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西游,我体内有九只金乌 > 正文 六八一 三皇成于功,五帝成于德
    有人唏嘘,为姜尘的成长速度感到震惊。只是,众人的唏嘘声没持续多久,很快就被震撼所取代了。

    因为,姜尘开口了。

    “陛下,今日我欲攻打妖族,调兵之事就是因此而起。方才,我已经给过陛下面子了,接下来,若再有人谈及此事,便视之为妖族同党,杀无赦!”

    姜尘停下脚步,先是向玉帝解释了一下事情的缘由,继而朝着虚空说道:

    “还有暗中看着的诸位,我不知道你们的身份,也不知晓你们的来历背景,但这不重要,我只是诚恳的希望,接下来发生在北俱芦洲的人妖大战中,不会出现你们的身影。”

    “若是你们不听劝告,非要插手此战的话,那就不要怪我无情了。我不管你们的背景为何,发现一个,斩一个。”

    “非但如此,就是你们背后的势力,族人、亲朋好友,我也会连根拔起,一个不留。”

    “凡是相助妖族者,皆为妖族同党,为我人族死敌,不死不休!”

    姜尘知道,太阳神殿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注意到这里情况的高手,绝不止玉帝一人,三界很多大神通者与大能也都感觉到了,纷纷将目光投递了过来。

    而姜尘这些话,就是说给他们听的。

    接下来的人妖大战,三界强者若只是看着,那自然无事。可若是插手其中,相助妖族的话,那人族就会将其视为妖族同党,不死不休。

    “诸位,我言尽于此,勿谓言之不预!”

    收回目光,姜尘抬手撕开虚空,带着三十六位先天道尊,前往了北俱芦洲。

    也就是在这一刻,三界震动,所有的高手都知道了,人族新晋强者九霄大帝姜尘,携带三十六位先天道尊北征妖族。

    这日,姜尘携三十六道尊下界,三界轰动,万族无不震撼,都被姜尘的决心给惊到了。

    那可是妖族,说打就打,这么刺激的吗?

    “帝君方才再说,他是要攻打妖族吗?”

    天庭之上,一众仙神皆是神情恍惚,被姜尘说出的话震撼到了,久久没有回过神来,就是玉帝,也是面色大变,满脸凝重的看向了姜尘等人离去的方向。

    “陛下,你要为臣做主啊,那人当着您的面都敢对我下杀手,分明就是没把陛下,没把天庭放在眼里,还请陛下出手,为臣做主啊!”

    武德星君回归神来,突然哀嚎一声,再次朝玉帝拜道,恳请玉帝为他做主。

    真以为武德星君不知道,他这样做会引起玉帝的厌恶吗?他当然知道,他又不傻,他什么都知道,可他偏要做,他就是故意的,故意说这些话,好让玉帝下不来台。

    玉帝下不来台,固然会厌恶他,但更会记恨让他下不来台的姜尘。

    武德星君已经彻底豁出去了,他连生死都不在乎了,只想挑起玉帝与姜尘之间的矛盾。他要让姜尘死,哪怕为此得罪玉帝,生不如死,也在所不惜。

    反正他现在的日子,本就生不如死,再惨又能惨到哪里去?

    武德星君没有别的选择了,他与姜尘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了,想要靠自己的力量报仇,已经是件不可能的事了。

    所以,他选择了最为惨烈的方式,向姜尘发起了复仇。牺牲自己的一切,以挑拨玉帝与姜尘的关系,好借玉帝之手除掉姜尘。

    “闭嘴!”

    武德星君还要再说,太白金星已经忍不住朝他呵斥道。

    他这样做,能否挑拨玉帝与姜尘之间的关系,还是未知之数,但得罪玉帝,却是肯定无疑的事。

    可以看到,玉帝看向武德星君的目光,已经没了感情,冰冷的让人心寒。玉帝可是天帝,玩阴谋的行家,武德星君的心思,如何能瞒得过他。

    正因如此,玉帝才会更加的愤怒。帝皇的大忌,就是被别人利用,向来只有帝皇利用别人,哪有别人利用帝皇的?

    一开始,玉帝还觉得武德星君可怜,准备赏赐他一些宝物,以助他提升修为。

    可如今看来,却是不需要了。

    天欲使人亡,必先使其狂。

    武德星君已经发狂了,离死不远了。

    “武德星君这是疯了吗?”

    此时,天庭众神看向武德星君的目光,已经带了几分怜悯之色。

    这人已经疯了。

    对武德星君动手的人可是后羿,太古大巫大羿的转世身,巫族仅次于大巫刑天的高手。别说是对武德星君出手了,就是对天帝出手,人家又不是不敢。

    早在太古时代,人家就先杀了天帝的九个儿子,其后更是张弓搭箭射向天帝。

    胆大包天,说的就是他。

    被这样的人物盯上,能够活下来已经是侥天之幸,不躲在一旁暗自庆幸,反而要找玉帝做主,这可真是不知死活。

    玉帝的名头能吓到后羿?

    开玩笑,人家狠起来,说不定敢对玉帝下手。

    轰!轰!轰……

    就是这时,下方突然有十二股强横的气息传来,撕裂了天地屏障,快速的朝太阳神殿赶去。

    “那是,姬家的十二位家主?”

    十二道宛如神魔般的身影从天庭路过,引来了部分仙人的惊呼。

    “安静!”

    “众神听令,各司其职,全力维护天地运转,以免三界受到人妖大战的波及,再演上古天地破碎的惨事。”

    突然,玉帝沉声下令,让众神各司其职。

    三十六尊先天道尊出手啊,这要是和人族打起来,绝对会把天给捅出个窟窿,天庭要是不小心应对的话,三界八成会因为此战发生动荡,变得不稳。

    “臣等遵旨!”

    众神躬身领命,然后不敢怠慢,纷纷各就各位,运转星辰,调理四时,以稳固天地。

    至于武德星君,则是没有人理会他了,他虽然还活着,但在众人的心中,他已经死了。

    ……

    “什么,人已经离开了?”

    “真是糊涂啊!”

    “姜尘糊涂,你们也糊涂,不知道劝劝吗?”

    “劝不住就不劝了吗?”

    姬家十二位家主到达太阳神殿之后,发现姜尘等人已经离开了,不由急道。

    “罢了,事已至此,也没什么好犹豫的了,立即召集族中高手,火速前往北俱芦洲,助姜尘一臂之力。”

    姬家十二家主无奈,知道自自己没有选择的余地了,要么支持姜尘,要么不支持他。

    而以两家的关系,姬家十二家主实在找不到不支持姜尘的理由。

    ……

    “三十六尊先天道尊,人族这是要玩真的吗?真的要对妖族出手?他们不是很忌惮妖族吗,怎么今日突然态度大变?”

    “是年轻气盛导致的吗”

    “不应该啊,姜尘虽然年轻,但其智慧通天,为当世少有的大智慧者,断然不会冲动行事,他此举,必有深意。”

    “是三皇五帝的命令吗?”

    “尤记得,姜尘在前不久,刚从火云洞归来,然后就有了铲除三界妖魔,以及今日之事。”

    万族高手快速的交流着,搞不清姜尘这么做的目的,怎么人族的态度突然就变了,变得无比的强硬,要对妖族下手。这不合理,和人族以往的战略不同。

    万族担心人族对付完妖族之后,接下来就会对他们出手,自然无比关注人族的局势。

    而玄门大神通们,心里如何想的外人无法得知,可面上,却全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

    …………

    “嗯,这北俱芦洲的态度,平静的有些出奇啊。”

    远远的,姜尘看着北俱芦洲,朝身边的众人说道。

    他闹出的动静这么大,没道理妖族没有得到消息,提前做准备。可如今,北俱芦洲却出奇的平静,全然没有面对战争的紧迫感,真是奇怪。

    也就是姜尘说话间,众人已经来到了北俱芦洲外的天穹上。这里视野极为的开阔,站在这里,可以俯视整個北俱芦洲。

    “姜尘,你真的要攻打人族?”

    苍老的声音传来,在众人的耳边回荡。

    姜尘等人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就见虚空之中,三个中年男子走了出来。他们的身体壮硕,面容坚毅,周身血气澎湃,连发丝都携带着晶莹的神光。

    这是人族镇守在北俱芦洲的强者们。当然,镇守在北俱芦洲的人族强者,肯定不止这三人,这三人只是代表罢了。

    至于监视妖族的人族强者有多少,说实话,不止妖族不知道,就是这里的人族强者也不知道。

    是的,不知道,没人知道有多少人族强者在监视着北俱芦洲。监视北俱芦洲,这不是强制任务,而是人族强者自发的行动。

    有的强者,直接在北俱芦洲之外安家落户,就近监视他们。有的,则是在隐居之地遥遥看着北俱芦洲,随时准备发动雷霆一击。

    更有的人,虽然身在诸天万界,但却始终有一道神念停留在北俱芦洲,一旦此地发生变故,立即就会赶回,以铁血手段镇压妖族。

    明面上,暗地里,都有人族高手在监视北俱芦洲,数量不知道有多少。正因为摸不清楚人族的虚实,妖族才一直不敢擅动。

    “那是自然!”

    “若不是来攻打妖族,我带这么多道尊过来干甚。”

    姜尘脸上带笑,语气坚定的朝来人说道。

    “年轻就是好啊!”许是被姜尘的气势所感染,那人先是感概一声,接着又问道:“我听前辈说,你有意一争那人皇之位?”

    “是,姜尘心有大愿,需要成为人皇,方能一展心中抱负。”

    姜尘点头,自信的说道。

    从决定成为人皇的那一刻起,姜尘的心中就充满了自信,坚定的认为自己一定能成功,心中从未出现过失败二字。若不坚信自己无敌,如何能成功?

    “若是这样的话,仅是攻打北俱芦洲还不够。就算你把此地的妖族全部杀光,也是不够。”

    “人皇是大地皇者,万灵共主,想要成为人皇,不是攻打妖族就能成功的,非但要具有无量功德,更是要一统人间,荡平万族才能成功。”

    “你看我族三皇五帝,哪一个不是万族共主?哪一个没有作下惊人的壮举,获得了无量功德?”

    “天皇有荡平凶兽之功、地皇梳理地脉之功,人皇一统万族之功。少昊帝有治世之德,颛顼帝绝天地通……”

    “三皇成于功,五帝立于德?”

    “就是后世的大禹与始皇,前者有治水之功,后者一统天下,书同文、车同轨……皆有大功于天地,于人族。”

    “而伱呢,姜尘,你又作下了什么壮举,为人族立下了什么功绩,于天地又有何大功?”

    “若是没有,你如何敢效仿古之圣贤,问鼎人皇之位?”

    “在我人族,不是实力最强者为皇,而是实力最强者,且功德皆备者为皇!

    “若德行不足,那我人族宁愿无皇。”

    镇守在此地的人族强者开口质问姜尘,有何本事,有何功德,凭什么敢问鼎人皇之位?

    正如他所言,人皇就是人族的天,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当的,仅是实力强大还不够,还要有大功、大德。

    听到这人的质问,姜尘顿时明白,这又是一个劝说自己打消成为人皇念头的说客。

    只是,他的手段比较高明,不在从绝路上说事,而是从人皇应该具备的品格方面,展开辩论,全面否定了姜尘。

    认为姜尘无功无德,不配成为人皇。

    “前辈怎知我无功无德?我姜尘一生从不输于人,三皇五帝有不世之功,我亦有扶天之功。”

    “待我成为人王,前辈便知我姜尘的能为,可扶天之倾。”

    姜尘淡定的回答,言语间满是自豪。

    姜尘无功无德,那真是笑话。

    相反,姜尘有大功大德,只是暂时无法向外言明。

    就算不提神道与神器之事,只是造化丹与混元丹,就足以让他自傲的了。

    这两种丹药,已经成为了洪荒公认的货币,非但在三界流转,更是传到了诸天万界。

    尤其是混元丹,更是受到了整个洪荒高手的追捧,无数先天道君与远古大罗疯狂的追逐此丹,想要以此更进一步,修成先天道尊的境界。@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