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异类玩家的自我修养 > 【0392】这是阳谋
    “咔呲。”

    一口咬下去,苹果的汁水从嘴角流淌出来。

    清脆的声响回荡在残影剑光的耳边。

    残影剑光感觉自己身躯中的暖流越来越壮大,原本应该休眠沉睡的身躯竟然重新焕发了活力。

    不过就是耳朵边的声音太吵了,声音由远及近,原本听起来很朦胧的声音越来越响亮。

    强忍着身躯的疼痛,残影剑光睁开了自己的双眼。

    白色的天花板,身上插着许多不知名的管子,还有一些仪器在维持着他的生命。

    就是那吃苹果的声音太烦了。

    极力的歪头想看看清楚坐在旁边的人是谁。

    残影剑光有些疑惑,这人很眼熟,但是他不认识眼前的这个人,而且单纯的以医生的年龄来算,眼前这人的年纪似乎不太够。

    难道是哪位调查员充满恶趣味的将自己的面容塑造的年轻了,那不得不说还挺恶趣味的,毕竟年轻总会让人轻视,然后他再扮猪吃老虎的打脸出场拯救世界。

    坐在一旁的年轻人手中攥着一把匕首,正在削苹果皮。

    不得不说他的手法真的很好看,行云流水,就这么一转,果皮就完整的从果肉上脱落了下来,而且整个长条形的外皮工工整整,丝毫没有断开,也没有哪里厚此薄彼。

    残影剑光咕嘟的咽了一口吐沫,声音微弱的说道:“水……”

    那人就像是没有听到一样,干脆的吃了苹果后又重复起了削皮的动作。

    “一针竟然还不能说话吗?”削苹果的人微微皱眉,随后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针管,里面是暗黄色的液体。

    拔掉了针帽,扎在残影剑光的身上。

    残影剑光的眼睛微微瞪大,他竟然又感觉自己的身躯中出现了暖流,原本虚弱的身躯也在迅速的恢复着,就连原本苍白的面容都出现了些许的红润。

    “你是……什么人?”

    残影剑光警惕的看着眼前的人,异调局没有这种东西,他也不曾见过这种针剂。

    刚才处于昏迷中系统的提示音他也没有听到,但是现在清醒了,他完整的听到了系统的提示音。

    “注射‘坏死的肾上腺素’。”

    “我啊。”

    姜夜微微沉吟,怅然的叹了一声道:“我本是飘零人。”

    原本就觉得姜夜的面容似乎很熟悉,因为清醒的太快,所以人还有些懵,所以没有记起来,如今恢复了大半的身躯,他猛然间想起来自己从什么地方见过姜夜了。

    不就是在异调局下发的通缉令上见到的姜夜吗。

    残影剑光的神色顿时大变,激动的似乎想要抬起手,瞪大眼睛脸上露出惊恐的神色:“你是……”

    “嘘。”

    “别那么大声,吵到别人就不好了。”姜夜脸上出现了小丑的面具,抬起手放在自己的嘴唇边,示意残影剑光小声些。

    他不喜欢人大喊大叫。

    太吵。

    “救命啊!”

    “有没有人救命啊,姜夜在这里,他在这里。”

    “他就在这里啊。”

    残影剑光却根本就没有听话的意思,激动的大喊大叫。当然,这种激动不是高兴的激动,而是恐惧后的应激反应,那是对自己性命的担忧。

    姜夜也懒得管他,整个重症监护室都已经被隔离,他就是将自己的嗓子给喊哑了,也不会有人听到他的呼喊。

    静静的拿出红苹果,姜夜继续削苹果。

    眼看着自己的呼喊不过是徒劳,根本就没有人前来,残影剑光也不再大喊大叫,不如省省力气。

    他已经通知了异调局的领导,如今就只能静静的等着。

    尽人事,听天命。

    “我知道你来是为了什么,不过是女鬼,我可以给你抓更好看,更加听话,甚至实力更强的。”

    “饶我一命,我能帮你逃离异调局的追捕,我是b级调查员,能够做你的内线卧底。”

    残影剑光絮絮叨叨的说着,他把自己的优势全都列出来,极力的推销着自己的价值。

    他不想死,好不容易成为了b级调查员,他已经超越了很多人,也早就脱离了普通人的行列,甚至要是能继续提升的话,寿命也会成为数字,他可以一直活下去。

    人大抵都是害怕死亡的。

    不管是普通人还是玩家,甚至身为玩家他们更珍惜自己的生命。

    因为他们拥有变强的阶梯,不用再在这样的浮世中受苦,能够成为主宰自己的未来的人。

    残影剑光感觉自己说的嘴都要气泡了,这辈子都没有现在想发现自己更多的优点和利用价值。

    有利用价值的人其实是值得庆幸的,因为没有利用价值的人挡了路都会被毫不犹豫的踢开。

    说着说着,残影剑光哭了,眼泪不争气的从眼角流淌了出来:“我不想死。”

    姜夜吃着苹果,静静的听着残影剑光的自述,神色不为所动。

    “我真的不想死。”

    姜夜看了看时间,又抬头看向了窗外,窗外的四周原本还有稀松的车辆经过,如今已经完全寂静。

    就连周围虫鸟的叫声也早就已经不见。

    “听,周围的声音小了。”

    “估计他们已经到了,你还能活一会儿。”姜夜站在窗前,咬了一口手中的苹果。

    他是个信守承诺的人,同样也恩怨分,如果没有太大的恩怨,姜夜可能真的会答应残影剑光的请求,毕竟这样的一个b级调查员能获得的信息更多。

    可惜有些恩怨是要清算的。

    陆归元赶忙的发消息,他已经见识了姜夜的厉害。

    也明白姜夜的行事风格根本就是声东击西,说是和谈,其实他早就示弱在等异调局先动手了,然后借着异调局动手的机会离开。

    要是陆归元敢阻拦,他就会动手。

    现在也同样如此。

    他的实力杀一个b级难道要十几分钟?

    杀个b级调查员,一个呼吸都用不上。

    “不能去,现在那个b级调查员还没有死,就已经足以说明情况了,不是我们部署的快,而是他在等我们部署。”

    “他在钓鱼,那个b级调查员就是饵料。”

    “不去怎么和其他的调查员交代?我们异调局还有何威严,联邦还有什么脸面?。连自己的公务员都保不住?”

    “就算是损失再惨重,也要在他活着的时候抢救他。”

    陆归元沉默了起来,确实,如果不救的话,那将联邦的脸面置于何地,将异调局的威严置于何地。

    姜夜挑战的不是一个人,也根本不是个人生死的问题,他挑战的是异调局,挑战的是联邦。

    现在就有无数的势力在准备看异调局的笑话,如果他们连来都不敢来,那异调局积累下来的声望和威严将会崩塌。

    虽然不会直观的影响异调局的地位,但是其他的势力也就不会感觉喘不过气了。

    他们会觉得:“噢,原来异调局是可以战胜的。”

    “原来异调局连来都不敢来。”

    “原来异调局不会救助自己人。”

    也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挑战异调局,甚至是忽视异调局的影响。

    陆归元长叹了一口气:“没想到会这么难缠,真的是小看你了,也看错了你。”

    陆归元也明白这就是阳谋。

    每次姜夜用的都是阳谋,而且对人心的把控竟然如此入微,实在让陆归元感觉无奈,不由得生出一种:“难道我老了?”

    “c级不行就上b级,b级不行就上a级,他也是人,我就不信他还能蹦跶。”

    “老陆,你是s级调查员,难道你没有把握杀掉他?”

    看到系统框来的询问,陆归元回道:“他的战斗力也只不过刚刚摸到s级的边,但是如果他死了,就会出现更加恐怖的东西,这件事总局的高层都知道。”

    “行了,我也不说什么废话了,我会亲自出动,他既然不能死,那就活捉他。”

    指挥车中的中年人不再多说什么直接命令。

    “阿婆啊,不安全,我们要转移了。”

    “大叔,上面有恐怖分子。”

    “疏散所有的人。”

    “……”

    人群疏散是很快的,其实异调局这么大张旗鼓的出现,也是在吸引姜夜的注意力,让他不要拿普通人当人质,并且给他们争取到疏散人群的时间。

    ……

    “不能再等了。”

    “行动。”

    “咚咚咚。”

    无数的调查员瞬间就围拢了第三综合医院,各方面出入口全都被异调局的人把持住,架设的大型设备随时都会开启。

    纵然是黑夜,也能看到淡淡的光芒笼罩了整个第三综合医院。

    姜夜神色如常的站在窗前,看着异调局的众人鱼贯而入,脸上无喜无悲。

    “不不不,不能进来,你们不能上来。”

    残影剑光顿时大喊大叫了起来,他明白了,他明白为什么姜夜会让他活这么长时间了,他也明白为什么姜夜对他不闻不问。

    并不是要给他压力,也不是要让他体验恐惧和痛苦,姜夜其实是在等异调局的众人。

    他要的从来都是不是杀一个人那么简单,他要的是打疼异调局。

    “疯子,疯子啊!”

    “疯子!”

    残影剑光嘶吼着,他不想死在这里。

    姜夜完全就是个疯子,以他为饵料,甚至还以姜夜自己为饵料,钓异调局的人来第三综合医院。

    如果残影剑光所料不差的话,整栋大楼估计都已经被姜夜做了手脚。

    “不不不,不该是这样的,我要离开。”

    “他是个疯子。”

    被裹成粽子的残影剑光从病床上费力的翻滚下来,重重的摔在地上,但是他不敢停下,他要离开。

    不管多费力,他也想活下去。

    费力的挪动身躯,瘫软的手臂一点点的拖动身体,向门口爬去。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姜夜一脚踩住地上爬的残影剑光,同时举起了手中的血肉碎骨屠刀。

    “不,你不能杀我,我知道那个被女鬼保护的小鬼下落。”@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