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重返1982 > 321章 积水潭
    信念支撑着张本民,什么情况下都不能坐以待毙,他不认输,也不能输。只要路还没到尽头,就不要停下脚步!回身从工具箱拿出一根短一点的钢钎,以防警犬追上来,关键时刻或许能用来脱身。

    无奈身心俱疲,跑出几十多米后,两腿竟有些迈不开。

    难道真是到了绝路?

    张本民虽不相信什么神鬼,但相信天意,所谓上天悯人,应该总会留条生路吧。

    没错,就在脚下,出现了约一个两米长、一米宽的下水道网格栅。

    这让张本民感到奇怪,一路走来隧道边沿的网格栅都是宽半米左右,怎么到这里成了一米宽?

    一瞬间,张本民激动了起来,感觉热血再起,生的希望再次向他招手!因为现在所处的这段隧道有点下凹,估计在修建时为防止大暴雨天气,积水猛灌导致隧道内积水,便在最低凹处设置了一个大的下水通道。也就是说,这块大网格栅下面,应该是一个相对宽大的下水道。

    那会否成为一条救生通道?

    此时也来不及多想,张本民迅速用钢钎撬开网格栅。果然,一个还算阔大的下水口呈现在眼前。

    这一刻,唯一担心的是下水道会通往哪里,能不能顺利地走出去。

    不过容不得多想,张本民坐在道口边,两脚撑着道壁慢慢向下移,整个人降下去的时候,便把网格栅盖上复原。

    继续下降!

    很快,就触到了下水道底部,因为道口的垂直高度不高,估摸着只有三米多。

    落地后站定身形,转头一看,大喜过望。这里的下水道差不多有一人高,而且一眼就看到了出口的亮光。这一点很好理解,为防止堵塞,一般下水道的走向都是能直则直。

    张本民摸着道壁,一脚深一脚浅地向前跑,惊起以此为家的野鼠“吱吱”乱叫。这里可能常年未遇大雨,并无雨水经过残留,所以下水道内很干燥,只是底部有些多年沉积的小碎物和土尘,自然也就成了野鼠安家的好地方。

    很快就走到了尽头,可是,出口却在一面绝壁上。

    壁面全是岩石,寸草不生,不可能借力下降。不过,情况还没有糟糕到底,因为下面是一个积水潭。目测一下,从出口到水面,有二十几米的距离。

    这个高度对张本民来说还行,跳下去的话,只要不撞到浅层水面下的硬物,应该没什么问题。但关键的是,跳下去必然浑身是水。

    时下的天气中,裹一身湿潮的衣服,在被冻僵之前能撑多久?

    再多顾忌都没用,此刻除了纵身一跃跳入潭中,别无他路可走,根本没有第二选择。

    也许是人慌无智,直到张本民在跳下前的一刹那,他才想出了个主意,何不净身入水?于是,他赶紧把衣服、鞋子全脱下来,塞进帆布包,然后站在下水道出口边上,抡起来晃着,最后借着惯性猛地脱手出去。

    运气不错,帆布包挂在了潭边的乱树枝上,颤颤悠悠地晃着。

    接下来,瑟瑟寒风中,张本民光着身子站在下水道出口下方的岩石上,小心翼翼地往下爬了几米,尽可能地降低下跳的高度,以充分减小落水后的下冲深度,免得触底碰撞硬物而受伤。

    其实这个担忧没必要,朝下望,潭水碧幽深邃,一看就知道很深,应该不会强劲触底。不过,张本民又担心入水后会抽筋,游不到岸边。

    这个担心也没必要考虑,现时身体已经冰冷,有了很强的适应性,入水后抽筋的意外不太可能发生,而且就算抽了筋,只要不是厉害到全身抽成团,那也没事,咬着牙忍一忍怎么也能划拉到岸边,毕竟水潭虽深,但潭面并不大。

    时间已不容多想。

    迎风一纵,如江里白条,跃入潭中。

    跌落的瞬间,与水面产生的巨大撞击力几乎将张本民震晕,还好,冰冷的潭水让他及时清醒了过来。

    张本民在水下蹬着腿,奋力划动着双臂,赶紧游上去。很快,他就浮出了水面,辨了辨方向,即刻往帆布包的方向游去。在游动的时候,还没忘小小地喝上几口潭水,确实是太渴。

    上岸后,张本民哆嗦着原地使劲跳着,尽量抖落身上的水珠,同时也产生点热量。几番跳跃之后,他取下帆布包,拿出衣物匆忙穿上,又拿出水杯灌了杯潭水,赶紧离开。

    此处山下,是一片茶园,从这点可以判断已经进了人烟区。摸摸下巴,胡茬儿还不算硬,因为一共还没刮过几次,不过有点长,这个样子碰到人,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注意。

    好在帆布包里还有老式的刮胡刀,张本民赶紧掏出来,边走边刮。没用惯这种手动刀片刮胡刀,而且又是近乎干刮,顿时感到一阵阵火辣辣的疼。走了一会,来到茶园边上的一个小水塘,用冷水洗了把脸才好一些。

    不敢耽搁,沿着茶园小道紧往山下走,有一点放心的是不用害怕碰到人,这个季节茶园是空寂的。不过为以防万一,张本民将单挎肩的帆布包挂脖子上,然后把胳膊从带子里穿过去,最后再翻到背上,这样乍一看有点像背包,关键时刻没准可以冒充一下背包驴友,以便打个掩护。

    果然,在快出茶园的时候,碰到了个年老的看园人。

    看园人可能是看惯了独行侠般的驴友,笑呵呵地问张本民,为何这么早就下山,风景不好?张本民说一大早来的,玩到现在是觉着没什么意思,而且又冷,所以就早点回去。

    张本民想讨点吃喝,但怕被看出饥荒落魄的样子,而且后面的公安队伍还在马不停蹄地追着,更严重的是,如果他们确定了他的逃跑路线,还有可能与城中的警力联络,进行围追堵截。

    想到这一点,张本民冒出一阵冷汗,再看看山下,顿觉危机重重。唯一让他感到安全的是位于左前方的高速公路,那里有一个复杂的高速互通,通往祖国大地的南北和东西。

    眼前只有扒车离开春山,才会有相对的安稳,没有别的选择。张本民加快了脚步,几乎是一路小跑着,奔向高速互通。

    已近中午时分,阳光照在身上还有点热乎,张本民无心贪享这些许的温暖,一心只想离开。可是,当他来到高速互通时,突然觉得自己很是自私无情,竟然把一切都抛到了脑后!起码说,母亲魏春芳还躺在医院不知死活,怎能一走了之?

    当然,回城的危险有多大,张本民很清楚。一番深思后,他觉得不管怎样,还是要回去一趟。当然,得等到天黑以后,现在需要的是休息。

    眼前的高速互通地带有很多夹角地块,全都种上了常绿植物,比较适合隐藏。张本民找了个机会,翻过了隔离栅,钻进了绿化带中。

    隐藏的时间不需太长,半天就可以,只要天上了黑影就能出动。

    为了保暖,张本民压倒几颗冬青当作地垫,躺下来后,他才感到精疲力竭,几乎要虚脱。想想晚上就能进城,也没必要储存食物和水,他又坐了起来,喝了半杯冷水,然后把干面包掏出来,攒成一大把,狼吞虎咽地两口吃光,之后又将剩下的午餐肉全部吞掉。

    再次躺下来的时候,真的是舒服多了,带着短暂的满足感,没多会便昏昏入睡。

    不知过了多久,在巨大的“轰隆”声中,张本民惊醒了过来,他第一反应是被警察包围了,所以没敢乱动,怕因为反抗而被当场击毙。

    慢慢睁开眼,旁边一个人没有,还很安静,看来不是警察。可刚才的“轰隆”声是怎么回事,是梦中情景么?

    天色将晚,火红的夕阳挂在天边,看上去很温暖。

    这时,又是一阵“吱吱”声持续传来,好像还很尖锐。循声望去,张本民看到一辆大货车侧翻在通向城区的匝道中,由于处在转弯口,后面来的车辆不得不急刹车。不用说,先前听到的“轰隆”声,是那辆货车速度太快,转弯过急导致翻车而发出的声响。

    天赐良机!可以利用这个堵车的机会,比较稳妥地“搭车”进城。

    大概二十分钟后,车堵得比较厉害了,前后大概有六七百米长,不少人坐不住,纷纷下来前往出事处查看情况。此时,附近几个村子的村民也闻讯赶来,他们想“捡”点从货车上跌落下来的东西。

    太阳已经落山,暮色渐浓,张本民走出绿化区,在乱糟糟的人影中,朝着几辆货车走过去,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张本民看中了一辆只有半车货物的敞式货车,车厢用白色塑料布盖着。这种货车是最好的选择,方便攀爬又易于藏匿。

    趁没人留神时,张本民飞快地爬了上去,紧靠着货物与挡板坐下来,又把塑料布拉了拉,把自己彻底挡住。

    接下来,只有耐心地坐卧,等待通车。

    约莫一个小时后,经过交管部门的大力抢修,道路畅通,货车开始缓缓启动。@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