的神境里面,会连话都说不出口。

    “这一天迟早会来的。”李苦的眼神仿佛在呢喃着。

    姬御宇居然点了点头。然后他的神情就完全的沉静下来。他能坐上皇位,而且坐那么多年,绝对不是无能之辈,并且有着常人难及万一的天赋——到了危机关头,他的头脑就会变得无比的冷静。

    风不知从何处刮来。

    肃杀而且冷漠。

    就好像二人此刻的眼神。

    他们毫无疑问都是对方的死敌。

    他们从第一次见面,不,也许从他们出生开始,就注定了是敌对的关系。因为一个出生帝王之家,身份尊贵至极,其人更是狂傲自负、心机幽微、野心勃勃,要天下万物都臣服在他脚下,为达目的可说是不择手段;另一个出身草野,还是个无人疼爱的孤儿,又在边界之地长大,养就一身目无余子的跋扈之气,简直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像这种人怎么会敬畏皇权,连天都要排在他的后边。

    这么样的两个人凑在一起,正如同水火不能相融,而且势必引发剧烈的冲突。

    金碧辉煌的宫殿,只剩下两个人。姬御宇的目光像火一样凝视着李苦。

    凝视着那支旧长笛。

    那本来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神器,那只不过是白星送给李苦的一件小玩意。

    李苦将之视作至宝,日日以修为洗练,但是到如今,它也顶多不过相当于凡品宝器,顶多比凡兵要坚固一些,毕竟它原本并非稀世珍宝。

    可是这件凡兵不是在别人手里,而是在李苦手里。在别人手里,它或许可以奏出美妙的旋律,但是在李苦手里,它却拥有毁去一境之鬼神莫测之力。

    这样的笛子,这样的人,叫人怎能不惊惧?世上也绝没有别的笛子可以比得上它。而现在这把笛子,正紧紧地握在李苦手上。无论什么人,面对这样的对手,都难免会生出畏惧之感。

    姬御宇却不会,只因为他心中充满了自信。这个宫殿正是他的神境,李苦失去肉身依托,“永劫”已施展不出,而皇座后盘着的金龙,正是连接神龙大阵的中枢,他就是整个大阵的阵眼,随时可抽调巨量的天地元气御敌,在这里他就是神祇,此刻哪怕面对的是苏北客,他也有信心与之一战。

    他是神祇,而对手只不过区区元神之体,连肉身都没有,于是就更加的镇定了。

    他凝视着李苦,只不过想增加李苦心里的压力;他凝视着李苦,只不过是想欣赏他灰飞烟灭之前的表情。

    风毫无预兆的静止了。莫非他们终于要出手,所以连风都不敢靠近了?

    这是一个征兆,也是二人争锋相对的一个关键节点。高手争锋时,争的岂非就是那一线生机?

    就在这个时候,姬御宇的呼吸忽然一滞,虽然他根本不需要呼吸,而这只不过是形容他的心情骤然被提起,因为他被李苦眼睛里的光给灼到了。那是一种无与伦比的光,一种神奇的,天上地下绝无仅有的光辉。

    也就是在这个瞬间,姬御宇的信心就好像曝露在阳光下的春雪一样,溶化,消失。@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