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我是活的东京怪谈 > 正文 096怪谈已经出现
    窗外高挂的月亮让在场的每个人产生疑惑——他们在这儿呆了有这么长的时间吗?

    中午集合下午抵达,算上在公寓消耗的时间,外面的天色怎么也不可能是这样的情况——完全是深夜的模样。

    而且窗外大街一片寂静,唯有几盏路灯闪烁。更远的地方隐匿在黑暗当中,公园也是如此,种植树木的部分路灯未亮,一片影影绰绰,能见度不到一百米。

    起雾了。

    栗原司并不奇怪外面的改变,当众人踏入这房间的同时,已经进入老妪所营造的怪谈空间。

    另一股力量将他们整个包裹,在外界如果有人到这座公寓的六楼就会发现一干人等七倒八歪摊在地上。

    每个人都神色安详,仿佛陷入了甜美的梦中。

    但在昏睡的人群当中并不包含栗原司、茜和毛球,他们是以实体出现在怪谈空间当中。

    进入之后茜就察觉到古怪之处,有点像是呆在闷热的夏天中,浑身不舒服,毛球也是如此。

    不过毛球之前经历过灰纯,这种感觉一出现就明白过来情况不一样了。

    “社长,我们现在是在怪谈空间?”毛球半信半疑。

    栗原司点头表示肯定。

    茜走到栗原司身边,顺着他的视线向外看,什么都没发现,但本能感觉到异样之处。

    “大人,要过去看看吗?”茜眼巴巴地看着栗原司,跃跃欲试。

    在京都的经历只激发茜想要变强的心,对她的天生大胆没有任何损伤,尤其是在成为栗原司的手下之后,她无比希望能有个机会表现自己。

    栗原司对茜能够这么快调节好心态感到神奇,也有些好笑,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不过经过她这么一提栗原司心里也有些痒痒。

    计划中是让大众感受不思议事件,但此时此刻栗原司心中猛然升起“去会会这个怪谈”的念头,或许能将其收入麾下。

    快步走到窗边的渡边打断栗原司的思考。

    渡边满脸不可置信地望向街道,接连眨眼睛不肯相信眼前所见是真实的。他抬手揉揉眼睛,面前没有任何变化,不自觉咽了咽口水。

    “这······这是怎么回事。等等。”渡边将手机掏出,界面时间显示是下午五点,他又看了看外面的天色。

    这个时间和环境实在是对应不上,而且天气预报也没说会有暴雨。

    然而,当这个想法刚刚出现在渡边脑子里的同时窗外突然亮起一道闪电,银色的闪电划破天空照亮一片,紧随而来的是倾盆大雨。豆大的雨珠噼里啪啦地落在地上,一时间耳旁全是雨声。

    云层低低地压下来,狂风从窗户往房间里灌,夹着雨滴,站在窗边的渡边和栗原司猝不及防被淋湿一片。

    渡边连忙将窗户关上退回里面,栗原司没有阻止他的动作,不过也没离开,依旧站在窗口看向远方。

    尽管是在下雨,但远处的雾气依旧没有消散,显得古怪异常。

    栗原司脑海中闪过一条亮线,想起第一次去怪谈监狱的场景和消失的雾太郎。

    他试图用跟雾太郎若有若无的联系沟通,但连线的另一边毫无反应,一片死寂。

    栗原司深望雨幕中凝而不散的雾气,随着雨水的降落和蒸发雾中混有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他将手放在窗台边,有节奏地敲打窗台,仍残留在他的手背上雨滴顺着肌肤滑落。

    在栗原司独自思索的同时旁边已经谈论了好几拨。

    以高岗为中心,引经据典说明这只是一种类似于鬼打墙的障眼法,只要大家内心坚定,就没什么好怕的。不过是环境改变而已。

    村木非常赞同。

    但真实经历过不同寻常的大岛和倍吉不敢苟同。凭借仅有的经验两人感到脊背发凉,大岛跟倍吉使了使眼色,倍吉点点头慎重地说出自己的意见:“高岗桑,可能没那么简单。”

    “那安云君你觉得是怎么一回事?”高岗冷冷反问。

    “得做好心理准备,可能会有超出常识的东西出现。”接下来的话倍吉不仅仅是冲着高岗说的,他环顾一周,看见摄像对着自己有些不好意思地避开镜头,继续说,“高岗桑说的也对,不思议的东西说到底是作用于人的内心。我们修行神法也就是修心,只要内心坚定,遇事不慌,就能最大程度保护自己。”

    “如果接下来发生意外大家一定不能慌张,也不要走散,努力克制内心的恐惧。我会尽最大努力解决这件事。”说到后面倍吉眼神越发坚定。

    “这就是安云君的高见吗?”村木不在意地说,“跟高岗桑说的差不多嘛。”

    村木的话让在场的气氛一滞,主持人成田春子出来打圆场:“情况有些诡异,我们来之前虽说不算艳阳高照,但也是个无风无雨的凉爽日子。如今天色骤暗,突降暴雨,这样的气象情况在东京可不常见。再加上我们来可是为了探索不思议事件·······高岗桑,安云桑,接下来应该做什么?”

    成田春子早已看透场上情况,特意将高岗和倍吉都点出来,免得引起争端。

    高岗被成田春子的重视安抚,正想开口说什么,旁边思考完毕的栗原司开口:“有伞吗?”

    “伞?”倍吉重复,“你要出去?”

    “嗯。”栗原司给出肯定的回复,“雨衣也行。”

    “可是·····”倍吉紧皱眉头。

    “我去公园看看。”栗原司说,“需要两把雨伞,如果有狗狗用雨具那就再好不过了。”

    还没等倍吉回答,旁边的高岗说:“我们也一起。”

    栗原司看他一眼,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转而对慌得一比的渡边说:“我和茜去就行了,你们最好留下。这个公寓除了你们外,再无别人。”

    “您的意思是······”渡边有点不明白。

    旁边的倍吉明白栗原司话中之意,沉默后接上说:“已经被包围了。”

    栗原司微微一笑并不解释。

    渡边还是摸不着头脑,问道:“安云桑,这怎么回事?”

    “我们处在不思议的当中。”倍吉深吸一口气说。

    怪谈,已经出现。@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