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仙子降临我身边 > 第三十三章 把他叉出去
    他本是一落后村中的孤儿,从小没人喜欢他。

    一日跟人争论,被村里的孩子王故意推下旱厕,没人伸手救他,所有孩子都围着他笑,直到他被活活溺死。

    孩子们慌了,找来大人。

    大人们没人肯为他清洗尸身,只将他沾满了污秽的身体草草埋到了乱葬岗。

    甚至,故意推他的孩子王没有丝毫悔过,在他死后还嘲笑他窝囊的死法。

    他怨啊!

    他要杀了那个孩子王!

    他要杀了他死那日所有在场的小孩!

    用和他相同的死法.....

    “你的怨恨,我感受到了。”一道声音如同九幽低语,它获得了力量。

    “我....要溺死....所有...入厕之人!”它从乱葬岗爬出,却迷失了‘执念’。

    而在它苏醒后没多久便碰到了李见义,李见义是从它手下逃生的第一个人,理所应当成为了它的‘执念’的一部分。

    此时执念消散,它恢复了少许生前的记忆。

    “我为什么在这?”

    “那该死的廖帆呢,我要去杀了他!”

    但它再无一丝力气,溺厕鬼最终消散无形,失去了意识的无主魂力,开始疯狂涌向余下三魂......

    晕倒的李见义做了一很长的梦,在梦里,他变成了一个黑瘦小孩。

    他住在漏风的泥屋内又冷又饿,每天都有一个胖子带着一群小孩来欺负他,嘲笑他。

    终于有一日,他忍受不了胖子嘲笑他的父母,他的父母是大英雄,为了救人才死的,他和胖子打了起来。

    胖子身强力壮,而他则每日吃不饱饭没有力气,输是很自然的结果。

    把他扔进茅厕!

    把他扔进茅厕!

    孩子们起着哄,胖子将他提起,带到了臭气熏天的茅厕。

    无论他怎么挣扎,都挣脱不开胖子有力的手掌。

    无论他怎么喊叫,回应的只有那群孩子的嘲笑声。

    他被扔进了屎坑里,肮脏,恶心,他在求救,孩子们在笑,笑的扭曲,像是魔鬼。

    长久的黑暗。

    “你想复仇吗?”一道声音犹如九幽呢喃打破了令人发疯的寂静,那是恶魔的救赎。

    “你是谁?”李见义问道。

    “吾名伏矢。”

    在此刻怨念充满了李见义内心,他要复仇!

    ......

    “快醒醒,你快醒醒!”一道幽幽女声响起,有些耳熟,李见义猛然睁开眼睛,却看到一对厚厚的嘴唇正对着他亲来。

    “啪!”李见义吓得给了他一巴掌。

    “李医生!你没事吧!”一群护士叽叽喳喳的围了上来。

    “没上次猛,我没事。”李医生浑厚的男中音响起,令周围护士‘呀呀’直叫。

    “不好意思,请问我这是在哪?”李见义发觉是自己冲动后问道。

    “你还好意思问,上次也是你,打了李医生,砸了我们医院,这次你又来了!”其中一个护士骂道。

    “对呀,对呀,要不是我们‘秒口回春’李医生两次用人工呼吸救你,你早就去见阎王了!”

    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一群护士那简直是轰炸机,李见义被骂的哑口无言,甚至觉得自己出生在这个世界上就是一个错误。

    “好了,你们不要骂他了,他是患者,我们应该一视同仁。”李医生拍了拍白袍说道。

    “李医生说的是!”这群护士异口同声答道。

    她们在李医生面前乖巧的不行,待到李医生离开那凶残的本性便暴露无遗。

    “醒了还不起来!怎么检测都没问题,还在这睡了10天,怕不是来蹭我们床位的。”

    “对呀对呀,可能是来骗李医生为他做人工呼吸的。”

    “有可能,怪不得李医生每次一上嘴就醒来,还装作很矜持的样子打李医生!”

    “啊,我的头好晕,我也想李医生为我做人工呼吸。”

    ......

    李见义拿了自己的随身物件,灰溜溜的付了钱,穿着病号服离开了医院。

    “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不对?”李见义出了医院细细思索,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十天!我晕倒了十天?

    李见义突然想到什么,对着身上一通乱摸,想起手机早在十天前被女鬼捏碎后,只能穿着病号服开始往江南大学方向狂奔。

    他,好像错过开学报道了。

    好在他还记得这条路,离江南大学并不远。

    “妈妈你看,有个神经病!”一个扎着两个辫子的小女孩指着李见义说道。

    她母亲赶忙将她的手按下,并扯着远离数米。

    李见义顾不上路人怪异的目光,时间已经很晚,再不去报道又得迟上一天,学业是他心中最看重的点,也是他认为走向成功唯一的道路。

    只有完成好学业他才能找到好工作,娶到好老婆,生下好子女,过上好生活,完成他笑着寿终正寝的好目标。

    可这人生好目标还没开始呢,似乎就走歪了。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

    江南大学是航江市的老牌名校,古朴的校门散发着历史的厚重,校园里的路面都由青石砖铺就,古韵十足,上面承载了江南学院所有学子的印迹。

    而路面旁那两排老柳树更是岁月的见证者,见证着芊芊学子的成长,见证着专属于江南大学的时代变迁,同样见证着穿着病号服的李见义被保安叉出去的尴尬。

    “大哥,误会啊,我真是这里的学生。”李见义大喊。

    “你是学生?我看你更像神经病!”两个保安手中的力道加大,叉的李见义连连后退。

    “真的,我是计算机系25届的新生。”李见义赶忙解释,已经有很多没课的学生在驻足观看了,他可不想刚进学校就出名,这不符合他低调的为人。

    “学生证拿出来看一下。”保安就像个杀手,没得感情,不会因为李见义可怜兮兮的求情动摇。

    “没有。”李见义他真没有,都还没报道哪来的学生证。

    “叉他出去!”两个保安同时发力,李见义眼看要被叉出校园,无奈说道“保安大哥,我赶着去报道,还没拿到学生证,你们就通融一下吧。”

    “那录取通知书总有吧?”保安最后再给李见义一次机会。

    “忘在家里了....”李见义弱弱说道,晕了十天刚刚醒来就发现错过了开学,心中还庆幸医院离学校近呢,脑袋晕乎乎的哪还记得什么录取通知书。

    “你还说你不是神经病?”保安一声大喝把李见义叉出了校门。

    “发生甚么事了?”一个头发花白的年迈老者见到这个场景上前问道。

    “易教授,这个神经病冒充新生想要进入学校。”保安如实回到。

    白发老者看了一眼李见义,问道,“同学,你是哪个系几班的,名字叫什么?”

    李见义赶忙回到,“老师,我是计算机系25届3班的,叫李见义!”

    “哦,是小蒋手底下的学生,我跟他确认一下。”老者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没一会他便确认了确实有一个学生还未来校报道。

    “你在这等一会,小蒋马上就来。”老者笑呵呵说道。

    学校嘛,就该千奇百怪什么样的人都有,无伤大雅的热闹多出点,年轻人就该有活力才是。

    人人都跟他一个快入土的老头似的,抱着书,低着头,眼神呆滞脚步匆匆,这哪还能叫学生。@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