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仙子降临我身边 > 第五章 武道有望
    “下次你直接叫我名字就行了。”李见义放下刚准备开吃的泡面,集中精神说道。

    “对了,声音尽量阳间一点,我害怕。”他想了想又补充道。

    想到自己还需一大笔钱才能入学,脑子里又莫名其妙多了一个女人,李见义顿感生活艰难。

    “你的名字?”陆凝秋皱眉问道,她一向如此,能少说便少说,甚至李见义说她声音阴间她都不想解释。

    “我叫李见义,你怎么称呼。”李见义皱眉问道,他皱眉是因为不皱眉集中精神就不能流畅的交流。

    “陆凝秋。”陆凝秋冷声道,说完她看了看李见义的灵魂,又补充道“你与我说话时能否别皱眉,像出恭不畅一般。”

    “我...”陆凝秋的话令李见义如鲠在喉,他还不是为了能更好的跟陆凝秋交流才会皱着眉头。

    “你为什么能看到我现在的样子?”李见义只能岔开话题。

    “人的魂魄与**密不可分,你一旦集中精神,我便能清晰的看到你的灵魂,自然知道你现在的状态。”陆凝秋难得多说了几句,这也是因为魂魄正是解决二人之间困境的关键。

    “为什么我看不到你的样子?”李见义眉头皱的更紧了,仿佛只要这样他就能在他黑漆漆的脑海内看到寄宿在自己脑海的陆凝秋。

    “本仙子的容貌岂是你这凡人所能觊觎的。”陆凝秋说道,这也是她之前身为天门圣女的骄傲,凡人不得见真颜。

    “再见了您嘞。”李见义说罢就要退出脑海聊天室,他的泡面要涨了。

    “哎哎哎,你别走,天眼,要开天眼才能通过灵魂看到我。”陆凝秋急了,处于弱势的她现在只有通过谈判才能获得身体的使用权。

    自从被师傅背叛,她对修仙便心灰意冷,此时只想重活一世阅尽人间繁华,体验她被师傅带入天门之前同村匠人小哥口中的繁华世界,泱泱大城。

    听说城外有彩色纸鸢漫天飞舞;

    听说那入夜长街灯火通明黯日月辉光;

    又听说清晨街道烟汽袅袅百种美食意难决。

    她一样都没见过,自从年幼入得天门,面对的便是每日的枯燥修炼。

    不诞元婴不出山,这是师傅的训诫,若不是家人也被接引入仙门,她一小小女童哪能熬得住这百年寂寞。

    下山看看,这是她修仙百年心中一直埋着的种子,此时生根发芽。

    虽然来到了一个奇怪的世界,虽然自己和一个男人共用一具身体,但也减轻不了她想体验这花花世界的想法。

    暂时放下仙门圣女的高傲,陆凝秋主动叫住了李见义。

    “天眼?那是什么?”李见义皱眉问道。

    “人类魂魄的眼睛,一般情况用不着,肉眼观阳,天眼视阴。”陆凝秋耐着性子解释道。

    她能作为筹码的只有知识,凡人不懂的知识,成仙的知识!

    只要引起李见义的兴趣,那么她便有了使用身体体验凡尘的筹码。

    “说详细点?”李见义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难不成开了天眼就能像小说中开挂了一般,去赌石,去给人看病,去透视,嘿嘿嘿......

    “能看到人的灵魂,没了**因为怨念残留世间的灵魂也被凡人称为鬼。”陆凝秋耐着性子说道。

    “除了这个呢?”李见义浑身一个激灵,这世界上怕不是真有鬼,儿时的回忆涌上心头,他对开天眼的兴趣少了大半。

    “能看到石头里面的玉髓吗?”李见义抱着侥幸心理问了一句。

    “不能。”回应他的是陆凝秋冰冷的否定。

    “能看到人体内部的病变吗?”

    “不能。”

    “能透视吗?”

    “下流。”

    “那有什么用?我还是请个道士帮你超度超度吧。”李见义对开天眼完全失去了兴趣。

    “能修仙,开天眼者方可知阴阳二气。”陆凝秋言语间有些不屑,就算现在灵魂如此虚弱,想超度她,没个结丹老道还真不行。

    “修仙?修仙能让我赚钱吗?”李见义显然对这假大空的修仙没有想法,别说蓝星没有修仙者,就算有也不是他这种穷小子修炼的起的。

    “不能。”陆凝秋淡淡说道,在她观念里,修仙是极为消耗钱财的,天材地宝,法衣法器,消耗起来跟流水一般。

    但其实在她原先的世界一般散修还能靠着自己的本领在凡间赚上一些香火钱,只是这类散修修炼的艰难也是她无法想象的。

    “那不就得了,在这科技发达的蓝星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的科学壮举可不少,也没见到一个神仙啊,就算有,我这被武道老师评为神仙难救的武道资质可不是我自己吹的。”李见义不知怎的还有些自豪。

    蓝星兴武道,全球禁核已有百年,一条《禁止人类内耗条约》连热武器也被蓝星联合体全面禁止,代替战争的是全球演武,十年一度的全球演武排位决定后十年的资源分配。

    因此武道成了全球热点,各大院校都重点开展武道课,从高中开始,人们便要进行武道训练,其中佼佼者成为武者,得到社会资源的倾斜,成为人们敬重的对象。

    成为一名受人敬仰的武者曾几何时是李见义的梦想,也是李见义老爹给他起这名字的另一方面期望,一个孱弱书生,见义之时再勇那也是白给。

    但俗话说得好,穷文富武,先天资质本就不好的李见义,后天也没能花大价钱弥补,通俗点说就是营养不良,这样一来他才落得一个神仙难救的称号。

    既然不能当第一,倒数第一也不错,李见义自我安慰的功夫倒不差。

    “武道还需讲究资质?”陆凝秋震惊了,修仙的确讲究资质,但李见义对她讲武道资质简直是大学教授重生回到儿时,听到小学同学对她说,上初中还要脑子聪明一般。

    “那是自然。”李见义也很震惊,这陆凝秋不会修仙修傻了吧,连这最基本的知识都不知道,他开始有些怀疑陆凝秋的专业性了。

    “那你想练武吗?”本想冷嘲一番,但陆凝秋转念一想,这不就是讲条件的好机会吗,本仙子当真机智。

    “哪有那么容易。”李见义心中有一丝小小的悸动,但很快被压了下来,练武?现在连学费都拿不出来,哪有闲钱练武。

    要知道营养药剂可不便宜,以他的资质没个百八十瓶都难以淬炼筋骨成为入门武者。

    “本仙子倒是要看看你是否神仙难救,我有一本不世神功,名为四海七州唯我独尊功,练至大成连修仙者都忌惮不已,你觉得如何。”名字自然是陆凝秋瞎编的,她哪有什么武功秘籍。

    但以她的层次为凡人撰写一本武功秘籍自然手到擒来,只是这夸张的名字嘛,她从小练的都是沉稳内敛的凝神仙诀,决定不再修仙的她开始放飞自我了......

    “此话当真?”李见义有些小小的激动,如果他真能以此入武,这趟被车撞,被女鬼上身也就值了。

    “当真。”陆凝秋有些小小的激动,大鱼,他上钩了。

    “只不过这秘籍的名字太难听了,还有别的吗?”既然要练也要练些正常的,这四海七州唯我独尊功,在和人切磋互报家门时多尴尬。

    陆凝秋听后小脸一红,佯装淡定地说道“只此一本,爱练不练。”

    “练,当然练!”李见义可不挑剔,再怎么难听也比他神仙难救好。

    “只不过嘛......”陆凝秋话说了一半,等着李见义接茬。

    “不过什么?”李见义直勾勾的咬勾,没有丝毫犹豫。

    陆凝秋心中乐开了花,但说话还是要强装镇定“我需要身体的控制权,是我救了你,又传你神功秘籍,我需要一半的身体控制时间。”@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