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俺的头上也有光 > 第四百五十六章 我就是不想太麻烦
    还差一点,是哪一点?

    刘奈知道,但现在没辙,他其实也在等,估计天道也在等吧!

    他现在能够做的也只是利用这短暂的时间中尽力抵御准提,为最后的那一点拖延。

    “护我山河!”

    嘹亮的军啸响彻天际,继大儒出手之后军魂也跟着暴动。

    无数魂影自英烈碑中爆射而出,刀枪剑戟齐举向天,他们策马腾空,如同陡然升起的海啸,不断拔高拔高,渐渐形成了一把利剑直指手掌。

    彼时,天际尽头有剑光闪烁,诛仙剑回归,锋利的剑意瞬间融入军魂部队,为这支利剑附上一层无物不斩的真意!

    轰!

    两相对撞,能量辐射炸开的同时,那巨大手掌肉眼可见的弯曲了一个不小的弧度,同时手背处仿佛被洞穿了一个巨大的窟窿,狭长而狰狞,有澎湃的剑意自其中漏逸出来。

    “你……我是圣人,我不会输!”

    准提癫狂的大叫,手掌瞬间暴涨了两分,顶着那个大窟窿就要继续往下压。

    刘奈看的嘴角直咧,靠吼来输出?你也算是圣人中牌面最小的了吧!

    只是这个威力确实够看了,刘奈想了想,自己好像真没有什么办法去抵挡这一下,只能有什么用什么,比如引力神通啥的,就往上怼呗。

    然而作用实在有限,当年有五色先天翎羽的孔宣都收不住圣人,何况是他呢。

    “呼,好吧,我暂时没辙了,你先带着人离开好了。”

    刘奈说着推了一下寒酥的肩膀,嗯,别说还挺香滑的。

    寒酥轻轻歪着脑袋盯,好笑道:“好闻吗?”

    “还行,你这体香一直挺让人沉醉的。”

    寒酥嗔怪的翻了个白眼,“你这是放飞自我啊,怎么?没辙了?”

    “倒也不算是没辙,反正这一掌就算落下来也不过是毁了我的**,我毕竟还有不周山神的身份做底子,只是天帝之位不用想了,以后安心在天庭中当个山神便是。”刘奈耸了耸肩,然后一脸嫌弃的又瞥了一眼天上,“要不说这个准提膈应人呢,自己要死了还不让人家好过。”

    “再硬撑一下吧,我看那个准提应该快合道了,之前云霄不是就很快吗?”寒酥也接着抬头看看,并不是很确定。

    刘奈撇嘴,“不会这么简单的,这是一次事关未来的考验,是大道降下来的,准提不过是个工具人罢了。不然你以为之前明明都已经合道过一次的准提凭什么还有被合道的资格?”

    寒酥愣了一下,猛的朝天上看去,果然,之前还在急速往天上飘的准提,此时竟然在渐渐减速,按照这个趋势来看的话,好像再过不久,他就真不用升天了。

    “无法拖延时间了,那……这一次岂不是无解?”

    刘奈摩挲着下巴有些好笑道:“倒也不用那么悲观,我想要拖延时间可不是为了什么让他合道,而是在等待凡人真正能够与修士平等的那一瞬间。”

    寒酥秀眉微蹙,她并没有听懂,但看刘奈的表情知道,这所谓的一瞬间应该快了,那么……“就让我来帮你争取一下时间吧。”

    刘奈诧异的望向寒酥,她轻巧的抬起纤足,然后脱掉鞋袜,白皙的玉足彻底暴露在刘奈眼前,接着玉指伸向那缠绕着红线的脚腕,整个过程绝美诱惑,有点当年看聂小倩用脚来诱惑宁采臣的味道。

    嗯?我虽然是个读书人,但我也是有家室的好吗?

    “你给我等等!”

    刘奈一巴掌将寒酥抬起的脚给拍了下去,“被动不动就想摘红线,这玩意儿牵连着人的七情六欲,你又不成圣也不玩忘情那一套,没了红线只会让自己变成行尸走肉罢了。”

    寒酥的脚面有点麻,嗔怪的瞪了他一眼,这一巴掌有点用劲啊!

    “你是担心我还是怕自己也受到影响?”

    “呵呵,我怕什么?老婆娶了,孩子有了,少点感情的话也不用每天晚上交公粮。”刘奈挑了挑眼眉,说的话就是很没正经。当然,你也可以当成是成熟男性对于现实的控诉,人人都喊着什么‘全都要’,可真正有经历的人就会明白,身体根本受不了。

    寒酥没好气的撇过头去,又将小腿抬了起来,这一回就干脆了很多,完全没有刚刚玩慢动作那么恶趣味了。

    “嘶,这熊孩子咋不听话呢!”刘奈又是一巴掌将其拍了下去,“虽然不知道这红线到底有什么玄妙,但既然绑上了,随意拿下来肯定会有妨碍。”

    寒酥沉默片刻,“你……不想我将红线摘下去?”

    “这与我想不想的没有关系,关键是犯不着因为这个而让自己变得不圆满。”刘奈语重心长。

    “……那准提怎么办?”

    刘奈乐了,“根据我的经验,既然准提跟我玩阴的,那也就不要怪我不做人了!”

    “???”

    刘奈低头朝着一个方向直接开叫,“你要是不想出手的话,是不是将鞭子借我用用?”

    寒酥顺着视线想那边望去,却见一名身着灰色大褂的中年站在人群中,之前你根本注意不到他,可如今这一看却发现其意外的显眼。

    神农?

    怎么忘记了还有这样一个人!

    寒酥都愣了一下,按照道理来说,这样一个角色不该忽略的,可你就是会不自觉忽略他。实在是神农本身不愿意搀和进战事之中,甚至刻意的减弱了自己的存在感。

    毕竟,无论是各方的前圣人还是修士群体,甚至是各方的朝中大臣与士兵都更加关心争斗。而神农体现存在感的地方却是农业,所以唯一可能记得他的也只有各方国王吧。

    神农之前帮助改良了粮种,刘奈甚至还通过粮种的情报使得民国在上一次大战中选择了拖延战术,又怎么会忘记他呢!

    神农也没有多话,如果就他本人来说是不想出手的,但这手掌也有点过分,你辣么大的一个手掌,我这都能看到爱情线了,是不是想将我也挤死啊?

    不过刘奈的话倒也给了他选择,随手将自己的鞭子一扔,也不用自己出手。

    刘奈轻巧的接过鞭子,这鞭子可也不简单,跟着神农很长时间,而神农为人族做出了不少的贡献,那些功德虽然不算大可也不是开玩笑的。

    但刘奈没有直接对准准提的手掌抽过去,而是将那鞭子双手一捏,化作层层金粉融入了自身的禁法之中。

    一层层的金色麦浪出现了,喜庆,充满了生的希望,仿佛补足了人间烟火的最后一环,整个山河无恙禁法似乎都活了过来。那澎湃的金光开始了鼓胀,一下一下像是在呼吸一般。

    所有人都看到了这一幕,神农完全处于一种哭笑不得的状态,不是说好了借吗?这是肉包子打狗了?

    下方大儒们则纷纷一脸恍然的样子,陛下就是陛下,原来这‘山河’的理解还能这样啊。

    刘奈则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有人才有国家,有了国家这山河才有意义,要给岁月以文明嘛!

    吼!

    似乎是山河无恙禁法最后的一块拼图达成了,整个禁法中的山河幻象都胀大了一圈,龙运也更加欢快的翻腾不休,军魂们气势高昂,凝聚成的巨大剑锋直接透过巨掌洞穿了天地。

    仅仅刹那就已经将准提巨掌定在了原地!

    “你看,我就说我是有办法的吧!”刘奈得意的翘起下巴,视线却是往寒酥的下半身瞄了瞄,别说,那脚踝还挺好看的。

    寒酥别扭的撩动裙摆想要将脚盖住,有点后悔刚刚将鞋子和袜子都扔掉了,现在若是再将鞋袜都弄出来反而显得刻意尴尬。

    “嗯,但是一直僵持在这里也不对啊,你看准提都不走。”

    刘奈差点没有笑喷出来,寒酥转移话题的手段太生硬了。不过他其实某种程度上能够理解她,无论前世今生,这都是一个在感情上不自主的女人。倒不是说本身没有主见,而是被别人强行做主了。

    如今好不容易有了自主做选择的能力又有些犹豫,刘奈大概可以知道她在犹豫什么。无非是犹豫那种对某个大帅比的好感到底是不是因为红线的影响。

    这种时候,人是很纠结的,如果刚刚她真的自己将红线解下去了,那刘奈成了天帝之后,就需要令其彻底圆满还了这次因果,就该给她一个不受任何人影响的轮回机会。到时候,她的姻缘才是彻底由她自己做主。

    只不过刘奈不想那么麻烦,对,真的仅仅是因为怕麻烦,没有别的!

    “现在,选择难点来到准提这边了,嘿嘿!”

    刘奈的表情坏坏的,像是一个明明看到下游有人洗澡,他还要往上游撒尿的小屁孩。

    寒酥隐晦的笑了笑,她虽然不知道刘奈到底在等什么,可现在大手被定在空中,刘奈也不像很累的样子,那该做出选择的确实变成了准提。

    是就此放弃,然后投身轮回,还是说继续僵持下去?

    寒酥觉得,似乎继续僵持下去对于准提来说,不像是什么好选择。@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