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网游之一梦百年 > 第821章 风过了无痕
    第821章 风过了无痕

    秋风扫落叶般消灭夏军,前后有序地打扫战场,马不停蹄地冲过大关渡,南入海终于知道了粮草紧缺这个行军大忌的解决办法。那就是一个字:快!

    有黑水滩一战的胜利,严云星出场的鼓舞,就算是一群散兵游勇,也足以一鼓作气冲破重重阻碍,更遑论一群来自五湖四海的江湖高手。如此战法,既可迅速破关,又可节约粮草,还能补充战力,比如那近百匹战马的缴获,便可武装起一小队骑兵,尽管目前还没什么骑兵战法,但起码看上去不那么像土匪流寇了。

    严云星将此战法称为“闪电战”,众将更愿意称之为“劫掠式袭击”。山贼土匪就是这样,攻破一村一镇,只搜刮物资,从不留人防守。

    大关渡一战也让众将见识到了龙小迷的真正实力,不得不感慨严帅弟子,果然个个身手不凡!之前众将都对龙小迷中军大将的身份不大感冒,毕竟有严云星坐镇中军,军事指挥她也插不上手,但经此一战,“人小力气大”,这个十足深刻的第一印象算是刻在众将的脑海里了。

    南宫瑾、龙小迷先后显露身手,让很多兵士明白了之前见偶像的感觉,差那么一点意思究竟是什么,那就是偶像们的亲自上场!只有看到他们的剑上流有敌人鲜血,才能意识到眼前的偶像不是传说中虚无缥缈的人物,而是有血有肉一如五十年前血战疆场的一方军主!

    说白了,就是真实感的回归罢了。

    无论如何,三战过后,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些收获,唯一可惜的是大关渡没见着达移迈,让飞羽几人颇为郁闷。不过没关系,照这个行军速度,报仇的时间不会太久了。

    ……

    连夜行军,近子时,前军抵达肥羊渡,此渡口十分狭窄,窄到放羊人都是直接赶羊过江,从不上桥,因此无险可守,夏军在此处只设有一个驿站。酒和尚派斥候先行查探,唯有一堆残羹剩饭,已然人去站空。

    得知此消息,羊句提议全军休整,毕竟饿了一天了,还是得吃点东西补充体力。酒和尚沉思片刻,问牛芒意见,牛芒回道:“我觉得别军可以休整,咱前军却不行,长途奔袭讲求的就是一个‘快’字,那些土匪山贼因何能长期存在?就是因为他们速度快,官兵抓不着人。更何况此渡口没发生战斗,就此歇息毕竟心里不得劲,至于肚皮的事,不如当作激励手段,下一战则必胜!”

    “牛兄此言正合我意!传令,全军加速前进,攻破下一关自有好酒好肉招待!”

    酒和尚一声令下,前军继续开拔。到左军时,南华馨令原地休整,冯云却不乐意了,带着冯一臣几人一起去请示南华馨。

    “将军,此时热气散尽,正是行军最佳时机,却因何下令休整?”

    南华馨慢悠悠地喝了口茶,问道:“肚子不饿吗?”

    “嗨呀!习武之人,一顿不吃饿不死的,大伙儿看前军兄弟们立功,早都心痒难耐了,谁还顾得上吃饭啊!”

    “哦,是吗?可我怎么听说,很多人都在抱怨不开饭呀。”南华馨依旧低头品茶,不紧不慢。

    冯云急了,手指众军士大喊道:“谁抱怨,哪个敢抱怨?将军一定是听岔了,不信的话,让属下带着他们抢酒和尚前头拿下山风关,看他们到底饿还是不饿!”

    “饿怎地,不饿又怎地?”

    “饿?不可能!”冯云拍着胸脯保证,“兄弟们体力充沛,山风关必定拿下!”

    “好,军中无戏言!山风关这一战就看冯指使的了……”南华馨原本浑浊的双眸突然就有了光彩,拍着冯云的肩膀露出了老奶奶“慈祥”的笑容。

    ……

    丑时初刻,山风关两道山岭忽然惊起了无数夜鸦,埋伏在西侧山岭的正是急行八十里的冯云,此时闻得对面山头动静,心中十分诧异,忙召来李小敏询问道:“来时可打探着前军动向?”

    李小敏道:“还在我军十里之外。”

    “嘶……那就怪事了,难不成是夏军提前出关埋伏?”

    “一定是这样!”冯一臣十分肯定地点头,“夏军知道我军必去大理,怎可能坐以待毙?必是预先埋伏一处,关内外同时出击。我看咱们不如直接摸黑杀过去,打他们个措手不及!再等前军抵达,一同下关!”

    “好,就这么办!那群夏狗绝对想不到咱五仙军还有这么一支奇兵,哈哈……”冯云自认为胜券在握,大手一挥,叫一声“弟兄们上”,率先冲下山岭。这主将虽猛,但关心则乱,冯一臣、赵兰儿生怕冯云出事,径追冯云而去。

    那边山头早有预警,看对面一群人冲下山,忙令弓兵射箭,这黑灯瞎火的虽然没啥准头,但高处射箭怎么着都是稳赚不赔。冯云初时慌张,觉得自己有些冒失了,但挨了一轮箭雨后,却发现对方箭矢极少,根本没有任何杀伤力,当下大喊一声:“兄弟们,他们没多少箭,给我冲上去搅乱他们的阵型!”

    主将冯云领十一人突袭敌阵的热血场景历历在目,受此激励,左军兵士纷纷冲上山岭,定要做那英勇无畏的“第十二人”!然而对方也不是吃素的,其领头将军好像专门等着冯云上山,等冯云大部队爬到半山道时,即令全军冲击下山!

    高低对冲,步兵虽不比骑兵猛烈,但还是有很大优势的。一个个大汉从空中跳下,任谁也招架不住这重量,何况这群大汉手里还有兵刃,那是擦着即死,挨着即伤。

    冯云半道被截杀,盛怒不已,单手一枪,纵贯长虹,插中一名敌兵甩将出去,仰头大骂:“夏狗,有本事等爷爷们上去,半道截杀算什么本事!”

    这本是冯云的日常嘴炮,却正好被对方一领头听着,大喊道:“山下可是冯云冯指挥使?”

    “正是你冯爷爷!”冯云刚回一句,顿觉不妙!对方这么问,那不就是友军?再仔细一想,不由得大骂冯一臣糊涂,敌军如果选择埋伏,怎可能只埋伏一边?上边的定是友军了!

    “快快,都给我停下!是自己人!”冯云急命手下停止进攻,另一边却并没有停下的意思,冯云正想骂娘,又听山上传来一声吼,这次的声音较为熟悉,好像是右军叫什么苗人缝的那个猥琐男。

    “冯指使,我家花指使说了,可先假装混战,另派奸细求援,等夏军出关来袭,我两军一举拿下!”

    “果然是右军,没想到他们也憋不住了。”冯云自命冯一臣去传令各兵士,心中打起了小算盘,“此计虽好,但毕竟不是我全功,等会夏军出关,还需抢先一阵,夺了关隘才是大功!”

    两方人马得各自将令后,总算停止了自相残杀。山上花道士派胡金面去关下求援,胡金面领了十几人皆穿夏军服饰,跌跌撞撞跑到关前,被夏兵盘问。

    “你们是哪方残兵,竟逃至此处?”

    “我们是魏不羁魏指使麾下啊,快开门,有要紧事禀报!”胡金面不知道山风关守将是谁,因此不敢胡乱回话,说了个自认为较为保险的人物。

    那守关兵士依旧很谨慎,命人通禀主将。不多一会,主将上隘,却是一个熟悉面孔,张读手下第二先锋官,屠龙。

    巧的是,屠龙认得酒和尚一伙,也认得冯云一群,偏偏就不认识花道士团伙。他心中虽有疑惑,但并没有往其它方面考虑,直接询问道:“你说你是魏指使麾下,可我怎么听说恽将军全军撤回,并没有单独留下部队啊。”

    “将军啊,我们只是普通兵士,哪能理解恽将军深意啊!还请将军速派援兵,魏指使危在旦夕呀!”胡金面一时没编出谎,只得推脱自己是个傻子,理解不了“恽将军”之意图。没想到这反而奏效了,屠龙想当然的认为:黑水滩之败,恽辉心中肯定不爽,但又苦于张将军之令,不得不撤回大理。而恽辉要想挽回一点颜面,就必须赢下毒匪一阵,南下三关六渡,独山风关地形绝佳,特留魏不羁埋伏于此,却没想到还是被毒匪端了窝。

    屠龙隶属张读麾下,对恽辉并没什么好感,但毕竟是同一阵营,该救还是得救的,而且若能与之两相夹击,大胜毒匪一场,那这功劳妥妥的第一。

    打定了主意,屠龙留独孤两犬守关,独带大部兵马出关“救援”,行至半道却感觉不大对劲,因为夏军服饰铠甲多为蓝色,黑夜里几乎看不清,而现在乱战的那两拨人马,人人都带有亮色,黯淡月光下更如同一道道鬼火一般,晃的他心头发慌。

    “快,把那猥琐兵士唤来,我有话有问!”

    屠龙急命手下传唤胡金面,却被告知不见了踪影,他又让兵士集体点亮火把,刚把火把扔出去,就看到蒸腾的空气中一个极其扭曲的猥琐身影正慌忙不跌地往敌阵中跑,边跑还边喊道:“快快,一起进攻,我暴露啦!”

    “上当了,前军作后队,快撤!”

    “这个废物点心!兄弟们,给我上!”

    “都给全速冲锋,拿下屠龙狗头!”

    屠龙、花道士、冯云几乎同时下令,冯云更一马当先,誓要抢得头功!然而夏军骑兵众多,速度极快,五仙军能追上的也就少数几个轻功好的,再追的上了头,不免陷入孤军深入的窘境。

    屠龙跑了一阵,稍稍冷静了些,勒马回头一瞧,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正是看到了“老熟人”冯云、冯一臣、赵兰儿。他自心中发狠,上次东门桥让你们侥幸逃走,这次竟然还敢来,真当屠龙爷爷泥捏的不成?

    “停止撤退,全军杀回!给我把那小子碎尸万段,碎尸万段!”

    屠龙是真气着了,几千人马被三个毒匪追着跑,这要是传回去不得丢死个人?当下亲自上阵,反追着冯云跑。冯云这时才注意到身边只剩冯一臣夫妇,心头暗自叫苦,莫非又得复刻东门桥场景?那也太丢人了……

    丢人也得逃,冯云三人撒丫子狂奔,怎么来的怎么回,路熟悉得很……

    屠龙见状,急命兵士射箭,可弓还没举起来呢,后阵就突然大乱,人声马吠惨叫连连,几个浑身沾满血迹的军士仓皇来报,说一个光头和尚带人偷袭了后阵,若再不下令撤退,恐怕就要被毒匪包饺子了……

    “啊啊啊……”

    局势几度逆转,让屠龙气得捶胸大叫,再令兵士突围回关。另一边冯云见屠龙又撤,身后弟兄们也三三两两地追来,一时又充满了信心,大叫着追了上去,而他的手下兄弟一看自家指使竟以一人之力追得夏军狼狈逃窜,更兴奋地发出野兽般嘶吼,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狂奔向南逃的夏军。

    屠龙被后发而至的酒和尚偷了屁股,又被吃了x药的冯云一阵追杀,遥望山风关再也回不去,只得领十余残兵从山岭撤退。部分突围成功的骑兵回到关下,苦苦哀求独孤两犬大开城门,那两犬却看冯云追兵将至,十分狠心地命人彻底关闭铁门。眼看着那铁门即将闭合,一阵诡异的山风徐徐吹过,从守门兵士吹到墙头弓箭手,从弓箭手吹到独孤两犬,就像有一股巨大的魔力,让被风轻抚后的身体轰然倒地,风过了无痕!

    (本章完)@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