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武逆焚天 > 正文 第四千三百七十一章 馅饼降落
    本就身处危机之中,好不容易眼前的处境有所好转,左风的情绪也一下子提高了不少,所以他的感知也敏锐一些,主要是能够分出更多的注意力。

    所以左风在看到天空上的变故后,他率先注意到的就是那雷霆,同时也注意到了那几片云。

    只可惜现在的左风,根本无法御空飞行,经过之前的巨大消耗,现在稍微恢复一点灵气,便立刻用来提升速度,以及帮助炼化药物,最重要的是需要借助火属性灵气,来帮助自己温暖身体。

    其实左风自己也很清楚,这不过就是自己的一个念头,就算灵气恢复过来,也未必能够飞到那云所在的位置。

    毕竟自己现在的身体,比起蚂蚁还要小的多,所以正常情况下所感知到的距离与高度,在这里将要放大许多倍。

    这样一来想要依靠自己现在,能够拥有的极限灵气,飞到那么高的位置,机会有多大还很难说。

    所以左风也只能够先压下心中的好奇,将去空中一探究竟的想法压下去,一切待到自己的修为达到一定程度以后再说。

    虽然暂时无法触及到高空上的云,可是左风的注意力,还是被空中的云与雷霆吸引了过去。

    特别是在用心感应,空中那雷霆当中,所蕴含的规则之力时,投入的注意力和精神力也更多。

    从与殷无流分开之后,左风的脑海当中方向感始终不曾有过差错,因为他始终在心中默默的“标记”出,殷无流逃走的大致方向。

    除了殷无流带给自己的威胁很大以外,左风的内心之中,其实非常的不爽。

    自己原本辛辛苦苦构建的陷阱,结果不仅成了他人的嫁衣,并且还被对方反过来对付自己,哪怕左风再如何冷静面对,可是内心之中的憎恨与杀意,却是已经蓄满。

    从分开之后左风就尽量让自己保持平静,从而专注的去面对危机与困难,或者说尽量不去想着殷无流,那样只会扰了自己的心境。可是一旦让左风彻底缓过这口气,那么他绝对不会客气,第一时间就去找到并杀掉殷无流。

    这样一来左风都没有发现,之前因为在意殷无流的原因,自己还能够保持着,始终清楚知道前行的正确方向。却是在这雷声轰鸣中,左风的大部分注意力转移开后,他在前行的过程中,不知不觉已经偏离了原本的方向。

    这只是偏离方向,而不是改变方向,因此短时间内并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同样只是抬头观察,殷无流所能够发现的讯息并不多,只是觉得那云和雷霆有些奇怪。

    至于左风他不仅感受到有些不同外,不管是那云层的变化,雷霆的出现,还有雷霆游走与炸裂时的各处细节,都有着明显的特别之处。

    与殷无流只是注意到,天空那云太过稀薄不同,左风注意到的是雷霆出现的时候,天空的云并无任何震动,这本身就已经说明很大的问题。

    另外就是雷霆的游走,左风所注意的不仅仅是,雷霆直接在云层之外游走,同时那游走间似乎还存在了某种规律,只不过具体的规律还要观察很久,甚至于需要靠近观察才能够加以确认。

    最后就是雷霆炸裂的时候,那种对范围内造成影响的方式,也让左风判断出,那并非是什么普通的雷霆。

    在这个过程中,左风几乎没有太过关注那只麻雀,最主要的原因是那只麻雀看起来很正常,此刻的左风关注的焦点是异常,对正常的事他反而缺乏兴趣。

    可是就在不久以后,左风却还是稍微关注起那只麻雀,因为麻雀受到的雷霆的影响越来越多,甚至于身体已经逐渐从僵硬,开始一阵阵的抽搐起来。

    而且最初的时候,左风与殷无流一样,根本无法清楚的看到,雷霆到底如何侵入麻雀身体中,又是如何对其造成的影响和伤害。

    直到麻雀在身体僵硬状态下,滑翔靠近了那云的中心区域一些,才清楚的看到雷霆炸裂后的细小雷弧,直接钻入到了麻雀的身体中,然后那只麻雀就开始浑身颤抖抽搐起来。

    再之后雷霆炸裂以后,不仅那细小的雷弧一部分钻入麻雀的身体,甚至还有一部分在其身体表面上游走着。

    到了这个时候,那只麻雀更加无法正常飞翔,因为身体已经不仅仅是僵硬,而且不断的剧烈抽搐,这让它完全被动的收敛起了翅膀。

    翅膀一旦被其收敛起来,麻雀也在难以保持,在空中翱翔的状态,没有能够先一步飞离那片云所在的位置,反而是通过坠落远离了。

    雷霆依旧在空中轰鸣不休,到了后来已经无法再看到雷弧侵入麻雀身体,以及在它身体表面游走的过程。

    虽然处境略有一些改善,可是麻雀的状态依旧非常糟糕,那身体依旧还在不断的剧烈颤抖和抽搐着,同时从高空中朝着下方坠落。

    他的翅膀并未完全收敛,自然也更加无法正常的拍打,可就算是这样,那翅膀还是能够帮它稍微放缓一些下坠的速度,同时也让它没有按照完全直线向下坠落。

    看到那只麻雀坠落的时候,左风的眼神之中也稍稍显露出一丝复杂的表情,不过他随后就将视线,重新投向了空中那不断出现的雷霆上。

    在左风没有去关注麻雀的时候,在另外一处位置,却是已经有人双目充满了炽热的光芒,整个人也都激动的微微颤抖起来。

    这个人当然就是从一开始,并未对天空中的云和雷霆过多关注,一直在注意着那只麻雀的殷无流。

    他其实一直期盼着,能够发生眼前这样的变化,特别是自己能够将那麻雀杀死,如果是那样自己将会获得难以想象的好处。

    本来他也就只是想象罢了,可是现在眼前的变化,却让他再次有种“言出法随”、“心想事成”的感觉。

    那只麻雀受到雷霆的影响,到此时已经非常严重,最重要的是它正在坠落,向着自己所在的方向坠落而来。

    这样“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如何能不让殷无流激动,他之前虽然一直口口声声的说着,“掉下来,掉到这边来;被我击杀就好了……”等等这样的话。

    可是殷无流的心中却很清楚,这样的事几乎就不会发生,这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

    如今眼前却是出现了这么大的转机,他如何还能保持平静,内心的激动简直溢于言表。到了这个时候,他再也不去理会其他,而是全神贯注的去注意着,那只麻雀的反应与变化。

    在那双炙热的目光中,麻雀在不断的坠落,虽然并未以直线坠落,可是大致方向却始终朝着自己这边来。

    即便没有直接掉到自己面前,殷无流大致估算了一下,肯定也不会太远,以自己现在的修为和速度,很快便能够赶过去。

    现在的殷无流反而隐隐有些担心,这只麻雀可不要此时就死掉了,那自己岂不是什么都得不到了。

    时间就这样在殷无流患得患失,焦急且又充满期盼中渡过,那只麻雀就这样与他的距离越来越近。

    突然,那只麻雀的身体毫无预兆的抖动了一下,就只是这样一个小动作,殷无流感到自己的血流都加快了。

    因为发现了那只麻雀,的确没有死去,那么自己还有机会将其击杀掉,收获这一场巨大的好处。

    “来吧来吧,快点过来吧,让我帮你解脱吧,嘿嘿……”

    殷无流咬着牙,兴奋的脸庞上杀机凛凛,眼中的期盼之意越来越浓,话到后来忍不住神经质般的笑了起来。

    然而正在他“嘿嘿”干笑的时候,那只麻雀的身体再一次抖动起来,比起之前还要剧烈了一些。对此殷无流也只是眉梢微微挑动,并忍不住在心中计算着,麻雀大致的落点,以及自己要用什么手段能够干净利落的将其击杀掉。

    除此之外殷无流忍不住估算着,自己如果杀掉那只麻雀以后,到底会对自己自己会带来多大的好处,修为保守点能够达到什么程度等等。

    然而就在殷无流心中美滋滋的想着时,那坠落中的麻雀身体抖动的越来越厉害,不同于之前那种颤抖和抽搐,看起来好似在奋力的挣扎着。

    在剧烈颤抖了一阵子后,那麻雀的翅膀随之动了动,虽然没有恢复飞翔的能力,可看起来它正在努力的让自己恢复中。

    这麻雀努力的控制着翅膀,在这个时候缓缓的展开一点,这样一来它也能从坠落变成滑翔。

    见到这样的变化,殷无流先是脸色微微一变,随即便开口道:“也好,也好,这样起码不用担心它直接摔死。”

    也就在这时候,麻雀的翅膀越展越大,它下落的速度也越来越慢,同时滑翔的范围也越来越大,看样子它似乎已经有了要恢复的迹象。

    见此情景殷无流的脸色与目光,也陡然间变得阴冷下来。看着那正在滑翔的麻雀,他的内心之中,忽然有种煮熟的鸭子,最后却飞走了的感觉,这让他不免有些焦急和愤怒。

    那麻雀虽然已经开始滑翔,可是却仍旧保不断的下降着高度,而且殷无流就在其滑翔的范围内。

    冷冷的看着那只麻雀,殷无流一边思考和衡量着,一边重新估算了一下,自己现有的资源。

    某一刻,殷无流朝着一旁的某根藤蔓移动过去,灵气调动运转的同时,他的右手已经如刀斧般竖了起来。@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