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地狱电影 > 正文 第1923章 残酷进化
    白色外套左手臂的衣袖垂在身侧,跟随身体走动而自由摆动,里面没有手臂。眼前的人没有左手,但是,凭借背影,钱仓一依然锁定了对方的身份——乌有。

    钱仓一身侧靠着墙壁,举起银色光辉,将枪口对准乌有的后脑勺,但是并未扣动扳机,因为时间在这一瞬间被暂停,蓝色的丝线从乌有身上散发出来,笼罩周围一片区域。在时间暂停期间,他能够看清乌有的动作,只是不发动光阴冢的领路人便无法行动,即使是扣动扳机这一简单的动作也没法做到,一旦他发动技能,也会暴露自己的身份。

    实际上,无论如何,偷袭都只会成功一次,从理论上,他能够一枪灭杀乌有,只是,可能性的大小无限接近于零,几乎无法成功,所以,他需要思考后面的事情。

    乌有受伤、或者被杀死一次后,会做什么?

    钱仓一思考期间,乌有向前走去,背影逐渐消失在钱仓一眼中。

    他为什么时不时使用时间暂停?除了暴露自己的位置之外,没有任何意义,以他的生命力储备,根本不需要这样做……他没有发现我,所以不可能是为了针对我,唯一的可能是针对另一个演员,他在欺骗吗?让那个人误判他的技能时间?等等,时停的间隔的确是固定时常,再加上他的速度始终维持同一个速度,那么,另一个人只需要通过乌有的位置变化,就能够找到虚假的“规律”,从而找出逃脱的机会。

    在他思考期间,乌有已经完全离开他的视线,转过弯,走到另一条街道上。

    蓝色丝线四散而逃,不知飘向何方。

    钱仓一眉头紧皱,即便他能够与乌有颤抖,但无论是时间暂停,还是光阴冢的领路人,另一个演员都不可能找到机会打开前往终焉之地的道路,不过,在这里,有一个变数,那就是时停的范围得到了限制,换而言之,他只需要将乌有逼离这片区域,机会,自然会出现在他的队友面前。

    这是一场豪赌。

    此时,钱仓一并不知晓渊底发生的事情,也不知道乌有正处于进化的路线上,再加上乌有左臂没有恢复,又给了他一个错误的判断。

    然而,事到如今,无论他知不知道,他都必须直面乌有,继续僵持下去也不会有任何结果,现在,已经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样,规避乌有的威胁。

    理清楚思绪后,钱仓一转身朝楼上跑去,这座都市因为被废弃的关系,高楼上缠绕着许多植物,再加上二段跳技能,他能够十分轻松在楼与楼之间转移。来到三、四层后,他找到楼与楼之间最近的距离,助跑之后轻松跳到另一栋楼内。利用翻滚卸去冲刺的惯性后,他半蹲在地,警惕地看着周围,确认没有问题后,再站起来朝乌有离开的方向跑去。

    大约两分钟后,他再次锁定乌有的位置,这次,他利用隐形斗篷的伪装能力,尽量从乌有的死角靠近乌有,虽然从远处射击也能够命中,但是他不放心,既然现在他拥有率先出手的优势,自然要确保万无一失。

    通过光影的伪装,他成功蹲伏在乌有前进的位置上默默等待。

    乌有从左侧走来,像是巡视般,四处查看,但是没有进任何一间屋子搜索,所有的一切都仿佛在明示他是在故意暴露自己的位置。

    钱仓一握紧银色光辉,等到乌有从身边走过,他将枪口对准乌有的后脑勺,这次,他没有犹豫,马上扣动扳机。这是一次致命的偷袭,也是一次试探。

    银色子弹从枪口飞出,旋转着飞向乌有的后脑勺。

    依靠银色光辉的特性,再加上近距离射击,一旦子弹命中,在没有特殊道具和保护技能的情况下,虽然不一定会死,但重伤绝对逃不掉。

    子弹一路畅通无阻,穿过乌有的头骨,从后脑勺没入。乌有被子弹命中之后向前倒去,同时,他的头部开始融化。

    “……中了?”

    钱仓一眉头紧皱,并非他怀疑自己的能力,而是他不相信乌有会这么简单中枪,除非一路走到这里之后,乌有的能力断崖式下跌,但显然,既然他能够在光阴冢内获得月神的帮助,恢复体力与生命力,同样,乌有很可能也会有同样的遭遇。

    既然开枪已经暴露了自己的位置,他不再遮掩,马上发动光阴冢的领路人,当他发动技能的瞬间,周围的一切非生命物体都变得模糊起来,仿佛无法维持固定的形体。

    终焉之地的入口拥有在光阴冢内维持一定程度稳定的力量,也正是如此,皮影戏才能以最快的速度来到入口处,而钱仓一的技能,却能够破坏这种程度的稳定,这意味着,一旦他使用技能过度,终焉之地入口处的城市可能会完全消失,被其他的时间碎片所取代,至于取代后的时间碎片内是什么情况,没有任何人知道。

    在技能发动期间,钱仓一将银色光辉剩下的两颗子弹也发射出去,只是这次,情况却出现了一丝意外,后射出的两颗子弹并未击中乌有,而是被乌有身边的碎石块挡了下来。他清楚地记得,碎石块明明安稳地躺在一边,而当他准备射击的时候,却诡异地飘起,恰好挡在子弹前进的路径上。

    “为什么……能动?”

    钱仓一深吸一口气,再缓缓呼出。刚才发生的事情已经有点出乎他的意料,明明乌有已经死得透彻,但是他却依然有乌有还活着的感觉,并且,碎石块诡异的行为,也似乎证明了他的猜想,只是,他想不明白其中的原因。

    蓝色丝线从躺在地上的乌有身上发散出来,覆盖住周围的区域。

    钱仓一没有打断,因为他看见,头部已经融化过半的乌有,缓缓站了起来。

    “我等你很久了,苍一。”乌有的声音传来,严格来说,这声音并非从乌有的嘴里发出,而是乌有周围的空气振动发出的声音。

    说完,乌有缓缓转过身来,他的脸已经融化大半,变成肉泥的形状,融化的大脑与鲜血混在一起,顺着仅剩的脸颊流下,聚集在下巴上,滴落地面。

    “来吧,我最后的考验。”@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