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空想之拳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斗战胜法
    “小心!”

    眼见那道猩红刀气就要斩上孙寻桥的双腿,拳台下的梁德突然一声大吼,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拳台上,孙寻桥被围观群众梁先生用金蛇共鸣法掀起的强力音波轰中,经脉和肉身都出现了一瞬的僵直。

    僵直过后,孙狗全身经脉像被人用打气筒那么粗的兽用注射器来了一针跳跳糖,酸酸甜甜,酥酥麻麻。

    他身外那道为工读生设下的无形外罡不攻自溃,严阵以待的武道元神好似打了一个冷颤,出现了一瞬间的恍惚。

    没错,虽然声称这场比试不用武道元神和内气,但孙寻桥只当自己说的是屁话。

    老汉推车亦用全力,我孙寻桥怎么会自缚手脚!

    工读四分之三都是有二十二年游戏经验的江湖大佬了,应该不会上当。

    既然不会上当,就等于我没有骗他们!

    就算他们有异议,届时只要装深沉讲几句批话就可以了。

    “战斗不是在刀剑相接的时候才开始的,不要相信男人,越是英俊的男人,舌头就越是灵活。

    “如果你们认为我有错,我也只是犯了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呵,我还以为你们站在拳台上是为了分胜负,没想到是为了论对错,那你们去找法官啊!”

    孙狗本想如此如此迅速结束战斗,给工读四分之三上一堂声情并茂的防骗课,但是他没有料到……梁德这个狗东西竟然搞场外偷袭!

    他暗道一声卧槽,将自身内气节奏开到最高档与梁德对抗,同时低头张口,黄脸面积猛地膨胀到70寸液晶电视大小,嗷地一下吃掉了裂地而出的猩红刀气和裹在其中的简玄。

    咕咚。

    “吞……吞下了?!”

    简玄发动突袭后,风烈烈和吴苍本已冲到半程,一记杀气浓稠的红白合击喷薄欲出,却被孙寻桥这招血口吞人惊到原路狂退,宛如两个被弹力绳往回扯的蹦极玩家。

    因为退得太快,连头发都被风扯掉了几根!

    不是和谐友善的同门切磋吗,怎、怎么还当场吃人的,这不符合东国古拳法核心价值观!

    “嗝儿——”

    三四丈高的黄脸巨人拍拍肚子,隔着肚皮把困在胃里的简玄打晕,然后反手从背后把她掏出来扔给了台下的梁德。

    孙寻桥收缩背肌,缓缓合上那道纵贯脊背的菱形裂口,弯腰俯视着惊魂未定的风烈烈和吴苍,淡淡道:

    “第一个。”

    常断玄传下的天生神力极其注重炼形之法,只要悟透一变两通的真意,便能令肉身聚散如意,无可无不可,增缩变化不过是基础中的基础。

    孙寻桥因为个人兴趣专研外气化合之法,擅长的战斗方式是远程偷袭,所以很少有变身的需求,但他只是变得少,并不是不会变。

    像梁德那样也许不行,生吞个把小师妹还是没问题的。

    而且作为一个长期用肉身装载保存各类高危外气的元神武者,孙寻桥的驻世之躯已经比他收罗的外气更加危险,和雷动岚、梁德一样,他也只是看起来像个人罢了。

    刚才若不是他用天生神力在胃里做了个维生气泡舱,简玄在进入他消化系统的瞬间便会化作一滩脓水,死得稀里哗啦,波光粼粼。

    “师兄,三招已过,你输了。”

    梁德甩出一道灰黑内气隔空接住简玄,刷了一发儿童安抚波之后启动了温和治疗模式。

    他身外蓝光一闪,换上轻便的运动服,活动着脖子对孙寻桥道:

    “赶紧下来吧,换我上场了。

    “那个,你们先等一会儿啊,孙师兄果不其然拉了胯,我来代他打。”

    梁先生眉开眼笑地和风吴二人挥了挥手,道:

    “不用急着回气,我上来就帮你们刷满状态。”

    孙寻桥怒目而视:“怎么就三招了,娘的,你会数数吗!”

    梁德摇手指,“师兄,你就别嘴硬了,把大象装冰箱里都要三步呢,你把人小黑吞下去又拿出来,几步了?”

    孙寻桥反驳道:“步骤是步骤,招式是招式,我刚才那一套行云流水,连贯畅通无间断,明显只能算是一招!”

    “那你在台上打一套广播体操也只算一招咯。”

    梁德双手叉腰,虽然站在台下,但是他的气势丝毫不比台上的孙寻桥差。

    “操,不是你偷袭我我需要变招?这么迫不及待地想在后辈面前装逼,至于吗!”

    “偷袭……”

    梁德嗤笑一声,道:“你自己有破绽能怪谁,就这还教别人实战?”

    孙寻桥摩拳擦掌:“行,那我今天也不教别人了,你上来,我好好教教你!”

    “好啊。”

    梁德一跃而上,落地时砸得整个拳台都震了一下,显然这次穿的不是什么普通肉身。

    “来就来,师兄,你这么想多交武者肉身险的保费我也没办法,提前给公估机构打电话,让他们过半个小时派人来定损吧。”

    孙寻桥扭头对风烈烈和吴苍道:

    “你们先下去观战,记得让校工送一台工业吸尘器过来,等会儿你们梁师兄会被我打得到处都是,没个趁手的家伙可不好收拾。”

    风烈烈和吴苍赶紧跑下拳台,和结束治疗的简玄一起退到了数百米外。

    拳台上,两股内气势能同时爆发,毫无保留地撞在了一起!

    “哼。”

    盘坐榻上的袁胜天收回目光,对木艺规道:

    “老常自己不会教徒弟,教出来的徒弟也不会教徒弟,什么也没教,自己就先动上了手,不足为虑!”

    木艺规摸着下巴,道:“师父,他们两个会不会是知道我们在看,故意演了这么一出,您刚才在紫府里借相推演了多少次?”

    “一次也没有。”

    袁胜天恨恨道:“老常先前和我联手借相盛无虚的时候留了阴招,我一时不慎,估计这个月这都借不到那两个小子的相。

    “你的推演结果呢?”

    “孙寻桥和梁德的确有可能做出这种事来,但我总觉得,不太对劲。”

    ……

    “师兄,袁指导还在看吗?”

    “还在看着呢,你专心点,走位太敷衍了!”

    “他盯着我们看又不费劲,这得打到什么时候啊,你有什么比较辣眼睛的招式吗,用出来试试呗。”

    “呸,你自己怎么不用,你懂得比我少?”

    “是你让我用的啊。”

    “草草草,你干什么!你他妈的……你他妈的不能这样做啊!”@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