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保护我方族长 > 第三十三章 收获巨大!半步仙经
    ……

    倒不是说赤媚魔使天生就是出淤泥而不染的那种贞洁类型。

    而是她修炼的真法【姹**魔真法】,本就需要保持元阴之躯,一旦破功之后,一身元阴只会便宜了男人,而她自身修为也会暴跌一大筹,且难以再寸进。

    这一点,着实比较坑。

    说时迟,那时快。

    “咔嚓嚓~!”

    就在赤媚魔使毛骨悚然的同时,一阵让人胆战心惊的撕裂声已然响起,她面前的血茧轰然炸裂,一道人影从其中闪电般跃了出来。

    那是一尊体格巨大的血巢战士,身高比常人高出了一大截不说,浑身的肌肉更是宛如传说中的洪荒巨人一般炸裂,最关键的是,他身上还长了一层厚厚的角质皮甲,一看就知道防御力绝对不弱。

    随着他的出现。

    可怕的威势宛如狂风飓浪一般席卷而出,凶戾霸道,气焰滔天,那巨大的压迫感几乎能让人窒息。

    还没等赤媚魔使反应过来,他那双满是疯狂之色的猩红血眼就已经直接锁定了她。

    与此同时,她身后的其余血茧也在刹那间纷纷碎裂,一具又一具血巢战士轰然落地,不过眨眼间,研究基地门口的厅堂内就已经站了三头凌虚境血巢战士,十几头神通境血巢战士,以及近百的紫府境血巢战士!

    密密麻麻,秩序森然,宛如大军压境一般。

    一时间,可怕威势伴着浓郁的血腥气笼罩了整个厅堂,一双双凶戾疯狂的血眼从四面八方锁定了赤媚魔使!

    “咕嘟!”

    赤媚魔使吞咽了一下口水。

    她现在总算明白青龙老祖为何不让后裔们进血尊者遗迹了。这不是谁进来谁死么?

    “跑!”

    前后都有凌虚大佬堵路,赤媚魔使的第一反应就是往侧面跑。

    虽然那些神通境的血巢战士同样都是些厉害的小大佬,她单挑一只都困难,可也不至于摸一下就死!

    在死亡的胁迫下,她的潜能被发挥到了极致。

    身法施展出来,她周身灰色雾气缭绕,整个人宛若虚空中一条灵活的游鱼一般,在一堆神通境和紫府境的血巢战士中不断穿梭,速度之快,甚至暴起了一溜烟的残影。

    因着血巢战士数量实在太多,相互干扰之下,竟真的被她寻到了一线生机。

    然而,来自血巢战士的攻击实在是太密集了,即便她的身法再快,再好,也不可能全部避开,最后还是挨了好几下,当场就吐了血。

    好在,她终究还是成功冲出了包围圈。

    顾不得擦拭嘴角的鲜血,她拼命鼓动玄气,强撑着向着侧面通道中狂飞而去,眨眼间就飞出了很远。

    此时此刻,她的样子当真是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哪里还有半点“雪晴仙子”的飘渺和仙气?

    “嗷嗷嗷嗷!”

    所有的血巢战士见状,顿时都被激怒,一头头状若荒古凶兽一般咆哮着一股脑儿向她追去。

    百多头血巢战士蜂拥着冲进狭窄的甬道,在狭窄的甬道中自动变成了一个长队,简直就像是在开火车一般。

    轰隆隆的能量碰撞声,愤怒的咆哮声,顿时响彻了整个甬道。

    其中,冲在最前面的,赫然便是那三尊凌虚境的血巢傀儡!

    赤媚魔使头皮发麻,如芒在背,感觉自己只要稍微慢一点点,就有可能会被这些血巢战士追上,然后被他们撕成碎片。

    然而,玄气是有限的。在如此高强度的消耗下,她感觉自己体内的玄气正在以疯狂的速度被消耗。

    照这样下去,她根本坚持不了多久。

    “等等!”

    就在赤媚魔使绝望之际,脑子里忽然灵光一闪。

    避难所!

    先前器灵在介绍地图时,她记得器灵提到过一个叫做“血色避难所”的地方,说是连真仙都很难轰开。那个地方的防御,应该能挡住这三头凌虚境的血巢战士!

    只要到了那里,她就有救了!

    赤媚魔使的眼神中亮起了希望的火光,猛地拐弯朝着记忆中“血色避难所”的方向冲去。

    生死攸关之下,她的潜力被彻底激发了出来,竟愣是在凌虚境血巢战士的追击下坚持了下来,拖着身后那队长长的“火车”一路逃到了“血色避难所”。

    “呼~呼~终于得救了……咳咳~!咳!”

    一直到血色避难所的大门在她眼前彻底闭合,赤媚魔使才终于长出了一口气,顺着墙壁缓缓滑坐到了地上。

    一路奔逃之下,她虽然幸运地活了下来,却仍是受了重伤,体内玄气几乎耗空,经脉隐隐作痛不说,身上更是血迹斑驳,狼狈不堪,就连胸前的衣襟都被鲜血染成了猩红一片,看起来惨不忍睹。

    更严重的是,她进门之前被一头凌虚境的血巢战士打中了一拳,此刻內腑震荡,头晕耳鸣,整个人都有些恍惚。

    “咚咚咚”的锤门声隔着门板传到她耳中,剧烈而沉闷,让她心神发颤,止不住地回想起了刚才的惊心动魄。

    但她知道,这些,已然对她造不成任何威胁。

    她暂时安全了。

    赤媚魔使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劫后余生的笑容。

    缓了好长时间,她才终于从头晕目眩中缓过来了一点,腾出心神开始观察自己所在的这个“血色避难所”。

    跟整个血色黎明圣殿的建筑风格一样,这个血色避难所的面积也十分巨大,虽然名为“避难所”,却给人一种恢弘雄伟之感。

    避难所内部被分隔成了很多个空间,内部设施十分完善,不管是想在里面休息,修炼,还是娱乐,都有专门的空间,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巨大的,占据了几乎一半面积的物品库,里面整整齐齐的全是神武皇朝时期的制式空间柜。

    赤媚魔使随便打开一个柜子看了眼,发现里面空间巨大,显然是使用了储物空间技术。里面竟然是食物,而且都是独立包装,只是看不出具体是什么。

    她随意拿出一个,打开观察了一下,发现这些食物竟然好像还能吃。

    很显然,这个避难所在修建的时候,就做了很细致的准备,甚至考虑到了食物在储物空间柜中放久了可能会变质的问题。

    修士一旦躲入避难所,哪怕没有外界支援,靠着避难所中储备的物资就能支撑非常长的时间。

    有了这些,她倒是不用担心会因为气血不足而被饿死了。

    然而,问题也来了。

    她要怎么离开这里?

    赤媚魔使已经在避难所里仔仔细细找了半天,都没能找到一个传送阵或者类似于“后门”的东西。

    而避难所的墙壁,也的确如器灵描述的那样坚固。她刚才试了一下,发现以她的实力,就连想在墙壁上留下一道痕迹都十分困难。

    门外有凌虚境血巢战士围堵,门内的避难所又固若金汤,她该怎么办?

    难道要在这里躲到天荒地老吗?

    赤媚魔使表情僵硬,逃出生天的喜悦一时间荡然无存。

    就在赤媚魔使被堵在避难所,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之时。

    王安业等人,则是已经有秩序地干掉了四只紫府境血巢战士,并顺利收获了四只嫁衣血蛊皇。

    收获的喜悦,让大家伙儿都精神百倍,士气高昂。

    为了保障安全,老姚已经牵制着那头神通境血巢战士跑出了很远。

    像他那种活了一千几百年的老怪物,不求杀敌只求拖住的话,他能拖到天荒地老去。

    “接下来,老姚爷爷继续牵制。”王安业手握着神通宝剑岁月,指挥若定道,“守族太爷爷、守宗太爷爷、璃珑姑奶奶协助我一起击杀这头神通境血巢战士。”

    “其余人和五狼都退后,不用参战。反正咱们也不缺时间,慢慢打,慢慢磨,安全为上。”

    其实,王安业手头上还是有“军团长的呵护”这种宝物的,一旦使用基本可以瞬间结束战斗。只不过此物是在关键时刻保命用的,非不得已,他是不会乱用的。

    接下来,就是一场持久的战斗。

    几个人和两尊傀儡联手,用极度安全的方式一点点拉扯着神通境血巢战士,足足花了一整天功夫,才终于让他一命呜呼。

    同时,一只拳头大小的嫁衣血蛊也从血巢战士的尸体中飙飞而出,被早已经准备好的王安业截住,收入了玉盒之中。

    这可是神通境血巢战士体内寄生的嫁衣血蛊,级别比紫府境血巢战士体内的“嫁衣血蛊皇”还要高出一级。

    按照理论推断,此物的效果应当堪比【高改精华版】,定然比八品【脱胎仙丹】的效果要好上一大截。

    受限于技术,现在的炼丹技术炼制出的丹药虽然也能淬炼和提升血脉,但同等级的丹药,效果往往要比神武时期的药物差一大截。

    “总算打完了。”圣殿器灵见他们把嫁衣血蛊全部收起来了,才终于再次开口,语气中却忍不住带上了几分抱怨,“这些失去心智的血巢战士太不受控了,总是动不动就闹出乱子。”

    她只是器灵,当然对这些没有智慧的炮灰血巢战士没有感情。

    “器灵小姐姐,我们那位同伴仙子怎么情况了?”王安业收好玉盒,转而问起赤媚魔使的情况,“先前我好像感觉到圣殿深处有狂暴的气息传来。”

    “你说那位叛徒啊~~她不小心激活了一大群强大的血巢战士,现在被堵在了血色避难所中。”器灵目睹了赤媚魔使背叛的全过程,对她的观感自然很不好,语气中也带了几分幸灾乐祸,“血色避难所很坚固,真仙想要破掉它也得耗费不少时间。不过,她想要出来就难了。除非你们把外面那群血巢战士引开,或是干掉。”

    “这个……”王安信十分感兴趣地问道,“敢问器灵小姐,那群血巢战士中也有神通境战士么?”

    一个神通境血巢战士,代表能产出一只效果能比肩【高改精华版】的高等级血蛊。

    要是能再抓一只的话,那就赚大了~

    “那是守护伟大的血尊者大人研究室的卫队,神通境血巢战士的话有十六只,还有三只凌虚境血巢战士,以及大批量的紫府境血巢战士。”圣殿器灵如实回答。

    “……”

    众人齐齐倒吸了一口冷气。

    光是一只神通境血巢战士,他们就磨了好久才打死,足足十六只……居然还有更加恐怖的凌虚境……

    在大乾帝国,这可就是隆昌大帝,姜震苍这个级别了,真正的战斗力天花板。

    这怎么打?

    就算把姜圣主,隆昌大帝,老祖龙,以及一众神通境都叫来,恐怕都不太好打吧?何况老祖龙还有誓言,肯定是不愿意进血色黎明圣殿的。

    就连一直挺嚣张的王璃珑都忍不住缩了缩脖子,怂了。

    太凶残了~太凶残了~

    她堂堂王璃珑过去,估计就是被一巴掌拍死的命。

    “唉,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王宗昌憋了半晌,终于忍不住感慨,“即便血尊者被封杀多年,家底也都败光了,看起来十分落魄,但终究也是个传说中真仙境大佬。”

    想想也的确如此。

    真仙境的地位太高了,如今全世界已知的,还活着的真仙境级别的存在,哪怕全部加起来也有且只有四位。

    那都是屹立在这一方世界最顶端的大人物。

    神武皇朝时期的真仙境或许多一些,但再多,能达到如此实力的存在,依旧少不了一个一方霸主的地位。

    这种人物的老巢,岂会简单?

    “要不,咱们先撤出去,等太爷爷来了再做打算?”王安信心头微微有些恐惧。

    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天骄啊,未来混到头也就是个神通境,这副本着实有些干不动。

    “等等。”王安业却眼睛一亮道,“器灵小姐姐你刚才说,那些高阶的血巢战士原本是血尊者大人研究室的守卫?他们现在堵在了血色避难所门口?我记得先前看地图时,血色避难所和研究室并不在同一位置。”

    “那意思就是说,现在血尊者大人的研究室门外,已经没有守卫了?”王安信反应过来后也是眼前一亮,狂喜道,“好好好,那我们真是要好好感谢‘姜仙子’了。若是没有她,我们压根就进不去研究室。”

    “你们的权限不足,不准进入血尊者大人的研究室。”圣殿器灵抗议道。

    “要是我们硬要进去呢?”王安信试探着问。

    “……”

    圣殿器灵顿时一阵憋屈。

    她能指挥的那小部分血巢战士早就已经在漫长岁月中消耗殆尽了,而那些高阶卫队却不是她能指挥得动的。如果他们真要硬闯,她还真没有办法。

    她在这圣殿中的权限太小了,也就能开个灯,帮忙运行一下仪器,计算一下数据什么的。

    “器灵小姐姐,你也先别委屈。”王安业安慰道,“这个血色黎明圣殿已经埋在水下不知多少年了,你待在这里就跟在坟墓中一样。不如这样,你回头可以搬到我们家里去住,我们帮你把这座血色黎明圣殿也一起搬过去,我们那里人多,也热闹。”

    一时间,圣殿器灵都不想说话了。

    因为她忽然间意识到,无论她怎么说,其实都没办法阻止他们。

    既然没有办法反抗,也就只能任由他们予取予求了。

    王安业等人略微收拾了一下现场之后,就小心翼翼地往里面探索而去。顺着地图,大家很顺利得就抵达了血尊者研究室的门口。

    被赤媚魔使一折腾,门口的厅堂里这会儿满地都是破碎的巨型血茧。即便里面的血巢战士都已经离开了,那些血茧上依旧残留着凶悍暴虐的气息,让人感觉到一阵浓浓的压抑感。

    凌虚境的血巢战士太可怕了。

    而开启研究室的门,也没有费什么功夫。

    毕竟这不是什么避难所,正常情况下也不会有人来砸门,所以房门的坚固程度比起墙壁还是稍有不如,虽然也能防御强者的战斗余波,但神通境强者硬要砸的话,花一点时间还是能砸得开的。

    进入其中。

    散发着柔和光芒的天花板映照下,可以看出这座研究室内部非常之庞大,结构也非常简单,就像是一座大型的辉煌圣殿一般。

    不过,这座“圣殿”里现如今却是一片狼藉。

    研究室的中间,矗立着一些庞大的水晶柱子,水晶柱子中灌注着一些绿色的不明液体,其中还浸泡着一些稀奇古怪的生物。

    周围还有很多破损的水晶柱子,里面流淌出的液体早已经干涸,本该在水晶柱中的生物却毫无踪迹,多半已经化成尘埃。

    “这只是【裂空刺魔】吧?”王安业走到其中一根水晶柱前,好奇问道。

    只见这根水晶柱子中保存着的,是一只域外妖魔。

    它的身体表面覆盖着金属光泽的外骨骼,后背那六根粗壮的凸刺极为显眼,跟他之前在新兵营教育图鉴中看到的裂空刺魔全息图一模一样。

    “没错,就是裂空刺魔。”王宗昌也认了出来,“这边还有一只大修罗魔,都是域外妖魔中的狠角色。不过这些完全没有生命气息,应该是制作成标本了。”

    “真不愧是真仙境,竟然能抓域外妖魔回来做实验。”

    在实验室的最中间,是一根足有百丈多高的柱子,不过其中的水晶柱子已经破碎,周围还有一些破坏和挣扎的痕迹,附近还有一个看上去非常繁复的阵法。

    “那是古传送阵,目前传送阵建造技术已经失传。”见多识广的姬无尘说道,“如今仙朝内部还有一些传送阵,都是从遗迹中搬出的。”

    “那这根柱子,应该关押的是青龙老祖。”王安业判断道,“因为地质变迁,导致这根柱子破碎。而青龙老祖本身实力强大,生命力顽强,勉强活了下来。因正门口有血巢战士卫队,他不敢正门走,只好利用传送阵离开。”

    “咦?你们认识跑掉的那条青龙?”还在生闷气的圣殿器灵感兴趣地说道。

    “那条青龙老祖已经死了。”王安业回答道,“喏,我这位璃珑姑奶奶,便是青龙老祖留下的后裔。”

    “原来如此,不过这位璃珑小姐的血脉层次,比起当初那条青龙要差很多。”圣殿器灵恍然道,“不过也难怪,当初那条青龙已经十二阶巅峰了,要不是因为潜力出众,也不会被血尊者大人‘请’回来。”

    “器灵小姐姐,其实咱们也没有必要敌对。”王安业趁机劝说道,“毕竟现在距离神武皇朝覆灭都超过十万年了,你总不能一直活在过去吧?我也认识不少器灵姐姐,我知道当器灵久了,也是会生出智慧和感情的。”

    圣殿器灵略微沉默了片刻后说道:“你们的说的我会考虑的。其实,血尊者大人在临走之前,也是考虑过一旦回不来的话……也是希望后继有人,能将好不容易走通的真仙之路延续下去。”

    松动了!

    既然松动了,王安业就抓紧时间继续攻略:“小姐姐,您能介绍一下,这研究室中有什么东西,可以把一条多余血脉抽出来吗?”

    随后,王安业将宁晞的情况说了一下。

    “原来你是要救人啊。”圣殿器灵说道,“这件事情好办,这研究室中就有相关设备。不过,还是得继承血尊者大人修炼的【圣蛊宝典】,才能驱使这些设备。”

    “宝典?为何不是仙经?”王宗昌奇怪地问道,“血尊者乃是真仙境吧,没有仙经,他如何修炼到真仙的?用宝典,也太低级了吧?”

    “你这个原始人懂个屁。”蓦地,一个小女孩的声音响起。伴随着一本古老的“典籍”,从角落里晃晃悠悠地飞了出来,“宝典怎么低级了?怎么就低级了?哪部仙经,天生就是仙经了?谁还不是先辈们一点点推衍出来的。”

    与此同时,那本典籍上浮现出了一个长相小巧玲珑,带着两对透明翅膀的可爱女孩子,她叉着腰老气横秋地斥骂道:“你不过就是区区一个初级血色成员,竟敢诋毁我堂堂圣蛊。我其实早已经算是半步仙经了,自称宝典那是低调,低调你懂不懂?”

    “圣蛊宝典?”王安业微微一愣,“这名字听起来有一些耳熟,对了,我家珞静太姑奶奶,修炼的好像就是圣蛊真法。”

    “圣蛊真法?”那个叫‘圣蛊’的翅膀小女孩,当即一下子激动了起来,扇动着透明翅膀,在王安业身旁不断地环绕,“是不是还有一条蛊虫?和我长得很像的那个?”

    “蛊虫倒是有,好像是叫什么天蚕,外表是一条蚕宝宝的样子。”王安业回答道,“和您长得一点都不像。”

    “在哪里在哪里,快带她们来见我。”圣蛊激动不已地说道,“那是天蚕没有成长到十一阶,没有幻化的缘故。”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