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朕的大秦不可能亡 > 第460章 许妃有孕,这让扶苏压力大增!
    对于这一群铁憨憨,打仗之上,嬴政自然是不用担心,但是用这些人来推进军制改革,纵然是嬴政也不自信。

    所以,纵观大秦朝野上下,只能是是尉缭,虽然范增也有这样的能力,而且甚至于比尉缭更为的心狠手辣。

    但是范增终究入秦时间短,在军中的威望不够,想要推进军制改革,必然是一个狠人,一个威望足以让大秦三军将士信服的人。

    而这样的人,只有王翦与尉缭。

    “朕心中有些想法,是关于军改的,这件事之上,你与蒙毅两人不好插手,武成候不在,自然是以尉缭最佳。”

    听到嬴政的解释,李斯与蒙毅点了点头,他们对于嬴政这样的选择,心中多少还是支持的,必将大秦三军将士只忠诚于嬴政。

    此刻大秦的政治体制刚刚成型,一旦轻易动,会出现大问题,甚至于会导致军心,民心不稳,最后导致政治体系崩溃。

    所以,大秦帝国的政治体系,暂时不能动,但是大秦军制就没有这样多的限制与要求了。

    首先,大秦军中将士只忠诚于嬴政一个人,而且大秦军制已经数百年了,一个王朝都已经腐朽,更何况是军制。

    先行改革军制,这对于大秦帝国的冲击最小,未来一旦解决了军制改革,然后再行对于政治体制动手,也有了大秦三军将士的支持,难度无疑会少很多。

    正是基于这一点,李斯与蒙毅对视一眼,都没有在阻拦嬴政将尉缭找来,此刻在东巡途中的只有辛胜一个人。

    但是,辛胜是一个纯粹的武将,不适合去处理这样的事情。

    军改一事,需要有大局观良好的人。

    见到李斯与蒙毅两人不说话,嬴政将手中的茶盅放下,朝着李斯,道:“前一次你推进土地改革,对于大秦帝国的情况自然是了如指掌。”

    “在东巡的过程中,将情况写出来,送到朕的案头。”

    “诺。”

    嬴政心中的想法很多,但是每一件事情想要落实,都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去处理,与此同时,每一个政策的推动,都需要恰当的时机。

    有时候,嬴政不得不压下心中的激动。

    时不我待,虽然他的身体得到了改善,但是嬴政也不敢认为自己会长生久视,他清楚自己最多还有个二三十年好活。

    二三十年不断,但是对于一个有野心的帝王而言,这样的职业生涯无疑是太短了。

    嬴政想要做的事情,二三十年以内,根本做不完,正是他清楚的意识到这一点,才会每每夜深人静,皆有心中不安。

    他不缺雄心壮志,但是他缺少时间,扶苏等人的不成器,更是加重了嬴政心中的焦虑。

    ..........

    自从离开了东巡车队,扶苏换了一身粗衣,便朝着蓝田县而去。

    蓝田大营便是位于蓝田县之中,只不过军营处于偏远地带,而县城位于中心繁华地带。嬴政让他体现生活,扶苏自然是要从蓝田县开始。

    然后在从蓝田县府之中找到县令开具文书,然后行走在各大乡里,以一个平常人的身份去走访大秦的山山水水。

    扶苏自然是清楚,他的父皇在学习孝公,而他便是这个时代的惠文王,只是惠文王之才,天下无双,扶苏清楚他比不了。

    烈日高照,蓝田县大街之上有人匆匆而行,也有人缓缓而走,焦急与平静完美的融合在一起,让扶苏心中产生出一抹平和。

    自从土地改革以来,大秦帝国已经从之前那种高强度的状态下解放出来,大秦朝野上下都清楚,目下的大秦没有了那种需要尽一国之力的战争了。

    土地改革,老秦人虽然尚未受到真正意义上的实惠,但是他们对于嬴政的敬畏还是一等一的,他们对于大秦依旧热爱。

    酒肆之中,扶苏要了一盅水酒,他没有去可以打听什么,而是在看,在思考,他心里清楚,嬴政让他出来,这便是一个考题。

    三日结束之后,需要他上交答案。

    而这份答案,是否让嬴政满意,这直接关系到了扶苏的命运,甚至于大秦帝国的传承问题,这一刻的扶苏虽然不清楚,但是他心中多少有些预料。

    而且,许妃有孕了。

    并且嬴政变得年轻了,如此种种,虽然扶苏兄弟等人都感受到了压力,但是扶苏作为长子,受到的压力最大。

    更何况,经历了这么多,扶苏心中多少也有所成长,再也没有了当初的执拗。

    “伙计,结账!”

    观察了一个时辰,扶苏便走了酒肆,他需要去县府,然后换取文书,然后行走于乡里之中,看一看,大秦庶民的生活。

    扶苏来到县府门口,取出一块能够证明身份的令牌,朝着门口的衙役,道:“咸阳使者,尔等速速通知县令!”

    衙役看了一眼扶苏手中的令牌,然后朝着扶苏一拱手,道:“请上官入内等候,我等立即禀报县令!”

    “好。”

    扶苏跟随着衙役走进了蓝田县府,他本来不想暴露身份,但是他清楚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去县府申办文书,短时间之内根本下不来。

    这需要层层的审批。

    而扶苏在蓝田县的时间,满打满算才三天不到,他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等待,只能见县令,然后说明来意,亮明身份,特事特办。

    ........

    “下官蓝田县令温如卿见过使者!”县令匆匆赶来,朝着扶苏一拱手,道:“使者,里面请——!”

    “嗯。”

    走进书房之中,县令挥退其余,朝着扶苏一拱手,道:“不知使者到来,可有何吩咐示下?”

    闻言,扶苏淡然一笑,朝着温如卿,道:“陛下东巡车队便是在蓝田大营之外,县令应该知道吧?”

    “禀使者,下官略知一二。”

    看着这个神色平常,而回答谨慎的县令,扶苏从眼见取出一块玉佩递给县令,道:“这便是本公子的身份凭证,县令可确认一下。”

    “父皇,让本公子来见识一下老秦人的生活,需要县令出具一份文书,以备各处检查.......”@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