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步剑庭 > 卷九 第八十三章 王途亡途(一)
    一声惊爆,惊碎慕紫轩脱罪的幻想。

    棺木炸裂,现出一道凌越世尘的超拔仙姿,风华隽永,当世无双,正是——

    “师尊?”

    左飞樱杏目圆睁,惊骇震绝,眼前之人竟是她以为已死的师尊卫无双。

    “道扇?”

    “卫掌门?”

    其他在场之人的震惊也不下左飞樱,纷纷禁不住惊呼而出,唯纪凤鸣和楚白牛似有预料。

    “诸位同道,久违了。”在万众惊诧中,卫无双飘然点落,向在场众派门致意,便见他面色虽显苍白,顾盼之间已有往昔神采,哪还有半点身染五衰之气,全身漆黑肿胀的样子?

    而楚白牛适时退到卫无双身后,对慕紫轩道:“你没想到吧,所谓净从秽出,向死而生,医治天人五衰的方法,便是先让五衰之气蔓延全身,再搭配老夫出手,经七日假死,方能再获新生!”

    楚白牛与慕紫轩对质时,屡屡被逼得张口结舌,但此时提及医理却是自信坦然,一语之间,就让慕紫轩方才甩锅楚白牛,以求脱罪言论瞬间变成笑话。

    形势登时逆转,而纪凤鸣上前一步,与卫无双、越苍穹成三角合围之势将慕紫轩困于中央,一身气劲充盈,蓄势待发,“自一开始,今日这场奠礼就是为你而设,事到如今,你还有何话可说?”

    三大顶尖高手合围,慕紫轩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濒临绝境的慕紫轩放声大笑:“哈哈哈,没想到你们师徒为了诬陷于我,竟然做到这种地步,我还何必多说?只恨率全盟上下竭力相助,换来的竟是这结果,这青城山,也没必要待下去了,正天盟盟众听令,随本盟主离开!”

    心知对方布局良久,证据确凿,而众人对自己的信任见底,再多苍白的辩解也都无用,慕紫轩唯有先设法脱身,再想其他。

    但命令下达,正天盟成员却是面面相觑,无一听令,毕竟先诬陷剑皇,又诬陷楚白牛,如今慕紫轩阴谋被揭露,又想强行解释为这一切都是卫无双师徒大费周章的陷害,然后一走了之,正天盟又岂会听令?

    人心浮动之际,又听卫无双向众人道:“诸位,诈死欺瞒虽非卫某本意,在此仍恳请诸位原宥,然而,卫某今日虽侥幸未死,在卫某之前,却不知多少人,已死在慕紫轩与六道恶灭勾结之下,请诸位莫再受其蒙蔽,更不要轻放此元凶巨恶!”

    以卫无双的名望,他一开口,众派门立时沸沸扬扬道:

    “哼,我早觉得无相寺被灭的蹊跷,现在看来,是他在背后推动,什么盟主,呸!”

    “没错,我金戈锋楼因曾顶撞过他,不久之后驻守的防线便被六道恶灭袭击,险些全派俱亡,这果然不是巧合!”

    “我就说了,以本少爷的天姿,怎么一身流霞神功三年了还停留在第三层,原来是他嫉妒本少爷的天姿,暗中陷害,真是可恨啊!”

    众派门七口八舌,争先恐后的历数慕紫轩有的没的罪状,义愤填膺之状,好似每个人都早有先见之明,预见了慕紫轩的阴谋,只是势单力薄,才隐忍至今。

    在人群外侧的破军见群声鼎沸,自家主上已陷危局,立时高声喝道:“胡说什么!不听号令,你们想以下犯上不成?”

    但诸派已不惧他,反而一个个将喷着火的目光投向司天台众人,狠声道:“正天盟的成立是你们司天台倡议,慕紫轩的罪行,你们司天台也脱不了干系!”

    “没错,你们都是一丘之貉!”

    “杀了慕紫轩,杀了他们,为被坑害死的盟友陪葬!”

    在场诸派之人加起来,比司天台多了几十倍,眼见愚弄多年的盟众将要反噬,破军生出悍勇死战之意,抽刀在手同时,对身边贪狼道:“贪狼,随我一起杀出条路,护盟主脱出!”

    正此时,破军却忽觉周身一麻,回身一望,竟是被同僚贪狼自身后制住!

    “为……什么?”遭逢背叛的破军用尽最后的力气质问。

    贪狼不答,但他知道为什么。

    因为他在方才那瞬间,他突然回想起了昨天那张棋谱,其上内容,竟与当前境遇惊人相似。

    身陷重围,败局已定,不想满盘皆输,被杀至片甲不留,唯有——弃子求活!

    贪狼当机立断,无视破军惊异又愤怒眼光,直面一众门派,冷声道:“慕紫轩纵然有罪,也是他一人的事,司天台却是大唐天子所设,慕紫轩不过其中一员,将一人他的罪行攀延附上,扬言屠戮司天台,你们是想谋反不成?”

    此话一出,竟是将所有罪过归咎慕紫轩一人。

    但却似一桶凉水浇下,让怒火欲燃的诸派瞬间冷静,须知天下第一强大的势力不是北域妖世,不是六道恶灭,而是天命所归,拥兵百万的大唐王朝。

    大唐染指通天道的意图虽是路人皆知,诸派也一直抵触,但哪一方都不曾将那窗户纸捅破。若是司天台此时仍力保慕紫轩,那便说明这背后是朝廷支持,朝廷理亏在先,那各派也便不忌惮与朝廷撕破脸,大可趁机对司天台的人下死手,拔除朝廷安插在通天道的钉子,朝廷为大局,八成也要吃下这个哑巴亏。

    可贪狼却没有保慕紫轩,而是第一时间代表司天台与他划清界限,这时,哪怕明知慕紫轩所作所为与司天台脱不了关系,没有切实证据话,也只能针对慕紫轩一人,否则,便是诸派被扣上了谋反的罪名,换做大唐朝廷师出有名。

    朝廷与修行各派,一直都是处于这种知悉彼此底线的平衡状态。

    眼见众派忌惮,不敢再对司天台动作,贪狼又朗声道:“慕紫轩,你涉嫌勾结六道恶灭,祸乱天下,快束手就擒,随我回长安受审!”

    正欲领人拨众向前,但此时,却见释初心出现,挡在了司天台众人的去路,道:“证据确凿之事,何需劳朝廷再审?这是通天道,有通天道的规矩。”随后,释初心双掌合十,对众派门道:“众位,还不将此万恶元凶引渡轮回,还等何时?”

    “等现在啊!”正在众派们欲动手之际,却听慕紫轩冷笑一声,话音方落,又闻一声轰隆巨震自天师洞方向传来!

    霎时阴风四起,黑云蔽日,无数厉鬼呼啸着自天师洞飞出,青城山竟再现群鬼驰天!

    而爆响引发一阵地动山摇,众人立足不稳之际,慕紫轩率先出手,一道磅礴掌气,纳星辰浩瀚之力,竟是直向卫无双击去!

    掌劲临头,卫无双不掐诀,不念咒,心念一动,一道水汽护盾自行出现在身前,显见一象万生的上乘修为。

    但护盾虽成,卫无双身形却是不易察觉的摇晃几下,随即足下一点,翩然退身。

    他退,慕紫轩进。

    水汽护盾挡下掌劲,却也应声破碎,而慕紫轩已然逼近,纳前掌之余力,凝璀璨之星光,雄浑第二掌再出,目标依然是卫无双!

    慕紫轩笃定卫无双纵然摆脱天人五衰之气,但石封了两载有余,一身修为又岂是在短短七日内就能尽数恢复?

    所以,三方合围中,看似最强的卫无双,反而是最弱一环,慕紫轩欲脱重围,便要先从他那打出缺口。

    更何况,先对卫无双下手的话……

    慕紫轩进招之时,眼角余光轻瞥越苍穹,见越苍穹一动未动,似未能对他出手及时做出反应。

    “不好!”纪凤鸣亦察觉卫无双远未恢复完全,当即原本催动一半的术法强行压下,身形一闪,护在卫无双身前,同时举掌相迎。

    擅长术法的他纯以掌力论之,本就不及慕紫轩,更何况出招仓促,一击之下,被震得气血翻涌,但仍咬牙切齿道:“竟然破坏天师洞封印,你当真,无药可救!”

    “未思胜,先思败,不是只有你留了一手!”慕紫轩说话同时,劲力再催,如长江迭浪。

    而纪凤鸣右掌御敌,左手拈着乾坤扇在右臂画咒,随着扇尖划动,他右臂已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正是术法“巨灵借力”。

    以神力撼神功,纪凤鸣借力巨灵,掌劲倍增,但神力催动瞬间,可慕紫轩的掌劲却是陡然一空,身形被纪凤鸣震得飞退。

    可看似是退,实际,却是强借纪凤鸣之力,但见他如离弦之箭,以比全力冲刺还要快上三分的速度撞入人群之中。

    这一撞虽毫无路数可言,但却是集纪凤鸣和慕紫轩两大高手之力,前排之人如肉垫一般,被生生压成肉泥。

    而此时,驰天的群鬼亦已飞至,灵堂的位置本就是慕紫轩选择的,他自然有意选择了离天师洞最近的地方,便是为了防止万一。

    而如今,他最不希望用上的后手,却无疑救了他性命,群鬼呼啸,冲入阵中,众派门立时阵脚大乱。

    而慕紫轩双掌再击地,借着反震之力变化方向,腾身而起,便欲纵飞突围。

    但虽有群鬼掩护,在场却也高手众多,岂容他轻易来去?便见天空佛光交织,一个巨大佛手掌印,将他当头按下,正是释初心和佛门明王联手出招。

    慕紫轩强借纪凤鸣之力,本就受内伤在身,身处半空更无处借力,当即再被巨大佛掌压回地面。

    “咔!”他被压得单膝跪地,膝盖在地面上砸出一个大坑,但一口血尚未来得及呕出,

    便见面前一束花枝,清新瑰丽,有如春至,优昙净宗大师姐辛清慧拈花如剑,直刺而来。

    又闻脑后锐风作响,儒门坛主洛晓羿引弓搭箭在前,弦响,连排箭矢却化出难以捉摸的轨迹,从不同角度射向他身后死角。

    再感周身气息一紧,数道锁链破地而出,将他手足束缚,万象天宫左飞樱催动术法,乾金锁天关,困锁他的行动。

    释儒道三教女子几乎同时出手,霎成前后夹击,避无可避的杀局!

    而慕紫轩不避!

    他双掌拖拽着锁链,如老僧礼佛般双手合十,“啪!”得一声轻轻拍击,却有一股爆炸性的气流自他周身扩散,好像方才有星辰在他双手拍击下被压破一般,肆虐劲风席卷,周遭修为较浅的人都被这气流掀飞。

    而气流爆破之下,辛清慧足下不稳,退身逼闪。

    弓箭方向失准,反射向洛晓羿。

    困身金锁亦被冲散,寸寸断裂!

    合掌之中,如握行云,此招正是紫薇七变——星云爆!

    一招之下,威力如斯。但强招出手,慕紫轩亦一时回气不足。

    而没有丝毫喘息之机,劲敌又至!

    纪凤鸣折扇一张,一条雷龙从扇面中张牙舞爪而出,从慕紫轩背心钻入,将他顶飞数丈,又透体自前胸钻出。

    慕紫轩只觉浑身经脉震麻欲裂,五内焦灼如焚,压在喉咙中的血终于喷涌而出,却一开口就被雷电蒸发。

    在场高手云集,一人一招,便是无间断的攻势,慕紫轩孤身一人,终难抵挡。

    而他被雷龙顶飞的方向,亦是辛清慧的所在之处,辛清慧足下一点,止住退势,她凤眼含煞,手中花枝再出,已是绝杀之势,直刺慕紫轩咽喉。

    更确切的说,是等着身形失稳的慕紫轩将咽喉撞上花枝!

    眼看花枝上洁白花蕾就要因染血而绽放出嫣红,此时,忽闻一声蛇嘶,一声鹰唳!

    一道巨大的长蛇不知何时出现,在混乱人群中撞出一条通路,以无法阻挡之势,向辛清慧而去,辛清慧未及反应,被巨蛇撞飞十数丈!

    而与此同时,天空又是一暗,众人抬眼,只见一双巨大翅膀遮蔽天空!@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