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我在游戏王里玩卡牌 > 第六百一十七章 不至于
    表面上看,此时貘良场上好像暂时是空空如也了。但无论游戏还是游宇都清楚地知道事情不会有那么简单。

    游戏转向游宇,露出了一个信赖的表情:“接下来就交给你了,游宇。”

    “啊。”游宇点了点头,“我的回合,抽卡!”

    “这个瞬间,沉睡在墓地中的‘死灵王·恶眼’效果发动了!”貘良喝道,“场地区域有卡存在的场合,双方玩家准备阶段时,‘死灵王·恶眼’可以守备表示特殊召唤。

    复活吧,死灵王·恶眼!”

    混沌的风暴,浑浊的空气被向四周排开。胸前挂着白骨、面目狰狞的不死王者仿佛从泥沼中破出,骷髅深陷的眼窝里若隐若现闪烁着红芒。

    【死灵王·恶眼,守备力2000】

    “哈哈哈哈!”貘良得意,“死灵王·恶眼的特殊效果,相信就不需要我多说了吧?”

    当除了它自身以外的不死族怪兽发动效果时,一回合一次可以让那个效果无效;或者还可以一回合一次,让场上或墓地的一只怪兽从游戏中除外。

    足以将很多卡组首回合的展开直接封死的强大能力。

    游宇扫过起手的六张牌,略一思忖,迅速打定了主意。

    “召唤元素英雄·固态侠!”

    【元素英雄·固态侠,攻击力1300】

    “固态侠的效果!”游宇道,“召唤成功时,把手牌中等级四以下的英雄怪兽特殊召唤。来吧!元素英雄·影雾女郎!”

    貘良脸色骤变,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

    他记得这位女英雄。

    影雾女郎,特殊召唤成功时从卡组把“变化”速攻魔法加入手牌。接着再通过速攻魔法“假面变化”,可以让影雾女郎变身成暗属性的假面英雄。

    想到这,貘良脑海中很快浮现了某漆黑假面英雄的形象。想起那位英雄他此时都不禁觉得头皮发麻。

    虽然他索克号称大邪神,可他却觉得那所谓正义的英雄比他还要邪恶!

    不能放那个东西出来!

    “死灵王·恶眼的效果!”貘良挥手,“除了它自身以外的不死族发动效果时,那个发动无效!”

    恶眼扬起手中的魔杖,杖上镶嵌的宝石有如恶魔睁开了眼睛,暗红的波动爆发,瞬间束缚了固态英雄的力量!

    这样一来影雾女郎的召唤就失败了,无敌的假面英雄·暗爪被扼杀在了摇篮里。

    “又想召唤那个麻烦的假面英雄?”貘良一脸“我早已看穿”的嘚瑟,“但是木大!同样的招数对我大邪神不会第二次凑效!”

    你当你是圣斗士啊?

    游宇心底吐槽,不过对这次干扰也不以为意:“那么我从手牌中发动魔法卡‘融合’!把场上的‘元素英雄·固态侠’、手牌的‘元素英雄·影雾女郎’融合!

    融合条件是,元素英雄加任意地属性怪兽!融合召唤!大地的英雄——

    ——元素英雄·大地侠(gaia)!”

    在旁边一众玩家此起彼伏的“盖~亚~”的呼声中,黑色铁甲覆盖的重型英雄从天而降,落地瞬间砸起了万丈激扬的尘幕。

    【元素英雄·大地侠,攻击力2200】

    “大地侠的效果!”游宇道,“召唤成功时,只在这回合内、对方场上怪兽的攻击力减半,加到大地侠的攻击力上!

    盖亚冲击!”

    大地侠沉闷地低吼,黑色重铠随着引擎轰鸣飞速运作。金属的重拳猛然砸落,冲击波顺着地面上砸开的裂纹朝着貘良的场地飞速蔓延。

    【死灵王·恶眼,攻击力2800 →攻击力1400】

    【元素英雄·大地侠,攻击力2200 →攻击力3600】

    “哼,毫无意义!”貘良喝道,“死灵王·恶眼的第二个效果!一回合一次,不死族发动效果时,可以把一只怪兽从游戏中除外!

    给我消失吧,元素英雄·大地侠!”

    恶眼的红宝石再次闪烁,妖异的红芒笼罩了大地侠的身躯。高科技英雄在这股玄学力量面前根本无力抵抗,直接被吸进扭曲的次元漩涡没了踪迹。

    “哈!英雄什么的,在这不死的领域里根本没有发挥的空间......”

    貘良嚣张的后半句话还没落下,便紧接着又听游宇道:“‘元素英雄·固态侠’的效果!这张卡因为魔法效果从场上送去墓地时,从墓地把英雄怪兽守备表示特殊召唤!

    我从墓地中复活的是,元素英雄·影雾女郎!”

    貘良:“!”

    黑雾从漆黑的漩涡中爆发,影雾女郎轻盈地落回场上,双臂交叉护在身前。

    【元素英雄·影雾女郎,守备力1500】

    “影雾女郎的效果!”游宇道,“特殊召唤成功时,从卡组把‘变化’速攻魔法加入手牌。我把速攻魔法‘假面变化’加入手牌!”

    貘良咬了咬牙:“切,又来了么?”

    一想到无敌的假面英雄·暗爪又要出场,大邪神只觉郁闷不已,脑阔疼......

    “但是因为你从墓地复活怪兽的缘故,‘生还的宝札’效果也发动了。”貘良闷闷地说,“我抽三张卡。”

    “速攻魔法‘假面变化’!”游宇道,“把场上的英雄怪兽送去墓地,变身成相对应属性的假面英雄。

    我把暗属性的元素英雄·影雾女郎送去墓地!假面变身!

    自深渊之中诞生的骑士,黑暗律法的化身!在此降临——

    ——假面英雄·暗爪!!!”

    黑暗爆发,黑雾幻化成铠甲附着到了影雾小姐姐姣好的身材上。狼一般的头盔包裹了她的脑袋,流线式的漆黑铠甲着装到全身,手脚都带着明晃晃的银色锯齿。

    【假面英雄·暗爪,攻击力2400】

    “暗爪!”玩家们此时的反应简直比看到三幻神还要激动,“友尽侠!”

    “这次真要快进到大邪神下场打人了!”

    “瞎说,明明是朋友侠!你肯定再找不到比暗爪更友善的英雄了!”

    “......”

    再度看到这“友情的象征”暗爪出场,貘良脸色连续变幻,随即轻哼:“你以为这次还会那么顺利么?

    打开盖卡!陷阱卡-奈落的落穴!”

    “嗯?”游宇眉毛挑了一下。

    可以啊,貘良这小子本事见长啊。他这回合都已经连踩俩坑了,这货居然还有后手?

    “哈哈哈哈!奈落的落穴,是在召唤攻击力1500以上的怪兽时,可以把那只怪兽破坏并除外的卡!”貘良狰狞地道,“给我把你自己除外吧,假面英雄·暗爪!消失吧!”

    他说话的同时伸手做出了握拳状,五指指甲嵌进了肉里,捏得指节泛白。

    由此可见大邪神对这“假面英雄·暗爪”的痛恨之深。

    不过......

    游宇和游戏相互对视,彼此点了点头。

    毋需任何言语的交流,仅一个眼神就能明白搭档的意图,这便是作为决斗者的默契。

    一切尽在不言中。

    “这个瞬间!”游戏大手一挥,“我从墓地中发动陷阱卡-魔术师的导门阵!”

    貘良童鞋再次露出了补番出现空缺的表情:“从墓地中发动陷阱!?”

    上回合进入墓地的陷阱卡打着转从黑色漩涡里飞了出来,魔法阵飞速张开,魔力的乱流涌动而出,仿佛无数透明的锁链迎风摇摆,不由分说将貘良后场那张陷阱卡“奈落的落穴”束缚了起来。

    “‘魔术师的导门阵’后续的效果。只有当自己场上有‘黑魔术师’存在时,可以通过把墓地里的这张卡从游戏中除外,效果发动!”

    游戏大手一挥。

    “直到这个回合结束为止,场上一张魔法、陷阱卡的效果无效!我把陷阱卡‘奈落的落穴’效果无效!”

    貘良呆了一瞬,迅速回过神:“但是你场上的‘黑魔术师’上回合已经被‘邪神·恐惧根源’破坏了!”

    大邪神的言下之意——

    ——法老王你别又想口胡我!

    真特么险,劳资特么就一个不留神,差点又被你个口胡帝阴了......

    然而万没想到游戏这回还真没口胡,他挥手指向自己场上剩下的黑袍法师:“黑幻想之魔术师,在他存在于场上时,卡名也可以当做‘黑魔术师’使用!”

    貘良:“!”

    我裂开,还能有这种操作的吗?

    黑魔术一脉的法术还是很顶的,导门阵的魔力释放,当即将“奈落的落穴”效果彻底束缚,没能起到任何作用。

    貘良嘴唇咬得发青,几乎要溢出血来。他用仿佛极尽恶毒的眼神瞪着“假面英雄·暗爪”,扯着嗓子道:“那么我还有这张卡!打开盖卡!”

    石板带着轰隆隆的低鸣翻转,封印在石板内的力量骤然爆发,于暗爪脚底再次幻化出了一个黑洞洞的陷坑!

    “陷阱卡-无底的落穴!”貘良大喝,“怪兽召唤成功时,把那只怪兽变成里侧守备表示......并且那只怪兽的控制者不能改变他的表示形式!”

    可怜的假面英雄·暗爪连续躲了那么多坑,终于还是没能逃过大邪神的制裁,无奈地被陷坑翻转过去,里侧覆盖在了场上。

    游宇:“......”

    这大邪神索克......对暗爪到底抱有多深的怨念啊?

    (假面英雄·暗爪:过分了,不至于不至于......)@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