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人在大唐已被退学 > 第683章 都快贞观十年了
    第683章 都快贞观十年了

    李正也在一些典籍中看过李淳风和袁天罡的传说,为了在这个世道生存,李正就快把大唐这三百年间的历史翻烂了。

    而且袁天罡在贞观九年也去世了。

    就是这一年,或许也就这几天。

    袁天罡的年纪太大了,或许就连袁天罡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几岁了。

    袁天罡和李淳风身世被传得很玄乎,甚至牵涉了仙人。

    就连正经的史书上也说不清袁天罡的来历。

    李正给李淳风的杯子续上茶水说道:“有时候亲兄弟还不如拜把子。”

    “有时候亲兄弟还不如拜把子。”

    李淳风重复着李正的话。

    李泰非常中肯地点头,“说得好,还真是亲兄弟不如拜把子。”

    看来李泰是深有体会,皇家富贵但是在兄弟感情上,李泰和李承乾之间还有几个皇子,没有兵戎相见都算不错了。

    李正对李淳风又说道:“或许李淳风道长可以叫袁道长一声兄长。”

    李淳风笑着说道:“李正,你的话有道理。”

    李正捧着茶杯说道:“我就随口一说。”

    李淳风说道:“有关于几何数术的书,到时候可以送到书院,我先回去教孩子了。”

    李正点头,“李道长慢走。”

    接下来的日子,关中越来越冷。

    长安在秦岭以北。

    北方的冷空气直转而下,让人很不舒服。

    而且还有西北的干燥气候,早上醒来的时候,地上都有厚厚的一层霜。

    李正穿好衣服走出书房,就看到李丽质也在给小兕子和李治做着新衣服。

    李丽质用针线做着衣服说道:“你醒啦。”

    李正在饭桌坐下,吃着已经准备好的热粥。

    因为清晨没什么阳光。

    家里点着几盏油灯,很昏暗,不过很温暖。

    李正吃着粥问道:“晋王殿下和晋阳公主呢?”

    李丽质手里的针线活没停,一边说道:“还是睡着呢,小兕子和稚奴都是长身体的时候,明年的衣服又要重新做,宗正寺的人又来过了。”

    李正吃着包子又喝下一口粥说道:“说什么了吗?”

    李丽质说道:“倒也没什么,还是那几句,问我们什么时候可以有个孩子。”

    一口粥呛在喉咙口,李正不停咳嗽着。

    李丽质俏目瞪了一眼李正,“你这是什么反应。”

    李正喝下一口热茶才缓过气说道:“我去田地里了,今天的霜又这么厚可不要冻坏了我的棉花。”

    说完李正便急匆匆地出门了。

    安静的家中,李丽质低下头依旧缝补着衣服。

    徐慧重新关上门走到李丽质的身边说道:“公主殿下,宗正寺的人催了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是不是……”

    李丽质微笑说道:“李正他做事很有自己的规矩,他虽然喜欢钱,但也不是什么钱他都会收。”

    徐慧说道:“可这么下去也不是一回事,一年又一年过去了,过了今年就是三年了,宗亲们的议论可一直都没有停过。”

    李丽质说道:“你觉得李正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徐慧低声说道:“外面对驸马的议论很多,也有很多不好的名声,不过不论外面怎么说,婢子了解的驸马,驸马不是一个贪图美色的男人,若说驸马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婢子觉得在驸马的身边很踏实。”

    “其实婢子见过的男人也不多,权贵子弟的男子多多少少可能会有陋习,不过现在看来驸马没有什么陋习,要说真有陋习的话,就是死要钱和太懒了。”

    李丽质笑道:“李正不是不碰我,若是他真的对我没有感觉我看得出来。”

    徐慧说道:“本是夫妻,驸马一直忍耐着吗?”

    李丽质把垂下来的头发撩到耳后,过了今年我也十八岁了,从第一次见到李正到现在也已经过了六年了,贞观三年的时候第一次见到李正,转眼已经过去这么多年。

    徐慧微笑说道:“其实公主殿下和驸马之间的事情,很多人都说是一桩美谈,人生在世有多少女子可以和自己心仪的男人相守。”

    想起当初的种种,说来李丽质心中也很担心。

    要说嫁人,嫁给自己的表兄?

    李丽质心里也很排斥,当初没得选,但是认识了李正之后,才觉得自己有多么地幸运。

    知道徐慧的担忧,李丽质说道:“我知道李正是对我有感觉的,很多时候我都看得出来。”

    徐慧小声说道:“那驸马为何……”

    李丽质又说道:“李正心里有一道坎,我也听村子里的人说过,李正一直很排斥太早的婚事,甚至全村上下都在为李正的婚事打算,但是李正还是拒绝了。”

    “可能他觉得我还年轻,他也还年轻,还没到那个时候。”

    放下手中的衣服,李丽质小声说道:“说来我也很忐忑,有些事情我也不想勉强李正,我和李正之间可以水到渠成是最好的。”

    徐慧低声说道:“公主殿下过了今年就十八岁了,在十九岁,二十岁……”

    李丽质笑道:“不要勉强李正,等到李正自己可以接受了,你也不用太过担心,我有分寸,也不用着急,若是强求只会让李正不舒服,我也会厌恶自己,若是你只靠自己的身体和你的美色来绑住男人。”

    “若是这样的话,你只会让男人轻看你,你知道了吗?”

    徐慧点头说道:“婢子明白了。”

    李正扛着锄头走在田地里,看了一眼乌云密布的天气,太阳还没完全从东方出来。

    挥起锄头,李正开始除霜。

    李渊一路散步而来,“清早怪冷的。”

    李正抬眼敲了敲李渊,“您老这么早就出来走动了。”

    李渊在冷空气吐出一口气,化成了白雾,“年纪大了,不多走动走动都觉得自己要过世了,孙思邈说让老夫平日里多走动走动。”

    李正稍稍点头,“您老接着走动走动,不要妨碍我除雪。”

    “你小子就这么嫌弃老夫?”

    “你不是还要走动走动吗?”

    李渊看了一眼四下小声说道:“李正,你娶了丽质多久了。”

    李正停下手中的动作,“您老什么意思?”

    李渊眼底里带着着急,“你说你娶丽质这么久,怎么还没有一个孩子。”

    李正咳了咳嗓子说道:“最近不方便。”

    “不方便?”李渊的语气高了三分,“都贞观九年,都快贞观十年了!你何时方便。”

    (本章完)@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