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江湖风云第一刀 > 第三百一十六章 少室山大战(十)
    武道精神。

    精神在道家的学说中,也叫作元神——内念不萌,外想不入。独我自主,谓之元神。

    外想不入,独我自主。

    武道精神本就是独一无二,绝无仅有的,这世上只有这一个人有,绝不会有别的人再有同样的了。

    用佛家的话说,则是——明心见性,菩提无树,明镜非台,直指本性。

    本性也是一个人心灵中最重要的部分,这同样也是精神!

    佛家与道家都有关于精神的论述,而扫地僧既不谈道,也不论佛,只是用最朴实的话讲出了这个道理。

    因为这道理的确不是在佛理或是道学之中的,而是人人都有,人人都能明白,人人都有机会能够领悟到的。如果非要以禅语来述,便应当是“人人皆佛”。

    无崖子叹道:“神人之境,何其艰难!这种武道精神不是武道修炼能够获得的了。”

    他身为逍遥派掌门人,对此点深有体会。

    天山童姥、无崖子、李秋水所修炼的均是最顶级的功法,他们的内功早就已经达到了巅峰,而迟迟无法晋升入神人,便正是由于他们总是无法堪破一些自身的情结。

    扫地僧道:“武道精神,不以武功而论,而取决于人。古往今来,也许还有一些不曾练武之人,也同样有这种精神,只是用在了旁处罢了。”

    无崖子若有所思,点了点头。

    慕容博问道:“要如何才可拥有这种武道精神?”

    扫地僧微笑道:“我不知道。”

    慕容博道:“你不知道?”

    扫地僧道:“我为何要知道?”

    慕容博当场愣住,萧远山也问道:“你分明已是神人修为,你怎会不知?”

    扫地僧道:“佛为何为佛,人为何为人?”

    萧远山答道:“佛怀慈悲之心,人存百千杂念。是以佛为佛,人为人。”

    扫地僧道:“你既知之,何必问我?”

    萧远山顿时也愣住。

    李秋水忽然打断二人对话,问道:“我不知之。到底要如何才能得那一道不名其妙的武道精神?请长者赐教。”

    李秋水虽不知扫地僧年纪几何,然而还是称他一声“长者”。

    扫地僧道:“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李秋水道:“无所住而生心?”

    扫地僧道:“不错,那一处灵心便是武道精神。”

    天山童姥也在旁听,只是她自持身份,迟迟不愿开口请教。

    此时她却也忍不住道:“灵心?我三人自幼读的是道家玄谈,你用佛经中的话与我们解释,我们怎么听得懂?”

    扫地僧微笑道:“我学的佛经,你们修道的人,偏来问我,我怎么解释得通?”

    天山童姥面露愠色,冷哼一声,不再答他。

    若以她以往遇到此事,早就对扫地僧大打出手,只是如今他身负伤势,自知不是对手,也不再去自讨苦吃。

    而当李不负听到“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时,并无太大感触;反而是听到“我学的佛经,你们修道的人偏来问我,我怎么解释得通”这句话时,忽地陷入了沉思之中。

    扫地僧这句话并不是真的在搪塞天山童姥。

    他讲的其实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武道精神完全属于某一个人,这是无从问起的。

    没有人能够替你去决定你自己。

    别人永远都是别人,没有人能将这一点解释得通。

    李不负的功法运转,气息不吐,竟是隐隐约约进入了一种顿悟的状态。

    ···········

    心中无岁月,一瞬即千年。

    在李不负陷入顿悟状态中时,他只隐隐约约感觉到了扫地僧同时带着萧远山、慕容博两人出了藏经阁,到了后山去,萧峰紧跟其后。

    而天山童姥与李秋水又要大打出手,却被无崖子拦住。

    三人最后竟开始比拼内力,无崖子在中间以“北冥神功”斡旋,三人发功,僵持不下。

    而玄慈则一直坐在角落处,默捻佛珠,口唇微动,诵着“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无所住而生其心”这句话。

    天下之间好似只剩下李不负一个人在藏经阁中盘坐,运功,领悟。

    也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一刻钟,也许是一个时辰,也许是一天。

    李不负再睁开眼时,无崖子、李秋水、天山童姥三人各自闭目,李秋水一只手掌抵住无崖子的左掌,天山童姥的一只手掌抵住无崖子的右掌。

    无崖子在中间一直苦苦承受着二人的内力,若非他修炼的是“北冥神功”,纵有一百条性命,也早已死了。

    玄慈依旧坐在角落念经。

    窗忽地一开。

    灰尘翻涌,有风入内。

    扫地僧又已回来。

    李不负问道:“萧远山与慕容博呢?”

    扫地僧道:“他二人已历经生死,如今要剃度出家了。”

    李不负微微一惊,又道:“玄慈方丈执法之事,又如何讲?”

    玄慈忽地抬起眼皮,看向扫地僧。从他的眼神中看来,他竟仿似一天之内,便老了二十岁一样。

    “弟子二十年前犯下淫之大戒,须得受杖二百,昨日已缓,今日可行。以护少林戒律,千年清誉。”

    扫地僧道:“你犯戒律,心有不安。执法非为护少林千年清誉,只为你心安罢了。你若要执法,自去便是。只是不必再提什么方丈,清誉之言。”

    “你不过是你,少林不过是少林,戒律不过是戒律。心却还是心。”

    玄慈浑身一震,双掌合十,膜拜在地,道:“弟子领命。”

    他随即退去。

    李不负又指了指无崖子、李秋水、天山童姥三人,说道:“这三人功力纠缠,生死不明,如何作为?”

    扫地僧道:“你何须总谈他人之事?为何不多谈谈你自己?”

    李不负道:“我?”

    扫地僧道:“你朝我出手罢!”

    李不负大惊,道:“这.......”

    扫地僧道:“这便算这场少室山大战的最后一战。此战之后,你便去喝令群雄退去,不得再扰少林!”

    李不负道:“是。然而......然而我怎么朝你出手?”

    他口中虽在应答,可实在不知该如何对扫地僧出手。

    扫地僧端立不动,摇头道:“我也不知你要怎么朝我出手。”

    李不负犹豫着,伸出一根手指,朝着扫地僧点去,一道内劲也跟着射出。

    嗤。

    那道内劲还未到扫地僧面前,便已被一道无形气墙消磨于空。

    扫地僧突然大喝:“出你的刀!”

    李不负福至心灵,忽然腾身而起,刀已在手!

    哗!

    刀光如雪光,漫天落下!

    风动,灰尘滚涌。

    藏经阁中的万卷经书都在这一刀下短暂地失色,雷惊电绕,搅破青空!@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