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西游之以武证道 > 第七百六十七章:意志的力量
    也就在此时,大钟意志的声音再次响起:

    “在我眼中,你便是蝼蚁。”

    而后,凌武就发现自己真的化作了一只渺小无比的蝼蚁,正茫然伫足在这茫茫天地中,显得格外脆弱。

    若不是凌武早有准备,仅仅这一幕,就能打他一个措手不及,心境产生动荡。

    一直大手出现,将化作蝼蚁的凌武捏在指尖,一瞬,凌武呼吸都困难,躯体上下遭受前所未有的挤压,仿似随时都会被碾死!

    可即便是在这等危险无比的处境中,凌武兀自保持着心境和意志的一丝清明,道心如刀,意志如石!

    “幻觉,这一切皆为幻化,乃我心境遭受冲击所产生之虚妄......”

    凌武如此提醒和坚守,如刀般的心境,将内心深处的惊慌、错乱、绝望等情绪斩杀。

    可他那化作蝼蚁的躯体依旧被大手拈住,整个人都有崩溃的迹象,像快要溺死深海似的。

    这完全就是意志和心境上的绝对镇压!

    “当心神被蒙蔽,一切虚妄皆为真。”

    大钟意志的声音再次响起,“在这意志世界,我心念一动,便可化生万象,操控生死,你......还拿什么击败我?”

    一番话,飘荡这茫茫天地间,透着无上般的威严,不容置疑,不容诋毁。

    可听完这一番话,凌武眸子却骤然一亮。

    一切虚妄皆为真?

    不!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轰!

    一瞬,凌武心境和意志如若产生沛然莫御的力量,视野中的一切虚妄,皆像雪融雨水般,消散无踪。

    那只宛如上苍般的大手不在了,而他则从蝼蚁般的形态重新恢复己身模样,重新站在了这宛如无垠,没有边界,没有万物的茫茫世界中。

    他黑眸澄澈,眉宇空灵,负手而立,浑身散发出一股超然之意,淡然出声:

    “真真假假,虚虚幻幻,我只知道,我身在处方是真。你这点手段,也蒙蔽不了我的道心!”

    大钟意志沉默了,似也感到意外和惊诧,许久都不曾说话。

    这一切,的确出乎它意料。

    自从她在这深渊炼狱中醒来后,至今的无数岁月里,凌武是第一个能够在它的“意志世界”进行反抗的对手!

    这天地间愈发的寂静,再无一丝声响。

    凌武心境却已不像最初时那般凝重。

    他孑然而立,脑海中却浮现出以往的一些奇妙回忆,心境闲适自若。

    太古时,有大能者,一日入梦,化身为蝶,翩跹飞舞,穿梭花草之间,梦醒时,困惑之。

    孰真,孰幻?

    是蝶幻化为我,亦或我幻化为蝶?

    此谓之,真假虚幻之惑。

    很多年前,凌武曾在桑林地魔祖所设的考验中,以另一种身份,历经了一场轮回。

    轮回长达二十余年,而凌武历经二十余年体悟冥想,勘破真假,洞窥虚幻,得见己身。

    正所谓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修真,此中之“真”,便是一种“得见己身”的明悟。

    就如此刻,被困于这“意志世界”后,凌武勘破虚妄,洞察真假,最终保守心境和意志之真,化解一劫!

    “可你的心境依旧在被镇压和影响,什么时候你能够从我这意志世界走出,或许才能够击败我。”

    许久,大钟意志的声音再次响起,毫无情绪波动,可言辞中已等若是认可了凌武这个对手。

    “我会的。”

    凌武淡然开口。

    他心神转动,整个人倏尔化作了一口烘炉,隐然有容纳诸天万道,镇压古今未来之势。

    这是由他的心境和意志所化!

    “轰隆~~~”

    下一刻,他将一身道行和法门,皆融入烘炉之中,而烘炉也随之旋转轰鸣起来,映现出无数宏大异象。

    有星耀诸天、阴阳交融、太极循环、五行衍生......有风雷激荡、万物轮转、世事变迁......

    一口烘炉,衍大道、纳天地、演万法!

    这空空荡荡,没有边界的意志世界中,顿时出现了山河之象,出现了日月星辰,出现了四季变换、出现了万物变迁......

    “无中生有!你......一个半步王者,怎可能窥伺到这等境界?”

    大钟意志的声音响起,罕见地出现一丝波动,似感到震惊,难以置信。

    唯有它最清楚,无中生有是何等禁忌的一个境界,牵扯到的是一种无上般的大道境界。

    而如今,凌武心境之力,竟已窥伺到此境的一丝妙谛,在属于它的意志世界中演绎“无中生有”之妙谛,这无疑太不可思议。

    此时,凌武以心境和意志之力凝聚大道洪炉,就在这意志世界中衍化出日月山河、四季轮转的景象,已隐然呈现出“无中生有”之妙。

    当然,这一切皆为心境和意志力量所化,可能够办到这一步,已经堪称是惊世骇俗,震烁万古!

    凌武没有理会大钟意志那吃惊的声音,他心境和意志空前专注,演绎一身道行于烘炉之中。

    精骛八极,心游万仞!

    轰隆!

    道光呼啸,神辉蒸腾。

    烘炉流转之极,轰鸣之音渐渐变得低沉、变得凝重......

    直至后来,甚至再听不到一丝声响,悄无声息。

    然而那种力量,却越来越恐怖,每一次旋转,都能轻易撕碎万丈范围内的意志世界力量,令得凌武身体四周,宛如形成一个真空地带。

    那种感觉,就像在这真空地带之中,他就是至高无上的造物主,正在以心境和意志力量所化的烘炉,创造和演绎所有一切的玄机变化。

    炉衍造化,万象横生!

    渐渐地,无声旋转的烘炉,变得愈发空灵和剔透,达到了一种极致,炉身每一次转动,就宛如有一种种玄机在衍生和创造,璀璨玄奥到了极致。

    当这种无声、凝重、璀璨的烘炉之力达到最极致,其旋转时的速度也越来越慢,每一次转动,都像一只蝼蚁在拖动一座十万大山。

    直至后来,由凌武身心所化的烘炉突然停止了下来。

    也就在这一刹那。

    无穷的恐怖压力从这片“意志世界”四面八方轰涌而来。

    这是来自大钟意志的攻击,凌武此刻表现出的一切,已让它感到了一种严重威胁,第一次选择主动杀伐!@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