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高阳 > 正文 第十八章 月亮之下及关于补天故事的真假
    “少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

    希文念着李太白的诗句,长长地轻叹说道:“原来是这样的。”

    他又看向深黑的宇宙深空的尽头,那些难以用语言描述的星火的光,再低头俯瞰那层薄薄的大气层下的大地和汪洋。天垂银河与大地齐入眼中,他又重复慨叹一句:“原来是这样的。”

    意味复杂。

    “原来妖怪们居然都住在月亮上啊……”

    吴清清感叹说道。

    “妖就是妖,没必要说人家是怪。”周虞淡淡说道,“人家看我们人类,大概也觉得长得很奇怪。”

    “它俩也算嘛?”

    吴清清抱着弟弟,又努着嘴指向兔兔。

    “应该算吧……起码弟弟得算,它是修行了正宗妖族无上功法的。”周虞认真说道,“一会儿进了月亮,倒是可以看看,如今的妖族里,还有没有貘,有没有猫妖。”

    “进了月亮?”

    李霜很敏锐地察觉到周虞话中之意,“我好像想起来……那时候我们去了过去的朝代,我似乎听到过一些说法,提到过关于妖族的过往,所谓‘妖、冥大战’之类的……”

    “嗯。”周虞颔首说道,“妖、冥也屡有争战,最后一次称得上大战的,发生在殷商末年。殷商帝族,实际上是冥国在人间的代言,那是冥国难得的曾在人间取得主导地位的时代。殷商最后一帝,帝辛,征伐东夷,实则就是与妖族开战,不想却被人间偷鸡成功……”

    “说的是周室兴起?”李霜道,“古人著小说,说那是封神故事。”

    “‘封神’二字,看你怎么去解读它。是大战之后,敕封神位?还是人道复辟,封禁鬼神?”周虞微嘲说道,“要不然的话,为什么后世名教子弟,言礼必周?因为,周室西来,趁着帝辛与东夷展开冥、妖大战,兵发朝歌,帝辛虽灭东夷,妖族失势,却来不及重摄诸侯,对抗周室,于是商灭而周兴,人族在某种程度上而言,完成了道统复辟。”

    周虞身后,希文听在耳中,表情平静,眼底却有深沉的色彩。

    如他这样的人,

    如他这样在人格和精神层面,堪称是无敌的人的人,

    如他这样已然立地成圣的人,

    当然更容易理解关于道统、礼法、仁义、族群等等这些复杂的概念。

    “所以周之所以兴,文王演《易》,周公定礼,乃至王者世出,百家争鸣。”周虞继续说道,“后人述圣人之道,往往至于文王,再往前数去,便是三皇,五帝,圣王禹这些人物。如孔老夫子,对夏、商两代其实都是看不上的,所以他推周礼。

    他说‘夏道尊命,事鬼敬神而远之,近人而忠焉,先禄而后威,先赏而后罚,亲而不尊。其民之敝,惷而愚,乔而野,朴而不文。殷人尊神,率民以事神,先鬼而后礼,先罚而后赏,尊而不亲。其民之敝,荡而不静,胜而无耻。周人尊礼尚施,事鬼敬神而远之,近人而忠焉,其赏罚用爵列,亲而不尊。其民之敝,利而巧,文而不惭,贼而蔽。’

    夏商两代,前者尊命,后者尊神拜鬼,这不是人之道。”

    “那夏也是冥国在人间的代言?”

    吴清清好奇问道。

    周虞摇了摇头,说道:“这个比较复杂,我也猜过,但是心里没有准数,不能乱讲。除非什么时候有机会,去看一看,才能知道……总之,殷商末年,最后一次冥、妖大战,妖族失败,而后则是倒数第二次人、冥大战,也就是常所谓封神故事,人道复辟大兴,统摄停下,灭冥国代言,又以那位大人物封国东方,彻底清扫东夷,于是妖族失位,退走人间,避居于月……”

    “但月亮上光秃秃的。”

    吴清清惊叹说道,“我以前看过一些文章,说什么月球当中是空的,我当时觉得又是什么胡说八道的东西,想不到居然是真的……”

    “是啊。”

    周虞摇头说道,“往常我也是不信的,因为即便从单纯的数学计算的角度来讲,似乎也不大支持这种观点。

    走。”

    他们落在光秃秃的并无任何生趣可言的月亮上。

    他们落在一座不大不小,毫不起眼的环形山里。

    周虞站在一截石崖下,伸手轻轻一抹,

    崖上累积不知多少亿万年的星尘,便簌簌滑落,露出里面的一道镜面,

    是真正的镜面,

    光明雪亮,映照着宇宙深空中那些或明或暗的星的光。

    他又在这座环形山内侧的另五个位置逐一停下,一一抹去星尘,露出镜面。

    当六道镜面全部露出,分别映照宇宙星光时,他们所处的位置迎面正对着的,正是它和它的母星所属的庞大星系,

    这庞大星系横亘于穹幕深空之上,它的截面迢迢无尽,像一条浩浩汤汤的银白天河……

    这天河的光,倾泻下来,席卷潮流,撞击六道镜面,然后反射,集中于环形山的正中。

    那里便呈现一片光影交汇的奇景,

    星光,流火,河水滔天,

    仙人,神魔,魑魅魍魉。

    “公子。”

    忽而天光大放,

    豁然开朗。

    花羞从中走出,“您终于来啦。”

    “嗯,我来借剑。”周虞点头说道,“你要用它确立你花妖一族第八代令主之位,成功了吗?”

    花羞微微垂首,含羞说道:“大事已完,只是……还有一些小事,正等着公子何时来,为我做主。”

    “……”周虞一脸古怪,“我,给你做主?”

    吴清清下意识靠近过去,捉住了他一只手。

    李霜禁不住失笑,但也靠近过去,捉住了他另一只手。

    一颗颗星子,流淌在身边,宛若天球浮宇,他们身处其中。花羞深深地看了周虞一眼,说道:“公子可以不在乎,但我却需记住我们这一族历代传承的那则预言。

    找到祂,跟随祂,信奉祂。”

    “我说了,那顶多是几亿年的老僵尸的神棍语录。”周虞不满说道。

    花羞却不回答,只是转身道:“公子,请。”

    她便先一步跨进那天光大放的奇景中。

    “走吧。”

    周虞无奈说道。

    他确实想借用那口由百二十节娲皇骨连接而成的剑器。

    “进去,就是妖族的世界了啊……”吴清清好奇说道,“什么是妖?”

    希文轻声说道:“晋人干宝著《搜神记》,里面解释得很好:妖怪者,盖精气之依物者也。”

    说话之间,周虞领着他们,也跨进了那片奇景中。

    他们,

    来到了月亮,

    来到了月亮之下。

    这颗地球的卫星,它有近三千五百公里的直径。

    他们落在了它的内壁,面相它的母星地球的那一侧内壁。

    近乎平坦的大地,有山川,有河谷,有草木,甚至有远方的海。

    这里甚至有“重力”。

    “有点意思……”周虞忍不住赞叹说道,“月球是被地球潮汐锁定的,它的一面永远对着地球,另一面永远背对地球。这里是月亮中空内壁远离地球的那一侧,在它围绕着母星的高速运转中,离心力在某种程度上起到类似重力的作用,所以……”

    所以,

    他抬头看向了“天空”。

    上千里之外,是这个世界的“天空”,

    天空中是倒悬的荒芜的“山”,在它们和这一侧的当中,虚空之中,月亮之下的中心,浮着一块石头,

    这块石头放射出淡淡的有五彩的光,

    这些五彩的光,在无数次交错折射后重叠,照亮这个世界。

    “那是五彩石吗?”周虞问道。

    “嗯。”花羞点头。

    “神话里补天剩下的?”周虞又问道。

    花羞浅笑道:“那么,公子您信娲皇氏以五彩石补天的故事么?”

    周虞淡淡说道:“泰皇之后,三皇之前,不周山之巅曾为天帝宫阙所在,天阙崩后,荒古动荡,又若干年,三皇之后,共工氏与帝高阳氏争帝失败,怒撞不周山,天柱折,地维绝,天倾西北,日月星辰移位,娲皇氏于是炼五彩石以补天……嗯,神话里是这样说的。

    我还听说过,娲皇氏补天裂后,不损根元,需以造人遗土复原,但造人遗土已被帝轩辕氏取走,炼制为器匣,盛放三皇圣器,娲皇氏遂崩。

    哦,我又听说过,所谓造人之遗土,其实是娲皇氏追溯古老的蓝星文明,寻找到基因编码的技术,培植出的可以重新孕育生命的介质……说是造人,倒也不为过。娲皇氏,本就是从蓝星文明留下的那些封禁的‘棺材’里爬出来的,仅次于那位泰皇……即便如此,她仍是用了一整个三皇时代,才重新打开那个封禁那些‘棺材’的地方——因为,那里又被人关上了!娲皇氏重新取得了造人之遗土,可惜她还没来得及使用,便被帝轩辕氏得手,并依据将她和三皇的最后一位——人皇神农氏,一并葬送了!”

    “所以,

    你说,为了信不信什么补天这种神话?”

    花羞浅笑道:“公子果然是不会信的。”

    “当然没有所谓补天,也没有什么五彩石,那么我有了一个问题。”周虞指着那照亮整个月亮之下的所谓补天所剩的“五彩石”,问道,“它究竟是什么东西?”@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