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匠心 > 967 五声铃
    接下来,从门厅开始,许问带着秦天连往里走,去看了许宅现在已经修好的部分。

    三月厅、五味斋……各有特色,以及奇出之处。

    “这是……流金竹?”秦天连一到三月厅就认出来了,有些惊讶。

    “您认识?”许问对此倒没什么特别奇怪的。

    “见过成品,不知产地。看你这用料,你找到了?”秦天连问道。

    他们修复师看宅子,当然不止是这样直接看。

    许问拿出了一堆资料,有修复前的照片和调查报告,有完整的修复方案,以及修复过程中的各种阶段性陈述以及最后的验收报告。

    秦天连一边翻看一边对照实地,对这现代化的流程一点也不陌生。

    这些资料里,有关于流金竹的部分,写清了它的现存地点、发现经过以及处理方式。

    秦天连对此看得格外认真,看到一处时扬了扬眉:“是班门的资料里记载的?”

    “是。”许问表情不变,回答道。

    “嗯……”秦天连没有多问,继续往下看。

    许问这话可以忽悠大部分人,但必不包括秦天连。

    二十五年前的之前很久,秦天连就偷进过无数次班门,几乎翻阅了里面的所有资料。

    后来他正式和十五师傅达成协议,十五师傅把一些藏在暗处的宗卷或者拓文也拿出来给他看了。

    对班门现存资料的了解,许问恐怕都不及他的一半。

    从这里面找到流金竹的下落?

    不可能。

    但这也没什么可问的。当年他就知道许宅不正常,许问接手这座宅子,跟荆承打了无数次交道,现在还是个人就已经很也不起了。

    身上有点秘密?

    那是正常的。

    许问不主动说,秦天连也不会问,毕竟,谁没点秘密呢?

    秦天连继续看资料,一边看一边在三月厅里踱步,偶尔微微点头,表示满意。

    许问在一边看着他,这时候他才有个机会,慢慢回忆秦天连之前说的话,整理自己的思路。

    二十五年前,秦天连就来过许宅,被荆承要求修复这里。

    但是他跟许问不一样,他是偷偷进来被抓住的,而许问是正式签了继承协议,拥有这里的所有权。

    是因为这个,秦天连最后被放出去了,而他被强行留下来送往班门世界,强迫中奖的吗?

    有这个可能,但感觉也不全是。

    毕竟在许问接到快递之前,他也不知道有这个曾祖父的存在,跟这宅子一点关系也没有。

    荆承如果真想留下秦天连,在这方面做点手脚感觉也不是难事。

    那他跟秦天连之间,究竟有什么区别呢?

    进来许宅之前,秦天连就已经是个很成熟能力很强的修复师了,对许宅帮助更大。而那时候的许问,对此一窍不通,连从哪里着手都不知道。

    荆承,或者说许宅最后为什么选了他呢?

    许问不知道,也是真的很疑惑。

    一路看完了几间修好的建筑,以及还没有修的那些,最后来到了四时堂。

    四时堂是许宅最核心的建筑,自有其特殊之处,秦天连走到这里,也停止了脚步。

    他在这里站了很久,然后慢慢地去看它。梁、柱、檐、坊、窗、门,以及各种残破的或者完好的细节。

    最后他在那扇芭蕉窗前站定,凝视着翠绿欲滴的芭蕉叶看了很长时间,叹道:“如果当初……”

    他就说了这四个字,然后就闭了嘴,没再继续说下去。

    但许问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他也知道许问明白了。

    要是当初看见这间屋,也许他就真的留下来给许宅打工了。

    残破之时就这么美,要是修好了呢?

    要怎么修呢?往哪个方向执行?

    一想就有无数念头浮现出来。

    大部分情况下,给秦天连写信的时候,能吸引他的只有绝顶的物品和超高的修复难度,两者必须兼备才行。

    那还有比四时堂,比许宅更适合的吗?

    秦天连站在窗前,屋外的光与影透过窗户,落在他的身上,神情料峭。

    这一刻,他真的非常像连天青,简直一模一样。

    看着这样的秦天连,许问几乎有一种冲动,想要把在许宅发生的真正的事情告诉他,说明班门世界的存在,然后问他一句:“关于这些,你有印象吗?你究竟是不是连天青?”

    “你……”就当许问最为冲动的时候,秦天连突然移开目光,看见了角落里的一件东西,轻轻咦了一声,走了过去。

    许问的情绪被他打断,跟着走过去,看见秦天连从窗子上摘下一个风铃,用手摸了摸。

    那风铃就是挂在那里的,锈得非常厉害,里面都沾了一起,就算有大风它也一动不动,完全不会响。

    许问和其他人偶尔会进来四时堂,路过过它很多次,都把它当成了废品,完全没人留意。

    直到现在秦天连把它摘下来,许问才多看了它一眼。

    “这是什么?”许问没认出来,忍不住问道。

    “五声招魂铃。”秦天连随口向他解释,非常自然,“这是闽西一带的技艺,这铃的结构很有趣,看上去只有一个,但其实是由五个部分组成,可以随着不同的风势大小,发出不同的声音。”

    他一边说一边把这风铃递给许问,许问接过来细看,这是铁铃,氧化情况非常严重,里面确实锈成了一团,只能隐约看出来它的结构好像确实有点复杂。

    “闽西一带很流行这种铃。这铃一共有五种声音,他们相信,五声齐响的时候,祖先或者你爱的那个人的灵魂就会被召唤而来,与你相见。所以有一段时间,那里的家家户户都挂着这种铃,但后来技艺失传,只剩了铃,不剩造铃术,挂的人渐渐少了。不过你在一些老宅子里还能看见。”

    “您在闽西见过人挂吗?”许问问道。

    “嗯,见过,当时听人说了,专门去找的。可惜,时候不对,没能听见五声响。当时我还挺想找一串自己收藏的,结果五声铃又叫祖先铃,他们把这当成祖先的门铃,没人卖给我。”

    直到今天,秦天连说起这个也很遗憾的样子。

    这是因为,他也有想要召唤回来的人吗?

    许问忍不住这样想。

    秦天连又看了看五声铃,突然问他:“你之前说想学木砖石瓷以外其他门类的修复?”

    “是。”许问回答。

    “那行,我先教你学怎么修这个铃吧。”秦天连貌似非常随意地说道。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