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仙子降临我身边 > 第二十六章 师徒危机
    李见义带领众人进了房间,老道马不停蹄的掏出各种奇怪物件在房间内摆放起来。

    李见义则打开所有的灯,这才有了些许安心感,只是这小小房间来了这么多人,着实有些拥挤。

    “我师父呢?他追到上面一直没下来。”陈冬冬焦急的问道。

    “我们也没看见。”李见义说道,想必陈严应该不会出事,实力如此强大的武者,就算鬼怪再强应该也无法伤他。

    “不行,我们得出去找师傅。”赵颜儿拉着陈冬冬就要往外走。

    “你师父的实力鬼怪应该奈何不了他,但你们这一去定是必死无疑!”老道喝到。

    “那怎么办?”陈冬冬如热锅上的蚂蚁,师傅平时虽然严厉,待他们却极好。

    “不用管他,强大的武者身上有正气和煞气,虽不能制鬼却也能让鬼避而远之。”老道从怀中掏出一张符咒,用仅剩的手开始画符。

    “不行,我们必须要找到师傅。”不论老道如何劝说,二人铁了心要出去,对于灵异,他们没有切实的概念。

    老道无奈只能掏出一瓶鸡血,给他们额头上各点了一下,说道“记得进门暗号,十分钟内找不到就回来!”

    二人对着众人一抱拳,头也不回的冲入了黑暗的楼道。

    “李见义,你到底惹上了什么?”纪小芸在房间中四处翻找,没有一丝紧张感,她对李见义的房间很是好奇。

    “我小时候有过一次见鬼的经历....”李见义将纪小芸探向床底的手拍掉,开始讲述从前的经历,希望这些信息能够给老道启发,帮助众人渡过难关。

    “你说什么!这鬼物缠了你十年!”老道听完李见义的故事,画符的手都开始颤抖。

    越是强大的鬼物执念越重,那白眼溺厕鬼能够惦记李见义十年,看来今晚凶多吉少....

    “我...这是在哪?”程岚躺在李见义的床上已经醒来,睁开眼睛看到陌生的环境后开口问道。

    李见义正准备回答,她紧接着说道“好破的地方,这是在贫民窟吗?”

    “真是不好意思,让你躺贫民窟了。”李见义翻了一个白眼,纪小芸被逗得嘿嘿直笑,而孙嘉似乎有些不在状态,一直坐着一言不发。

    老道在做完准备工作后瘫在地上,看到纪小芸在笑,便念道“笑吧,笑吧,死前笑一笑,孤单寂寞全跑掉。”

    说罢便低头看着地面,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不时他还会捂一捂心口,表情麻木与之前给人神棍般的印象截然不同。

    房间内的众人正在等待,等待陈严师徒的归来,也等待灵异的出现。

    再看陈严这边,他回头发现没了退路后也是一惊,但却没有慌张,既然有上去的楼梯,那他倒要看看,是什么东西在搞怪。

    一步一步小心的踏上楼梯,从脚下传来的触感说明这楼梯确实存在,陈严不托大,每一步都是小心再小心。

    注意力高度集中的他五感都提升到了极为敏锐的程度,一旦出现风吹草动,他能第一时间做应对。

    当他小心的爬完一层的楼梯后,紧紧的皱起了眉头。

    因为他发现自己仍然还在15层楼,任然只有上去的楼梯。

    “哼,既然要玩,这样又如何!”陈严冷哼一声,运起内劲,脚下生风,眨眼间便登上了这层楼梯,结果却仍旧一样。

    他还在15楼,两边贴着辟邪符咒的门也没有丝毫变化。

    “难道要从门内出去?”陈严看着门内黑漆漆的空间,有些犹豫。

    乱闯显然是不明智的,他内心如此告诫自己。

    将门关上后,陈严再一次冲上楼梯,结果仍旧一样,他还在15层,而且那门也是关上的,是他亲手关上的。

    驻足在原地,他只觉阴冷袭来,想要入侵体内却被**驱散,他知道,有不干净的东西在作祟。

    虽然他自己没遇到过这类东西,但是他知道有它们的存在,到了陈严这种实力,已经能够知道太多普通人不知道的秘密了。

    “现在该怎么做?”陈严陷入了苦思。

    另一边出来寻找陈严的陈冬冬二人出了房门便感觉到有些奇怪,明明是密封的楼道,总有风一阵阵吹来,还伴随着风吹过狭小通道的呼呼声。

    二人打开手机电筒,不断查看四周。

    赵颜儿虽然实力比陈冬冬强,但作为女孩子,显然更胆小。

    走在楼梯上她不知不觉中跟陈冬冬贴近了距离,温软的触感令陈东东心猿意马,他没想到,壮着胆子出来找师傅竟能有如此艳福。

    陈冬冬心中庆幸,刚刚差点被那老道唬住,世上哪有什么灵异鬼怪。

    “师姐,你的手怎么这么冷啊?”眼看就要到达15楼,陈冬冬感受到了赵颜儿体温似乎有些不对。

    女人属阴本就阴气重,赵颜儿作为武者煞气也不足,她比起陈冬冬更容易吸引邪祟,她内心的恐惧也是邪祟力量的源泉。

    “哪有,你是不是搞错了?”赵颜儿狡辩道,声音却变得有些尖锐。

    “师姐,你声音怎么变了?”陈冬冬仍旧没起疑心。

    “你听错了吧?”赵颜儿回道。

    陈冬冬将手机的光照向赵颜儿,即便是愚钝的他,在这种氛围下也发现了怪异。

    光线打在赵颜儿清秀的脸上将她照得有些冰冷,要说赵颜儿模样只能算中等偏上,但她天生笑颜,只要不刻意控制脸上总会带着自然的微笑,迷倒了众多师兄弟。

    然而在此时,她却犹如冰山面无表情的看着陈冬冬。

    “我...我说,师姐,你怎么这个表情,我惹到你了吗?”陈冬冬被看的头皮发麻,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

    “没有啊。”赵颜儿说道。

    “那你怎么不笑了?”陈冬冬问道。

    赵颜儿看着陈冬冬,脸上咧开一个笑容,渗人的笑容。

    “要不还是算了吧,大半夜的怪渗人的。”陈冬冬头皮发麻,往后退了几步。

    “你别走啊,你在怕什么?”赵颜儿带着诡异的笑容越靠越近。

    “师姐,你额头的鸡血,为什么化开了?”陈冬冬看着赵颜儿额头的鸡血化开后顺着鼻头滴下,说不出的瘆人。

    “因为,因为我不是你的师姐啊!”一声尖叫,赵颜儿狰狞的扑向陈冬冬。@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