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帝皇的告死天使 > 第416章 先知的预视
    “听说,你的大多数预言都来自梦中。”

    塔洛斯感觉到一阵惊讶,对方的眼睛中带着理解和遗憾。

    “这应该不是第一次你把自己交给命运裁决吧,我可以从你的品性中感到这一点。”

    索什扬的话语剥开了过去留下的结痂,仿佛塔洛斯现在是一个钉在他平静注视下的标本。

    塔洛斯则回瞪着对方。

    他还记得天幕坠落,也记得他伴随着一起下落。

    他还记得夏尔的脸和他的最后一次的狞笑,还有神圣泰拉上那带着被杀的兄弟们尸臭的风。

    灵族用尽手段去杀死他,他也打算把自己留在了那个死亡世界。

    这是他看到的,也是应该发生的,最终却改变了。

    难道还要力量可以改变命运?

    “我看得出来,成为阿斯塔特这件事掏空了你,然后留下内心的一片虚空,人们也许会说这是心灵伤痕带来的灰烬,这很伤人。”

    塔洛斯尝试着把他的注意力带回当下,但是他不能做到。

    他们离开了他,成为了尘土和被玷污的废墟。

    他们抛弃了他,在那尸山血海般该死的地狱里。

    他只能不断奔波于一场关于复仇和破碎的未来的战争……

    索什扬继续他的话。

    “……放弃并不会远离痛苦,你希望它确实能如此,是因为这比真相要更好接受一些……但它什么都不曾留下,没有希望,没有解脱,没有饶恕。”

    塔洛斯保持沉默,但他可以感到心脏充满了刺激性的血液,肌肉在微微紧缩,皮肤被汗水所刺痛。

    随后,他深吸一口气让自己身体平静下来。

    索什扬则拉进彼此距离,相距不到半米看着他。

    随着一阵漫长的停顿,索什扬皱起了眉头。

    他把照明球从铁支架上取下,又进一步靠近,热量刺激着塔洛斯的裸露的脸庞。

    “等等,你的眼睛......。”

    索什扬歪头后退了一步,然后从一旁的桌子上拿起一把手术刀,举到塔洛斯面前。

    “你看看。”

    塔洛斯瞪大双眼,发现在那镀银金属的表面,有着自己略显扭曲的脸,但那不是关键。

    关键是他的眼睛,第八军团标志性的黑眸,此刻竟然变成了深紫色,就像那疯狂的亚空间一样。

    “怎么会........”

    索什扬看着塔洛斯,他的脸上什么都没显示出来,但是在他心里,各种猜测喷涌而出。

    塔洛斯的异状是否代表他已经被亚空间严重污染了?

    又或者他已经沦为黑暗神祗的盘中餐?

    也许这个先知没有赛维塔所说的那么有价值。

    但无论如何,只是当下塔洛斯不是一个很快就能做出评判的人——他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人,有着强烈的情感和愿望,这点来说他甚至不太像一个阿斯塔特。

    “你是否了解你身上的情况?”

    索什扬略带尖锐的询问到。

    “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的话里有一股谎言的味,虽然很少。”

    塔洛斯移开视线,索什扬紧接着对他微笑,咧开的嘴巴在照明球的光芒中分裂着他的脸庞。

    “所以我也有个问题,是什么让你来到奈森六号,先知?”

    塔洛斯转回头盯着他。

    “我看到了自己的死亡,就在此地。”

    “可是你并没有死,这或许证明你的预视并非一直正确。”

    “这是唯一一次。”

    “那是否可以换个理解,命运并非不可变?”

    有那么一瞬间,塔洛斯觉得自己看到了索什扬脸上展示出来的一些东西,一些东西打破了精妙控制的面具。

    他的眼睛游荡在阴影里,先知在狭窄的牢房中再次感受到了命运的触感,一种坚定的信念和原始的野心。

    然后一切就消失了,又退回了难以察觉的感官。

    但塔洛斯已经看到了。

    在那一刹那的流光掠影中,他瞥见了某个东西,一颗缓慢旋转的,黄色和绿色相间的星球,一股抑制不住的强烈愤怒和冲动环绕着它——

    塔洛斯一瞬间的分神也被索什扬捕捉到了,他直直的盯着他,

    “……你刚刚是不是看到了什么?”

    塔洛斯张开了嘴,他感到舌头已经准备遣词造句——揭示他刚刚看到的景象。

    他可以说出真相,可以几句话就说出它,他感到了说出这些话的诱惑,以及解决这些没有被回答的问题的需求。

    但是他真的要帮助这个诡秘莫测的十一军团?

    塔洛斯现在仍不知道命运对自己有了何种新的安排,可他能够确定的是,他绝不会投降,也绝不会再次站到“忠诚”的立场上,即便索什扬说的真的,他憎恨第八军团。

    可他仍然是第八军团之子,这是不可动摇的事实。

    腐朽的帝国绝不会是他的归宿。

    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后,塔洛斯才平静的说道:

    “我什么也没看到。”

    索什扬点了点头,他的眼睛像一个镶嵌在灰白色脸上的闪光的黑曜石。

    “很好。”

    他披起长袍上的兜帽,走向门口。

    “我会回来的,第八军团之子,到那个时候,我会决定你的命运。”

    洛肯闭上眼睛,让自己陷入完全的黑暗。

    忽然,即将离开的索什扬停下脚步。

    “对了,那些人都很好,叫瓦列尔的药剂师正在接受审查,我们需要从他身上得到些情报,但你放心那都是些平和的手段,而那对夫妻我已经让他们隐姓埋名去一个平静的地方生活了,你不用担心他们,至于叫迪特里安的机械主教,他很开心接受自己的新身份,现在正努力为他过去所做的一切赎罪。”

    塔洛斯猛地睁开了眼。

    “你是我见过的,最卑鄙的伪帝走狗。”

    索什扬没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我看到了,你要找的世界,乌兰诺。”

    先知带着平淡的语气叙述道:

    “去找一个有着大片荒漠和森林的世界,另外它还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威胁着,我猜那股力量应该是绿皮。”

    索什扬点点头。

    “谢谢。”

    塔洛斯哼了一声,没有搭话。

    “你认为刚刚我是在威胁你?”

    先知笑了笑,还是不说话。

    “我很好奇,塔洛斯,为什么你认为我会用其他人的生命,去威胁一个混沌叛徒?难道你对混沌叛徒们的品性还不了解吗?”

    塔洛斯的肩膀僵住了。

    “在过去,你们会接受这种威胁吗?”

    先知紧咬牙关,他感觉自己似乎被愚弄了。

    索什扬笑了起来。

    “塔洛斯·瓦尔科兰,正如我之前说的那样,你已经死了,第八军团的灵魂猎手已经死了,你已经回归了自我,从你在乎其他人的生命开始,你便不再属于午夜领主了。”

    说着,他便消失在了牢门外。

    黑暗又一次笼罩了塔洛斯的世界……@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