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第一氏族 > 正文 章八五三 白衣派
    从神教总坛出来,赵宁与朱昱一道,带着方鸣等人去军营,召集除魔军的将士们,传达萧不语的命令。

    看着眉宇间郁结着怨忿不满之色的战士,赵宁对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已是心知肚明,清楚反抗军迅速拿下济阴已经板上钉钉。

    全城戒严是非常时期的非常之策,往往能取得不错效果。

    当守城方一面需要应付攻城之敌,一面需要戒备城中不安分的力量生事时,让大军严密管控街、坊,的确是理所应当。

    前世国战时,齐军为了防止城内的天元细作、卖国求荣的地方大族与寒门权贵,跟城外大军里应外合,时常派遣精锐力量巡查、监视各街各坊。

    这种事赵宁就做过。

    然而眼下济阴城的情形跟那些时候都不同。

    外面攻城的是朝廷王师,是推行革新战争的反抗军,天然有着大义名分,乃众望所归,当百姓们不再相信神教后,神教据城而守的行为就不过是叛乱之举,注定不得人心。

    就眼下的实际情况而言,无论城中百姓,还是军中战士,对神教与权贵的疏离与怨忿都已到了相当高的程度,且还不是少数人,而是绝大多数。

    当全城戒严这样事关所有人的的命令,得不到绝大多数人认可时,它注定了无法推行,强行施为的结果只能是适得其反。

    这就更不必说,无论军中还是市井之中,都有着大量革新战士。他们先前就已经做了充分的准备,蓄势待发,随时可以带着百姓群起反抗,给予神教教众与地方权贵重重一击。

    “魏兄,这个时候施行全城戒严这样的重压之策,只怕会彻底点燃军中普通战士与济阴百姓的怨忿之情,暴乱随时都可能发生,萧上师这回失策了!”

    赵宁巡视完第三营,来到都虞候营房时,方鸣立即屏退左右,焦急地向赵宁进言,“我实在不明白,这么明显的事,萧上师怎么会看不到。”

    赵宁在椅子上大马金刀地坐下,闻言轻哂一声:

    “萧上师还真未必看得到。往下看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萧上师所在的位置又太高,距离底层太远,视线要穿透重重阻隔看清普通人,实在是很难。”

    这话不是无的放矢,而是赵宁这些年身在高位的肺腑之言。

    “那为何众位大上师不肯进言?至少魏兄你是明眼人......”方鸣疑惑地问。

    赵宁淡淡地道:“我们不进言,是因为知道进言无用。全城戒严虽然不是什么良策,但却不得不为,如果萧上师不是没看清市井底层,那就是不得已而为之。

    “方兄,难道你要萧上师眼睁睁看着城中混乱,军中分裂,而什么都不去做吗?除了重压戒严,用武力勉强维持秩序稳定,萧上师还能怎么办?”

    方鸣欲言又止,想起赵宁之前那番言语,顿觉无话可说。

    济阴城之所以弄成这番模样,根本原因是上下对立,也就是神教与权贵利益勾结沆瀣一气,妨碍了普通人的公平正义。

    但这个根本问题萧不语无法解决。

    所以他只能在表面上使力。

    “不知魏兄有何打算?”方鸣眼神闪烁一阵,忽地肃然发问。

    赵宁一脸迷糊:“方兄此言何意?”

    方鸣咬着牙道:“魏兄,事已至此,济阴城丢定了!

    “可神教不会就此抽身,不会停止跟朝廷对抗,往后我们肯定还要在中原四镇跟反抗军作战,再度面临此战中的种种问题!

    “如果我们不作出一些改变,往后莫说建功立业,只怕会连续吃败仗,到时候身家性命难保!魏兄你虽然实力强劲,但个人面对大势又有多少力量?”

    赵宁打量方鸣一番,觉得此人倒也不笨,懂得穷则思变的道路:

    “方兄不是说,神教不可能践行公平正义?既然不能,我们还能做出什么样的改变?难不成方兄要去投朝廷?”

    方鸣脸色一变,连忙回头左顾右盼,确认没有人偷听,这才心有余悸地道:“魏兄,投朝廷这样话可不要再说,那会让我们没命的!”

    赵宁忍住笑意:“那我们能怎么办?”

    方鸣深吸一口气:“神教中有嫡系派与后进派之分,这魏兄是知道的。”

    “方兄要自立一个山头?”

    “我的确没有这样的实力,但魏兄却可以!”

    “愿闻其详。”

    方鸣在一旁坐了下来,前倾着身子压低声音对赵宁道:“曹州神战的情况摆在这里,朝廷推行的所谓革新战争的确可怕,那对普通战士、平民百姓而言的确是致命诱惑。

    “今日除魔军的上下层会彼此对立,日后整个神教的大军都会如此,今日济阴城的百姓会反对我们,日后中原四镇的百姓亦可能会有同样行为!

    “魏兄,神教得力行改革了!

    “若是神教不能改变与权贵利益勾结、沆瀣一气的现状,教众弟子不能做到对权贵子弟与普通战士一视同仁,不能让内部风气清明使信徒、战士的公义得到保证,那我们面对革新战争就会一直没有反抗之力!”

    作为神教的中层骨干,方鸣无疑有着不错的见识、智慧,加之亲身经历了菏泽村、成武县之役,对神战有着刻骨铭心的体会。

    如今神战局势风雨飘摇,方鸣能够看得远一些,有这样的真知灼见,赵宁并不感到意外。他相信方鸣这样的人在除魔军中不止一个。

    赵宁作恍然大悟状,表示理解了方鸣的意思:“方兄想让我来牵头,做神教中的......革新派?”

    “革新这两个字可以换一换,太过刺耳,而且会被人怀疑跟朝廷有关系。”

    方鸣表示他就是这个意思,“魏兄,与其坐视教派内部自行分裂,局面失控,酿成祸端,不如我们主动求变,把分裂掌握在自己手里!”

    赵宁点点头,沉吟不语,示意这个问题太大,不好决断。

    方鸣见赵宁没有拒绝,连忙趁热打铁,继续劝说:

    “神战大军也好,神教教众也罢,终究是普通人多,特别是我们的信徒,下层百姓占据绝大部分。只要能获得他们支持,我们不愁站不稳脚跟!

    “魏兄,你在除魔军中威望无两,都指挥使也不能及,这回你若是肯站出来,旗帜鲜明的组建革新派,教众里的明眼人与有识之士,以及普通信徒战士绝对会拥护你!

    “日后,我们就能以除魔军为基础,先在这里推行我们的新规矩,等到影响力形成,再拉拢其他教众,将风潮推出去!”

    赵宁看了看方鸣,迟疑不定:“这事果真行得通?

    “我刚来神教,对神教不甚了解,你可不要诓我。这事树敌于神教上层与权贵阶层,稍有不慎,咱们就会成为众矢之的,万劫不复。”

    “绝对能行得通,魏兄你信我!”

    方鸣狠狠一拍大腿,表示自己的话很有分量,“神教核心教义是什么?光佑众生,众生随行,神光无量,普渡四方!

    “神爱世人,悲悯众生,对苍生一视同仁,所以人人都能渡往神国。

    “我们力行公义,维护普通教众、战士、信徒的利益,让他们免受权贵上层的欺压,完美符合神的意志与教导,必能得到神的眷顾,届时神光普照之下,魏兄何惧之有?”

    这些话里有暗示意味:

    只要他们的行为完美符合教义,神教上层就不能明目张胆反对他们、也不敢明着打压他们,而且能得到很多人支持,所以成事可能极大。

    赵宁表面上默然不语,故作深沉,内心则在暗暗给方鸣鼓励:来来来,加把劲,再用点力,再努力一下你就能说服我了。

    分裂神教,给神教制造混乱、争斗,尝试从内部瓦解神教,这本就是赵宁的长远大计,需要他拉出一股势力来。

    现在方鸣主动劝说他做这件事,正是瞌睡来了有人送枕头,他求之不得。

    “魏兄,咱们组建革新派,不是为了争权夺利,而是为了神教大局,是为了神教万世长存!

    “只有革新派发展壮大,神教才能重获百姓信赖,不惧朝廷的反抗军与他们的革新战争,屹立世间万年不倒!

    “神教荣辱大于一切,教中的有识之士一定会襄助我们,神使也会看重我们,他日我们一旦成事,便是功德无量,神一定会让我们渡往神国!”方鸣见赵宁有了心动迹象,连忙加大力度。

    他刚刚说完这一切都是为了神教大局,他们没有私心,转头就开始用私利引诱赵宁:

    “魏兄,你想想,一旦革新派发展壮大,坐拥十万之众,你作为领头人,在神教会拥有怎样的地位与话语权?会对神教拥有多么大的影响力?

    “到时候神使都得倚重你!

    “你不仅会显赫于神教,而且会获得世人尊崇,走在哪里都是近乎神明的尊贵存在,美名千年不绝!大丈夫建功立业扬名立万,还有什么比这更荣光的?”

    赵宁看向方鸣,目光灼灼。

    方鸣最后奋力一击:“魏兄,曹州神战失败,神教被迫撤离,妖魔如日中天,这正是神教困顿势穷,人心思变之时。

    “我们革新派趁势确立山头,打出旗号,收拾人心,必能事半功倍,一举站稳脚跟!”

    听到这里,赵宁觉得火候到了。

    若是他太容易接受这个建议,会显得早有预谋,平白惹人怀疑,若是一直推脱犹豫,就会显得优柔寡断魄力不足,也不符合魏安之的性格。

    他当即站起身,精神抖擞意气风发:“就这么办!”

    听到这四个字,方鸣悬在嗓子眼的心终于落回肚子,简直比听到金光神神像开口说话还欣喜,他看着长身玉立容光焕发的赵宁,就像看到了自己光芒万丈的未来,激动地双手发抖。

    他为什么要说服赵宁组建革新派?

    最根本的原因,是他看准了眼下形势,想趁机干一番大事。

    可惜他只是元神境初期,实力有限地位寻常,所以怂恿赵宁当领头人。这样他就能以对方第一心腹、左膀右臂的身份,跟着对方在神教建功立业出人头地!

    两人可是生死之交,赵宁成事了,他的好处怎么都不会少。

    当然,方鸣清楚事情并不像他刚刚说得那么轻松,而且有风险,但大丈夫想要扬名立万显赫人前,在机会到来的时候,怎么能不全力一搏?

    “魏兄,我们这党派取个什么名字好?”方鸣觉得当务之急,是要有一个响亮的名号。

    赵宁稍作沉吟:“就叫‘白衣派’。”

    “白衣?”方鸣微微一怔,随即双眼放光,“金光教,白衣派,好!

    “纤尘不染者是谓白衣,我们以白衣为名,就是表示要洁身自好,完全遵循神的意志,不使自己沾染一点污秽,让人知道我们与各种脏脏龌龊泾渭分明!

    “神光之下没有黑暗污秽,神教弟子当人人白衣!”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