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神医狂妃:邪王的心尖宠妻凌婧百里绯月长孙无极 > 第1534章 必须,目标不会变
    九儿迅速调整好自己翻船了的心情,抬头笑道,“怎么了?”

    “你睡着醒来后,就这样咬牙切齿的。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噩梦啊?”

    “是做了一个噩梦。”九儿笑得无害极了,王小槿却一怔。

    是自己的错觉么,阿九刚刚给人的感觉,笑得好可怕……

    九儿直了直身,因为这个动作,身上盖着的外袍滑落了下来。

    顺手捞起外袍,九儿心底啧了声,唇角带点儿意味深长的笑。

    段容。

    她又抬头四下望了一眼,见许多人看似尽量绷住,实则半点不敢停留在往外走。

    褚青,或者说先前都在身边的段容,这会儿正被两个年轻男子围着在说话。

    顶着褚青病病歪歪模样的段容显得有些散漫,九儿望过去,巧了。

    段容刚好也漫不经心看过来。

    很明显,他虽然偶尔和那两人搭一句话,但时时刻刻都在关注九儿的情况。

    视线相遇,九儿条件反射挑眉,就要逗逗他眼睛弯弯冲他笑。

    脑子里电光火石反应过来什么过后,九儿还没弯起的眼睛和段容平静的对视了两秒,转而扭头撇开。

    注意到这个情况的王小槿又是一愣,压低声音在九儿耳边悄悄道,“阿九妹妹,你和褚老板不是很亲密吗。先前还牵手呢,刚刚怎么……”

    九儿嘴角抽了抽,“那又不是我想牵的。”

    又立刻转移话题,“小槿,你怎么在这里?你爹和你长姐他们呢?”

    王小槿有些不好意思小声道,“我有些担心你。刚刚和我爹他们出去的时候,我撒谎说我……”

    脸都憋红了。都说不出口。

    九儿懂了,“说你人有三急,需要回来小解。”

    “阿九妹妹!”王小槿小脸彻底红透。

    九儿笑嘻嘻,王小槿再羞,但还记得更重要的事。

    “你先前在睡觉,我不知道你听到了多少。就是……”

    九儿小手轻点了一下她嘴唇,“不管有什么事,你都不要担心我。你现在马上出去,找到你爹他们,和他们一起回去。”

    “阿九……”

    九儿微摇了下头,“我会再来找你的。放心。”

    王小槿虽然担心,但也知道久了不出去不好。

    只能一步三回头走了。

    正在这时,前面苏景行在一行人的目视中也往外走。

    九儿把‘褚老板’的衣袍立刻抛给丫鬟春晓,“春晓,帮我还给褚老板一下。就说谢谢他。我先去找苏景行了,改天我再亲自去向褚老板道谢。”

    小丫头春晓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九儿已经不惧任何目光跑向了苏景行。

    在这个敏感时间敏感地点,她完全没有要避嫌的意思。

    “苏景行!”九儿眼睛弯弯。

    果然如此。

    看到苏景行自己身体条件反射就很高兴,整个人都傻子一样叫嚣着想要靠近。

    虽然这明显不正常,显然当初的自己对自己还做了点别的什么。

    但这和她要做的事,一点也不冲突。

    苏景行,的确是她命定的夫君,也必须是她命定的夫君!

    看似宫宴散了,但风云才刚起。

    周围的人看到九儿这不管不顾的一幕,怔愣之后心底又是千丝万缕的揣测。

    苏景行停住脚步,漆黑的眼眸注视着九儿。

    似乎在探查什么,但终究又没探查出太多东西。

    “阿九姑娘。”

    九儿又笑,“苏景行,这里现在没你的事了,我们一起出宫去吧。”

    这就是失忆蛊被破了的坏处,哪怕她再控制自己,也想更快一点,再快一点……

    就是了解自己,才下了失忆蛊。

    毕竟,追男人这种事,特别是苏景行这种,真正是很可能欲速则不达啊。

    而且,要怎样才能在脑子清醒的状态下心悦上一个男人啊?

    九儿发现自己真的很难做到。

    但,她必须要做到!

    苏景行唇角难得动了下,带了点儿几乎微不可查的弧度,“走吧,阿九姑娘。”

    周围心中惶恐不已,各种揣测的人又是一怔。

    先前拒绝和十公主赐婚时尖锐锋利得像一柄利剑的苏景行,居然能笑得这么温柔!

    九儿当然是求之不得。

    高高兴兴和苏景行一起走,只是路过‘褚老板’的时候,九儿眼角余光扫到了一眼那边站着的男子。

    因为有人找他说话,他散漫的扯了一下唇角。

    眼睛似乎也带了那么点敷衍的笑意。

    他的确是对那两个说话的人在笑,但视线总有种落在九儿身上的感觉。

    而那不达笑意的眼底,看九儿的神情无波无澜。

    九儿说不清为什么,心口极其古怪的,涩涩的难受了一下。

    见鬼了吗!

    九儿立刻收回时线,笑盈盈又去看苏景行。

    很快,强行把那奇怪的感觉抛诸脑后。

    很快,宫宴上这些人匆匆撤离干净。

    皇宫内外,原本喧嚣的喜乐气氛,也蒙上了一层未知的紧绷阴霾。

    后宫。

    伤心过度昏迷过去的皇后此刻已经悠悠醒来。

    一醒来就听说二皇子担忧母后,请见。

    皇后让嬷嬷把自己扶起来,勉强开口道,“本宫还好。他有心,让他先去看看他父皇吧。”

    “小十的事,他父皇心里定然也不好过。”

    嬷嬷回道,“二殿下已经去陛下那里请过安,陛下现在谁也不见。”

    皇后叹了口气,“那你让他进来吧。”

    很快,二皇子进来,“孩儿见过母后,母后可还安好?”

    皇后有些难过的道,“不用担心本宫,本宫无大碍的。”又摁了摁眼角,“只是小十……”

    二皇子便对屋内伺候的人道,“你们先下去吧。我陪陪母后。”

    屋内的人下去后。

    皇后含笑看向二皇子,“如何?”

    “本宫让你耐心些,这一出不战而屈人之兵,可还算用得漂亮?”脸上哪还有半点难过伤心之色!

    二皇子由衷敬佩,“母后的智计,孩儿万分不及。”

    皇后微微一笑,“你是本宫的孩子,本宫唯一的一个孩子,千万不可妄自菲薄。你更是名正言顺唯一的嫡子,便是身子差了些,该是你的,那也得是你的!”

    说到身子差了些,皇后柔和的笑容里带上了刻骨恨意。

    “老大的母妃当初对本宫下药,害得你胎中便体弱,差点没生下来。更是害你迄今身子都不好,让那些竖子以为有机可乘,蠢蠢欲动!今日,本宫要原原本本还给她儿子!”

    二皇子顿了顿,“可父皇只是惩罚了长公主,还是闭府三月那种不痛不痒的惩罚。甚至没提起大皇兄,更没下令追查小十的死……”@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