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世界探宝异闻录 > 正文 第十八章:后记(结局)
    在客栈呆了一夜后,第二天临近中午时,我们几人便出了村子。此时的酆都城也是重新开放了,陆陆续续的能看见一些游客进来游玩观赏。稍早的时候,客栈老板联系当地的有关部门,举报了这里存在一伙盗墓贼的事情。

    有关部门迅速回应,并立即派人前往,正好把还在打洞的一伙盗墓贼给抓了个现行,接连就是盗墓贼们被一个个的押送下山,这倒引来了许多村民的驻足观望。我带着朋友们挤在人堆里,假装什么也不清楚,旁侧敲击的问了一些村民后,发现他们对于盗墓贼的事情也不知情。

    最后还是一个穿着制服的人走过来,召集了大家,给出的解释是这样的:原来这伙人趁着施工队准备离开的时候冒充施工队进村,并谎报称施工要延长,并在这里驻扎了将近两个星期,所幸有关部门及时出手,制止了他们此般荒唐之举。

    至于细节,这人并没有说明,只是含糊其词的称,这伙人并没有多少盗墓经验,挖了这么久,啥也没有挖到,甚至只挖出了一个仅仅十多米的洞。

    我对这般说法也是半信半不信的,一笑了之后,带着朋友们离开了这是非之地,等相关人员善后此事。然而还没等到我们出村,便有消息传来:酆都城重新开放了。

    我们遂在人潮涌入的时候,悄悄离开了村子。而在找到在村外的元安,吴东等人后,我们即打算离开。

    临别之际,客栈老板出来送了送我们,结果被烨老板阿成等人簇拥着去了旁边的特产店要采购一番。我本也想跟着去凑个热闹,但文斯特叫的车迟迟不来,我只好选择留下来陪着他。

    等车的时候,我抽了一支刚买的烟递给了他:“万宝路,你的最爱。这次不拒绝了吧?”

    文斯特轻道了一句:“我不抽烟。”但他手还是挺实诚的。

    我笑了笑,给他点上烟时,笑道:“man alber love because of romance over.是这个意思吧?”

    文斯特木讷的点了点头。

    “真无趣,你说你一个希腊豪门,怎么一点浪漫元素都没有呢?这么木讷怎么做绅士?”我打趣道,见文斯特还是耸拉着脸,瞬间笑意也无了。

    “行了行了,不和你扯皮了。”我缓缓吐出了个烟圈,便转过身去。刚抬头,一眼便看见人来人往的大门口处,姜小姐正在那依靠着门,面朝着我们这里,不知是不是在看着我们。我有些不自在,只好又将身子转了回去。

    “不去和她道个别么?”文斯特突然说道。

    “一会吧,车来了再说。就远距离挥挥手就行了吧?”我解释起来。

    “随便你了,她可不是个一般的人。”文斯特话里有话般的说着。

    我胡乱猜测了一下,便也一笑了之了……

    很快,客栈老板又被烨老板等人簇拥着回来了。老板连连唉声叹气,烨老板阿成笑靥如花,吴东和元安则提着大包小包的跟在后面,看样子这帮人是让老板下了血本了。

    我笑了笑,不经意的一瞥,发现姜小姐正带着之前那个疯子大叔走了过来。疯子大叔一见我们,倒是吓了一跳,可又碍于姜小姐站在旁边,没有逃走。结果是很快就被烨老板发现,给逮住了一个劲的吓唬。惹得姜小姐在旁边“咯咯”直笑。

    “人都来了,真不去说点什么?”文斯特又碰了碰我。

    我回瞪了他一眼:“你要说你说,老给我乱点鸳鸯干嘛?”

    文斯特笑了笑:“行行行,我不说了,车要来了。”文斯特看了眼手机,“到了,在对面。”

    我顺势抬头,望见街道对面,一辆大面包车停在了对面。一个一看就是文斯特家族的人从驾驶座上走了下来,朝着文斯特招了招手。

    “行!”文斯特大喊一声,比了个ok的手势。

    见状,我扭头朝正在打闹的众人喊了一声,告诉他们车子已经到了。然而,闹欢了的烨老板等人压根不听我和文斯特的话,依旧在原地和客栈老板还有那个大叔打闹着。

    我摇了摇头,装作苦笑的样子:“害,这帮小孩子,你让他把车开过来吧。”

    文斯特点了点头,吹了一声口哨后,朝对面的司机做了个手势,司机亦点头回应,而后回到面包车上,将车开了过来。

    等车真的停在了我们的眼前后,原本还在打闹的几人也纷纷停止了打闹,笑嘻嘻的将行李送上车后,挤进了面包车里。

    我是最后一个上车的,临上车之际,我还是回过头看了眼姜小姐,并和她轻轻道了个别。姜小姐没多说什么,只是呢喃了一句,一路顺风……

    我嗯了一声后,也不知道再说什么了,只好尴尬的笑了笑,趁机挤进了面包车里。

    车子慢悠悠的发动起来,我通过车后镜看见姜小姐的嘴巴动了动,像是在说什么。我分析了一下,车子却已经提速开走了。

    害,随他去吧……我笑了笑……

    我和烨老板回到了防城港的家里,除了吴东要回家外,其余人都跟着我们回到防城港,并在那玩了一阵子。

    闹了一阵子后,元安带着安琪儿先行离开了,说是在来年初就结婚了,现在得把结婚前的事情好好处理一下。阿成则一个人回到了皖南,不久后又应一个陌生老板的邀请,一起去了大兴安岭一带。我和烨老板则趁着年关将至,回了一趟学校。

    回校后的我,和曹院长交谈了整整两天。当我们聊完最后一个字,我起身离开办公室的那一刻。一阵空虚感上头,莫名觉得自己仍需要不断地学习知识。便在之后的一个月里,将自己封闭在了图书馆中。

    这期间,我翻阅了大量的文献和参考了图书馆里那一堆堆陈年的档案,终是将事情最终的来龙去脉给整理了出来。现挑一些重点的,记录在下:

    第一个就是关于整件事的阐述了,经过考证,整个事情的情况大致如下:上古炎黄战蚩尤时,蚩尤的部落,分离成了很多个家族。有一支负责妖术之类的家族逃去了当今是尼罗河一带的区域,也就是所谓的维吉尔家族。

    剩下的部落则分化成了诸如,李家,西域窥宝判官,阴人客那样的,还有一部分,则被炎黄部落同化。

    至于为何要这样做,根据有部文献记载说是,当年炎黄部落害怕蚩尤部落崛起,遂将其分化驱逐分裂成好几支。个中具体的做法因为年代久远,实在是找不到了。

    而后就是蓝晶石琉璃盒子以及那些水晶棺。

    盒子是维吉尔家族所造的,这个是确定的。而维吉尔家族造盒子的目的,应该是更好的使用蚩尤的能力吧,至于分成了好几枚盒子。我猜测是因为其家族内部出现了分裂,所以某一任维吉尔祭祀,不得不将其分成了好几个盒子,并分别交给了那些分裂出来的家族。

    至于水晶棺,这个是挺难找的,但最后我还是在某个古埃及相关资料里找到了疑似的说法:水晶棺是装着古埃及所谓的神的肉身的,维吉尔祭祀会通过自己的能力,在必要时将神复活,从而来抵御侵略者或者是帮助现任国王扩张领土。

    这是古埃及的说法,当然,国内出现的水晶棺肯定不是装着所谓古埃及神的。所以我猜测,其中一个说不定是装着蚩尤的肉身,至于是谁,是什么时候,找到蚩尤的肉身并将其装进去的。这个我无从考证。

    再一个就是十族和蚩尤的关系了。不对,准确应该说是九族和九黎的关系了。当时炎黄将蚩尤打败后,自己也划分成了许多个部落。这其中,包括我所在的伏羲家族,和其他八个家族是相对来说威望比较高的。

    因而许多重任也是交在了这九个家族的身上。这其中,估计有那么一点,是针对九黎复辟的。

    所以在后世,九个家族对于九黎的防范都很深。而在古埃及被灭后,维吉尔家族先后回到华夏大地,一部分被封为西域窥宝判官。

    这倒没什么,毕竟这都已经是大唐盛世了,九黎和九族都是好久之前的事情了。

    但有一点值得注意,这些回来的九黎族可是持有蓝晶石琉璃盒的。加之他们回来后,便是四处下墓,寻找。

    这吸引了当时九个家族当家者的注意力,当家者发现端倪后,肯定是用某种方法打探到了九黎家族的秘密,因而得知了他们的目的。

    这个目的,我姑且就当做是寻找蚩尤,复活蚩尤吧。

    然而不知道因为什么缘故,这么多年了,九黎家族的人都没有找到装有蚩尤肉身的水晶棺。但九个家族对于九黎的防范意识却这么传下来了。

    而后就是蓝晶石琉璃盒的下落不明,让九个家族的人包括维吉尔家族都慢慢淡忘了这些事。

    然而一百年前,突然出现的蓝晶石琉璃盒,又让这件事回到了九个家族包括维吉尔家族的视线里。从而导致发生了,我所经历的事……

    能说的就这么多了,以上的内容也都是我结合纸条和文献以及推理得出的。估计也是有很大的出入,但…正如那个附身陈燕的人所说:事情都结束了。

    事情的确结束了……

    就在我整理完这些后的某一天,我在校园里瞎逛,突然发现陈燕拖着行李箱回来了。我出于好奇的上去搭话,并侧面打听了一下。发现她对之前的事情并无印象。

    想必是真的结束了吧……

    我寻思着,下意识的走到了大门口。一抬头,烨老板正嬉笑着靠在他的车上。乐呵呵的说道:“接了个人,要不要一起去吃个饭?”

    我透过车窗,看见里面挤着两个人,其中一人带着墨镜正在车内冲我傻笑。

    “好啊。龙哥的火锅店怎么样?”我笑说……(完)@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