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无敌从拳法大成开始 > 第四百九十七章 决定
    另一边,正当周元觉因为瞬间的心灵漏洞而遭受了心魔的袭击之时,远在千里之外。

    那片笼罩在整个星空国上空的灰色噩梦空间之中。

    做为能力源头的噩梦博士,立刻就明白自己设下的暗线被触发了。

    张洞微最后的反抗,确实一定程度上在他的掌控之中,也正是他利用了这个方法,向周元觉设下了心灵之上的埋伏。

    实际上,他也没有料到这条暗线会被触发,因为通过那股细微磁场与意志联系传回的信息实在是太过零碎,想要从中获取到有用信息,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周元觉却做到了,这是出乎他预料的事情。

    “能够在短暂的岁月之中达到这样的成就,果然不是偶然,这种悟性与天赋,实在是让人惊讶啊。可惜,最终还是没有能够彻底侵蚀他的心灵,就像当初对张洞微所做的一样,否则我的手中将会多出一把利器·······”

    噩梦博士摇了摇头,他也没想到,周元觉在触发暗线之后,居然能够如此轻易的破除他的影响,没有给他的能力任何一丝深入内心的机会。

    这就是此人与张洞微最大的不同,也正是让他感到棘手的地方。

    “不过,猜疑与恐惧的种子已经种下,而且,我所让你知道的,也并非都是谎言。”

    “想要进化成更高的生命形式,超越物质的形体,除了依赖自然的恩赐,只有这一条道路,你们终将会逐渐成为‘我们’,这是事实,因为我们所走的,就是正确的道路。”

    “所以,这样的一条道路,你究竟要如何去走?”

    “不管你相信也好,质疑也罢,总有一天,这枚埋藏的种子会生根发芽,我很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噩梦博士的嘴角微微露出了一丝笑意。

    ······

    ······

    周元觉轻轻呼出一口气,让精神重新恢复完满的状态。

    操弄人心,行事莫测,一个看似不经意之间的动作,居然就短暂的制造出了他瞬间的心灵漏洞,并且将这种漏洞抓住,为他造成了巨大的麻烦。

    这是难以想象的力量。

    当年,张洞微恐怕也正是被用这样的方法诱导,从而产生心魔堕落的。

    始祖级存在的行事和能力,确实是难以预测。

    而且,经历了这样的事情之后,他的心中也忍不住产生一种不可抑制的疑虑。

    对方通过张洞微传递回来的情报,又有多少可信度?其中是否藏有未知的陷阱?

    张洞微传回的感悟信息究竟有多少是可信的?其中大部分是否是对方有意而为之?

    而自身基于这种感悟所总结的判断,又是否是正确的?或者说,这干脆就是对方想让自己获得的感悟,进而走入某种迷墙之中,甚至走上错误的道路?

    凡此种种想法,在周元觉的心中不停回荡。

    而越去思考,就越会产生猜忌、迷惑甚至是······一种淡淡的恐惧。

    没有办法,实在是因为对方的手段与行事太过诡异,难以琢磨,容不得周元觉不去质疑。

    这就是操控人心,颠倒黑白,甚至试图从根本改变世界秩序与规则的噩梦之主。

    最终,周元觉缓缓的闭上了双眼,重新盘膝坐在了地面上。

    他强大的意志凝聚成了一点,仿佛于无穷的黑暗之中燃起了一盏明灯。

    灯火飘摇,映照黑暗,驱散阴霾。

    燃灯法,不仅仅是开发身体的绝佳法门,更是凝聚精神,镇定心灵的无上秘法。

    此时,周元觉利用燃灯法,将心中的所有杂念都排除,摒弃所有思考,从而让自身的意志重新镇定下来。

    否则,任由这种猜忌和迷惑发酵,将会再次在他的心灵之中形成破绽,给敌人趁虚而入的机会。

    半晌之后,他才重新睁开了双眼,开始审视自己的内心。

    “他在我的心中种下了一颗猜疑的种子,如果这枚种子不排除,日后再次遇到他,这就会是我最大的弱点。”

    周元觉目光平静,清楚的洞悉了自身一切。

    武者,最重要的是心灵。

    双方交手,一方犹豫不决,猜疑四起,一方果断自信,杀伐强势,即使实力悬殊,胜负一眼便分明。

    胆怯而强壮的红牛,会被瘦小却勇猛的鬃狗所杀死。

    “无论是陷阱也好,阴谋也罢,我都会坚持我的感悟和道路,因为那不仅仅是基于对手的谎言,更是生于我对武道与生命的理解和判断。”

    “如果因为对方的手段就对自我的判断产生怀疑,那才是真正的心灵动摇。”

    “意志脱离大脑,解开大脑的枷锁,是必须要走的道路,我相信我的判断,同时也有即使道路错误,也能够由此开辟一条新路的决心和勇气。”

    “没有人能够动摇我的决心。”

    周元觉的目光重新恢复了坚定,一缕星火由眉心燃烧,逐渐烧向了他的浑身。

    他的意志被星火煅烧,杂质被逐渐清除,越来越玲珑剔透。

    剔除了瑕疵,燃尽了心魔,让他的精神朝着更加圆满又迈进了一步,冥冥中,对于身体与意识,有了更深入的认识。

    只有经历磨砺,刀刃才会更加锋芒。

    他开始思考和尝试,要如何将精神完全脱离大脑的掌控。

    可惜,经历了多次尝试,他仍旧没有太多的头绪。

    对于大脑,对于精神,人类的认知实在是太过有限了,特别在这完全陌生的道路上,更是两眼一抹黑。

    就连圣觉,那种处于生灭之间的特殊精神状态,周元觉也仅仅只能从理论层面进行论述,而无法给出真正准确有效的实践方法,最终还是得看各人的感悟。

    否则,如今东华的圣觉数量,绝对不止目前的这一点。

    “或许,我应该重新回到最初的状态。”

    “就像当初,从无到有,突破圣觉之时的状态。”

    “对于武道家而言,只有在战斗之中,强大压力的刺激,磁场与意志的激荡,才是最好的超越自我的办法。”

    周元觉缓缓从地面上站起了身来,双目之中如同燃烧着强烈的火焰。

    就在此时此刻,他的心中对于如何应对黑洲的局势,已经有了一些决定。@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