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 > 第五百一十一章 拒绝帮助
    怕什么来什么,钱玲前不久刚提起过这件事情,现在问题就来了。

    韩谦开口直觉拒绝了童谣。

    “这事你找温暖商量去年。”

    话音未落,燕青青的拳头就落在了韩谦的肩膀上,低声怒喝。

    “凭什么找温暖商量?我呢我呢我呢?”

    电话那边,童谣小声嘀咕。

    “和温暖啥关系啊?你俩都离婚了,你要是不愿意,我给柳笙舞打电话,问问他领证不。”

    韩谦一手拿着电话,另一只手直接把捣乱的燕青青用力的按在了腿上,瞪了一眼开车吃力还不忘八卦的小杨佳。

    “开你的车。”

    小杨佳吐了吐舌头,电话那边的童谣小声回道。

    “你怎么知道我在开车,韩谦……我车技不太好啊。”

    韩谦皱眉问道。

    “你开车干嘛去了?”

    话音落,韩谦感觉大腿传来疼痛,忙着抓住燕青青的后衣领把她提起来,夜叉娘娘犟这小矮子,鼓嘴瞪着韩谦,这时候童谣开口道。

    “我去找温暖,她让我帮忙分析一下,诗词说再见一面,谈谈,韩谦啊……怎么办啊,我爸妈非要带着我弟弟过来,我死心都有了。”

    韩谦刚要说话,燕青青突然使坏,对着韩谦的脸用力亲了一下。

    “木马~”

    韩谦忙着推开燕青青的脑袋,后者坏笑道。

    “你俩有奸情。”

    声音不小,电话那边听的清清楚楚,正在碎碎念的童谣突然闭嘴,没过两秒钟,咬牙质问。

    “你在外面?身边是燕总还是蔡痴女?”

    “前者!”

    电话直接被挂断,短信随之而至。

    【晚上家里等我。】

    韩谦捂着脑门无力的望着车顶,不用怀疑了,上辈子肯定没干好事儿。

    真是遭了孽啊!

    好事儿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这糟烂的事算是人尽皆知了。

    晚上家里,饭桌上摆着一盘又一盘精致的菜肴,童谣和季静在厨房里面准备着最后两道菜。

    燕青青抱着枕头躺在沙发上,迷眼看着虞诗词,后者坐在单身沙发抱着笔记本在工作。

    运动小短裤露出白皙的长腿,燕青青脑袋里想怎么能像阿童木一样换一双腿。

    二楼,韩谦穿着一条内裤现在衣柜前找睡衣,一边找一边问道。

    “童谣和你说了?然后你答应了?”

    温暖盯着韩谦的屁股,单手捏着下巴皱眉道。

    “你怎么一点肉都没有呢?答应啥?你说童谣爸妈来的事情?”

    “对呗,你在这看我换衣服干嘛?又帮不上忙。”

    “我怕楼下的冲上来给你祸害了,诗词教我说男人嘴上的不要不能信。”

    “她是除了工作以外,一点人事都不干啊,童谣爸妈来了要问我俩啥时候结婚咋办?我不介意白来个媳妇。”

    温暖眯着眼笑道。

    “我问问妈介不介意多个亲家母?”

    这个妈是老妈,不是丈母娘,可不论哪个妈韩谦都害怕啊。

    无力的叹了口气,难怪温暖有恃无恐,合计她有个可以对付张良计的过墙梯。

    韩谦坐在床上,低声道。

    “魏天成那边怎么说的?”

    “这你就别操心了,童谣说……”

    “哎呦。都在呢啊?我相公呢?相公,相公,人家回来啦。”

    温暖的话没说话,蔡青湖已经上了二楼,推开门看着温暖仰起头憨憨笑道。

    “娘娘在呢啊?臣妾请安了啊,然后你哪凉快哪呆着去吧。”

    话落张开双臂,眼神如火的看着韩谦。

    “相~公,小别胜新婚,抓紧时间吖。”

    下一秒,蔡青湖的脖子被温暖搂住,怒道。

    “要吃饭了。”

    温暖和蔡青湖身材相差无几,都是长腿高挑的美人儿,区别在于温暖属于可爱挑眉,蔡大娘子完全是冷艳的刻薄美人儿,蔡青湖的嘴唇特别特别薄。

    她怎么回来了?

    等韩谦下了楼,楼下的饭局已经开始了,童谣愁眉苦脸的一个粒一个粒的吃着饭,苦着脸哀声道。

    “我……唉,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也怪我非要打肿脸冲胖子,总是麻烦韩谦。”

    温暖夹了一块肉放在童谣的碗里,轻声道。

    “韩谦没事的,他力所能及的事情都会帮忙,你也别去找什么柳笙舞,柳家人都只有一张脸皮,背地里和禽兽没区别的,多吃点,看你瘦的。”

    童谣叹了口气,温暖见此再道。

    “大不了你们俩住这里,我回家或是去诗词那边住几天就行了,快吃饭吧。”

    童谣抬起头看向温暖,随后又看了眼其他姑娘,轻声叹气。

    “还是让他们住酒店吧。”

    蔡青湖顿时开心了,盛了一碗汤放在童谣面前,笑道。

    “忙乎了这么久,快吃点东西吧,叔叔阿姨来了以后交给我安排就好了,反正我也是相公的秘书,下次遇到麻烦你来找我,不用客气。”

    韩谦坐在温暖的身边,轻轻敲了敲桌子,疑惑开口询问。

    “你们不问问我的意见可以,但是!我碗筷呢?”

    话音落,季静发出一声惊呼,忙着去厨房拿碗筷,燕青青捂着头无力叹气。

    “唉,季大妈肯定有点大病,哪天我给她治治。”

    虞诗词瘪嘴道。

    “呵,不如先给韩谦治治,我现在都不知道他是直男还是渣男了,但是我感觉童老师过年回来后就变了个样子,感觉女人味更足了,不知道你们发现了没。”

    温暖这种笨蛋看不出来,其他人不感兴趣,也让童谣心安了些。

    不得不承认,童谣的厨艺要高出韩谦很多,尤其是茄子和四季豆,这两个是韩谦最不愿意做的菜,太麻烦了。

    韩谦大口吃着温暖不吃的青菜,同时不忘给季大妈夹肉,一边吃一边问道。

    “你爸妈什么时候过来,你是怎么和他说你这个所谓的‘男朋友’的,最起码你让我装,你得让我知道装什么吧?”

    童谣见韩谦都答应了,心里顿时就放心了,弱弱的回道。

    “公司老板,年轻有为,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英俊,多金,专一,对我很好,就是比较忙,没太多时间。”

    韩谦淡淡点了点头。

    “你挺能撒谎啊,童怪物,英俊和专一你倒是实话实说了。”

    童谣顿时怒视韩谦,咬牙道。

    “你信不信我咬死你?”

    话音落,虞诗词突然凑近童谣,下一秒童谣脸颊嫣红,推开虞诗词小说说她不正经。

    关于虞诗词不正经这个问题,韩谦的态度一直是支持,四个爪支持。

    韩谦大口扒饭,吃光一碗刚要起身去盛饭,季静已经拿过韩谦的碗去添饭了。

    是真的喜欢季静,骨子里面都喜欢。

    这时候童谣小声嘀咕,

    “说是周日或是周一过来。”

    韩谦歪着头想了想,轻声道。

    “我手里还有燕总给我的1500块钱零花钱。”

    “不用你花钱,我都准备了。”

    “燕总不是不让我翘班?”

    “我会和青青给你求情的。”

    “哦,不帮。”

    “那好吧,我自己想办法。”

    “嗯。”

    突然的转变让几个姑娘都没回过神儿来,她们印象中的韩谦不是这么刻薄的。

    温暖皱眉道。

    “韩谦你怎么这样,你帮帮童老师怎么了?要不是你借钱给童老师,也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韩谦转头冷漠道。

    “我帮忙还帮出罪了?是么?我累了,我先睡了。”

    韩谦走了,童谣默默的低下了头,她也知道一个过分了,韩谦在这个市认识的人很多很多,如果这件事情传到的温暖父母那次,韩谦会很麻烦。

    童谣想到了这一点。

    饭桌的气氛变得有些尴尬,虞诗词拉着童谣的手,对着温暖小声道。

    “你去劝劝韩谦吧。”

    听此,温暖自嘲笑道。

    “劝我这个前夫?你们谁有胆子谁去,我是不敢。”

    不敢?

    这两个字让在场的几个姑娘都愣住呢,让温暖说出她对韩谦不敢这两个字可不是两片嘴唇一碰就能说出来的话。

    温暖的地位在公婆那边不可撼动,韩谦对她更是谦让,宠溺,现在她不敢?

    蔡青湖和燕青青对视一眼,前者开口道。

    “韩谦会和吵架?”

    温暖摇了摇头。

    “不吵不闹,要么不说话,要么给你讲道理洗脑,反正我不去,不行我在公司找个,或者让苏亮来帮忙。”

    “别,温巨婴你不知道苏亮周六结婚,听你这么一说我也不敢上楼了,我最怕的是讲道理,主要我不讲理,蔡秘书你去。”

    “别,我更不敢,我对相公都是他说一,我不二,我最怕不说话。”

    三巨头都耸了,虞诗词更不敢了,众女都低着头,燕青青说去公司找一个高管来帮忙,虞诗词紧接道。

    “还是算了吧,选择韩谦是因为韩谦真的不好色,不会说去真为了得到童谣去讨好她的父母,我还担心童谣会被纠缠。”

    燕青青点了点了,她有些烦躁了,怒道。

    “那怎么办,你们说怎么办?”

    童谣叹气口气。

    “我明天告诉他们我和我的‘‘男朋友’’分手了。”

    “不行!”

    燕青青和温暖齐声道,蔡青湖紧接开口。

    “你父母应该认为你的钱是你‘男朋友’给的,现在突然分手,他们会认为拖累了你,万一在上火自责怎么办?别急,会有办法的,要不告诉他们‘男朋友’出差了,我做两天秘书,有问题大家解决就是了呗。”

    一直没有开口的季静站起身,直径走向二楼。

    “我去吧。”@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