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保护我方族长 > 正文 第三十四章 搬空(求月票)
    ……

    “那是我家太姑奶奶,请她老人家过来当然没问题。”王安业也没想到居然会有这种展开,连忙劝说道,“不过圣蛊姐姐您先别激动,将事情讲清楚再说。毕竟这血色黎明圣殿已经封闭十万年了,理应和圣蛊族没有关系。”

    “这件事情还是我来说吧。”血色器灵接过了话茬,解释道,“当初血尊者大人决定去前线支援圣皇那老狗时,为防万一,留了一位亲传弟子守护【圣蛊宝典】以及一些遗产。”

    “但是随着时间流逝,血尊者大人却一直没回来。最后那位亲传弟子自知寿元所剩不多,便将自己封印在了营养液中。”

    “后来因为地质变迁,封印元水青龙的柱子破碎,导致了元水青龙复苏。它为了寻找出路,在研究室中大闹了一场,打破了不少水晶封印柱,最后找到传送阵逃了出去。”

    “研究室的异动惊醒了自我封印的亲传弟子,她发现元水青龙逃走后,就带着化茧的天蚕追了出去。只是她出去之后便再没了音信,直至现在仍未回归……”

    王安业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我听说圣蛊族当年本是一支生存艰难的蛮荒部落,直到有一天蛊神降临,传授了他们圣蛊真法和养蛊之道,才让他们的日子渐渐好过了起来。”

    “我一直以为那是传说故事,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王宗昌也是相当感慨:“没想到五姑姑修炼的圣蛊真法,竟然也是血色黎明圣殿传出来的,看来咱们家和血尊者当真是渊源不浅。”

    “主要还是血色黎明圣殿,距离咱们王氏地盘比较近的缘故。”王安业倒是还算淡定,总结道,“只要咱们王氏持续不断地发展壮大,必然会和这一块牵扯上关系。”

    不过说起来,血尊者的胆子也是真的大。

    算下来,这座血色黎明圣殿的位置在神武皇朝时期应当是处于皇朝腹地,旁边隔了几万米就有一座神武军的新兵训练营,要是当年,搞不好周围还有别的兵营,甚至可能还有人类的繁华都市,这简直就是把老巢建在了圣皇眼皮子底下。

    还真是,又自信,又嚣张。

    “既然你听完了故事,那你还不快点儿把我的传人和圣蛊找过来?”见这帮人说着说着还感慨上了,圣蛊宝典忍不住催促道,“只要她在晋升真仙的过程中再替我推衍完善一番,我说不定就能真正晋升成仙经了。”

    “这就变成传人了?”王宗昌叹了口气,有些无奈,“我连真法传承都还没有呢,五姑奶奶居然就快要拿到半步仙经了。这人与人的差距,真是太大了。”

    “圣蛊宝典姐姐您先别急,那么多年等下来了,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王安业劝说道,“先前不是说血尊者前辈有遗产么?要不,咱们先盘点盘点?”

    “你想干什么?”圣蛊宝典上那个翅膀小女孩,警惕地瞅着王安业,“我警告你们啊~~别乱来,这些都是给传承人留的。”

    “瞧您说的。”王安信嘿嘿坏笑道,“就算我们乱来,您能拿我们怎么滴?”

    “你这个臭小子,我打死你!”

    听到这话,那部古老的宝典当即扑棱扑棱地飞到了王安信头顶,劈头盖脸地“啪啪啪”揍了下去。

    一边揍,她还一边骂:“臭小子,凭你也敢调戏老娘?老娘当初可是出了名的【邪典】,榜上有名的十大被封杀的‘**’知不知道?”

    “别打了,我错了,我错了。”

    王安信被打得狼狈地逃窜。

    他倒是想还手来着,可就怕把唾手可得的宝典给打坏了。这可是半步仙经级的宝典,万一坏了,太爷爷还不得削了他?

    “既然是邪典**的话,还是先把太爷爷叫过来主持吧。”王安业听到圣蛊宝典的话,倒是不敢擅自做决定了,犹豫着说道,“毕竟这关乎到太姑奶奶的未来,万一修着修着修出毛病了可不好。”

    随着王安业一锤定音,甭管圣蛊宝典怎么挽留,一众人仍旧是如潮水般先退了出去。

    随后,不足一个月的时间里,王守哲、王宁晞、隆昌大帝,以及最近刚好在陇左学宫潜修的王珞静就都陆续赶了过来。

    人到齐后。

    一行人便再次进入了血色黎明圣殿。

    不过这一次,众人先去远远地“探望”了一下赤媚魔使。

    血巢战士没有智慧,在无人指挥的情况下全凭本能行事。这都过去一个月了,他们竟仍旧堵在避难所门口“哐哐哐”地砸门,一点都没有离开的意思。

    超过一百头血巢战士拥挤在避难所门口,乍一看去,场面极其壮观,尤其是其中那三头凌虚境血巢战士,气息更是极其恐怖。

    隆昌大帝远远地感受了一下,也是胆战心惊,额头汗水涔涔:“真不愧是大名鼎鼎的血尊者,竟然能培育出如此可怕的怪物。那三头最厉害的怪物朕至多能牵制一头,若硬要较劲,谁胜谁负还不好说。”

    “不过,朕要是拿着苍龙剑过来,应该有**成把握能打赢一头。但要想全歼这些血巢战士,估计还得从仙朝叫些外援。”

    王守哲略微思考了一番,说道:“既如此,那就先别急了。若是叫外援,少不得要分润出不少好处。那位姜晴雪仙子躲在血色避难所中,一时半会儿应当也不会有危险。”

    “呵呵~在里面待着也挺好的,还省得我们专门分人手盯着她。”隆昌大帝笑眯眯地接了一句,随即看向头顶,“血色器灵小姐姐,麻烦你帮我给姜仙子带句话。就说她这一次辛苦了,为王氏和大乾立下大功劳了,让她在里面安安心心待着。等她出来后,再约一起打麻将。”

    唉~

    血色器灵心中深深的叹息。

    果然,没有实力就没有话语权。这年头,当器灵也不容易啊~

    当即,它老老实实地替隆昌大帝传了话。

    血色避难所里。

    赤媚魔使听到器灵转达的话,脸都黑了。

    隆昌这老东西太过份了。

    原本她还想着,自己身份还没暴露,他们说不定会想办法救自己。谁能想到,麻友之间的情谊,竟薄弱得就跟一张纸似的。

    她真想冲出去把血巢战士全引到他脸上去。

    让他再幸灾乐祸!

    只可惜,如今有凶残怪物堵门,她估计自己要是冲出去,说不定连五息都坚持不住,就会被砸成肉泥!

    视察完血色避难所的情况后,王安业便领着众人抵达了血尊者的研究室。

    这种熟门熟路,就像是带人到自个儿家里作客的态度,当真让血色器灵一阵无语。这也太不拿自己当外人了。

    圣蛊宝典倒是一阵惊喜。

    她已经等太久了~这一天又一天的,每天都在盼着能有个传人出现,等得它都快绝望了。如今好不容易盼到了,它能不开心吗?

    哪怕王氏来了一大群人,它依旧一眼就注意到了王珞静。

    自从正式继任圣蛊族的圣女,开始转修《圣蛊真法》之后,有了本命灵蛊“天蚕”的能量反馈,王珞静的修为进展速度就变得飞快。

    前几年,她就顺利晋升到了紫府境。

    此刻,一身玄色蛊师裙的王珞静正安静地走在人群中。

    她裙上绣着的神秘符号,在血色光晕下正泛着淡淡光晕,仿佛有某种未知的力量在其中流淌,让气质本就已经极其特殊的她身上更添了几分神秘。

    比起之前,她如今的气质更加成熟练达,很显然,多年的圣女生涯给予了她巨大的成长。

    不过,在王氏的帮助下,整个南疆圣蛊族如今也在发生着日新月异的变化,圣蛊族族人们的生活条件正变得越来越好。因此,王珞静的威望也是与日俱增,如今已经彻底取代了前圣女黛,成为了圣蛊族内威望最高的人。

    而在王珞静的肩膀上,还趴着一只肥嘟嘟的天蚕,正探头探脑地看着周围。

    那便是传承自圣蛊族的天蚕。

    在圣蛊族的代代培育之下,这只天蚕早就已经达到了九阶,只是受限于历代主人的实力,始终无法突破,蜕变,更达不到圣蛊宝典口中幻化的实力。

    “你就是王珞静啊~~不错不错,长得也挺好,不愧是圣蛊真法的传人。”圣蛊宝典开心地绕着王珞静飞了好几圈,才想起了另外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你的血脉资质怎么样?”

    “我是大天骄乙等偏上的血脉。”王珞静神色平淡,即便知道自己这次可能继承一部半步仙经,也没有失态,俨然一副喜怒不形于色的大佬姿态。

    “‘大天骄’是什么?”圣蛊宝典一脸困惑。

    在神武时期,可没有“大天骄”这等说法。

    “就相当于先天三重中高段的样子。”一旁的王守哲帮忙解释道,“目前她已经是紫府境初期,血脉觉醒到了第六重。”

    “血脉层次有点低啊。”圣蛊宝典眉头都皱了起来,显得有些不满意,“居然连先天灵体都没有到。就算我这些年积蓄了不少天地本源能量,可以帮助你洗髓伐毛一次,但至多就是让你提升到比普通先天灵体稍微强一筹的样子。”

    “仅仅是这种血脉资质的话,也就是勉强能继承宝典,未来修个凌虚境后期都吃力,更别谈冲击真仙了。”

    王珞静眉头皱了皱,没有多说什么。

    说真的,她都已经好久没有尝到过这种被嫌弃的滋味了。不过,她也知道圣蛊宝典说的是事实。

    要是真仙境那么好修的话,这世界上的真仙境强者也不至于那么少。

    “圣蛊小姐,神武皇朝覆灭之后,我们的文明形成了断层,好多东西都断了传承,以至于如今人类的整体血脉资质,比起神武时期要孱弱许多。”王守哲早料到它会这么说,不慌不忙地帮腔道,“不过,如果你能提供一只高阶嫁衣血蛊的话,珞静在接受传承前应当能将资质提升到先天灵体。”

    嫁衣血蛊,同一个等级只有第一个有效果,但如果是更高等级的嫁衣血蛊,功效却不会受到影响。

    因此,珞静虽然已经使用过一只嫁衣血蛊王,但还是可以使用更高等级的嫁衣血蛊的。

    “普通的先天灵体也没啥用啊~至少要接近先天道体,然后再靠着我积攒的天地本源能量洗髓伐毛,才有机会冲进先天道体。”圣蛊宝典振振有词地说,“如此这般,将来才有机会冲真仙。”

    “圣蛊小姐,时代不同了。”王守哲劝说道,“如今我们这一方世界,已知的真仙境强者全部加起来,也就仅有四个!不继承仙经之前就已经是先天道体者,更是听都没听说过。”

    “没错。”隆昌大帝也在一旁帮腔,“如今即便是真仙种,正常情况也不过是先天灵体乙等或甲等资质,须得靠着仙经传承时的洗髓伐毛,才能勉强跨入先天道体行列。”

    “真要是先天道体,跑去仙朝跟真仙种抢仙经不香么?何必屈就你这么一部区区野路子宝典?”

    “你这个凌虚境糟老头子!本小姐可不是区区野路子宝典!半步仙经听说过没有?听说过没有?你懂个屁!”圣蛊宝典气得脸色涨红,翅膀乱扇,感觉头顶上都快冒烟了。

    要不是看隆昌大帝实力比较强,她估计都要动手抽他了。

    “听说过。”隆昌大帝好整以暇地说道,“我们仙朝也有半步仙经。它和正经仙经最本质的区别就是……仙经的话,只要仙种继承了仙经后资质能达到先天道体,不缺资源就大概率能晋升真仙。”

    “但是半步仙经,哪怕继承时资质已经达到了先天道体,也容易卡在凌虚境巅峰。须得靠机缘和悟性,以及绝世毅力才有可能更进一步。血尊者当初为何要弄嫁衣血蛊?还不是因为宝典原本的路子冲不上真仙,才想着靠自己走出一条真仙之道来。”

    “大帝您的意思是,这半步仙经的定位有些尴尬?”王守哲与之一唱一和,配合默契,“现在这世界天才本就已经极为难得,能满足已有仙经的需求已经不错了,不可能退而求其次去选择半步仙经。”

    “没错。半步仙经看得上的仙种,仙种却看不上她。但是半步仙经又看不上普通的绝世天骄,觉得自己将就了。哎~难啊~”隆昌大帝说到这里,叹了口气,“不过,仙朝那几部半步仙经目前还行,至少她们已经抛弃了不切实际的想法,放低了继承要求。”

    “若是着实不行,那就让珞静去仙朝碰碰运气吧。”王守哲也叹了口气,仿佛已经放弃了般说道,“只要我想办法将她的血脉层次提升到先天灵体,应该能争取到一部通用宝典吧?反正咱们的目标也不高,能修炼成凌虚境已经很满足了。”

    “完全没问题。”隆昌大帝拍着胸脯保证道。

    “喂喂喂!”圣蛊宝典一下子急了,“谁说我不要了?既然时代变了,那顺应时代自然也是应该的。在我英明指导下,万一还能冲一冲真仙呢?毕竟我这边是有成功案例的,血尊者的修炼路径我全都清楚,而且还特别契合灵虫师血脉,总比那些杂牌宝典强吧?”

    成功了!

    王守哲向隆昌大帝投去一个“合作愉快”的眼神。

    “哼!”

    隆昌大帝却是别过头去,没给他好脸色。

    王守哲这小子,从一开始就各种妄议他这个大帝,到现在更是愈发不将他这个半退位大帝放在眼里了。

    尤其这小子还时不时就在自己面前吹牛皮,说在他的幕后影响下,这些年大乾的经济和国力与日俱增。

    这分明就是在骂自己!

    按照他的说法,他隆昌在位三千多年,岂不是纯粹就在瞎折腾吗?

    对比愈发明显下,隆昌大帝自然不会给他好脸色。

    若不是为了帮珞静得到这半步仙经,间接提高整个大乾的国力和气运,隆昌大帝才懒得搭理这个“日渐猖獗”的王守哲小子呢。

    如此,虽有些波折,但珞静也总算是确定了和圣蛊宝典的关系。

    她可以继续修炼圣蛊真法,并且积极提升血脉资质,等她的资质提升到先天灵体(绝世天骄)之后,再在接受宝典时进行血脉洗礼,效果便能达到最大化。

    而在确定了名分之后,圣蛊宝典也一下子就将王珞静当成自己人了。

    她背着双小手,拍打着翅膀飞在珞静身边,一副大佬架势:“珞静啊,这是血尊者留给继任者的一些礼物清单。你可以在研究室里的隐藏房间——【血尊者的秘密宝库】内,查看得到的遗产礼物。”

    “只可惜,血尊者最后的研究,也就是分阶段从那条十二阶巅峰元水青龙体内抽出来的血脉精华,和你的灵虫师血脉并不契合,否则光靠那个,就能让你的血脉层次提升一大截。当然,风险肯定是有的。”

    见圣蛊宝典在珞静耳边絮絮叨叨,王守哲插了一嘴道:“不适合珞静,那应该适合我们家璃珑吧?璃珑可是那条元水青龙的后裔。”

    “留给我们家珞静的遗产,凭啥给你?”圣蛊宝典脾气不是很好,扇动着翅膀翻着白眼道,“就算自己不用,回头卖掉它,也能给我们家珞静赚一大笔资……”

    然而,她的话还没说完,王珞静就已经平静地将清单给了王守哲:“四哥哥~~这份清单都给你。”

    “你你你……”圣蛊宝典的声音戛然而止,怒其不争地瞪着王珞静,“你这丫头可真败家啊~!”

    “你懂什么?”王珞静瞥了她一眼,淡淡道,“我们王氏家族是一个整体。我能走到今天,也是家族一直在背后帮我。这个血色黎明圣殿,本就是家族开启的,我在这件事中并无半分功劳,所有收获当然都应该交由家族统一分配。”

    “珞静说得没错。”王守哲笑了笑说道,“这个血色黎明圣殿属于无主遗迹,从这里得到的一切都是我们王氏的,包括你在内。”

    “我是珞静的!不不,我是我自己的!我有权力决定自己的命运!”圣蛊宝典尖叫着抗议。

    “不,你没有。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们王氏财产的一部分了。”王守哲转身对王宗昌道,“宗昌,你带着族人清理一下血色黎明圣殿,看到什么有用的就搬回去。”

    “是,四叔。”

    王宗昌兴奋不已。

    他早就想这么干了,只是之前碍于这个血色黎明圣殿比较特殊,而主持这一切的安业又不是个强势之人,他才一直忍住等到四叔过来。

    如今,既然四叔发话了,他便可以大展拳脚了。

    “这水晶碎片不错,拾掇拾掇可以打磨出不少好东西。”

    “这些金属架子虽然破烂了,但毕竟是真仙遗物,拆下去带回去,看看能不能回炉重炼一下。”

    “这地板……好家伙,这是金属还是石材?十万多年了,这些地板略微擦一下居然依旧光洁如新,好东西,好东西~来人,给我记上,回头都撬起来带回去。”

    “这万年灯长久不灭,好货、好货,不管好坏都带回去,能修就修,不能修就拆了研究。”

    “那些血巢战士的尸体……”

    “二爷爷……这不太好吧?”王安业和王安信等一众小辈注意到王宗昌的眼神,忍不住头皮发麻,急忙出声劝阻,“终究是人形怪,您老悠着点儿。”

    “你们这群孩子啊,都是生长在最好的时代,不缺吃不缺用,更不缺修炼资源,自然不觉得这些东西有多了不起。”王宗昌闻言,不由得感慨万千,“想当初我还年幼之时,咱们家里可穷了,连一枚小培元丹都要推来让去的。吃一顿灵肉,那就跟过节似的,哪像现在,灵肉随便吃。”

    王宗昌虽然是“宗”字辈,但他是同辈老二,年纪也就比王守哲小了五六岁。当初王守哲继任族长的时候,他就已经是十二三岁的大孩子了,自然对那段艰难的岁月记忆深刻。

    直至今日,回想起当年的事情,他依旧忍不住感慨万千。

    他指着地上的血巢战士尸体,解释道:“这些血巢战士的尸体又没有毒,完全可以埋在一些灵树下面充当养分,如此总比白白腐化了好。”

    说罢,他便指挥着带来的族人和家将,开始搜刮一切能搜刮的物资,便是连一片纸,一片水晶碎片,一些半腐烂的木料,以及地板,墙砖等等都不放过。

    血色器灵和圣蛊宝典在旁边看得是目瞪口呆,瑟瑟发抖。

    这个新来的王守哲未免也太凶残了吧?他他他……他这是想把她们的家给拆了啊!

    血色器灵万分委屈,差点“哇”的一声哭出来。

    她待了那么那么多年的血色黎明圣殿,难道就这样没了吗?

    还是王安业心软,出言柔声安慰说:“器灵小姐姐你莫要伤心,这种沉在水底的宅子如此阴森恐怖,住着也没劲,我可以在我宅子旁给你重新建一个家。”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