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仙子降临我身边 > 第七十七章 听说你们要跟我打牌
    李见义:“你看看你的左肩。”

    叶如夏扭头看去,因为之前被扯着衣服躲避倒吊女鬼,整个左肩暴露出来,在月光下显得格外色气。

    “这时候还敢耍流氓!钟叔,帮我教训他!”叶如夏娇喝一声,钟权闻声而动。

    一掌对着李见义胸口打去,他虽然刻意控制了力道,但这一掌也能让李见义在医院躺上一个月。

    危急时刻,李见义无息法用出,令钟权恍惚了一刹那,但实力终究相差太大,李见义想躲也躲不开,王平安躺在地上无法动弹只能眼看李见义挨打。

    李见义闭上了眼睛。

    “砰!”一声巨响,李见义想象中的疼痛并没到来。

    他睁开眼睛一看,眼前赫然站着身着黑色武袍的陈严,看上去一副宗师风范。

    只有陈严自己知道,急匆匆接下钟权一掌,体内气血翻涌的有多么激烈。

    其实钟权也没好到哪去,刚刚这一掌他是收了力的,突然出现的陈严令他猝不及防的受了轻伤。

    “难道这小子也是财阀公子?”看到李见义有暗劲高手保护,钟权皱起了眉头,现在叶氏财团内忧外患,还是少招惹敌人的好。

    但二小姐受了如此屈辱,他怎能坐视不理。

    既然如此,只要杀光在场的所有人,那便没人知道是谁干的了。

    月黑风高杀人夜,钟权起了杀心。

    武者虽说受到政府管制,但若是触碰到钟权这类忠于某势力的强大武者的底线,那除非你有相应的实力,不然谁都保不住。

    陈严眼中充满了凝重,从之前那一掌他就能感受到钟权强大的实力,他才是新晋的暗劲大师,对上老牌高手,他少了几分底蕴。

    “你找准机会离开,去找武道院武义。”陈严不再背着手站那装逼,他摆出迎战姿势,凝声如线,传入李见义耳中。

    而对面的钟权显然不准备放过任何一人,他左手大臂贴紧肋骨,小臂平行于地面,双脚扎起马步,整个人如同一座古钟。

    这是一个标准的武者出拳姿势,但也是新手用的姿势,对方此时摆出这种姿势,令李见义有些摸不着头脑。

    虽然李见义不明白对方为何摆出如此架势,但是剑拔弩张的氛围他还是读得出来的。

    “慢着,慢着!”他和叶如夏同时出声,令现场氛围稍有缓和,却仍旧是一触即发的场面。

    “钟叔,也不是那么大的事,没必要用这招吧。”叶如夏赶紧制止道。

    “对啊,这位美女,你仔细看看肩膀,不要误会了。”刚才钟权出手太快,李见义来不及解释,此时赶紧解释道。

    叶如夏皱着眉头将信将疑的看去,借助月光的照射,她竟然看见自己的肩膀处竟然有个隐约可见的黑色手印,就跟小孩的手掌差不多大小。

    叶如夏毛骨悚然,想起李见义当时看见她时露出的惊恐模样,她颤抖的问道“在楼梯那,你看到了什么?”

    “那栋废弃校舍里有两个鬼,一个就是你看见的倒吊女鬼。”李见义见到对方也是明事理之人,缓缓解释道。

    “还有一个呢。”叶如夏双手抱胸,在炎热的夏夜也隐隐感受到一丝凉意。

    “还有一个就在你的肩膀上,如果我没猜错,它的另一个手印就按在你脖子上。”李见义说道。

    “!!!”叶如夏打了一个寒战。

    钟权也停止攻击架势,靠到叶如夏身边看到,在他心中叶如夏才是最重要的那个。

    “这次就放你一马,如果有第三人知道的话,我必不饶你!”叶如夏冷冷说道,她现在只想尽快远离废弃校舍。

    想起校舍内的恐怖怪物,她就后怕不已,虽然她心中恐惧,但是却在离开之时又忍不住从玻璃内看了一眼校舍。

    她隐隐看到,一个身着白衣披头散发的女人缓缓爬起,手中还抱着一个面色惨白的小孩,那小孩死死盯着她,对她露出狞笑。

    叶如夏捂住嘴巴脸色发白,连退数步,在钟权的搀扶下才勉强站稳。

    这就是俗话说的又怕又想看,有很多喜欢看鬼片的人就是这种心态,心中明明很害怕,却又忍不住要点开视频。

    看完后自己一个人连厕所都不敢去,但是下次他还要看。

    “又是那些鬼东西?”陈严也看到了废弃校舍内的一幕,他面色凝重的问道。

    “嗯,不过没上次的厉害。”李见义点头说道,这种级别的鬼物,如果老道在应该能轻松逃出,而不用像现在这么狼狈。

    “我们先离开这吧,我报了警,过会警察来了解释也很麻烦。”李见义先行离开,而王平安则选择坐在广场等待同事。

    “王叔,那我先回去了,上次的欠你的钱....”李见义预言又止。

    “瞧你这德行,钻钱眼里了。”王平安笑道。

    “王叔哪的话,我正打算还钱呢。”李见义掏出手机假装转账。

    “算了吧,你小子别演了,这钱我本就没打算让你还,现在更不用说,千把块买条命,值了!”王平安拍掉李见义的手机,笑骂道。

    李见义挠了挠脑袋“那我就却之不恭啦。”随后将手机放回口袋。

    陈严与李见义也在御潮公馆门口分别,他回武馆还有事要做,最近事情有些多,他处理的焦头烂额,航江市的四大武馆个个都在向他施压。

    李见义回到家中,刚好见到二女正在客厅打牌,二人穿着清凉宽松的夏季睡袍,空调开到最低,令刚回到家中的李见义打了一个寒颤。

    这阴冷的感觉就跟进入废弃校舍一般。

    “李见义,你大半夜的去哪了。”纪小芸好奇的问道。

    “没去哪,就下楼走走。”李见义敷衍道,千万不能让纪小芸知道废弃校舍闹鬼的事,否则按照她的性子,必然会在半夜探上一探。

    “是吗,我这两天听说江南大学有一处废弃校舍,之前好像出过女学生跳楼自杀的案件,要不我们挑一天去探探?”纪小芸颇有兴趣的说道。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李见义白了她一眼,说道“这些鬼地方还是少去为妙。”

    赵颜儿也点头附和“是啊,是啊,多吓人,还是窝在家里练练武,打打牌好。”

    她上次也被吓得不轻。

    “对了,李见义,我们两个人打牌总感觉缺点味道,要不我们三人来斗地主?”赵颜儿岔开话题,免得纪小芸一直提那废弃校舍的事。

    李见义一听到打牌,便想起了林秋。

    “要不,我们搞点彩头?”李见义似乎在盘算着什么[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