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地狱电影 > 第1875章 平局
    “生命力还够吗?”乌有乘胜追击,指针剑再次就位。

    银色光辉仍在装弹,无法使用。钱仓一的视线落在乌有的双手,他再退已经来不及,而且,消耗战对他极为不利,他必须打破眼前僵持的情形,因此,他选择了一个相反的方向,由防守转为进攻。

    两人迅速接近。乌有的指针剑刺进钱仓一的左肩膀,而钱仓一握枪的右手也砸在乌有头部,以伤换伤,两人的思路在此时完全一样。

    钱仓一感觉肩膀一阵剧痛,他紧咬牙关,右手转动银色光辉,枪口对准最近的乌有,他现在的射击姿势十分不方便,精准度很低,不过,在如此近的距离,即便再低,也能够命中目标。然而,当他扣动扳机时,乌有将左手抬起,干扰射击角度。

    银色子弹飞向乌有,一共两颗,一颗命中肩膀,另一颗脱靶,飞向远处的墙壁。

    乌有右手一沉,手中的指针剑几乎脱落,他闷哼一声,右手再次握紧指针剑,忍着剧痛继续进攻。

    从生命力的角度考虑,乌有因为庞大的储量以及快速的恢复能力,显然要优于钱仓一,然而,因为缺乏肢体延伸的被动技能,即便他在量上占据优势,但是在质上却缺乏对抗性。他暂停时间后,假设钱仓一不使用技能,他依然需要先接近,再杀死后者,但是钱仓一不需要这么麻烦,只需要发动技能,并且在中距离扣动扳机即可。

    拖延时间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对乌有来说,只有杀死其他演员,才算真正稳当。除了他之外,其他演员都得留在这艘运输舰上。

    钱仓一看着乌有,瞳孔外圈再次变成红色,古老凝视发动,这一次仍然是进攻,而不是修复伤势。

    乌有察觉到这一点,不顾逐渐腐烂的右肩,加大力道,将指针剑劈向钱仓一的眼睛。古老凝视生效,乌有双眼失焦,陷入恐惧之中,但是已经挥出的右手却反而更加用力,似乎,在恐惧到极致中,乌有选择的是拼死一搏。

    钱仓一闭上眼睛,头部微微转动,一阵剧痛从左眼传来。剧痛中,他的身体不自觉后退,不过在后退的同时,他的右手也挥动银色光辉,重重砸在乌有的脖子上。

    乌有踉跄向外走了两步,摔在地上。

    钱仓一也因为匆忙后退而脚步不稳,撞在后方的墙壁上。鲜血从左额头流下,在眼睛处聚集,再缓缓滑落。相较眼睛而言,左肩膀并未流多少血,但是却已经无法抬起,伤口不大,但伤势却比眼睛更眼中。

    乌有侧躺在地,左肩在银色光辉子弹的腐化之下,血肉溶解,露出骨头。

    拐角处另一侧,宣纸眨了眨眼,发觉前方多了一件外套,而身后的乌有,已经消失不见。他向前走了一步,来到另外两人的视线中,眼神与乌有交汇的瞬间,他意识到什么,马上蹲下,右手放在墙壁与地面的连接处。忽然,他的左膝盖裂开,鲜血从中喷溅而出,染红墙壁与地面。他惨叫一声,身体向地面倒去。

    “宣纸在我手里。”乌有对钱仓一说,同时调整姿势,准备站起,“对了,忘了和你说,是他把你的队友丢出去的,要知道,我可没有这种能力。”

    宣纸瞥了一眼钱仓一,舔了舔舌头,感觉唇干口燥。他张嘴想说什么,但又感觉在这种情况下,解释已经没有必要。

    钱仓一尝试睁开左眼,眼皮颤抖了几下后,他在剧烈的疼痛中选择放弃,接着,他直视乌有说道:“我知道了,宣纸打算把你和千江月他们一起丢出去。”

    听到钱仓一的话,乌有表情严肃,接着,他高声喊道:“宣纸,打开!”

    宣纸自然明白乌有的意思,眼前的情形,他认为是钱仓一占据上风,毕竟乌有是作为偷袭者先出手,结果却是平局。对乌有而言,平局本身就意味着失败。

    虽然他不想按照乌有说的做,可乌有已经在他体内留下了伤口,这些伤口随时可能要了他的命,所以他不得不做。因此,当乌有说完,他已经发动技能,在墙壁和地面之间开了一条缝隙,通过这个洞,能够到达下面的房间。

    当宣纸打开缝隙的时候,乌有整个人像弹簧一样弹起,冲向缝隙。

    钱仓一刚想动,左肩的疼痛让他倒吸一口凉气,结果牵扯到左眼的伤口,导致面部抽搐。他强忍着剧痛抬起右手,试图瞄准乌有,然而,在被伤口拖延的时间中,乌有的半个身体已经进入缝隙,下半身大半都躲在宣纸身后,只有一双脚露在外面。

    宣纸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看着钱仓一,同时,他也在做另外一件事,那就是将缝隙扩大,他这么做不是为了其他人,而是为了自己,他清楚,一旦乌有安全离开,对想要杀死其他全部演员的乌有而言,他死了一定比活着更好。因此,他扩大缝隙,是在为钱仓一争取追击的条件。

    钱仓一没有扣动扳机,双脚用力朝缝隙跑去。

    “谢谢。”宣纸轻声说了一句,按照常理,钱仓一本可以杀了他。说完,他左手伸向口袋,掏出一根表面带有芝麻的巧克力棒,然后丢给钱仓一。

    虽然宣纸没有明说,但钱仓一知道,这是能够恢复伤势的特殊道具,他张开嘴,一口咬住巧克力棒吃了下去。随后,他从缝隙中跳下,继续追击乌有。

    宣纸再次将左手伸向口袋,拿出一颗巧克力棒吃下,然后他右手撑住缝隙边缘,再利用右脚起跳,以一个不太平衡的姿势跳入缝隙中,跟在钱仓一身后。他想逃,想离开眼前的战场,不过他的直觉告诉他,离开就是死,想活命,必须跟上去。

    他右手抓住缝隙边缘,慢慢落到下方的房间中。

    等到落地,他才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奇特的房间中,这个房间与他之前在运输舰上见到的房间截然不同,因为天花板、墙壁和地面都不是之前所见的白色合金材质,而是人!@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