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太古吞天诀 > 正文 第1047章 1047、欺骗朱镇
    其实是在嫉妒古尘的突破速度。

    在见到古尘前,没来没有见过有这个突破法。

    甚至连想都没有想过。

    简直是不可思议。

    正当阳角这么想的时候,刚刚离开的房间中,传来了气息突破的淡淡痕迹。

    有强大的法门正在运转,与周围的空气摩擦,再加上灵气,形成了一种特殊的波动。

    而这就是武者要突破境界的波动。

    “这么快?”

    阳角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眼房间。

    “这小子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还有他修炼的法门,也太惊人了,气息之强,我就是在魔道人这个老东西身上,也没有见过。”

    阳角总是不自觉的拿古尘与魔道人相比。

    两人一个是金丹武者,另一个是快要成为元婴境的金丹巅峰。

    本来应该存在巨大的差距才是。

    可阳角发现,魔道人硬是比不上古尘。

    除了修为,好像没有任何突出的地方。

    阳角还想仔细感知太古吞天诀的气息。

    结果胡林带着通天馆的几个小厮,出现在了楼梯口。

    对于阳角这个魔道叛徒。

    胡林已经从月山、月影等金丹武者处,有了一定的了解。

    尽管想不通,古尘为什么会和一个魔道叛徒厮混在一起,可胡林还是没有触动阳角。

    一方面不是对手,另一方面是不想打乱古尘的部署。

    胡林等人不动手,可对于阳角来说,也是一个无形中的威慑。

    所以对方不敢站在楼道中了,连忙加快步伐,进入了隔壁的一间空房间。

    巧合的是。

    阳角刚一进入房间,太古吞天诀的气息就冲了出来。

    比之前的规模大了许多。

    胡林和通天馆的小厮们,全都被挡在了最高层的楼梯口外。

    无法向前一步。

    “看来大人不想我们过去。”

    通天馆的小厮们喃喃出声,看向了胡林。

    “既然是这样,我们就守在这里。”

    胡林思考了一会。

    “尤其是要顶住刚刚那个魔道金丹。”

    “他虽然投靠了大人,可毕竟是魔道中人,而魔道众人最是反复无常,所以千万要提防。”

    通天馆小厮们对于胡林对魔道的评价,没有任何疑问,全都点起了头。

    然后打起了精神,盯死了阳角的房间。

    这时候。

    古尘已经进入了空间玄奥形成的海洋,正在快速的靠近金丹境五重。

    只要参悟了这一境界的奥义,便会直接突破。

    “先突破金丹五重,积攒到足够的力量,如此才好完成‘披风’的炼制。”

    古尘自有盘算。

    喃喃了一句后,便闭上了眼睛。

    与此同时的北方王朝皇宫。

    因为任务失败,还折损了好几个金丹武者的魏东阳、朝恒,正负荆请罪的跪在皇宫大殿外。

    等着朱镇的召见。

    “朝恒大人,我们还不是真正的金丹境,而那几个金丹大人的死,如何也怪不到我们的身上,为何我们还要这样?”

    魏东阳对**上身,任由周围人观看的画面很是无法忍受。

    可朝恒正跪在地上一动不动,他也不敢一个人站起来。

    “话虽然如此,可那几位大人毕竟是死了,而我们还活着,一切的罪过,自然只有我们背了。”

    朝恒摇了摇头。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魏东阳本来就不满,听了朝恒这个解释后,不满直接变成了愤怒。

    但还不等发作。

    皇宫大殿的大门突然打开了。

    一身黑袍的王总管走了出来。

    对方阴着脸,十分的可怖。

    “大总管!”

    朝恒一看到对方,便磕起了头。

    “还请大总管在陛下面前为我们说几句话,给我们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

    “大总管,我们全靠你了。”

    魏东阳也磕起了头。

    “这可能不是我说了算了。”

    王总管摇了摇头。

    “你们把事情办砸了,陛下的心情已经十分不好,刚刚发生的一件事情,陛下的心情更是变得无比恶劣,所以……”王总管没有继续说下去。

    “你们自求多福吧!”

    最后丢下一句话后,王总管让开了。

    示意朝恒和魏东阳自己进去向朱镇解释。

    两人你看我、我看你,十分的忐忑不安。

    尤其是抬头看到大门之后,黑暗无比的大殿深处,更是不敢进去了。

    “陛下正在里面等着你们,若是让陛下等急了,你们应该知道会发生些什么。”

    王总管尖刻的声音响起。

    提醒了魏东阳和朝恒。

    二人这才十分无奈的上前,即便心中十分的恐惧,可还是加快了步伐。

    几乎是两人刚一踏入大殿,大门就自动合上了。

    好像是朱镇怕两人半途而返,逃之夭夭。

    这吓坏了两人,可已经进入了大殿,想逃也不可能了。

    所以只能是携手向前。

    几十丈远,两人硬是走了快半个时辰。

    端坐在深处龙座上的朱镇,正满脸阴沉的瞪着两人。

    “你们是要朕亲自去接你们吗?”

    朱镇没有了耐心,出声恐吓了起来。

    魏东阳和朝恒这才分开手,加快了速度。

    不一会儿功夫,就到了龙座下。

    噗通!直接跪了下去,磕起了头。

    “陛下,我们有难言之隐啊!那几个金丹大人不听我们的,所以才死在了那个魔道人手中。”

    魏东阳和朝恒早就商量好了。

    将几个金丹武者的死,算到魔道人头上,而把古尘从这里面剔除出去。

    不然实话实说,将惹来无穷的麻烦。

    朱镇也会穷追不舍,一定要弄清楚为止。

    “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出来。”

    朱镇似乎是相信,语气有了一些缓和。

    两人早就知道朱镇会这么问,所以一早就做好了准备。

    立刻将准备好的话,全部背了出来。

    “你们说,那个小子被魔道人打成了重伤,我皇室的金丹武者也是被魔道人杀的?”

    朱镇半信半疑的出声。

    满脸的狐疑之色,总觉得这里面有什么猫腻。

    可看到魏东阳和朝恒一脸的真诚,也不像有胆子骗自己。

    又相信了几分。

    “也是,那小子才初入金丹境,不可能是魔道人这个金丹巅峰高手的对手。”

    想到古尘那点渺小的修为,朱镇又笑了起来。

    更加相信了。@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