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第九特区 > 第二二七八章 再见叶戈尔
    三天后。

    一架飞机途径北风口中转,后续降落到了川府重都,随即小丧带着警卫队,第一时间去迎接了来宾。

    司令部大院内,秦禹迈步跟大牙走在一块,正在商量着给海军征兵的事儿。

    就在这时,司令部大楼后侧的小院内,突然传来喊声:“你们烦不烦啊?让我出去,老子都快憋疯了。”

    秦禹闻声扭头,看见了那个愣头青付震,正在与司令部的几名警卫推搡,叫嚷。

    付震刚被带到川府的时候,秦禹简单和他见了一面,对他的印象仅仅停留在纨绔子弟上。

    “喊什么啊?”秦禹与大牙慢步走过去,抬头问了一句。

    “司令!”

    几名警卫立即立正,敬礼。

    秦禹摆了摆手,面无表情地问道:“怎么回事儿啊?”

    “他非要出去,但团长吩咐过,他们身份比较特殊,目前不能离开司令部,怕有危险。”警卫军官立马回道:“但……但我们劝他,他不听。”

    秦禹背手看向付震,见他穿着夹克衫,脑袋上顶着社会人的头型,立马笑着问道:“你这精力咋那么旺盛呢?你家里人都来了,你不好好在这儿待着,老要出去干什么?”

    “你是秦禹啊?”付震打量了一下他,斜眼问道。

    “是。”

    “……我爸都来了,你还关着我们干啥啊?还想威胁啥啊?!”付震无所顾忌地问道。

    “不让你出去,是为了你的安全考虑。”秦禹低声回道:“川府这边不比区内,人员流动比较杂,你们刚过来,要防止对面报复。”

    “我就是你们绑来的,我还怕谁啊?”付震又上来那股躁狂的劲头,不耐烦地推搡着众人:“你们让开,我要出去透透气,在这儿快憋疯了。”

    “说了不让你去,你咋不听呢?万一出事儿怎么办?!”大牙感觉这个愣b比小丧刚来的时候,还要能折腾。不过细想想也能说得通,小丧是白丁,他却是将军的儿子,人家起码有资本。

    “我特么在这儿才容易出事儿呢。”

    “行吧,那就让他出去吧。”秦禹伸手指了指付震,话语平淡地说道:“命你自己的,你自己不担心,那也没人担心了。”

    付震愣了一下。

    “你们带他出去吧,让他自己转。”秦禹冲警卫扔下一句,转身就走了。

    付震留在原地,心说这个秦司令也没啥脾气啊,看着挺随和一人。

    大牙迈步跟上秦禹,在他侧面说道:“这小子有点愣,付家又刚过来,放他出去,容易出事儿啊。”

    “他妈的,我手下有一个好管的吗?一个小崽子到这儿还张牙舞爪的。”秦禹笑着说道:“你去给警卫室那边打个招呼,让他们……。”

    五分钟后,警卫士兵开着汽车,载着付震离开了司令部大院。

    ……

    下午两点多钟。

    秦禹在总司令的办公室内,见到了六区前进谠的叶戈尔。这不是双方第一次见面,早在一年多以前,北风口打自卫战的时候,秦禹就和吴天胤见过他,并且谈妥了袭击巴罗夫家族的那个纨绔子弟的事儿。

    “您好,尊敬的秦司令!”

    “坐!”秦禹和叶戈尔谈事儿,脸上可没有笑容了,全程面无表情,跷着二郎腿,话说惜字如金。

    叶戈尔扫了一眼秦禹,弯腰坐下,话语也很直爽地问道:“司令阁下,您叫我来川府,是有什么事情吗?”

    秦禹慢悠悠地端起茶杯:“那个叫……叫基什么来着?”

    “基里尔.康巴罗夫。”察猛在一旁提醒了一句。

    “对,就是他。”秦禹喝了口茶:“他在我这儿待了一年多了,咋安排啊?”

    叶戈尔怔了一下,对于秦禹说的方言有点没听懂。

    “司令的意思是,这个基里尔.康巴罗夫,究竟要怎么处理?”察猛问了一句。

    “后续,我们上层会给您一些谈判的建议,肯定会为您在自由谠那边赢得更多的利益。”叶戈尔立马回了一句。

    这话明显是套话,秦禹听得烦了,直接岔开话题说道:“川府这边要组建海军,但在这方面,我们的经验较少,你们前进谠既然是朋友,那我也就不客气了,我有一些事情想请你们帮忙。”

    “什么事情?”

    “我想在你们那里购买一些海军设备。”

    “具体的呢?”

    “小件就不说了,我想在你们那里买一艘目前正在服役的驱逐舰,用于川府海军的基本建设。”秦禹直言说道:“价钱上,我们是有诚意的。”

    叶戈尔懵了半天:“司令,您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吧?”

    “我一天六七个会要开,你觉得我有时间跟你开玩笑吗?”秦禹皱眉回道。

    “这恐怕不行。如果只是基础海军设备,那以我们之间的良好关系,上层应该是不会拒绝的。但……但战舰属于我们的最高军事机密,这……这恐怕无法向外出售。”

    “现在这个年头了,军事上还有啥秘密可谈?”秦禹放下茶杯:“我的想法,你跟上层说一下吧。”

    “司令,这个即使报上去,估计也不太可能会被批。”

    “嗯。”秦禹直接起身,摆手冲着察猛说道:“你招待他一下吧。”

    说完,秦禹迈步走出会客室。叶戈尔看着秦禹的背影,心里打鼓,完全搞不懂这个川府一把手到底是啥意思。

    离开会客室内,秦禹皱眉冲着大牙说道:“妈了个b的,当初让老子去抓人,何大川差点牺牲了,现在人抓回来了,他们背后搞什么事儿,又完全不跟咱说。他还真拿我川府当军事监狱啦?!”

    “我觉得……。”

    “不用你觉得,马上把那个什么基里尔给我提出来。”秦禹皱眉命令道:“自由谠不是几次想谈判赎他吗,那现在谈判就可以开启了。”

    “好,我知道了。”大牙点头。

    ……

    晚上,八点后。

    一台军车缓缓停在了司令部大院,付震一把推开车门,从后座上冲出来,一头扎在了地上。

    是的,是一头扎在地上,下车姿势非常狂放。

    躺在雪地上后,付震浑身抽搐,嘴角还在流淌着胃里的呕吐物。

    四名士兵这一小天,带着付震去了重都外最高的山上,让当地一个两个班的驻军士兵,架着付震跑路,看风景。

    俩人一组,士兵累了就歇息换班,但付震却是一直在跑的。他挣扎不行,打也打不过,骂更没用……

    就这一圈下来,躁狂症状明显减退了,

    都吐白沫子了。?@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