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终极武力 > 第934章 你是怎么做到的
    第九百四十一章你是怎么做到的

    “到底还是年轻了一些,接触到这世界武道的时间太短,想要融合前世今生的两种力量体系,势必也不可能一蹴而就!不然,但凡我的功夫再强上几倍,管他什么对手敌人,都只管杀了了事,又何必出趟远门还要借着龙骧卫的名头行事……!!”

    听见苏明秋这么一说,王越心中也是不由叹了一口气。尤其是思及从前,心里面更是各种念头纷至沓来,既有对自己这段时间种种的经历的反思,也有对未来各种不确定的猜测与想法。

    一时间,竟是整个人站在原地都有些呆住了。

    不过,他到底也是心智坚定之辈,不似常人那般的胡思乱想,才一觉得心中杂念频生,立刻便精神一震,整个人马上就清醒了过来。

    “毕竟今时不比往日,既然我已经是重头来过,那自然就要经历这世上的是是非非。事到如今,无非也就是个走一步看一步,想的太多反倒乱了心绪。再者一说,与我为敌的人虽然不少,可终究都不过只是前进路上的一些绊脚石罢了,只要我能时时紧守本心,不为外物所迷,那些旁枝末节的事情就随他去吧,又能奈我何?”

    瞬息间,心念电转,王越忽然呵呵的笑了一下。虽然没有出声,可此时他的精神震动,自然而然的就勾连气机,丹田小腹只是那么微微向外一鼓,下一刻随着他脸上的笑容微微泛起,鼻翼翕张间,两条白气就像是小小的两条灵蛇慢慢的探了出来。

    然后,紧跟着他呵呵一笑,无声无息中,这白气便有如活物一般缩了回去!

    而与此同时,这两道白气的一出一入,也带得他面前的空气呜!的一声怪响,顿时就让王越整个人目光一闪,使得原本就已经确定下来的心意变得越发坚定起来.

    “事到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反正我已经答应了七叔你,要替你回国一趟,我虽然也从来没回去过,但能有个靠山照应毕竟还是好的。只要不触及到我为人行事的底线和原则,那都是无所谓事。但是话又说回来,真要不如我意,我也万万不会迁就就是了。”

    就在和苏明秋说话的这转眼一瞬间,谁也不知道王越的心里面居然便一下子转过了这么多的念头,但反观自身,对自己的未来更加期待的王越却也因此对他的内心看的更加清楚了.

    一念闪过,话音还没落地,王越突然发出了一声轻笑,随后他猛地一屏息,胸腹之间一起一伏,发出一连串低沉的轰鸣声,初时还只似蛙鸣,然后转瞬就化作了牛吼一般.

    下一刻!

    再等到,他嗫唇那么一吹,他面前的空气便嗤!的一声分裂开来,声如裂帛,就好像是突然从他的嘴里射出了一支箭,刚一出口便远及三尺之外.又仿佛化作了一口无形的利刃,沿途所至之处,空气似水般波开浪裂,白森森一道,最后才消失在了距离他几米远的地方.

    就是这么一口气的进出之间,王越这嗫唇一吹,气息之盛,竟然是已经凝练到了这种地步.

    传说中唐国古代的道士练气,有丹道有成者,气息近乎纯阳,一口气周行上下,练得纯之又纯,张口一喷,便能远出数丈之外,凝儿不散,,分金断石,呵气成风.

    王越现在距离这个地步当然还远的很,但他如今不但筋骨气血强悍无比,而且脏腑坚韧,浸入骨髓.虽然走的和古代道士并不是同一条道路,可单论武道之精深,气息之猛烈,竟然也是隐隐有了几分练气有成的意思.

    而紧跟着他这一口气吹出来,王越整个人的精神也随之水涨船高,仿佛长久以来,自从重新来过开始到现在,挤压在他心头的那些烦恼和负面的情绪,全都随着着一口气都被清空了一样.

    不但精神一松,恍如突然卸去了身上背着的重物,而且就连身体内外都为之一颤.在这一瞬间里,他外到四梢之末,皮肤筋膜,每一个细小的毛孔,内到脏腑骨髓的深处,似乎都已经在某种意义上真正的成为了一个整体,无时无刻连成一气.

    再也不是像从前一样,只有在运功发劲时,才能达到的形成一体,内外合一.

    “嗯,原来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内外合一!只有纯化了自家的心意,才能在更大的程度上掌握自己的身体.太多的顾虑和杂念果然都是前进路上的绊脚石.难怪和七叔练拳的时候,明明我已经把拳法练到了内外**,尽归于一的地步了,但是在和七叔交手切磋的时候却始终比不得他的挥洒自如.所以我尽管已经明悟刚柔转换的道理,也能在和人交手实战中让自己的拳法平添了几分柔劲,只是到底还是无法和七叔一样用出他那一样的至柔云手.这说到底,也是和我的心意不够纯粹有很大的关系啊!”

    此时,天色已近午夜,一弯银月高悬夜空,将冷冷的清辉撒遍大地,所以尽管四野无人,也没什么灯光,可在王越的眼睛里却依然可以看到很远的地方.甚至依稀间他还能听到从几公里外的海岸传来的浪花拍打堤岸的声音.

    似乎就在这一刻,放下心中所有负担,排除了大量负面情绪的他,整个人的精神都在月光的抚慰下开始升华了.不但眼睛看透黑暗,虚室生白,耳朵听的远,越发敏锐,甚至他的这股精神还内敛反哺,让他的身体从里到外生出了种种隐秘而不可思议的变化.

    只是稍稍那么一提气,游走周身上下,气血的力量便轻易的远至透入了所有的末梢,身上的皮肤敏感的一塌糊涂,毛孔中清凉的气息内外贯通,再没有了一丝窒碍,连他厚厚的脚底板都随着这种皮肤的呼吸,犹如心脏般的跳动了起来.整个人顿时一清,一轻.

    王越知道这就是劲力彻底贯通内外带给人的最大改变,内呼吸,用道经里的话来解释又叫做胎息,就好像胎儿在母亲的肚子里一样,一口元气充斥全身,只要没出生就是先天,呼吸完全不靠口鼻.而事实上道家的修行,虽然追求的是长生久视,但第一个阶段的大成就却正是“逆反先天”.专气致柔,能如婴儿……。

    换句话说道家的内丹练气术,逆反先天的标准之一就是达成胎息!

    不过,内呼吸其实还不算完全意义上的先天胎息。真正的胎息复杂而神妙,不但要贯通周身,洗练毛孔,而且里面还涉及到了更深层次的东西,玄之又玄,难以叙说。但即便如此,王越如今贯通内外,内呼吸一成,就等于已经给自己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以后再修炼时,只要按部就班,拳法武功日益精深,成就先天境界那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一直以来,他都在追求融合自身两个世界的力量体系,使精神与武道的修炼合二为一,但也只是在和丹增上师交手的时候,才一时灵光乍现,把这个进程向前推进了一大步,算是入了门。

    而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得以在刚才这一瞬间,似有意又似无意的,坚定本心,纯粹了自家的心意,让他的精神与拳法在无形中就来了一次相互促进。好似水乳交融,一下又进一步。

    “咦!师弟你这心性真是让我好生佩服。”

    虽然发生在王越身上的变化只在那么一瞬之间,而且这变化更多的还是反应在精神的层面上,但在他身边的苏明秋却依旧在第一时间感受到了某种异常。

    然后再听王越说话后,发出的笑声隐隐透出了几分开朗舒畅的感觉,顿时就也知道了自己的这个师弟果然是心性强大的很,一言一行,居然无不直面本心。

    心性这东西虽然不能直接增长一个人的实战能力,可却对武者在这条路上能否走的更远有着巨大的影响。功夫练到了某种地步后,一般人都会遇到所谓的瓶颈,心性在这时候就像是化学里的催化剂,心性好的人自然就会比心性不好的人更容易跨过这个坎儿。

    而有了心性这个基础,直面本心就也有了最根本坚持。然后为人行事,自然有自己最直接的判断和标准,有不可触碰的底线。

    如此一来,时时打磨,心意就会越来越纯粹。

    所以,这世上尽管聪明人有的是,可能把功夫练到最后,在这条路上走的更远的人却往往都不是什么聪明人。心性不行的人,就爱耍小聪明,愿意走捷径,心思一杂,乱象纷生,功夫当然就入不了上乘。

    “既然不愿意为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多费心思,那就只能让自己想的开一些了!”王越放开了自己的心意,心情一阵不由舒畅,再说话时语气中就带了几分笑意。

    “能想得开,自然就能心无滞碍了。难怪刚才我看你那一下吐气,脏腑蠕动,一口气就喷出了数米之外,且气息凝儿不散,恍如箭矢离弦一般,显然这就是你心中块垒已消,心意变得更加纯粹了。只是我也没想到,你的功夫居然进步的这么快,竟是在这种时候,一下子便内外合一到了时时不移不变的地步。要知道当年我练拳,有了你这种感悟的时候,都已经是四十五岁之后了啊……。”

    苏明秋身为武道大家,以他的眼力当然能看得出王越身上发生的这些变化,究竟是多么的难得。只是显然以他的本事,也是从来没想过,王越的进步竟然一致如斯!在堪堪不到二十岁的年纪,就追平了他在四十五岁时的成就。

    而事实上,王越和他练拳的时间满打满算也就是几个月的功夫而已。

    就算是王越的身体条件先天极好,练起拳来从来都是进步神速一日千里的,可苏家的**拳之所以又叫心意拳,那就表明了这种拳法在进入到一定地步之后的侧重点不同,越是上乘的法门对心意的要求就越高,而这也绝非就是依靠身体条件,单纯可以凭着苦练苦修来达到的。

    所以说,王越能在这个年纪有此成就,除了他自身先天的条件无比优越之外,明显对于心意的把握也是远远超出了原本苏明秋对他的估计。

    “跟我说说,你是怎么做到的?”

    苏明秋看着王越,饶是以他的心性,到了这时候都不由得生出了浓浓的好奇心。@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