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当医生遇上不正经系统 > 767、幸福的场景都有相似
    “陈医生,我们是从儿科过来的,在那边……”一对夫妇带着一名十二三岁的少年,寻求陈俊的帮助。

    “怎么?”陈俊问道。同时极具亲和力的眼神示意他们别急,说道,“我以前也在儿科干过,对那边也比较熟悉。”

    少年的妈妈欲言又止,似乎不忍心说这个病情,别说说了,光是想想就令人头疼,烦忧,但是,最终,她还是讲了出来,不让医生知晓,怎么能解决呢?

    “在儿科,我们已经检查过了。我儿子……”孩子妈妈终究还是没有直接说,而是轻叹一声,从头开始讲起,“其实我儿子平时体质很好,很棒的,他几乎每天训练足球,虽然才12周岁,但是身高远超同龄人,可是,在一周前,我儿子没有没有任何预兆,就突然出现了头痛和呕吐的症状。我和他爸爸很警觉,就马上带他到儿科去检查。

    嗯,我们以前也常拜读您的文章,看过您的三期杏林道节目,是您的粉丝。”

    陈俊谦虚几句,随后就沉吟道:“如果只是头痛和呕吐的话,这是相当常见的症状,能造成这两种病情的原因很多,背后疾病也有重有轻。比较常见的如呼吸道感染或胃肠道疾病;比较严重的就是颅内的疾病,如脑炎、颅内出血、颅内占位等等。”

    听到陈俊这般说,孩子妈妈立马接道:“让您给说中了,我儿子去儿科,医生安排了头颅ct检查,结果就是左侧额叶占位性病变。当时我和他爸爸直接傻眼了。因为医生告诉我们,我儿子大脑里有一团巨大的‘阴影’,这种占位性病变,往往意味着有肿瘤的存在!”

    孩子妈妈说到这里,情绪再也控制不住,放声大哭起来,泪水啪啦的。

    孩子父亲则坚强一些,眼眶湿润,安慰他老婆,轻捏她的肩膀,小声道:“别哭别哭,你这一哭,把孩子都吓到了!”

    孩子妈妈想小声一点,但是忍不住。

    外面,过道上,正在等候的一名有经验的患者家属就恍然,跟旁边的人交头接耳,道:“这肯定是查出什么脑瘤之类的严重疾病了,唉~”

    ……

    好半晌,孩子妈妈才止住了哭声,但是泪水仍旧没止住,她一边擦泪,一边哽咽地断断续续地对陈俊说道:“我们来这边来……就是想……就是想……请您帮忙确诊一下,孩子……孩子这么小……这么壮实……怎么会得脑肿瘤呢?呜呜,我感觉我的天都要塌了!”

    确实,现在都是独生子女,一般的家庭哪能承受这种消息!而且孩子都十二周岁了,万一出点啥事,再生二胎年纪也大了,而且经受了这种打击,三五年内也缓不过来生二胎。

    陈俊就连忙安慰,说道:“别急别急,我来看看。”

    他就拿过孩子的检查报告,开始仔细研究。

    “这样吧,我先给孩子进行降颅压的对症治疗,看看情况,他这个情况,并不一定是脑肿瘤,还有其他可能的。而且即便是脑肿瘤,只要不是那种特别恶性的,手术也能解决的。”

    当然了,孩子还年轻,正值花儿一般的年华,一次简单的手术,都可能会对孩子的发育产生影响,更何况是开颅手术。

    所以,手术不会轻易开展。需要经过最终的确证。

    陈俊虽然有系统,可以辅助诊断,瞬间得到结果,但是这个病情暂时不急,他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先排查排查。实在不行,再动用系统的辅助诊断功能也不迟。

    孩子的父母当然同意了,于是,陈俊就将少年收治入院了。经过降颅压等对症治疗,孩子的头痛和呕吐逐渐消失了,这表明,孩子的头痛和呕吐是由颅内占位引起颅内压增高,从而产生的一系列症状。

    那么,到底是什么引起的颅内占位呢?年纪轻轻的孩子真的得了脑肿瘤,需要开颅手术吗?

    医疗讲究循证,疑难疾病的诊断,除了医生的判断和经验外,更需要临床证据的支持。

    陈俊再次安排了头颅mri,结果仍然令人忧心——左侧额叶基底节有明显的占位性病变。从影像学分析,陈俊认为少年的疾病非常像是生殖细胞瘤,不能排除胶质瘤。

    陈俊也请了赵海峰等其他资深医师来看这个报告,大家一致认定,不管是何种性质,脑肿瘤的可能性极大!

    孩子的父母有些接受不了,陈俊想了想,也是为了进一步明确诊断吧,在征求孩子父母的同意后,就给孩子进行了头颅穿刺活检。

    令人倍感意外的是,活检的术中冰冻病理报告和常规病理报告出现了前后矛盾,但这也给医生和患者带来了一丝曙光。

    病理报告通常分为快速冰冻病理报告和常规病理报告。前者是指手术过程中取下病变部位部分组织,固定、染色后立即送检并给出快速报告,以方便医生在术中判断手术范围;后者是指手术完成后,将取下的组织送检,经过一系列复杂的染色、免疫组化、荧光等技术,再由病理科医生判断,给出最终诊断意见。

    而这名少年的术中冰冻病理报告提示(左侧基底节)胶质瘤,这与之前一系列的检查结果相吻合。但几天后,常规病理报告出来,却提出了新的诊断意见——提示脱髓鞘病变,不能排除胶质瘤。

    这是少年发病以来,第一个对脑肿瘤提出疑义的检查结果。

    这个时候,少年出现了反复发热,再一次被转到省一医儿科病房进行治疗。不过陈俊自然没有完全“放手”,他还是继续参与会诊,诊治的。

    为了讨论这个疑难病例,救治这位阳光朝气的小患者,省一医充分发挥多学科的优势,召集了神经外科、儿科、病理科、放射科等组织了多次mdt讨论。

    这时,第三份免疫组化的报告结果也出来了——没有提示脱髓鞘和肿瘤性病变,说明脑肿瘤的诊断还是不明确的。

    在会诊时,大家展开了激烈的讨论,陈俊认真琢磨后,也发表了自己的意见,那就是,目前脑肿瘤的诊断还是有很多疑点的,病理报告提到脱髓鞘病变,因此这个疾病需要排除。陈俊建议立即通过腰部穿刺做脑脊液检查。同时查血,做抗髓鞘少突细胞糖蛋白抗体(mog)检查。

    抗髓鞘少突细胞糖蛋白抗体(mog)是中枢神经系统少突胶质细胞膜表面的一种糖蛋白,由218个氨基酸组成,是中枢神经系统炎性脱髓鞘疾病中重要的免疫反应靶点。近年来,mog检查在中枢神经炎性脱髓鞘疾病中越来越受重视。

    其他专家听后,表示赞同。

    然后,检查就安排了。

    几天后,mog抗体的报告出来,血液和脑脊液同时提示阳性。中枢神经系统炎性脱髓鞘疾病!这说明真真脑子里的阴影,是个“假瘤”!

    孩子的父母听到这个消息,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脑肿瘤,躲过了没必要的开颅手术!也幸亏是在省一医这么医术高明的医院,要是在其他医院?也许,已经被按作脑肿瘤而动了开颅手术了。

    不过,陈俊告诉他们,尽管成功排除了脑肿瘤,但中枢神经系统的脱髓鞘疾病也不是一个简单的疾病。

    孩子父母的心又揪了起来。

    陈俊联合原来儿科的同事们,再一次对少年的疾病展开了针对性的治疗。

    在使用了2个疗程的糖皮质激素后,少年的临床症状完全消失了,复查头颅mri也有了惊喜的结果——原本非常大的脑部“肿瘤”奇迹般地开始消退了。

    孩子的父母简直惊喜莫名!出院那一天,他们热泪盈眶地给陈俊和儿科医生们送来了锦旗和鲜花,而少年也主动要求,想要和这段时间给他治疗和照顾的大哥哥大姐姐叔叔阿姨们合影,他想要一个留念。

    少年很动情地说道:“我想,很多年以后,我都会记得这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在这一天,我脑子里的巨大阴影,困扰我全家人的噩梦,把你们驱逐了!烟消云散,海阔天空!……出院后,我想去戏水,想去踢球,想去旅游……有太多太多想去的地方,未来无限精彩,而这一切,都是你们给我的!感谢你们!”说完,深深鞠了一躬。

    热烈的掌声响起,不仅是赞叹这少年会说话,自信满满,更是祝福他健康、快乐地成长!

    少年全家人都很开心,入院时的愁云惨淡消失不见,这个时候就开开心心回家去。

    陈俊看着他们的背影,微微一笑。其实,近些年来,儿科的疾病谱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往常很少听说的儿童肿瘤在逐渐增多,在省一医儿科,也有患垂体瘤、肾母细胞瘤、白血病、淋巴瘤、脑胶质瘤等恶性肿瘤的孩子,有些预后确实不好。

    孩子是家长的心头肉,更是未来的希望。为了让更多被疾病侵染的孩子恢复健康,省一医儿科一直秉承“患者与服务对象至上”的核心价值观和科学、严谨、创新的理念,全力救治患儿。

    除了这个幸运的少年,省一医儿科还曾收治过一位被判断为脑肿瘤并已造成瘫痪的孩子。当时陈俊还在儿科工作,回想起来,历历在目。

    当时那个孩子,在经过一系列复查和复判后,医生们发现,孩子患的并不是脑肿瘤,而是免疫性脑炎,经过一系列治疗后完全康复。原本瘫痪入院的孩子出院时已完全正常,自如行走。

    当时,那个孩子的全家人也是如同这次少年的全家人一般,开开心心出院去。可谓是,幸福的场景都有相似。

    ……

    省一医,神经外科病房,周五下午快五点,临近交接班。

    “这鬼天气,马上要下班了,就下起雨来!”护士田榛榛跟同事庄晓瑞抱怨道。

    庄晓瑞嘟嘴道:“是吧,老是这样,不下班不下雨,一到下班就下雨,这老天爷就是喜欢跟我们上班族作对!”

    两人从病房往更衣室走去,突然,田榛榛的手机响起,她掏出来一看,是男友来电!

    接通,却是一个急促紧张的女子声音:“是榛榛吗?我是周舟的妈妈!”

    田榛榛心下一慌,咋未来婆婆突然打电话过来?这之前还没有见过面,几乎没说过话呢!

    “呃,是我,阿姨……有事吗?”田榛榛本想叫“妈”的,但事到临头,还是叫了“阿姨”,不由有些责怪自己嘴不够甜。

    周舟的妈妈却没有理会到田榛榛的内心感受,而是紧张急速地说道:“你是医院的护士吧,是这样的,周舟他今天下午洗头后突然头痛,休息后也不见好转。我这心里头放不下,就打来问问。”

    “啊?头痛啊?”田榛榛一想到病房里那么多因为头痛而查出脑癌的患者,这心里头就是一惊,连忙道,“您别急,我马上过去!”

    “好的,好的。地址你知道的吧?”

    “知道。我马上到!”

    田榛榛于是跟同事说了一声,立马奔向更衣室,换好衣服就冲出了医院,冒着大雨打了个车!

    也没有来得及买东西,虽然第一次“见婆婆”。不过,“婆家”她并不是第一次来,毕竟,刚一进门,手机就自动连上他们家wifi了。

    “阿姨好,我是榛榛。”

    “哦哦,你好你好,周舟在房间内,情况好像变严重了。”未来的婆婆很慌乱,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

    田榛榛就急忙跑进了周舟的卧室,见到男友的第一眼,身为神经外科护士的田榛榛就感觉到不妙,事态相当严重啊!

    外面的雨更大了!

    因为,男友已经昏迷,根据多年的经验,男友颅内一定有问题。

    一两秒的愣神之后,她立刻上前,确认男友的呼吸和心跳情况。

    “榛榛啊,他怎么样啊?”未来婆婆问道。

    “马上打120!”田榛榛说道。

    未来婆婆于是很慌乱地开始拨打120,可能这位未来婆婆不擅长表达,或者因为心情太紧张,电话接通之后,有些语无伦次,话都说不清楚,田榛榛就连忙夺过手机,三言两语就说完了。

    本来,她是想未来婆婆打120,而她自己则打电话给科室相熟的医生,还有护士长的,但这时候不得不先帮婆婆说完电话。

    “阿姨,您别急,120马上就来。然后我给我科室的医生打个电话,向他们求助!”说完,田榛榛立刻就打给护士长张萍,随后又给偶像陈俊打了个电话,简单说了情况。

    陈俊和护士长都安慰她,示意她别急,人马上就到!@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