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霍格沃茨的熊猫人教授 > 第185章 移魂法阵
    吃过饭,窦局长重新投入工作,岚风和苏主席收拾着桌子,但马大爷却没有带着格林德沃继续出去逛,而是好奇地凑过来看看,他将日记本翻了两下就放了下去,似乎并不感兴趣,又或者这辈子见这样的东西见多了。

    再去看了窦局长在桌子上的写写画画,却皱起眉头:“你师父就是这么教你的?就你这画符速度,要是上了战场,早被人打死了。想当年我和你师父和小鬼子们干仗的时候,你师父两三下就能画一道符,那些小鬼子的式神根本出不了手,就被打没了......”

    马大爷开始回忆往昔,就有些停不下来了,滔滔不绝,固然是窦局长心境沉稳,也有些遭不住了。

    岚风这才发现,马大姐的话痨属性,原来是遗传。

    窦局长清楚,马大爷这是外行指点内行,自己画的又不是驱魔符,而是移魂法阵,这要比驱魔的符咒复杂太多,稍微不慎,出现纰漏,就要重新画过。

    但马大爷是和自己师父关系很好的长辈,他也不能反驳,只能强耐下心思,完成手头的工作。

    而马大爷也不是真的想要挑毛病,和格林德沃相处的一早上,他们聊了很多几十年前的事情,让马大爷重新回忆起那些年,有了倾诉的**,但有些东西也不好给格林德沃说,所以看见窦局长在画符,自己总算是找了个由头,不吐不快。

    他既是说给窦局长听的,也是说给格林德沃听的,这是老年人之间,对一生的感念。

    而格林德沃虽然确实是在听,但更多的注意力却集中在日记本上,他将日记本摊开,无杖施法,不知道放了个什么魔咒,本子里的汤姆·里德尔又跑了出来。

    汤姆依旧是痴傻的样子,抬头看见格林德沃,眼中泛起精光:“我好像认识你,你是...哦!你是报纸?不对,应该是我在报纸上见过你,你是...教授?还是教授的亲戚?啊!我怎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格林德沃对汤姆怪异的变现置若罔闻,他感兴趣的,是他从这个小伏地魔的身上,感觉到了邓布利多的气息,他随即就明白了邓布利多对这个日记本干了什么事,轻笑一声:“当代最伟大的白巫师,也会干这种事?”

    之后他也失去了兴趣,正如他之前所说,他对伏地魔的这种低端的手段,是不屑一顾的。

    似乎是被一旁一直叨叨的马大爷激发了潜力,又或者饭前桌上的法阵就已经完成了大部分,苏主席刚把饭盒收拾起来,窦局长就传来声音:“完事了!”

    马大爷闻言,嘴上也停下了,他自然知道什么是正事,其他人也凑了过来,看着桌上密密麻麻的鬼画符。

    “格林德沃先生,请把日记本给我。”

    窦局长接过日记本,将它放在符咒中间,被符文围起来的一处空白处,又将鬼木罗盘放在另一处空白的地方,这才开始解释:“虽然看着复杂,但原理很简单,把日记本毁掉,让里面的魂魄跑出来,我把它抓住以后,再将把它塞进罗盘里。我来维持法阵,老苏,日记本交给你。”

    说完,从墙上取下铜钱剑,剑花一挽,剑体上的铜钱分离,洒落在桌面上,立了起来,开始沿着桌上的符咒图案,不停滚动。

    苏主席也不犹疑,双手合拢,捏了几个法诀,嘴中吐出一个字:“雷!”

    办公室里顿时变得有些昏暗,天花板上似乎凝聚出了黑云。

    “咔嚓!”

    众人眼前一亮,一道炸雷从黑云中劈出,直指日记本,而日记本似乎也触发了某种保护机制,雷霆打在上面,竟没留下什么痕迹。

    但苏主席的雷咒并不求一击毙命,而是绵延不绝的攻势。黑云中依旧蕴藏着庞大的法力,一道道惊雷落下,日记本很快就招架不住了,毕竟是伏地魔学生时代的产物,日记本本身也只是普通的本子,不是魔法道具,所以也不是特别耐打。

    日记本正中间被轰了个洞,一团黑影从里面爆射出来,向着窗口冲了过去;桌面上的朱红色的符文闪起亮光,一道道壁垒出现,将黑影逃跑的路线统统堵死,黑影便像是无头苍蝇一般,在桌面上方到处乱撞。

    就在这时,桌旁的窦局长已经将墙壁上的八卦镜取了下来,八卦镜正对黑影,镜光闪烁,黑影竟不再暴躁,安静了下来。

    八卦镜随着窦局长的右手手腕改变这朝向,黑影也在镜光的牵引下,向着鬼木罗盘移动。

    当黑影移动到罗盘之上,窦局长左手一指,在桌面上不断滚动的铜钱收到指令,纷纷腾空,来到黑影上方,拼成园阵,将黑影生生压了下去。

    黑影接触到鬼木罗盘,鬼木吸附魂体的特性激活。

    黑影在铜钱的压制和鬼木的吸附下,一点一点进入到罗盘里,最终消失不见。

    但整个过程却没有结束,鬼木罗盘中的伏地魔分魔并不安分,引得罗盘不停颤动。

    这种情况,窦局长自然也早有预料,他没有任何动作,但桌面上那些朱砂符咒如同活过来一样,开始如蛇行一样向着罗盘移动,当它们爬上罗盘时,便隐于其中。

    钻入罗盘中的符咒每多一条,罗盘的颤动便减少一分,当最后的一点符咒没入其中,罗盘彻底稳住,重归平静。

    完成了使命,罗盘上空的铜钱重新组合成铜钱剑,自己飘回墙上,将自己挂起来。

    桌面上除了一个罗盘和一个破本子外,恢复了干干净净的样子,甚至没留下半点痕迹,这个桌子看来也不是什么凡品。

    重新将八卦镜挂回墙上,窦局长将鬼木罗盘拿在手上,细细检查过后,长松一口气:“没什么问题。”

    众人闻言,凑了上去,端详起窦局长手中的罗盘:依旧是死寂般的黑色,但上面却隐隐约约有符咒闪烁,罗盘中间放置指针的洼陷处,竟出现一个小小的幻影,正是学生时代的汤姆·里德尔!@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