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反穿越调查局 > 第五百六十章 交朋友
    赵琦沉吟片刻,感觉赵亮说的确实有点道理,倘若她事先知道赵亮要拿毁坏大炮作为赌约,那么即便此事于公于私都对公主府有利,她恐怕也不敢轻易答应。

    现在转念想想,也正是因为赵亮这种大胆的举动,才让赵晶赵括今天丢尽了颜面,并在之后的军权争夺中,处于劣势的局面。

    想通此节,赵琦点点头道:“好吧,不管怎么说,这回你立了大功,我应当感谢你才对。不过,下次可不许这样了,凡事皆须先得到我的同意才行,明白吗?”

    赵亮微微一笑:“没问题,都听公主的。”

    赵琦虽然不再纠结毁炮之事,但赵亮身上的秘密仍旧不肯轻易放过,她略微想了想,又接着道:“赵亮,并非我不信任你,如今你加入我的门下,大家总该坦诚相待,我有事情不瞒你,而你同样也不应该对我遮遮掩掩,对吗?”

    赵亮自然清楚对方想说什么,只好见步行步的应道:“那是自然。”

    “好,你跟我仔细讲讲,你来邯郸究竟是为了什么?”赵琦追问道:“还有,你的身世背景,全都要跟我说清楚。”

    赵亮眼下最怕的就是这类问题,尤其是对于晋阳公主这样的人而言,只要她起了疑心,势必会花大力气盘查清楚,自己随口胡编的东西,很可能经不住对方的秘密核验。

    想到这里,赵亮只好硬着头皮说道:“公主,有些事情,目前时机未到,请恕我还不能和盘托出。不过,有一点希望你务必相信,那就是我绝非大赵的敌人,更不是你的敌人,也绝对不会做出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如果你不愿相信,或者不肯接受,那么我也只能选择离开了。”

    有的时候,员工迫于无奈,以辞职相威胁,对某些领导或老板来说还真的挺管用,特别是像赵亮这种极有本事、非常难得的人才,更不能轻易失去。因此他一提出要走,赵琦立刻有些无措,连忙道:“哎呀,你这人怎么这样啊?动不动就想撂挑子。我又不是非逼着你当场交代,只不过考虑到今后你我要携手共事,甚至还会成为一家人,自然而然希望能对你多些了解罢了,怎么如此敏感?”

    她没好气的白了赵亮一眼:“你若是感觉现在不方便说,那就不必说了,等时机成熟再慢慢讲也不迟。总之,我若是不相信你,又怎么会将你招为第一门客,还打算把亲妹妹许配给你呢?要知道,邯郸有多少人做梦都想得到这种待遇,可我连理都懒得理他们!”

    赵亮微微一笑:“那就感谢公主多多谅解了。”

    赵琦见暂时拿他没有办法,只好将怀疑压在心中,转而提起另一个话题:“哦对了,前些天你不是托我帮忙打听邹展的下落吗?目前有消息了。邹老的确是被赵晶的手下劫持,并秘密藏在赵括的府中。不过,后来他又被人救走了。而我也在设法追查究竟是谁出手搭救的,相信很快便能有结果。”

    闻听此言,赵亮略有些沉重的说道:“不必查了,邹老被赵晶严刑拷打,身体支撑不住,已经死了。”

    “邹展死了?”赵琦微微一愣,旋即好奇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听她这么问,赵亮心中咯噔一下,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一时没留心,居然将此事说漏了。果不其然,赵琦盯着赵亮,若有所思的说道:“看来救走邹展的人,跟你有联系啊。马服君府乃是军侯府邸,平时护卫众多、戒备严密,能从那里把人救出来,非一定数量的高手绝对办不到啊。”

    赵琦这话虽然说的很平淡,但其间的信息量极大,几乎与质问无异了。

    赵亮一边暗骂自己愚蠢,一边应付道:“公主猜得没错,我确实认识营救邹展的那些人,而邹老的死讯,也是他们告知于我的。”

    “他们?究竟是什么来头呀?”赵琦面带微笑,好似漫不经心的问道。

    赵亮知道此事躲不过去,也没理由硬躲,于是答道:“他们是我在昆仑派的朋友。”

    赵琦顿感好奇:“昆仑派,道家的人?”

    “没错,是昆仑道门的高手。”赵亮半真半假的编道:“邹展和他兄长邹衍,皆是玄门名士,毕生所学和研究成果多与道家有着极深的渊源。因而他在邯郸身陷险境,昆仑派不能坐视不理,这才派出高手前来搭救。而我当初曾在昆仑山上学道多年,所以跟他们关系不错,暗中有联系也属正常。”

    赵琦点了点头,表示接受赵亮的这个解释,又问道:“来了多少,都是些什么人?”

    赵亮利用读心术探知,晋阳公主之所以会关心此事,主要是因为昆仑派向来跟秦**方有着密切的关系,值此长平大战之际,一批神秘的昆仑高手潜入邯郸,怎么能不令她提起高度戒备。

    他无奈的摇摇头:“这个情况我就不晓得了,他们也不可能什么事都跟我讲的清清楚楚。”

    “这样啊,那么跟你联系的那个人又是谁?”赵琦语气听上去非常平和,可是内容却步步紧逼,显然不肯轻易放过。

    赵亮不敢轻易暴露小雅的信息,只好硬着头皮答道:“昆仑派道士——徐陵。”

    “徐陵?”赵琦喃喃的念叨了两遍这个名字,旋即又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你今天之所以会采取激烈手段,务求一举毁掉赵晶的心血成果,想必也是为了要给邹展讨还些公道吧?”

    赵亮神色一黯,应道:“公主讲的没错,我确实是想给邹老报仇,让赵晶他们付出代价!”

    赵琦叹道:“这么看来,你和赵晶之间,从此又多了一笔仇怨啦,也不知道先王托付给邹展的那件密事,到底有没有结果了。等回头腾出空来,还须仔细调查一番才行。另外,你那个未过门的心上人,暂时还没有任何消息,无论是赵晶城外的庄园,还是赵括的马服君府,都没有什么身份可疑的年轻女子。”

    赵亮早已找到了小雅,自然不会再对此忧心,他记起小雅要配合赵德柱寻找地宫的事情,于是顺水推舟道:“邹老在出狱之前,曾跟我模模糊糊的提起过一些线索,可能跟先王交托的密事有关。所以我有个想法,不知是否可行。”

    赵琦好奇道:“你说说看,什么想法?”

    “当初先王之所以请邹展来邯郸破解谜团,估计是因为想要借助邹氏兄弟在道家玄学方面的造诣,”赵亮说道:“既然现在有昆仑派的高手在此,我们是不是可以请他们帮忙,继续邹老未竟的事业,把先王当初要解决的问题彻底搞清楚?”

    赵琦秀眉轻蹙:“他们可信吗?”

    赵亮点点头:“我可以用人格担保,绝对可信。”

    晋阳公主沉默片刻,道:“你莫怪我多疑。昆仑派久居秦国腹地,历代门人皆与秦国王室和秦**方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因此我不能不担心,他们介入此事的立场。”

    赵亮道:“话虽这么说,但道家门派毕竟不是朝廷官署,没有完全效忠谁的概念。既然秦国能跟昆仑派搞好关系,那么我们赵国同样也能跟昆仑派交朋友,不是吗?倘若通过此事上的合作,可以使公主府与昆仑道门从此建立联系,不也是公主在邯郸之外的另一个强大盟友吗?”

    这句话对于晋阳公主而言,有着很强的吸引力。试想,如果真的像赵亮所讲那样,赵琦能够跟昆仑派交上朋友,今后无论是朝堂内斗,还是对外抗敌,都无异于又多了一张王牌筹码在手中。

    最不济,至少也能消除一个潜在的可怕对手。

    她微微颔首:“嗯,言之有理。假如真的能请动昆仑弟子出面帮忙,不仅可以有机会破解先王托付的谜团,而且还多了个朋友,可谓一举两得。不过,你有把握他们肯答应吗?”

    赵亮眼见有戏,连忙道:“应该**不离十吧。为了公主殿下,我必然会全力以赴,说服他们跟咱们站在一边。”

    “那好,就依你。”赵琦高兴道:“你不妨替我对昆仑高手做出承诺,不论此事最后成功与否,我赵琦都绝不会亏待自己的朋友,无论金银财宝、还是其他什么要求,大赵公主府必会全力满足。”

    赵亮心中石头落地,站起身道:“既然公主首肯,那么我这便立刻去找他们,拉那些昆仑高手与咱们联盟。之后若是有什么行动上的需要,到时恐怕还得你亲自出面协调。”

    赵琦点点头:“这个好说,在邯郸的地面儿,我还是有点办法的。不过,你也要多加小心,一来防止赵括赵晶因为恼羞成怒,派人暗算你;二来,跟昆仑派的合作,目前必须严格保密,尽量不要让外界知晓,明白吗?”

    赵亮痛痛快快的答应了一声,然后便向赵琦拱手告辞,准备前去寻找小雅,跟她商议后面进一步的行动。

    目送着赵亮走出了厅堂的大门,赵琦的眼中忽然闪过一道光芒,沉声道:“渠让!”

    随着她的话音,一个身影自上方的梁柱猝然飞下,轻飘飘的落于地面,接着单膝跪在赵琦跟前,沉默不语。

    “去跟着他,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