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秦时小说家 > 第一千八百二十九章 三好夫子(求票票)
    “夫子棋艺进益极快。”

    “这一局,天明输了。”

    一个时辰之后。

    仍为小圣贤庄偏远的幽静极深之所。

    一座简陋的茅屋厅堂内,天明、荀夫子二人相对而坐,手执黑白,对弈纵横天枢。

    随着荀夫子落下属于自己的白棋,棋盘上的局势直接告一段落。

    黑龙无力回天。

    白旗略胜不少。

    “哈哈哈。”

    “虽然有你想让的心思,老夫还是欢喜。”

    “毕竟,老夫的棋艺的确有些进步。”

    “今日你就要走了?”

    “老夫还真舍不得你这个小友。”

    单手轻捋颔下尺长白须,荀况轻笑道。

    少年人的心思,自己如何不知道。

    然,真的对弈起来,自己还真不是天明对手。

    而且,天明虽让自己不少,终究较之第一次同天明下棋的情况来看,好上太多太多。

    “夫子修为深厚,说不得数年之后,还有相见之时。”

    天明一礼。

    “数年之后?”

    “数年之后,你也就彻底长大了。”

    自己活的太久了。

    当年的老朋友,几乎都不见了。

    儒家的后辈弟子见到自己也都毕恭毕敬,自己为之不喜。

    也就近一二十年,收了几个有趣的弟子,近来,又遇到天明这个小友,不错,自己的运气还是不错。

    现在,天明也要走了。

    时间过的还真快。

    “在夫子面前,天明仍为少年。”

    天明一笑。

    夫子是一见当年儒家孟轲子的。

    那段岁月,诸夏还是大争之世,一晃多年,诸夏归一,大统于秦,夫子定然有别样感受。

    “好!”

    “此言老夫喜欢。”

    “少年人!”

    “少年心!”

    “天明,老夫期待你归来仍为少年。”

    “你所修,老夫也没有什么可以指点的,唯有一者,倒还可以教导于你!”

    荀夫子大喜。

    自己喜欢这句话。

    少年人!

    赤子之心!

    无所持之心!

    天道之心!

    浩然之心!

    更有可能妙悟玄奇境界。

    许多人往往都不愿为少年人,而大道至简,天道早已将最为奇妙的道理落在你身上。

    道家祖师就曾语,婴儿的一切,都是合乎道的。

    “夫子!”

    天明深深一礼。

    “哈哈,很简单。”

    “那就是你离开小圣贤庄后,记得好吃、好喝、好睡。”

    “做好这三者,你的道也就成了。”

    “你的路也就成了。”

    “这可是老夫数十年来的精髓之感。”

    荀夫子苍老之言朗朗传出茅屋小厅。

    语落,看着天明那骤然惊愕的神容,更是大悦。

    “这……,天明会如此的。”

    天明笑语。

    夫子果然爱开玩笑,性情古怪。

    不过,好吃、好喝、好睡这三者自己很喜欢。

    “嗯,去吧。”

    荀夫子摆摆手。

    “夫子!”

    天明颔首,自蒲团上起身,一礼,转身离去。

    一炷香后。

    一位少年人背负行囊,驾驭骏马,对着身后摆摆手,旋即,卷起浅浅的烟尘,奔向远方。

    ……

    ……

    “你们中,有的人入门很早,有的人入门很晚。”

    “终究因你等天资不同,医道之上,各自所擅长、精通亦是不相同。”

    “为师在兰陵城也停留许久了,今日也该离去了。”

    “琴韵医馆,就留给你们了。”

    当其时,相距桑海数百里外的兰陵城。

    琴韵医馆内,一道道玲珑倩影汇聚一处,一道道视线看向前方,那里……师尊端木先生正在不住说着什么。

    今日,师尊准备离去。

    独留下她们看守琴韵医馆,一时间,诸人相视一眼,百感交集,师尊还是要离去了。

    尽管这个消息她们早就知道。

    然而,真等到这一日到来,还是觉得有些难以接受。

    她们虽然也学艺不少,却是没有师尊在身边,行医看病都觉的没有底气,她们还没有师尊那般可以自忖解决一切病患的能力。

    “师尊!”

    “我等……难以担的大任。”

    行医救人,她们都已经熟悉了。

    却……真的突然觉得有些接受不了。

    有师尊在身边,没有师尊在身边。

    那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样子。

    “那有什么难的。”

    “对于那些人,能治就治,不能治就不治。”

    “无需给那些人好脸色。”

    “真要是有人捣乱,那就换一个地方。”

    “医者救人,不必拘泥于兰陵之地。”

    端木蓉摆摆手。

    眼前的这些弟子,终究还是经历太少,一切都在琴韵医馆成长,没有经历过真正的诸夏磨砺。

    当然,以如今诸夏安稳的局面,也无需那般的磨砺。

    可……以前突发之事,有自己在,有自己处理,有着自己的名气,宵小自然不敢生事。

    以后就说不准了。

    自己不可能永远在她们身边。

    她们也要学着自己成长起来。

    “师尊!”

    “让我们随你一同离开兰陵城吧?”

    又是有弟子这般恳切道。

    神色更是无比希冀。

    “哈哈哈。”

    “跟在为师身边做什么?”

    “你们既是医者,也是女子,将来难道就不想要嫁人了?”

    “难道就准备待在医馆一辈子。”

    “你们中许多人有独立行医之心,为师知晓,所以,为师离去,也是你们做出选择的时候。”

    “琴韵医馆,无需看的太重。”

    白色的裙衫外罩一件浅紫色的衣襟,踏着及膝的筒靴,踱步在庭院内,面前这些弟子中,自己其实也有些不舍。

    可……自己还有自己的事情。

    琴韵医馆。

    可以维持下去,就维持下去。

    如果守不住,那就不守了。

    医者,行走诸夏,尽皆有施展之地。

    “师尊!”

    “师尊!”

    “……”

    又是一道道不舍的脆亮之音。

    “对于你们,为师只有一个期待。”

    “那就是做好你们自己就行了,你们是医者,要行医救人,同样,你们也是诸夏之民,也有自己的一生。”

    “如果你们中有人在兰陵城呆腻了,可以前往中原,可以前往江南,可以前往关中。”

    “……”

    端木蓉视线从面前的弟子身上一一扫过,她们每一个人都是自己认可收下的,每一个人都有医者的能力。

    自己要离开兰陵城前往镜湖医庄,前往河西之地,前往江南之地,前往西域之地。

    自己的修行也才刚刚开始。

    诸子百家!

    各有属于自己的选择。

    自己的选择就是将医家发扬光大。

    一个时辰之后。

    在一位位医馆弟子万难不舍的神色中,端木蓉带着两名随身的年幼弟子,轻装御马,离开兰陵城。

    ……

    ……

    “师尊,那些匈奴人太肆虐了。”

    代郡!

    刺笈山!

    已经存在于诸夏近三百年了。

    昔年赵襄子为得到代地,派人宴请代王,事先让数百名跳舞的人把兵器藏在用羽毛做的舞具里,并准备了一个盛酒用的大金斗。

    代王亲至之后,彼此宴饮甚佳,酒喝到兴致正浓的时候,斟酒的人翻过大金斗猛击代王,一下就砸死了代王。

    随即,赵襄子出兵平定代地,将代国之地化作代郡之地。

    盛夏之时,一队随意的车驾行进要道,自西向东,缓缓奔驰,速度不算快,一路之上,有闻匈奴南下侵扰。

    到达这里之时,匈奴人已经远去了,只留下方圆数十里的一片狼藉,只留下一片的浅浅哀嚎。

    浅蓝色的水烟薄雾裙衫,层叠如波浪,骄阳之下,温凉之意顿生,柔顺如风的秀发随意一条丝带束之,垂落肩后。

    少女神容精致如盛景,五官俏丽如百花,踏步青丝软靴,一观要道远处的惨状,脚步缓缓,却不逊色随行的车马。

    鼻息之间,更是隐约留存一丝浅浅的血腥之气,更是令少女秀眉紧锁,俄而,终于还是忍不住。

    “姑娘,匈奴人还真是狡猾,知道秦军主力现在九原、云中之地。”

    旁侧,亦是一位姿容娇俏的少女出言。

    秦军在北边边境有三十万黄金火骑兵,却是前不久嬴政巡视北地郡、上郡之地,蒙恬分兵二十万护卫。

    以至于雁门、代郡、上古之地防守略有不足。

    “你我无能为力。”

    先前而叹的少女摇摇头。

    她们看到了这一幕,能做的十分有限,除却对于病患之人施以援手,对于饥饿之人施以援手。

    抗击匈奴?

    想想就可以了。

    那是秦国的责任。

    也是九原将军蒙恬的责任。

    “这些人生活在边境,还真是危险。”

    旁侧的少女轻叹道。

    比起在中原、关中的那些人,边境的人太危险,时不时就会有匈奴入秦,烧杀掠夺一片。

    与其如此,还不如迁移它处。

    “虽然在边境,却少了许多赋税、徭役。”

    “这里所得田亩也多上不少。”

    “师尊,一路上,我们也有一观秦国黄金火骑兵,已经练兵有成,堪为精锐,就算碍于中原没有彻底安稳。”

    “也可挥兵北上,攻打匈奴,让匈奴不这般猖獗的。”

    “可蒙恬并未如此。”

    “难道真的要等到诸夏诸地彻底安稳,秦国才会被北胡用兵?”

    对着身边的紫阳看了一眼,明丽少女视线再次落在师尊身上,师尊也在一旁静静行走。

    却没有多说什么。

    “也许吧。”

    “北胡之地,草原一统,头曼单于南侵之意明显。”

    “秦国一统诸夏,百万大军枕戈以待。”

    “现在或许不是对战的最佳时机,却早晚必有一战。”

    “至于你所言,接下来秦国未必不会采用那般策略,匈奴一次次试探,早晚会令秦军大力反击的。”@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