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仙子降临我身边 > 第三十二章 圣水冲击!
    “嗨,你们好呀。”李见义尴尬的打着招呼,因为陆凝秋的灵体浑身散发光芒,李见义也从脑海的黑暗中看清了二鬼模样。

    “别废话,乘我的本命残魂还撑得住,一起上!”陆凝秋一声大喝,便攻了上去。

    “你找死!”刚进阶成为煞鬼,溺厕鬼也不是好惹的,竟然主动让它附身,显然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了。

    溺厕鬼被拉入李见义的身体时就发现了这幅身体的异状——**与灵魂的联系没有那么紧密。

    如果能将这**内另外三个灵魂吞噬殆尽,它或许能掌控身体重活一世!

    一般的鬼上身只能影响宿主的思维和**,令人疑神疑鬼,令人日渐消瘦,最终在恐惧中死亡,并无法直接控制人体,这种占据主动位置后能够直接控制身体的情况溺厕鬼也是第一次见到。

    “这...真是...不枉我十年间一直惦记着你!”溺厕鬼发出渗人的笑声,被陆凝秋冲上前去就是一巴掌拍翻在地。

    “本仙的东西也敢觊觎!”这具身体只能属于李见义和她,主动将二鬼拉入体内就是为了用魂魄来对付魂魄!

    这一巴掌切切实实伤到了溺厕鬼,“你到底是谁!”溺厕鬼惊惧喊道,这一体双魂的情况着实有些让它摸不着头脑。

    其中有一个魂魄是十年前被它盯上的那个,也就是李见义,还有一个散发着神性的残魂令进阶后的它都感受到恐惧。

    “我是你爹!”这是陆凝秋昨晚玩网游时学的,当时被航市鲲鲲骂的无法还嘴,现在她学以致用,对着溺厕鬼边打边骂,对溺厕鬼造成了双重打击。

    另外一边的女鬼被陆凝秋散发的神性光芒照耀到,身上不断有黑气冒出,不同于鬼魂的阴冷,这黑气充满了邪恶。

    黑气散尽后,她脸上的凶历之色消失,剩下的只有迷茫。

    “我是谁?”

    “我在哪?”

    “他们为什么在打架?”

    女鬼心中发出了疑问,在她心中隐隐感觉到,眼前的男性魂魄似乎对她很重要.....

    这魂魄就是李见义,李见义正摩拳擦掌,准备给这女鬼来上一拳,他不知道他的拳头管不管用,为了活下去只能上了。

    “嘤~嘤~你为什么打我~”女鬼被李见义打了一拳,坐在地上,嘤嘤哭泣,一时间让李见义无所适从。

    “我好像很猛?”李见义看了看自己的拳头,自信心莫名的爆棚。

    “先别管她,快来帮我,我魂力马上耗尽了!”陆凝秋着急的喊道。

    虽然她一直压制溺厕鬼,却因魂力太弱无法彻底消灭,再这样下去,过不了片刻她就要魂飞魄散了。

    李见义闻言一个箭步冲向了溺厕鬼,挥出他将女鬼打的嘤嘤叫的自信一击。

    “滚!”溺厕鬼一脚把李见义踢开数米远,灵魂吃痛,令李见义几乎就要昏厥。

    陆凝秋借此机会将溺厕鬼重创,但也油尽灯枯。

    “桀桀桀....你一缕残魂,撑到现在很不容易吧....用不了多久...这具身体就归我了!”溺厕鬼发出阴恻恻的笑声。

    李见义见形势不妙,忽然想起了他还有一招秘密武器没有使用。

    “秋秋,再坚持一会!”李见义说完不等陆凝秋回答,便迅速掌控了身体,在控制身体时他的灵魂处于毫无防备的状态,如果陆凝秋没有将其护住,那便必死无疑。

    但这种危机时刻,他管不了太多了。

    令李见义没想到的是,刚掌控身体,他灵魂就受到了重创,因为陆凝秋在同一时刻油尽灯枯昏厥过去。

    强忍着灵魂受创的痛苦,李见义脱下裤子,对着溺厕鬼被抽走灵魂后剩下的污秽躯体便是一发圣水冲击!

    童叟无欺的18年纯净童子尿.....

    ......

    三分钟前。

    陈严也已将众人安全送走,开始折返上楼,他脚下踏着春华步,左边腋下夹着老道士,右边夹着纪小芸,沿着溺厕鬼那污秽的脚印笔直冲上15层。

    纪小芸提前单曲循环了大悲咒,她这大悲咒是一位得道高僧倾情献唱,无损音质,比起李见义那种网上找来的效果好太多了。

    她将音量开到最大,被这栋楼没睡着的住户骂了一路。

    老道则拿出他的公鸡血不断往外撒去,夹着二人飞速奔跑的陈严也没闲着,他气运周身,将威势提至最高,带着强大武者的恐怖气势裹挟着三人一路势如破竹直捣黄龙。

    他们犹如一个整体,配合默契。

    待到他们赶到李见义所在的厕所时,李见义恰好在进行神圣的圣水冲击。

    他因灵魂受到溺厕鬼的背刺,表情痛苦的扭曲,尽管如此,他还是坚持着冲击。

    四人面面相觑,一时间整个房间都陷入了沉寂。

    唯有那大悲咒在不断循环......

    “呔!妖孽吃我公鸡血!”老道一下将手中所有的公鸡血泼了出去。

    不是对着溺厕鬼的鬼躯,而是李见义。

    因为之前李见义决定单独引走溺厕鬼时老道给他脸上涂满了鸡血,此时看上去如同面部渗血,表情扭曲,比起溺厕鬼还要吓人三分。

    “这红脸妖怪好吓人!”纪小芸面红耳赤用手挡住眼睛,却又隐隐露出一条小缝。

    “待我将这红脸滋尿鬼斩杀,再去救见义小友!”陈严的武者气势在刚刚见到李见义圣水冲击时断了档,此刻重新爆发,就要一掌劈死这‘红脸滋尿鬼’。

    此等邪物不该存在世上,现在不斩怕是要为祸人间!

    “慢着!陈掌门!我就是你的见义小友啊!”李见义一声大喝,他感觉到了杀意,被陈严这等强大武者的杀意针对,他圣水冲击的威力又大了几分.....

    .....

    .....

    三人默契的转过头去,而李见义也耗尽最后一滴力气在这尴尬的氛围中晕倒了。

    说来着溺厕鬼也是倒霉,好不容易撑到恐怖的陆凝秋油尽灯枯,又被李见义对着它的本体滋了童子尿。

    强忍着身体和灵魂被灼伤的痛苦,只要它吞噬了控制**的李见义,它就能重获**,再世为人。

    结果那个半死不活的女鬼还要出手阻挠。

    打败女鬼,眼看就要杀死李见义的魂魄,又是一碗至阳公鸡血,又是蕴含佛性的大悲咒,还被强大武者用最强烈的杀气上下冲刷了几回。

    本来勉强也就顶住了,但它之前被女鬼冲破鬼域受了重伤,虽然进阶成为煞鬼但鬼力空虚,又被陆凝秋殴打了一整场,伤上加伤。

    “大师,我悟了~”在佛性的大悲咒中,溺厕鬼终于顶不住。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