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斗罗:我老婆是比比东 > 第380章 ;你成功吸引到了我的注意
    第380章 ;你成功吸引到了我的注意

    也就是可以直接理解为纳兰嫣然如今可能真的是已经被柳北甩了,而且这种打击还是非常的严重的。

    对于海王之间的斗争而言,双方彼此之间如果谁先动情的话,谁就输,不是没有道理的。

    纳兰嫣然率先动了情,但伤的最深的却就是她,就算纳兰嫣然根本就不愿意接受,那又能够如何?他根本什么事情都做不了,只能够默默的选择,甚至是妥协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男人,看来你真的是成功吸引到我的注意力,不得不说你的所作所为还是真的非常不错的,只不过你以为这样就能够真正的伤到我了吧?抱歉,如果真的能够这么轻而易举的被别人伤到的话,那我纳兰嫣然又该如何立足于这普天之下?”

    “想我纳兰嫣然。哪怕是剑斗罗以及骨斗罗,在我的眼里都算不了什么,更何况是你区区一个柳北,我无非是对于你充满了兴趣而已,难道还真的以为能够伤的了我的心。那真的是显得太过于幼稚了吧。”

    也就是说,纳兰嫣然可能真的没有被柳北伤到,至少是根本就没有。

    或许这些都是纳兰嫣然自己在欺骗自己,但这些已经都不再重要。纳兰嫣然的脑子里面到底在想着什么东西,也没有人真正的回去考虑。因为纳兰嫣然这种女人,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非常让人感觉到恐怖的画面。

    柳北只知道自己绝对没有吃亏,因为他不允许自己会发生类似于吃亏这种事情。如果真的会因为这种事情而吃亏的话,那么柳北这种人又到底会是多么的尴尬。

    对于一个真正的海王而言,如果说连这种事情都解决不好的话,那就可想而知,在接下来面对许多女人的时候,又到底该如何去做,还真的是一件非常头疼的事情。

    只不过很可惜,纳兰嫣然好像真的以为自己占了柳北的便宜一样,其实类似于这种事情,往往最吃亏的还是纳兰嫣然这种自以为是的女人。

    对于女人投怀送抱这种事情,对于柳北而言,当然是越多越好,多多益善,否则的话,柳北这种花丛老手,那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意义,本来就是存在于欺骗感情这种。

    所以在这个女人类似于表现出这样一幕画面的时候,可能这个女人还真的没有搞清楚到底是谁占了谁的便宜,又到底是谁没有吃亏儿,自己吃了亏。

    柳北直接离开了这一间房间。对于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他肯定不会去考虑后果,因为考虑后果这种事情他根本就没有想过,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有什么好考虑的。

    “你快看那个人是不是柳北。听说这个家伙实力挺强的,就连剑斗罗以及骨斗罗都必须要给他面子,这是真的吗?”

    “你问我呀,我也不清楚,只不过好像确实就像你说的那样,确实要给他面子,这个家伙好像也是一名封号斗罗吧,如果不是封号斗罗的画,怎么可能会吸引到剑斗罗以及骨斗罗的注意呢?”

    “呵呵,真的没有想到,这样一个看起来非常平常的男人,竟然能够吸引到咱们骨斗罗的注意,会不会这个家伙类似于做了什么事情,而让剑斗罗以及骨斗罗两位大佬特别注意呢?”

    那些吃瓜群众此刻议论纷纷。他们每个人当然都有着自己的想法,甚至是有着自己的看法,而且最为直接的就是这些人能够说出这些话,也就可想而知,他们对于柳北这个人到底是有多么的害怕。

    首先柳北这种人肯定是实力非常的强的,其次柳北这种人肯定是非常难以对付的。

    否则的话,怎么可能就连堂堂七宝琉璃宗的古斗罗和剑斗罗都能够愿意选择妥协,也就是说,之所以眼前这一幕发生的非常的快,那么他们这些小兵,小虾肯定是有,只能默默地选择妥协。

    更何况就按照七宝琉璃宗的内幕来讲的话。宁风致好像都对于柳北这种人充满着忌惮一样!

    宁风致是谁,那可是七宝琉璃宗的宗主,实力可是非常的强大,而且在这《斗罗大陆》上也是有着非常大的名望,但是就如今是他这样一位超级强者,在面对柳北的时候也不得不低头。

    也就是说,柳北这种人,可能直接相当于权力凌驾于宁风致之上。那么这种事情,他们这些阿猫阿狗肯定是在面对的时候或多或少的感觉到有些困难。

    本来他们这些人都是拿着工钱做事情的,可以说在面对这种局面的时候,他们这些人相对于而言,更多的还是愿意选择与妥协。否则的话,怎么可能会在面对柳北的时候还能够说出这么多风言风语的话来?

    “这些家伙真的有趣,竟然在背后讨论起,我来了,拿了这些家伙,不知道有这个闲心讨论,我还不如多修炼吗?”

    柳北乐呵呵的,说完这些话,就仿佛对于那些吃瓜群众,竟然还想着议论自己而感觉到非常的有趣,但是那些吃瓜群众可真的不是这样想的,他们这些吃瓜群众由于实力根本就不如柳北这种人,那么肯定相对于考虑的事情,要相对于多一点。

    “如果说这些人不讨论你的话,怎么可能彰显出你这种人的实力强大了,还是说你对于这种事情根本就是感觉非常的。有意思啊,我实话实说吧,你这种人的心态简直让人感觉到非常的讨厌,因为你这种人的一言一行都仿佛透露出来,你这个人是非常不值得提倡的。”

    就在柳北说出这些话的时候,紧接着突然之间就有人开口说话了。

    柳北有些疑惑的转过了头,看着眼前这个家伙,甚至是有些迷茫。因为眼前这个家伙,柳北真的就没有见过,甚至是对这种人,根本就没有一丁点儿的印象。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在这里偷听我说话?还有你的所作所为,让我感觉到非常的疑惑。”

    柳北看着眼前这个家伙,直接开口说话了。因为他感觉眼前这个家伙在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感受到了深深的恶意。可想而知,这种人在说出这些话的时候,真可谓是良人,一句三分暖,恶语伤人七月寒。

    那个青年相对于柳北这种人,他肯定不会考虑这么多,以为他之所以能够在说出这些话,肯定更多的原因,还是以为。他真的对于眼前这个叫做柳北的家伙充满了不满。

    “呵呵,你不用认识我,因为我这种人肯定比你非常的强的,又或者直接可以理解为我这种人永远是你高不可攀的人物。”

    这个青年突然之间说出这样一句话,那肯定让柳北或多或少感觉到非常的有趣。因为往往说出这种话的人,那在柳北的眼里,早已经都变成了一地的尸体。

    (本章完)@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