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仙子降临我身边 > 第三十章 逃
    “因为你我被和尚封印了八年,总算...,嘿嘿嘿嘿...要如愿以偿了。”溺厕鬼刺耳的笑声传来,李见义怕得要死,没心情跟它聊天。

    当年那个和尚是众人请来超度那个溺死在厕所的男人的,跟他有什么关系,也不知道溺厕鬼为何对他有如此怨念。

    李见义抄起面膜拔腿就跑,甚至看都不敢看一眼溺厕鬼的位置,以防腿软。

    “你...逃得了吗?”溺厕鬼的笑声逐渐疯狂,整个楼道阴风大作。

    “鬼叫什么!还睡不睡觉!”楼上传来怒骂,还是上次那个中年男人,他的声音浑厚洪亮,吓了溺厕鬼一跳。

    这老大哥是真不怕死,之前骂骂李见义也就算了,这回可真是鬼叫,万一被盯上,哭都来不及。

    李见义乘着溺厕鬼愣神的片刻,已经冲出去数十米远了。

    而溺厕鬼表情逐渐凶历,敢骂它,它决定溺死李见义后再加个餐。

    煞鬼之下的灵体只能对三类人造成威胁。

    第一类是它心存怨念之人,这类人一般是它生前的仇人或是跟它的死因有关的人,或是之后招惹它的人。

    第二类是闯入它领地或是触犯它禁忌的人,一般来说的鬼屋,凶宅,枯井等就是这类。

    第三类是对它心怀恐惧之人,只要你心存坦荡,百无禁忌,便能诸邪不侵,因此有句老话,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但是这也是建立在前两类不成立的情况下。

    就算再坦荡,再百无禁忌的人,非要去凶宅过夜,或是遇上厉鬼寻仇,该死就会死。

    这栋楼不是溺厕鬼的老窝,因此它无法大开杀戒,跟着李见义这班人,身上沾染了李见义的气息,算作第一类人,因此会被溺厕鬼攻击。

    而楼上的大哥本不会有事,但他骂了溺厕鬼,他被盯上了。

    且不说楼上大哥的命运如何,这头逃跑的李见义算是见了鬼。

    只要他往下跑,就会回到第十层,跟陈严一样,他中了鬼打墙,但他没有陈严的阅历,不知道童子尿可以破鬼打墙。

    走投无路的李见义只能向着更高层跑去,虽然他跑的并不慢,但身后高跟鞋的声音一直不紧不慢的跟着。

    这声音虽然听上去很遥远,但真真切切在靠近,不管李见义如何逃跑,高跟鞋踩在地面上‘啪...啪...啪...’的声音都会在他身后。

    “这公鸡血到底管不管用啊?”老道临走前用公鸡血抹了李见义一脸,说是能够迷惑溺厕鬼的感知,但不管李见义躲在哪里,脚步声都会越来越近。

    李见义中心慌乱,一层层往上跑,然后呆立在了原地,前一个拐角,他眼角的余光已经看到有个影子出现了,这说明溺厕鬼跟他只相隔一个拐角。

    但他眼前已经没有楼梯了,这是15层,是楼顶....

    别的楼层过道的两边都有上下楼梯,他还能绕一绕,但这该死的15层只有一条楼梯,而溺厕鬼就跟在他身后这段楼梯上。

    “这是什么设计,一点都不科学!”李见义边骂设计师边四处寻找可以躲藏的地方。

    高跟鞋的声音越来越急促,越来越近,眼看溺厕鬼就要转过最后一个弯,李见义病急乱投医,钻进了一个看着就容易闹鬼的房间。

    正是之前遭遇鬼打墙时陈严也不敢进去的那间屋子。

    刚一进屋李见义就感受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阴冷,这屋子,怕不是有问题。

    想起门口那撕的破烂的辟邪符咒,再想起这半夜仍旧开着的门和比楼道更加漆黑的空间。

    整个空间弥漫的腐朽的味道,李见义每走一步都会发出令人牙酸的嘎吱声。

    他有些后悔了,何必要给自己找罪受呢。

    早知道就在楼道那唤出陆凝秋跟那溺厕鬼一决雌雄,他没有一开始救唤陆凝秋出来是因为被陆凝秋坑了很多次,他内心对她还是有些小小的不相信。

    说不得这次换了陆凝秋,等他睁开眼睛时,已经跟溺厕鬼手拉手好朋友跳进粪坑一起游了,除非逼不得已,命运还是掌握在自己手中比较好。

    但现在,命运好像已经由不得他了。

    他在黑暗中感觉到有头发在脖子滑过,溺厕鬼的脚步身仍旧在楼道那边传来,这滑过脖子的发丝?

    不是溺厕鬼?

    那会是谁?

    李见义浑身发抖,不会吧,不会这么巧吧....

    他站在原地,颤颤巍巍掏出手机,学着纪小芸打开了大悲咒的单曲循环。

    “嘻嘻,你想死吗?”一个少女的声音传来,少了一些感情,多了些许阴冷,李见义的脖子感受到了刺骨的凉意,头发逐渐落在了他的脸上。

    随后一只抹着红色指甲,冰冷苍白的手,从背后伸过来,把外放大悲咒的手机一把捏碎.....

    “卧槽,我的手机,跟了我六年800块买的手机!”李见义差点哭出声来,随后又觉事情不对。

    他借着手机散发的余光,看到了一个精致的惨白脸庞,要是没有七窍流血就美翻了,要是舌头没耷拉到下巴就好了,要是黑眼珠没向上翻就更好了,要是没趴在他肩头就再好不过了.....

    “卧槽!鬼啊!”李见义惊叫着往前冲去,要说吓人程度,这女鬼可比溺厕鬼吓人多了。

    溺厕鬼长得是丑是吓人,但它丑的很自然,让人觉得“啊,它就该那么丑,就该长这样。”

    但这女鬼乍看很美,细看却又恐怖异常,这种反差令李见义受到了巨额的惊吓。

    他跌跌撞撞也不知道打翻了什么,那是陶罐打破的声音。

    只听那女鬼一声凄厉尖叫,整个房间刮起了阴风,顿时间灰尘漫天,各种腐朽的家具朝着李见义砸去。

    李见义吃痛,下意识往屋子深处跑去,身后凄厉的尖叫越来越惨,李见义感觉到灵魂都要被这声音刺穿。

    慌乱之下,他钻进了一个狭小的房间中,说也奇怪,一进这房间顿时就听不见女鬼恐怖的尖叫了,甚至连溺厕鬼高跟鞋的声音都消失了。

    李见义当下松了一口气,却闻到一股熟悉的臭味,他心头一紧。

    借着窗外暗淡的月光打量起了周围的环境,他惊惧交加,这狭小的房间,竟然是厕所.....

    而那溺厕鬼,正站在马桶边狞笑的看着他[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