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诸天争道录 > 第七百六十九章 食心
    对于自己妻子的反问,王生就算不想让庞勇回来,却也不能承认,随后想到之前那一闪而逝的身影,他绝不相信自己会看错,在想到当年庞勇的勇悍,话题一转,到是想着让其帮忙起来。

    王生如此说话,一是转移话题,二是对那挖心之人,他确实没什么把握,所以念头一转,便想拉上庞勇。

    而庞勇这时候回来,不管因何原因,反正佩蓉已经是他妻子了,他不信庞勇还能将其抢走,更不信其能不管城内百姓死活!就在王生出神这会,耳边又传来自己妻子的声音:“唉,我没想到他潦倒成这个样子!”

    听她这么说,王生心中一动,随之回道“我们已经是夫妻了,请他留下来吧。”

    不管是何原因,使王生这么说,反正他妻子听了,颇为高兴。

    而佩蓉也没别的想法,只不过实在不忍当年照顾自己的大哥在外面流浪。

    随后夫妻二人对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当中。

    “靠,说说的怎么还动上手了,赶紧回去洗洗眼睛!”就在王生和他夫人夜话之时,他们房内上空飘有一朵黑影,上面有一大汉隐藏在其内。

    而这大汉不是别人,正是尉迟真金坐骑大青牛,随着修为增长,他已经能够幻化出人形了。

    之前奉命监视狐妖和其同伴,他便一直没有放松,暗中也知道那狐妖的同伴是谁,更知道城内心脏被挖之事,尽皆都是那狐妖同伴所为。

    不过大青牛却没有出手阻止,因为他见被挖心之人不是大奸之人便是大恶之人,所以就没有阻拦,而他也没闲着,监视了这么久,到是对那狐妖,狐妖同伴,王生和妻子,产生了极大兴趣。

    感觉这两妖两人看似毫无联系,但细心观察之下,却太有意思,今天又多个庞勇,其中就纠缠,比看戏还过瘾。

    因此他今天隐藏身形,便来听墙角了。

    开始他还越听越感觉有意思,等到了最后,却是闹个大红脸,骂骂咧咧的驾云走了。

    但他不知道,等他走后,王生恍惚间竟然把他妻子佩蓉当成了小唯,做梦的时候更是梦到了其人,内心不知道是渴望,还是遏制!

    因为心思烦乱,王生早早醒来,前去巡街。在下人伺候着穿着铠甲之时,正好遇到了领回来的小唯。

    狐妖所化的小唯见王生正在着甲,缓步上前,细心的帮其整理起来。

    而王生见小唯过来,眼神有些闪躲,但到了自己身边,帮着整理铠甲之时,又不由向其看去,见其温柔的动作,较好的面容,眼神闪烁间内心不由有些发虚。

    王生这一心虚,心跳也跟着快了许多,一边整理衣甲的小唯,感受到王生的心跳,嘴角微微一翘:“小心一些。”

    听她这么说,王生抬头一看,正好与小唯四目相对,这更让他头皮一麻,心跳加快,下意识闪躲起来。随后感觉自己此举不好,才点了点头,然后连忙走了出去,颇有一副落荒而逃的架势。

    而小唯见王生那个样子,再次一笑,随后向屋内走去。

    正所谓:情不知所起,情不知所终;这一人一妖相遇虽短,却在彼此心里却留下深刻的印象。

    王生即便克制,压制,但他心已经动了,而他妻子佩蓉亦不是没有察觉。

    ……

    王生走后,小唯独自回到屋内,挥退下人,半倚在那里,心中不知在想什么,手指随意轻轻抚过琴弦,发出一声声琴音。

    要说小唯这只狐妖,真不愧是九霄美狐所化,纤细的柳腰,盈盈不堪一握;精致美丽的脸蛋,气质淡雅,不带一丝烟火;晶莹的皮肤,温润的像是白雪;以及曼妙动人的身材,永远都是那么朦胧虚幻,可望而不可即。

    见到她的男子大多数,都会怦然心动,情不能由己,就算是女子,也不一定能抵挡她的诱惑。

    可谓是魅惑众生。

    而就在她出神之时,身边一阵波动,由虚转实中,走出来一位淡金面容,银白色短发,身着古甲的男子。

    这男子手中捧着一个木盒,现身出来后,便向小唯凑了过去,然后俯身蹲下,自顾自的打开手中木盒。

    “六个人的,我都替你切片了。”见小唯回头向自己看来,男子随意的说道。

    “杀那么多人干嘛,我吃的了么?”听他那么说,小唯看了一眼,淡然的回道。

    听他们俩的对话,便可知道,木盒里的不是其他,正是人心!

    “让你挑么,不就是几个人心么。”

    轻飘飘的话语从男子口中说出,显得那么随意,不过蕴含的意思,却充满了血腥,残忍。心脏,不是猪狗的心脏,亦不是牛羊的心脏,而是人的心脏。

    “我不是可惜那些人,而是你害得王生天天往外面跑,害我连见他的机会都少了。”对于那些男子说的和面前的心脏,小唯理都没却是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这一番话,也是那男子所没想到的,听得他心头一怒,眼神一冷,但到底把怒气压制了下去,咬了咬牙用无所谓的口气说道:“那你杀他夫人就可以了。”

    听他这么说,小唯不由翻了一个白眼;而那男子见此,也不屑的回了一个,却是直接怼了过去。

    这时一只蚊虫在二人身前飞过,那男子“嘶”的一声,一只长舌在其口中飞出,直接将蚊虫卷入口子,“吧唧吧唧”的还嚼了两下。

    如此一目,看的小唯眉头一皱,嫌弃的表示:“你真恶心!”

    如此嫌弃的话,可是异常刺痛了男子之心,他虽为妖,但也有七情六欲,下意识攥了攥拳头。

    而对面小唯,根本没理会他,更没将自己说的话放在心上,指着盒中一片薄薄的人心,随意问道:“这是谁的?”

    对眼前这女子,男子实在恨不起来,只好气闷的回道:“万利饭庄的太子爷!”

    “哦,那个胖子,这个呢?”

    “赌场的王老五!”

    “他很丑哎!”

    听说是王老五,小唯想到其样子,下意识的说道。

    “不是说我们成魔,吃的人心越丑恶就越有用么?你要英俊的!吃那个王生哥的心吧。”男子说话看似无意,但其中醋味却是不小。@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