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剑出青城 > 第三十二章 赴宴
    在青年文士的带领下,傅君婥三人这才穿过数个长廊抵达了今日举办宴会的大厅。

    “当初洛阳一别,傅姑娘可是风采依旧啊!”

    大殿内早有数人身影提前抵达了大厅,其中一名雄伟身影忽然开口道。

    “王薄!”

    还未等傅君婥开口,她身后二人则是面色一变,其中寇仲更是愠怒道。

    “哼,原来是你们两个臭小子!”

    被两个后辈当面直呼出他的大名,就算是雄伟男子气量再怎么大也不由得眼中闪过一丝怒色。

    此刻王薄也认出白衣女子身后两个小子的来历,正是被那位大隋国师所著奇功榜中走了狗屎运得到长生诀传承的人。

    想到这儿,王薄心中更是后悔得紧。

    当初罗刹女在洛阳城中被那位国师叫破身份后,他正是当日因杨公宝库而围攻罗刹女那群人。

    罗刹女武功不弱,可是由于带着两个拖油瓶这才被他途中多次追上,二人交手数番,罗刹女因此也身受重伤。

    若非如此,寇仲和徐子陵焉会这么恨他入骨!

    杨公宝库从手边溜走后,王薄心中虽然抱憾,但也未曾这般后悔过,直至数月后听闻了国师所著的“天下奇功榜”后,这才后知后觉自己错过了这般大的造化!

    如今数人相逢在这秦王府内,王薄自然是难以做到心中平静!

    “王薄当日你以大欺小,现在可敢与我一战?”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自觉武功大进的寇仲得见昔日仇敌,此时自然是不愿放过。

    闻言,王薄面上怒容一闪即逝。

    若非顾忌设宴的主人,他早就出手了还能等到这个时候。

    “小子今日算你走运,老夫不愿在此出手,若你真是活得不耐烦的话,宴后我在府外等你!”

    强压住心中怒火,“知世郎”王薄眸中寒光闪动,看样子是明显动了真怒。

    他成名极早,又是第一个掀起反隋义旗的人,故而就算是如今声势大不如前,旁人遇到了他也不敢怠慢。

    而今却被一个小子指名叫姓和他决一死战,如何不勃然大怒呢!

    只是今日设宴的主人身份特殊,况且此次宴会又涉及到大事,他这才忍耐至今。

    眼见王薄强忍怒火未从发作,可是寇仲却不愿放过他,当初他和小陵二人可是被此人追杀了一路,更是将娘重伤,这如何让寇仲心中放得过他!

    “仲儿!”

    然而就在局面就变得不可收拾之时,一直未曾开口的傅君婥则是开口叫住了他。

    “娘!”

    为此有些不解寇仲,看向一旁居然未曾发作的傅君婥。

    “小仲,你忘了我们今日的身份吗?”

    而一旁的徐子陵则是明显清楚傅君婥没能动手的愿意,故而在这时候小声在寇仲耳边提醒道。

    闻言,寇仲这才面带悻悻闭上了嘴。

    而在这时候,大厅内一个角落里一个皮肤白皙,青发皙面的冷面汉子则是用余光扫了扫如同闹剧的数人,瞬间就放弃了所有兴趣,独自小酌起来。

    “娘,这人是谁?”

    被傅君婥强行带到一旁的寇仲,自然是被角落中气质迥然于旁人的冷面汉子所吸引。

    “他可不比王薄,仲儿你和小陵可不要去招惹他!”

    同为域外的剑客,傅君婥自然认得出面前头扎红巾,高鼻深目,左刀右剑,浑身散发着冷冽气息的草原汉子。

    寇仲徐子陵二人的资质好似璞玉,习武才短短一年就进步飞快,纵然是遇到成名高手即便不敌,也有机会逃得一条性命。

    可若是招惹面前的男子,以目前的寇仲徐子陵二人则有可能丢掉性命。

    跋锋寒的名声虽然在中原不像“知世郎”王薄这般响亮,可其成长于草原之上,幼年就与马贼厮杀,不知多少次曾死里逃生。

    之前听闻他曾立志向“武尊”毕玄挑战,没想到今日居然出现在秦王府中。

    “知道了吗?”

    看着明显不怎么服气的寇仲,傅君婥则是面色严肃道。

    “知道了,娘!”

    眼见白衣女子语气严肃,寇仲也不得收起了往日嬉皮笑脸的一套,只得老实点头。

    其实不用娘提醒,寇仲自己也能察觉到角落里头扎红巾汉子的不好惹,他的五感虽不像小陵那般明锐,但也能察觉到那名草原汉子强悍的气息。

    就在几人交谈的时候,大厅内又拥进了数名异族人打扮的身影,他们径直走进来看了一眼寇仲等人,便自顾寻了个角落做了下去。

    “吐谷浑和铁勒人!”

    不同于对于草原异族一知半解的寇仲和徐子陵二人,傅君婥则是一眼就认出了这些人身份的来历。

    看出这些人的身份,傅君婥心中不禁沉思起来,心道今晚的宴会肯定不简单。

    就在她心中存疑的时候,大厅外紧接着又传来一阵急促脚步,很快就有数人走了进来。

    不一会儿,大厅内就已坐满了大半,而且说来有趣,这些人其中大半部分傅君婥都能认得出。

    他们大多都是中原和草原早年就成名的高手,不过当两人走进大厅后,局势又有所改变了。

    “跋锋寒!”

    一名公子哥打扮的阴柔男子刚踏进大厅后,目光则被角落中头扎红巾,高鼻深目,青发皙面的冷冽男子给吸引住了目光。

    “你居然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紧盯着角落中的身影,阴柔男子此刻则是恨得牙紧。

    “师兄还和他废话什么,直接杀了他为大师兄报仇!”

    而在一旁,一个秀目长而媚的女子也是眼中冒出恨意道,她两颧各有一堆像星星般的小斑点,予人俏皮野泼的感觉,看上去明显非中原人长相。

    “竟然连他们也来了?”

    傅君婥眸子一动,很快就认出这一男一女的身份。

    同为域外宗师门下的弟子,她早年就曾与这二人打过交道,所以自然认得出他们身份。

    拓拔玉和淳于微,他们二人乃是“武尊”毕玄的徒弟,如今眼见他们二人正对跋锋寒眼露恨意,在联想许久前草原传出“武尊”毕玄座下大弟子身死的消息,没想到居然是死在了他的手中!

    想到这儿,傅君婥眼中也是不禁闪露意外。

    然而就在二人快要动手之际,大厅内则是忽然多出一个人影拦在前面。

    “拓兄还请住手!”

    来人一身清雅素衣却仍是难遮掩其圣洁之色,即便头顶已是光滑一片,依然不减其半分清丽,反而愈发出尘脱俗让人不敢直视。

    “师仙子!”

    认出面前身影的拓拔玉,此刻也不得不停手行礼。

    同时大厅内诸多人影也是随之起身,从中就可看出其在众人心中的份量。

    “今日赴宴客人皆是受我静斋之邀前来,还请拓兄看在我的情面上暂且罢手!”

    话落,已经剃去三千烦恼丝的师妃暄则是遥遥躬身施礼。

    “拓拔玉你要与我一战,我自然不会逃避,不过今日你我皆是客人,不如日后再说!”

    同时这个时候,角落中的跋锋寒则是忽然起身道,眸子中冷冽闪露,看样子也并不畏惧毕玄的威名。

    “也好!”

    拓拔玉的声音不男不女颇为阴柔,看样子还是看在了慈航静斋的面子上。

    “诸位能够就此罢手自然是最好不过!”

    就在拓拔玉和跋锋寒二人停手的时候,作为主人的秦王也终于出现了。

    一名衣着华贵的英武青年在数人陪伴下,缓缓踏入了大厅,看着选择停手的二人,他则是微微一笑道。

    “秦王!”

    眼见正主终于出现,大厅内的众人同时起身道。

    “诸位大概已经好奇今夜设宴的原因,所以就请师仙子替本王向诸位解释吧!”

    看着大厅内等待了许久的众人,李世民嘴角始终挂着微笑缓缓说道。

    只是秦王嘴角看似挂着微笑,但是眼神却是似乎暗藏心事。

    自从洛水一战后,他就仿佛失去以往的泰山崩于眼前的从容。

    “散人”宁道奇败于那位国师手中不说,就连同为佛家两大圣地之一净念禅院也是底蕴全出,然而纵然如此,还是落得了个惨败下场。

    如此结局,纵然李世民心性坚定也难免受到影响。

    此后数月间,为了制衡那位国师,慈航静斋可谓是人手尽出,几乎都是行走在联络各大势力间。

    “借由秦王邀请诸位前来,则是为了对付一个亘古未有的对手,而想必这个对手,诸位应该也已猜到了!”

    看着汇聚在此的一众高手,师妃暄则是心中暗叹一声。

    自从洛水一战,她亲眼见识到那位武功通神的国师后,自然明白仅靠眼前众人是无法制衡那个男人。

    “我们师兄妹自然是为此前来!”

    身着白衣的长叔谋说道这儿,语气中更是透露出一股恨意。

    当日洛水一战,铁勒“飞鹰”曲傲因为出手偷袭徐子骧而爆体而亡,只留下他们师兄妹三人侥幸逃出。

    如今听闻慈航静斋为了对付这位国师,他们师兄妹三人自然前来赴宴。

    “不过师仙子,当日你也见识到那妖道的手段,若是仅凭在场众人根本只是白白送死!”

    目光扫过在场一众在域外中原皆有响亮名头的高手,长叔谋的语气则是显得有些低落。

    听闻长叔谋言语,大厅内气氛瞬间变得清冷下来,众人的目光则齐刷刷看向了两个人。

    其中正是不久前与跋锋寒发生冲突的拓拔玉,以及身为傅君婥等人。

    “散人”宁道奇战败,天下也仅剩“武尊”毕玄,以及“弈剑大师”傅采林二人才能制衡此人了,为此众人的目光全放在二人身上。

    “诸位放心,我们师兄妹二人只是先行一步,师尊随后便会抵达中原!”

    拓拔玉微微一笑,随后就听他那不男不**柔至极的声音在众人耳中响起。

    在他看来,“武尊”毕玄好似神明一般不可战胜,在众人期待目光中,他更是对恩师充满了信心。

    接下里就众人的目光便汇聚在傅君婥身上,感受到众人炙热的目光,傅君婥无奈只得开口:“家师不日就会亲赴中原!”

    听闻两人开口,原本有些消沉的大厅这才变得热闹起来。

    那位大隋国师武功通神不假,可此次两位宗师出手必定能化解劫难!

    看着为此精神一振的众人,李世民则和师妃暄二人眼中闪过丝丝复杂。

    要知道“武尊”毕玄与“弈剑大师”傅采林无不是在其国内被人视作神明之人,此次固然是请得他们二人出手了,可所花费的代价却是惨重。

    早日数日前,李唐就向突厥上表称臣了,并且答应割让灵武北地等郡。

    而高句丽则是河北诸地为目标,待其吞并涿郡后,便邀约李唐与它一同发兵夹击窦建德部。

    这般惨痛代价才换得二人出手,也不知值不得值得!

    想到这儿李世民和师妃暄不免同时在心中暗叹起来,这种引狼入室的做法,在二人心中自然是不愿如此。

    可惜无论是秦王还是师妃暄,这般决策都不是目前二人有资格来决定的!@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