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国芯 > 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终于出发
    出国留学,尤其能到全球排名前十的知名大学就读,在彼时的中国无疑是值得光宗耀祖的大事。

    因此,在爷爷周东宝的张罗下,周家人难得全部聚在一起,特意为周逸赴美举办了一场欢送家宴。

    远在粤东省的二姑周淑英一家四口特意乘火车赶了过来,以及在沪江家化集团工作的小姑一家三口都如期而至,再加上周建国一家的话,三代人大大小小十几口将位于军区大院的周家旧房挤得是满满当当。

    去年周东宝就响应号召主动到市顾问委员会任职,实际上是退居二线准备退休了。

    戎马一生,能健健康康回归家庭陪伴家人,对他来说已是大赚。

    至于周建国,也在年初时正式从小三线调回沪江市,继续出任八零一一厂的厂长职务。

    对安皖省来说,集成电路生产过于超前,缺乏配套企业,不会直接产生经济效益,因此交接时将八零一一厂列入注销行列。

    如此一来,周建国不用像其他工厂领导一样坚守到最后留在皖南交接,可以直接跟随大部队返回沪江。

    跟日方合资的电视机厂安置了150名职工,剩余600多人连同周建国一起得想办法以联营名义自寻出路。当然,有门道的职工也可以自寻出路,只要对方单位愿意接收,这边一律放人。

    不过好消息是经市里协调,合资电视机厂答应将一些技术含量不高的零部件生产分派过来,市政府还在郊区提供了联营建厂土地可供挑选。顺利的话,工厂养活自己应该不成问题。

    另外,对这些自愿奔赴小三线奉献了青年的职工来说,最大的安慰就是市里准备在郊区兴建上百万平方米的安置房了。一家一套,按人口数量分配一室户或两室户,预计在3年后交付。

    要知道福利分房,可是许多人工作一辈子最为期待的事情,尤其在寸土寸金的沪江市,蜗居可是普通市民的常态。

    在此期间,就需要广大职工各显神通,要么投亲靠友,要么在外租房,自己解决居住难题。

    周建国一家当然是返回军区大院居住,待安置房下来再搬出去,妻子俞美诗被安排在附近一家小学继续当老师。

    不容易啊!

    周家人过去几十年基本都是聚少离多,现在终于得以在沪江市团圆。

    一家人其乐融融,分享当年的美好回忆,只不过在最后发生了一点小插曲。

    “什么?你打算辞职!还想移民去小鬼子家里,我坚决不同意。”

    心里高兴,多喝了几杯白酒下肚,满脸通红的周东宝突然拍了桌子发火道。

    “爸,时代变了。以前讲究无私奉献,现在要实现个人价值。我的赴日进修申请已经下来,下个月就出发。

    这次我们全家过来,就是尊重你,当面向你说一声。”

    二姑周淑英不声不响弄了一个大新闻,原来她也要辞职出国的打算惹恼了爷爷,周逸在一旁不敢发声。

    国家放开了自费留学和出国探亲审核,导致国内出现了汹涌澎湃的出国热。

    “你对得起国家和组织那么多年对你的培养吗?进修可以,但移民的事情像话吗?”

    周东宝看上去被气得不轻,本以为可以享受安生退休生活一家人团聚,没想到二女儿突然要说出国移民。

    “十余年在单位任劳任怨加班工作,我认为自己对得起。

    干多干少一个样的国内大锅饭我吃腻了,一个月连轴转几十台手术,收入不到一百块。而在日本,以我的资历和技术,工资不少于1万人民币。

    谁不想有更好的生活?谁不想在公平的环境中工作?再说我想为小清他们提供更好的生活条件有什么错?”

    年少离家,个性独立的周淑英这次来,就已经做好了跟父亲顶撞的心理准备。

    “中国不好吗?为何你们一个个都想出国移民?”

    在沪江市官员的子女当中,也兴起了出国热,周东宝平时有所耳闻,但想不到今天出在了自己家门。

    听到女儿提起此举是为外孙好,他不由口气稍微软了一些。

    “爸,对你们来说,可能中国跟过去变化挺大挺好。但睁开眼睛看看世界的话,就会发现中国跟国外在任何层面都存在明显的差距。

    买一件新衣服要凭票排队,一个月都吃不上几顿肉,更别提每个月到手紧巴巴的工资了。

    人有追求幸福生活的自由,不应该屈从集体意志的绑架。

    再说我是成年人,会为自己的人生选择负责。”

    既然锣对锣唱对台戏,周淑英坚持自己的主见。

    “你这是资产阶级自由化的腐朽思想,一切向钱看,总有一天会后悔的!没有国,哪有家?

    你打心眼愿意去小鬼子那当二等公民,我也不拦你,时间终将会证明一切。”

    在随后赶来的母亲宋芝华和大哥周建国的劝阻下,父女俩结束了这个火药味十足的争论。

    “小逸,你是我们家族的骄傲。

    你爷爷年纪大,思想守旧,不懂得与时俱进。

    将来你在美国有机会留下的话,可不要头脑发热回来。文明无国界,在哪里都是为全人类做贡献。

    人家爱因斯坦不也从德国移民去了美国,照样不影响他的伟大之处。

    只要做出了举世瞩目的成绩,没有人会在乎你的过去。”

    离开之前,二姑周淑英偷偷将一个鼓鼓的红包塞给周逸,并且留下了语重心长的一番话。

    推脱不掉红包,他打开一看赫然是88元人民币,相当于对方一个月工资,这可是重礼。

    在登机前三天,周逸又不得不出席了另外一场宴会。

    小干爹叶启南再婚后又生了一位千金,今天就是其满月酒日子。

    当年周逸被拉去充当电灯泡时见到的大美女沈茜,在叶启南穷追猛打下,经过一年多考察期终于点头首肯了其求婚请求。

    还别说,习惯了花天酒地的小干爹,再婚后又摇身一变成为了居家好男人,时时刻刻陪伴在新娇妻身边。

    “小逸,经历的女人多了,你才会知道自己喜欢什么的人。”

    这句叶启南告诫的话,莫名其妙让周逸不时浮现在脑海之中。

    “我这干儿子可真替我长脸了!大名鼎鼎的周逸,在沪江市可谓是无人不知。

    一提起我是他干爹的身份,生意上的伙伴都赶来套近乎,询问学习成功的秘诀是什么?

    我说祖传秘方不外泄,还得留着自己家里用。

    希望今后我们家的千金宝贝,也能像她周逸哥哥一样——出人头地。”

    爱屋及乌,叶启南为了新千金,包下市中心的豪华酒楼,宴请诸多亲朋好友大摆宴席。

    人逢喜事精神爽,在饭前致辞环节,他特意将周逸邀请上台炫耀了一下。

    此时,周逸终于有计划近距离观看这个新冒出来的妹妹。

    “唉哟,闭着眼睛,脸上许多皱纹,看上去就像一个小老太,真是太丑了。”

    刚满月的小孩还未长开,这样的情况很正常,只不过周逸了解不多罢了。

    叶启南生意现在越做越大,已经成为沪江乃至长三角一带知名的钢老板,可以有门路弄到许多紧俏的钢铁供应。

    所以他也不小气,直接拍给了干儿子周逸一个千元大红包,单位是美金。

    沪江是大城市,地下换汇市场兴旺,叶启南直接拿着一叠百元大钞专程开车去兑换而来。

    “这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饶是周逸久经阵仗,看到如此大额的美金,也被吓了一跳。

    “算是干爹给你的伙食费。

    一个人到了美国,要花钱的地方多着呢。真要觉得多,就相当于在我这借的,将来你有钱了再还我。

    在美国读书可别读傻了,记得多弄这个!”

    用手指了指绿油油的美钞,叶启南嘱咐道。

    “现在都讲市场经济,人得有商业思维,你到美国多学学人家的经商长处不会错。

    人得上下均衡,才能站得稳走得远。

    上是指脑袋里得有理想,下是说双手得握有钞票,两者相互配合一个人才能顺风顺水。”

    每次见到周逸,叶启南总爱对其分享自己的经商心得,也不管其听不听得懂。

    “干爹,我是学物理的,再说还有奖学金呢?我小时候理想可是当一名科学家,而不是资本家。”

    跟叶启南一起,周逸感觉没有长幼之分,反倒更像是一条战壕的哥们,说话也随意不少。

    “得了,你是什么人我还不知道。要像你爸那样的话,当科学家还真可能。

    何况,谁说当了科学家就不能当资本家了,这并不冲突。”

    看着周逸长大,一晃眼这小子都高出自己一头,现在还要到美国名校留学了,叶启南心里无限感慨自己变老了,不过这并不影响他对干儿子的喜爱。

    处理完大大小小琐事,周逸终于跟张超阳汇合,一起坐上了前往美利坚的航班出发。

    美国,他来了!@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