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长生十万年 > 第四千两百零四章 武王伐叶
    “武王!”

    “武王!”

    ……“武王!”

    岳鹏跨马奔腾,所到之处,十里长街,上百万的百姓都在欢呼。

    岳鹏无论走到何方,都有人在欢呼,到最后,这偌大的王城内,只剩下一个声音——“武王,武王!”

    这如雷霆般的山呼海啸声音,竟然突破了王宫的防御阵法,清晰传入了勤政殿中。

    勤政殿中,正在召开朝会的秦相,顿时发现,自己的声音被百姓们欢呼声掩盖了。

    百姓们对岳武王的恭敬欢呼,更是震的勤政殿的大地,都开轻微的震动。

    这一幕,让原本说的兴高采烈的秦相,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不过秦相很快恢复如初,淡淡说道:“既然诸位都没有异议,那今日大祭如初进行。”

    “诺!”

    满朝文武,纷纷行礼。

    “今日武王出征,又是国之大祭,看来天要兴我宋国啊。”

    “是啊,一旦三川郡贼寇叶秋伏诛,吴王肯定投鼠忌器,暂时打消入侵之念!”

    “我宋国积弱多年,幸亏文有秦相,武有岳王爷,这才逐步崛起。”

    “就是不知道这一次,秦相是假意和武王和解,还是真心。”

    众臣离开勤政殿之后,议论纷纷,各怀心思。

    “秦相这老狐狸,他恨不得弄死岳武王,这次岂能有好心?”

    走出勤政殿后,监天司首座申空灵,忍不住皱起眉头。

    身为女国师的大师兄,身为一个三龙强者,申空灵精通推衍。

    可这一次,申空灵大概算了一卦,却算不出秦相究竟想要干啥。

    虽说,如果催动窥天盘,申空灵不惜耗费代价,也能窥探天机。

    但历经乾坤门推衍的惊吓后,就算是打死申空灵,他也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了。

    “算了,贫道只是修行人,何必理会凡尘权势之争。”

    摇摇头,申空灵回到监天司,继续观察星象,以学术为乐。

    与此同时,宋国王城,孙记拍卖行。

    会长孙啸天坐在主座上,身边站满了来自吴国的习作。

    “茂先生回来了!”

    嗡!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到大门口。

    一个尖嘴猴腮的矮个子老道,手握拂尘,气宇轩扬的走进来。

    “茂先生您来的正好,来人,赐座!”

    孙啸天眼睛一亮,赶紧让人抬来太师椅,放在首位的位置。

    矮子老道也不客气,倨傲坐在太师椅上。

    “茂岁本是孙会长三千宾客中,最不起眼的人,不学无术,其貌不扬,如今却一飞冲天,成为了孙会长身边的红人,什么玩意!”

    “嘘,小声点,茂先生是有大本事的人,若非他让孙会长献出老婆,我们又如何和秦相搭上关系?”

    “据说茂岁有张良计,能让宋国大乱,孙会长自然信任他。”

    在众人传音入密声中,孙会长笑呵呵望向茂岁:“茂先生,秦相按照您的计划,即将开启宋国大祭,咱们接下来该如何做?”

    茂岁没说话,而是丹喝了一口茶,然后望向在场众人。

    “贫道观在场诸君,虽口服而心不服,似乎不服气贫道坐在这个位置。”

    “无妨,贫道也不生气,毕竟诸位都是为了我吴国的大业。”

    “还请诸位畅所欲言,老夫就将计谋写在锦囊中,若不是谁能和贫道写的差不多意思,老夫甘愿让贤!”

    “若是无人能和贫道想一块儿,那请诸位闭嘴,口服也必须心服!”

    哗!茂岁这话一出,全场哗然,都觉得茂岁太狂了。

    孙啸天没说话,只是望向众人:“既然茂先生开口,诸君畅所欲言便是,无需忌惮!”

    “会长,我觉得今日大祭,秦相和宋国群臣都在上林苑,我们不如直接骑兵,将宋国群臣给灭杀!”

    “不错,我吴国在宋国潜伏多年,早就埋下了无数探子,现如今,正好汇聚到一起!”

    “以岳武王的盖世武功,日落之前,他肯定会提着叶秋的人头返回,我们必须立刻发动叛乱!”

    众人议论纷纷,意思都大概一致。

    “错,错,大错特错!”

    茂岁一声叹息:“一群废物,也敢觊觎贫道位置,简直是可笑!”

    “会长,请打开锦囊,告诉这些酒囊饭袋,贫道的计划为何!”

    说实话,对于众人的计划,孙啸天也觉得合理,成功几率非常大。

    吴国不断派遣习作到宋国,就是要祸乱宋国朝纲,可宋国大乱。

    可如今,茂岁却说这计策不行,那他的计策是什么?

    孙啸天打开锦囊,将直跳取消,顿时看到了让他眼皮子狂跳的计策来。

    与此同时,宋国王宫。

    华清殿外,秦相匍匐在地,朗声而道:“今日国之大祭,臣恭请吾王出关,主持大祭。”

    这话一出,华清殿的殿门紧闭,根本没开启的意思。

    秦相也不着急,也是趴在地上,静静的等待。

    片刻后,华清殿的大门开启,一个老太监走了出来。

    “传陛下口谕,今日国之大祭,秦相可代寡人主持,以祭苍天。”

    说完,老太监转身就走,不带任何犹豫。

    轰!下一刻,华清殿的大门关闭,再无任何动静。

    “臣,遵旨!”

    秦相恭敬磕头,转身离开。

    哗!当秦相离开华清殿区域后,一道流光从天而降,化为一张圣旨。

    圣旨上的内容,和刚才老太监说的话,几乎如出一辙,并加盖了玉玺印记。

    “李胡这老阉狗,仗着大王的宠爱,执掌玉玺,居然有如此手段,好生了得!”

    秦相瞳孔一缩,忍不住心生忌惮。

    在宋王常年闭关不出的情况下,秦相最忌惮的人,其实并不是岳鹏。

    而是——李胡!宋王还是太子时代,李胡就是宋王身边的小太监,深得信任。

    宋王称王之后,李胡也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成为了执掌玉玺的中书令。

    须知,宋国一国的气运,都汇聚唉王城,而王城的气运,几乎都汇聚到王宫。

    而王宫中的气运,几乎都汇聚在这一枚玉玺上!李胡并不是玉玺之主,却执掌玉玺,在宋王闭关的情况下,可以代替宋王发号令。

    李胡城府很深,将王宫控制在手中,几乎不买秦相的账。

    若非宋王下令,让李胡跟随他修炼,否则,这朝廷恐怕就是秦相和李胡二分天下!现如今,李胡借助玉玺的便利,修为居然深不可测,秦相越发忌惮。

    不过一想到今日过后,岳鹏就会悲剧,秦相顿时忍不住笑了。

    “今日之后,岳鹏必死,而我秦家崛起,等李胡出关之时,他绝非本相对手!”

    手握圣旨,秦相眼中满是睥睨。

    与此同时。

    宋国王城,百里外。

    轰隆!追随岳鹏出城的兵马,遮天盖日,忽然齐刷刷驻马而立。

    因为他们心中的王——岳鹏,忽然停了下来。

    “杨兴,听令!”

    岳鹏手握长枪,忽然一声大喝。

    “末将听令!”

    岳鹏身边的大‘将’杨兴,立刻翻身下马,跪在地上。

    “从此刻起,你便是我岳家军‘最’高统帅,令你带领我岳家儿郎,立刻去办一件大事,不得有误,违者——斩!”

    哗!说完,岳鹏大手一挥,一个锦囊便落在了杨兴的手中。

    杨兴打开锦囊一看,顿时瞪大眼睛。

    “王爷,这……”杨兴猛然抬头,却发现四周空荡荡一片,哪里还有岳鹏的身影。

    天地之间,只有一道模糊的虚影,正随风不断消散。

    “原来王爷早就离开了王城,今日只是一道化身残影,故意迷惑秦相?”

    杨兴顿时震惊。

    武王岳鹏,早在三日前,就拿到虎符,扬言三日后攻打三川郡。

    可如今,杨兴却忽然发现,恐怕早在三日前,武王就离开了王城。

    那么问题来了,武王去了哪里?

    无人知晓!“王爷,您这是在玩心跳啊。”

    一想到锦囊中的内容,杨兴半信半疑,却不得不去执行。

    轰隆!很快的,岳家骑兵呼啸而去,却不是朝着三川郡方向。

    虽说三日前,武王曾经放话说,他是一个人去攻打三川郡。

    但对于这句话,众人都只当成了笑话,并没放在心上。

    今日,武王带‘大’军出征,这更秦相觉得,武王当日只是戏言。

    却无人知道,武王早在三日前,就一身布衣,连金鹏神枪都没带,一个人悄无声息离开了王城。

    金鹏神枪能化身金鹏大鸟,这把枪放在王城,才能麻痹秦相,迷惑世人。

    岳鹏早年丧父、家贫,母亲替人缝补,从而勉强维持生计。

    岳鹏自幼喜欢练武,饿了就上山和老虎搏斗,生吃猛虎,从而充饥。

    这世道太乱,诸国争霸,生灵涂炭,穷苦人家唯一的出路,自然是——从戎!岳鹏运气不错,一路靠着战功崛起的路上,都没遇到太过于苛刻的上司。

    这让岳鹏很感激,他成为武王之后,也对练武人格外宽厚。

    但对于百姓疾苦,岳鹏也深有感触,一心想为民造福。

    奈何朝堂黑暗,时局混乱,岳鹏不断被‘打’压,这让他有些心灰意冷。

    这数年来,岳鹏一直休养生息,赋闲在家,心态逐步平和。

    但这一次,岳鹏离开王城,眼见这宋国虽繁华,商贸频繁,然则百姓依旧衣衫褴褛,大多双目无神,瘦的如猴子一般,岳鹏忍不住握紧了拳头。

    “我本以为我的血已冷,但这一次出关,我这才明白,我心依旧热血!”

    “这时局虽混乱,但我岳鹏要做的事情,谁敢阻拦!”

    “便是有强者出现,我便一枪斩之,便是!”

    轰!当想通这一点之后,岳鹏忍不住一声长啸,眼中满是壮怀激烈。

    秦相让岳鹏下野,啥事儿也不让岳鹏做,还封锁各种消息,让岳鹏只能呆在府邸。

    秦相这样做,就是让让岳鹏冷血,变得和民间隔绝,让岳鹏一心只为秦相打仗。

    可如今,秦相做梦都没想到,岳鹏居然热血苏醒,变得比昔日更强了。

    “喂,那要饭的,好狗不挡路,吼个锤子吼,滚!”

    啪!伴随着怒吼声,后方马车上,膀大腰圆的马夫勃然大怒,一鞭子凶狠甩向岳鹏。

    叫花子?

    岳鹏一愣,他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衣衫褴褛,浑身灰尘密布,就连一张脸都嗮的黝黑无光,还真有些类似叫花子。

    其实这不怪岳鹏,主要是他离开王城后,一只很低调。

    岳鹏封印了自己的力量,只凭肉身前行,从而体验民情。

    现如今,岳鹏站在官道中间长啸,自然引起了别人的误解。

    可就算如此,这恶奴狗仗人势,居然说打就打,如果自己是普通人,这一鞭子挨在身上,不死也是残了!岳鹏顿时大怒,猛然攥紧拳头,就要出手。

    这时候,一道柔和的力量,忽然自马车而出,瞬间让马夫原地定格,手中鞭子再也无法落下。

    而后,马车的卷帘无风而起,一个穿着华服的青年,出现在岳鹏面前。

    这青年非常儒雅,皮肤‘白’皙,身材比女子还好,生的国色天香。

    一个男子,居然国色天香?

    这让岳鹏一愣。

    “阿奴,不得无礼!”

    如天籁般的声音响起,青年一声娇喝,马夫这才收起马鞭,凶狠的瞪了一眼岳鹏。

    “喂,叫花子,看什么看,算你运气好,要不是少爷,打死你!”

    马夫说完,马鞭一扬,就要赶着马车离开。

    岳鹏眉头微皱,觉得这恶奴欺人太甚,就要开口。

    然而这时候,马车内,坐在青年身后,看似老管家派头的黑袍老人,他眼见岳鹏不走,大手一挥,一颗天火金瞬间落在岳鹏的脚下。

    “一枚天火金价值连城,臭要饭的,你一千年也赚不到那么多钱!”

    “这次少爷慈悲,你赚了,还不快滚!”

    马夫怒骂声再次响起。

    马车的车帘关闭,很明显,青年和老者都不打算继续开口。

    说来也是,岳鹏毫发无损,却得到了天价赔偿,这对凡人而言,可谓是一飞冲天。

    那一枚天火金,足够一个普通人,过三辈子的繁华生活。

    然而岳鹏却笑了,忍不住微微摇头:“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你特妈骂谁?”

    轰!早就不爽岳鹏的马夫,忽然一马鞭化为雷霆,凶狠的甩在岳鹏身上。@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