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仙子降临我身边 > 第九章 坑爹的陆凝秋
    “陈氏武馆擂台战,有胆你就上!”

    “嗯,这个不错,我来给他报上。”陆凝秋点开链接,输入了李见义的名字和手机号码,同意了一项免责声明。

    随后看着报名成功几个大字满意的点了点头。

    报完名后她正准备再战某宝,一种怪异的感觉涌上心头。

    她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体验过这感觉了,自从修炼到能够辟谷以来。

    要知道仙女可都是不出恭的。

    “这...这该如何是好?”陆凝秋纠结不已,时间还有半个时辰才到约定好的7点钟。

    她对男人的身体还有些心理上排斥,想都没想过着方面的事,但人有三急可不是随便说说的。

    “不行,本仙子提前将身体还回去岂不是吃了大亏。”就在强忍的痛苦中,陆凝秋又开始了网上冲浪。

    足足一个小时时间,她痛并快乐着。

    6点55

    6点56

    6点57

    6点58

    6点59

    陆凝秋看着数字慢慢跳动,之前还痛并快乐着,但最后这5分钟,与渡那雷劫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她是个说到做到的女人,说了百年元婴,就百年元婴,说了7点换人,就7点换人。

    时间终于来到7点整。

    “倒霉鬼,换你!”

    没有一丝丝犹豫。

    李见义还在梦中,再没比今天睡的还要好了。

    没有恐怖的噩梦,也没有多余的噪音打扰。

    陆凝秋的喊声犹如惊雷,在他脑子里炸开,不对,这声音确实就是在脑子里响起的。

    随之而来的是交替换人时的几秒楞神和喷涌而出的尿意。

    李见义:“???”

    从轻柔的美梦替换到这地狱一般的尿意冲刷,仅仅只是一刹那......

    尿意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离不开暴风圈来不及逃,

    我不能再忍,我不能再忍。

    我不,我不,我踏马“陆凝秋!!!!”

    ......

    “你知道我上次尿裤子是什么时候吗!”

    “咦~~你竟然尿裤子了,好恶心。”

    李见义气的灵魂都胀大了几分,俗话说的一个头两个大大抵就是如此。

    “你挤着本仙了。”陆凝秋淡定的推了推李见义的灵魂......

    “再有下次,关你一天禁闭。”撂下狠话,李见义匆忙去清理个人卫生。

    “对了,我忘了告诉你,本仙通过卦象帮你找到一个赚钱的好地方,就在今日申时,你前去报上名字便可,还有你这住处太破,等应了本仙子的卦象记得换一处住所。”

    陆凝秋说完便没了动静,她魂魄大损,需要休息才能缓慢恢复,至于李见义的威胁,看似她毫不在意,其实早已记在心上,她可不想被关禁闭......

    “没想到她还会卦算之法,还算有点用处。”李见义听到陆凝秋能用卦算之法帮他赚钱,怒火消了少许。

    悻悻的睁开眼睛来到厕所,入目的景象让他崩溃。

    他每日要擦上一遍,用来欣赏自己帅脸的镜子竟然被打碎了,这还是他新买的,要30大洋。

    “陆,凝,秋!”他一字一顿的喊着。

    再一开灯,也不亮了,那是他花了20元买的柔光灯,柔和的光线能更好的衬托出他的帅气。

    心痛,无比的心痛。

    “陆!凝!秋!”李见义的表情逐渐扭曲。

    “大呼小叫的干嘛?对了,还有件事忘了跟你说,你有个朋友昨晚说要在一周后来找你,还弄碎了你的镜子。”说罢陆凝秋再没声响。

    “还敢撒谎!”

    李见义怒火中烧当即便决定关陆凝秋的禁闭,大鹰帝国总统来电求他都没用的那种。

    还朋友,他李见义还能有朋友?

    唯一不嫌他家穷的好哥们都不在航江市,怎么弄碎镜子?

    在漆黑的空间中生气的洗着弄脏的衣物,李见义却莫名打着寒颤,这八月的航江市可是一直保持在35度以上高温,以前这不通风的小厕所就像桑拿房。

    这种冷飕飕的感觉让他有了些不好的回忆。

    匆忙洗完,逃似的离开厕所,见到窗外的阳光照入方才令他有些许安心。

    只是有一个小小细节李见义没有注意到。

    洗手盆内那残存的血液,随着一盆洗完衣物后的脏水冲入,李见义失去了逃离此处最后的机会......

    虽然错过了逃生,但安心下来的李见义发现了另一个问题,疲惫,无尽的疲惫。

    不疲惫就怪了,陆凝秋用他的身体玩了一个通宵,虽然他精神得到了充足的休息,但**却没得到恢复。

    “这的确是个问题,得和败家女商量一下,至少一人控制身体睡3个小时是必要的。”李见义想了一个折中的方法,但不是现在商量,他早上约的兼职马上要开始了。

    “先吃个早饭吧。”李见义穿好衣服,来到楼下的包子店门口。

    他看着白花花的肉包,不知怎的有些反胃。

    这家的包子不能说好吃,但也不算差,就是用料有点少,他平日吃两个都吃不饱。

    “大姐,给我一个肉包。”李见义心想今天胃口不怎么好,便只要了一个。

    “哎呀,小伙子怎么那么抠,一个包子哪吃的饱哦。”这卖包子的大妈性格就是如此,略微有些刻薄和嘴碎。

    因为之前天天去她家买包子,偶尔李见义换换口味或是为了赶时间不吃早饭,都会受到冷嘲热讽。

    “嗯,可能今天状态不好。”李见义笑着回应,小小冷嘲热讽他可不在意,少惹事,少管闲事才能活得舒心。

    毕竟包子是没罪的。

    李见义大大的啃了一口包子。

    “呕~”

    一阵干呕,吓得几个排队买包子的路人皱着眉头换了一家店。

    都难吃的让人干呕了,谁还敢买。

    “哎哎,我说你这小伙子什么意思啊?来砸招牌是吧?”大妈一下坐不住了,清了清嗓子就要骂人。

    “没有的事,这包子很好吃,我可能喉咙有些难受。”李见义赶忙解释道。

    无意砸人招牌,他心中有愧,为了辟谣,他再次大大咬了一口包子。

    “呕~”

    包子不难吃,但实在难以下咽。

    这回路人可都跑光了,大妈拉着李见义就要报警,李见义好说歹说,赔了50块钱才脱身离去。

    这下好了,以后看见这家包子店都得绕道走。

    李见义飞快的思考,转动脑筋,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

    哪里不对劲?

    他的肚子涨的不对劲,早上出门太匆忙,竟然到现在才发现。

    他打开手机外卖软件后,恐怖的真相缓缓浮出水面。

    从晚上8点到次日7点,短短11个小时,陆凝秋竟然吃了三次外卖,除了牛肉面和炒饭,之后还加了一单海鲜养胃粥!

    李见义赶忙打开威信余额一看,余额:1.28元。

    500大洋,一夜之间竟然只剩1块2毛8?

    “陆!!!凝!!!秋!!!”把钱用光,这比让他尿裤子还不能接受。

    “我要把你这败家娘们关一周禁闭,这一周时间休想出来一秒钟!”

    我说的,神来了也没用!

    ......

    抱着对陆凝秋这自称仙子的败家娘们最后一丝丝信任,李见义推掉了下午原本的兼职。

    他拖着疲惫的身子来到陆凝秋指示的地点。

    “这卦算之法果真神奇,连地址都能精确到门牌号。”看着陈氏武馆门口人山人海,和大大的招聘两个字,李见义顿感‘卦算之法’的玄妙。

    “得让她教我这卦算之法,说不得能算到彩票中奖号码。”李见义已经决定用卦算之法来换陆凝秋七天的‘刑期’了。

    “也不知道这武馆招的什么兼职,那么多人来,竞争激烈啊。”李见义挤开人群,来到武馆门口。

    映入眼帘的是大门上挂着的一块横幅,横幅之上写有几个大字“陈氏武馆擂台战,有胆你就上!”

    “好耶!”

    打擂台,他打小就喜欢看。

    看来今天运气不错,边兼职边看打擂台,他心中对陆凝秋的怨念减轻了少许[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