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人在大唐已被退学 > 第604章 谈判的前提
    “就是一份商谈的契约而已。”李正对松赞干布说道:“首先我不希望谈判的过程中你们中途翻脸,或者说大唐帮你们打退了西突厥人之后,你们就翻脸不认账。”

    松赞干布面色显然有些不乐意,“我是吐蕃的国君,我已经亲自来见你了!这还不够吗?”

    “对,你是亲自来见我了,但你若是不画押,咱们还是不要再继续谈下去了,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忙,中原人和你们不一样,我们很讲究诚信的。”

    禄东赞对松赞干布说道:“赞普,小心这里面有诈!”

    李正微笑着,继续烤鸡翅膀。

    松赞干布深吸一口气,“当然,当然可以画押没有问题。”

    听到松赞干布这么果断地答应,禄东赞很诧异,“赞普,你就不多考虑一下吗?”

    松赞干布看了一眼李正又说道:“请继续吧。”

    李孝恭也坐在李正的身边,看松赞干布答应了,也就是说他已经落入李正的圈套中。

    其实这是一个阳谋,松赞干布没得选。

    在吐蕃的生死存亡面前顾不上这么多,就算是这一次吐蕃不亡,松赞干布最担心的还是大唐,在吐蕃奄奄一息之际大唐要是打算趁机一口气吞并了整个吐蕃,松赞干布根本没有反抗的力量。

    若是现在可以和大唐结盟,以后的吐蕃也有喘息的机会。

    不然等到西突厥退走之后,吐蕃已经没有力气再抵御一次战争了。

    李正介绍道:“这位是河间郡王,我们大唐的陛下的宗正寺卿,你们可以理解为我们陛下亲戚。”

    松赞干布稍稍点头,“还请继续吧。”

    李正收了收衣衫,又给正在烤着的鸡翅膀翻了一个面说道:“很好,在签署契约之前,我再问一句,吐蕃需要多少钱。”

    “钱?”禄东赞傻眼了,急忙说道:“我们需要的是支援!”

    李正笑呵呵说道:“要说你们吐蕃人没文化,禄兄你平时也不多看看书,请问打仗需要钱吗?”

    禄东赞:“……”

    李正说道:“士兵军饷,粮草,兵器,运输,乃至战马,这些都是需要钱的,难不成我们大唐倒贴吗?”

    禄东赞咬牙说道:“我们是来要支援的,不是来借钱的。”

    李正对松赞干布说道:“你是吐蕃的赞普,我实在不明白到底是你这个吐蕃国君和我谈,还是你们的吐蕃大相禄东赞和我谈。”

    松赞干布示意禄东赞退下。

    禄东赞狠狠瞪了李正一眼,随后在不远处坐下。

    李正又说道:“现在明白我的意思吗?介于你们吐蕃情况,大唐就算是帮你们打退了突厥人,我很难想到你们可以用什么来回报大唐。”

    “说句实话,你说的那些土地我们大唐都没有什么兴趣,要你平白送给我们,我们自己去打下来也没区别。”

    李正低声对松赞干布又说道:“敢问等到我们大唐的兵马进入吐蕃地界,你们吐蕃有能力反抗吗?”

    松赞干布双手握拳。

    “所以你之前说的承诺给大唐的几个州,根本就是空口白话,也不足以当作我们谈判的筹码?不是吗?”

    李正给鸡翅涂着酱料,“做生意讲究一来一回,我是一个生意人,我分析了你们吐蕃的情况,如今你们的吐蕃就是一桩已经濒临破产的生意。”

    “你能给我多少钱!”松赞干布咬着牙说道。

    “我可以借给你第一笔钱,五百万贯!”

    听李正说出五百万贯这个数,李孝恭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着,猛地转头看向李正,这小子竟然能拿出五百万贯!

    松赞干布低着头,他的神情中充满了忐忑。

    鸡翅烤熟了,李正递给李孝恭一串。

    李孝恭接过鸡翅便吃了起来,一只鸡翅膀入嘴带着鸡骨头便在嘴里嚼起来。

    五百万贯!这得是多少钱啊,这小子一开口就这么大手笔。

    李孝恭不停嚼鸡翅膀,试图给自己压压惊,太刺激了。

    李正慢条斯理地吃着鸡翅膀,比李孝恭那样牛嚼牡丹斯文多了。

    松赞干布迟迟不说话,李正递给他一串鸡翅膀问道:“先吃点,不着急,慢慢想。”

    松赞干布接过鸡翅膀,自然没有胃口吃,思量许久之后说道:“好,那就五百万贯!”

    见松赞干布竟然敢答应,李孝恭越发吃惊了,又往嘴里塞了一只鸡翅膀。

    李正给许敬宗一个眼神。

    许敬宗收到眼神之后便开始分发李正带来的册子。

    松赞干布手里也拿着一份。

    李正说道:“这个便是之前我说的,在商谈之前的你身为吐蕃国君需要画押的契约,这里面一共有三十一条。”

    “是三十一条驰援条件吗?”松赞干布带着一些警惕。

    “不是条件,其实是我们的前提,确认了这些之后,我们再来谈条件。”李正依旧是一脸微笑。

    李孝恭听完又灌下一大口茶水,似乎鸡翅的酱汁有些太辣了。

    手里拿着这份契约,松赞干布深吸一口气打开看了起来,都是中原文字。

    松赞干布看过很多中原的书籍,中原文字他都认识。

    看到第一条,松赞干布猛然抬头看向李正,“这是什么意思?”

    “怎么了?”

    松赞干布指着第一条说道:“你要我把那些吐蕃的贵族全部驱逐出去?”

    李正点头,“没错。”

    松赞干布说道:“纵然那些吐蕃的贵族有错,可他们毕竟是吐蕃的根基。”

    李正换了一个坐姿,“我想你还是不太明白你现在的处境,说句实话你们吐蕃的死活和我们大唐是无关的,但是我们大唐要驰援你们,我们也需要回报,你借了钱之后,我最希望的就是你们可以把钱还上。”

    “在这个基础上,我更喜欢你们吐蕃是一个健康的吐蕃,吐蕃的旧贵族是什么人?他们占有着吐蕃的土地,人口,牲畜,甚至他们可以推翻你这个吐蕃国君,一旦那些旧贵族把你推翻了,谁来还我的钱?”

    “我也是在帮你,让你有决心去除你们吐蕃的隐藏威胁,无非就是拒绝一切的潜在风险,对你是有好处的。”

    李正说完了。

    松赞干布盯着这个二十岁不到的年轻人半晌说不出话来。

    李正又说道:“你若是下不了这个决心,那么咱们就一拍两散,接下来什么都不用谈了,你们也就回去吧。”

    松赞干布接着看册子,还有三十条条款,感觉头皮发麻。@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