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贫僧不想当影帝 > 第351章 靳一川在影片中的意义
    此时,镜头前的许臻正处于一种非常奇妙的状态中。

    这些天来,他始终无法做到跟靳一川这个角色完全相融,因此,在表演时总感觉有些隔靴搔痒。

    经过王锦鹏老师的指点,许臻开始尝试着利用表演技巧来塑造角色。

    但奇妙的是,当自己在动作上去模仿一个“贼”的时候,心态竟然也随之发生了变化。

    ——他努力去表演“疑神疑鬼”,心情居然真的也变得疑神疑鬼了起来。

    许臻弓着身子、急促喘息,保持着紧绷的状态,用余光打量着周围的情况,他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加速了。

    在夜风吹过的一刹那,他真实地感受到心头一紧,汗毛瞬间便炸了起来。

    这一刻,许臻真切地体会到:不仅人的心情能影响行为,行为也有可能会反向影响到心情。

    他顿时回忆起了课本中曾经学到过的“形体动作法”,原来,这种自外而内的表演方式是真的有效的。

    文戏拍完后,紧接着还有一场简短的武戏。

    师兄的敲诈和言语调戏惹恼了靳一川,他望着师兄的背影,忽然暴起夺刀,斩向了师兄。

    然而靳一川的招式虽精妙,奈何气力不济,突袭失败后,很快便落入下风,被师兄打得咳了血。

    罗维的武术功底并不好,但这段戏本来要的就是以拙胜巧,因此最终呈现出来的效果还算令人满意。

    “咔!”

    晚上九点半,导演陆海阳宣布了当天的拍摄结束。

    他翻看着刚刚拍摄的这组镜头,越看越是满意,忍不住一叠声地夸赞道:“特别好啊,刚刚才这场戏演得特别好!”

    “重点夸一下一川!”

    陆海阳从监视器后面抬起头来,兴奋地道:“一川今天的状态真的是太棒了,请务必要继续保持下去!”

    “尤其是一些神态、动作上的细节,处理得特别细腻,连咳嗽都咳得特别真实!”

    说着,他伸手按住了自己的胸口,道:“一般人咳嗽都是用嗓子咳,但一川刚才咳嗽的时候,有种气从肺里被咳出来的感觉,听着特别难受、特别让人心疼。”

    “我刚才听你咳嗽,简直有种你肺真的有问题的错觉。”

    陆海阳笑道:“你是专门练过这个吗,还是你们学校专门会教这个?

    许臻闻言一呆,道:“啊,这个啊,呃……”

    “咳嗽属于是不规则配音,学校确实有教过,但是不会教到这份上。”

    他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主要是去年的时候演过一个病秧子,所以专门研究过这方面,怎么咳嗽、怎么吐血,头晕该怎么演,昏迷该怎么演……”

    许臻见周围人都用愕然的目光看着他,越说声音越小,讪讪笑道:“大家以后如果有这方面的表演需要,可以跟我交流,我比较专业。”

    “哈哈哈哈哈……”

    听到这番话,片场中顿时响起了一阵哄笑声。

    ……

    在回酒店的大巴上,许臻忍不住向一旁的陆海阳问道:“陆导,其实我一直有一个疑问。”

    “为什么要给靳一川加一个肺痨的设定?”

    “如果只是为了制造困境的话,隐藏过去的身份还不够吗?这对于锦衣卫而言已经是天大的秘密了呀。”

    “难道只是为了引出医馆的姑娘吗?”

    听到这个问题,陆海阳眨了眨眼,道:“这个,当然不是,这是一个逻辑上的问题呀。”

    “你看,师兄丁修一直有一个心结,那就是师父对靳一川更好,教了他杀手锏,但却没教自己。”

    “为什么呢?因为靳一川的武道天赋更好啊。”

    他一本正经地解释道:“但是他为什么打不过师兄呢?就是因为他身体不好,所以一力降十会呀。”

    “你看,是不是这个道理?”

    许臻听到这番解释,感觉道理上说得通,于是便释然了,继续闷头准备起了第二天的拍摄任务来。

    而一旁的陆海阳瞧见自己成功唬住了许臻,暗暗松了口气。

    呵呵……

    为什么要加一个肺痨的设定?

    ——因为,靳一川这个角色,在影片中最大的意义其实是让人心疼啊!

    在故事的结尾部分,沈炼拼尽全力摆脱了赵公公的追杀,但赶到医馆后,却发现三弟已经死透了,身体几乎被大雪掩埋。

    沈炼跪在雪地里,崩溃大哭,说“二哥错了、二哥真的错了”,这才是全片最大的情感爆点。

    但很遗憾,这话陆海阳不能告诉许臻。

    因为惨的最高境界是惨而不自知,演员绝对不能故意去卖惨。

    靳一川明明是个身患绝症、而又被命运作弄的可怜人,但他却一直在积极向上地努力生活,这种状态才更让人掬一把辛酸泪。

    在导演的刻意误导(不是)之下,许臻至今还以为自己演的是一个疯批高手,是影片中的打戏担当。

    陆海阳每次看着他跟动作指导林桑两个人在那里一招一式地揣摩刀招,努力让动作看上去更华丽、更完美,都感觉十分心虚。

    抱歉了二位……

    看到你们这么努力,我就放心啦!

    近三年内最知名的催泪演员都已经被送到我手里了,我不让观众哭死,对得起谁?

    陆海阳用余光瞥了一眼正在努力揣摩剧本的许臻,若无其事地扭头看向了窗外。

    ……

    《绣春刀》的拍摄进度很快,短短半个月过去,就已经顺利拍完了数百个分镜头。

    许臻一边继续推敲角色,一边尝试表演技巧,只觉接下来的表演如鱼得水,几乎每天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进步。

    2月底,就在他每天窝在影视城里拍戏时,乔枫给他带来了一条可喜的消息:《琅琊榜》制作和审核顺利完成了。

    这部在拍摄期间就被炒得沸沸扬扬的电视剧终于正式挂牌出售,经过为期一周的媒体看片会,最终,《琅琊榜》的首轮播放权由京城卫视和番茄卫视联合购得。

    成交价为:单集350万元。

    这个数值一出,瞬间在业内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当年黄志信与许臻争抢剧本时,单集300万的价格众人还记忆犹新。

    结果,短短一年过去,这部由许臻主演的《琅琊榜》就卖出了单集350万元天价。

    这一巴掌抽的,也不知是抽在了谁的脸上。

    是哪个不知死活的艺人,哪家有眼无珠的公司,还是哪个哭晕在厕所的电视台。@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