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战国野心家 > 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课本
    魏击闻言大喜,公叔痤又道:“君上可修书一封与田和,曰:墨家的道义是天下大害,这是各国的君主要协力抵制的。这样,在田和看来,魏国和他们在泗上之事上结盟就更加可信。”

    “同时再修书与墨家,只说费国大夫投魏,您不能够不接受,看看墨家怎么说。”

    “如果墨家说,这件事是违背他们道义的,那么立刻收兵,全力反击楚国,就算发现墨家悄悄帮助楚国,也只当不知。否则的话,墨家若是发起狠来,与楚国合力,对魏大为不利。”

    “如果墨家说,这是费国国内的事,他们管和不管都是将这件事看作是费国国内的事,那么那万人便可伺机而动。若是齐人战败,便退回看戏;若是齐人获胜,就立刻进入费地掠夺城邑。”

    “弑君、国民暴动之词,只说给魏国,不可说给墨家。于墨家,对费国的事,就一口咬定那是费国的大夫投靠魏国,而不说您是因为国民暴动和费人弑君而讨伐;于齐国,对费国的事,您就说弑君、那些不合于天下的道理是您不能忍受的。”

    魏击明白过来公叔痤的意思,对于魏国而言,在陈蔡大梁榆关这些地方岌岌可危的时候,不能够考虑泗上,即便心有不甘,那也只是留下一个将来干涉的余地。

    骗齐国和墨家死战,用自己对泗上觊觎的态度,让齐国田和紧张,让他迅速出兵,吸引墨家的力量,从而为援助王子定这边别让墨家参与。

    让墨家放开手和齐国死磕,等到赵国中山陈蔡这边的事都解决了之后,再取渔翁之利。

    魏击本有计较,公叔痤之谋正和于他的计划,于是乃下令。

    命公叔痤为将,将西河之兵五万,屯于朝歌,兵锋威胁赵都中牟。

    命西门豹帅邺地之兵,围困邯郸,以援于赵公子朝。

    命魏翔子领潞地之兵,屯于羊肠,穿太行而攻赵。

    命人帅勇士甲士持君侯之命,取乐羊之族人妻子,迁于安邑,阴使人看乐羊的反应,若其有不满之色,当即诛杀,以夺其兵。

    命公子挚帅中山之师,守卫城邑,不可野战,不可轻动。

    命公子缓领大梁之兵,应楚王子定之邀,过大梁而入陈,与楚师决战。

    命人前往阳翟,与韩侯密商,邀韩侯出兵共同伐楚,默许韩国占据郑国的马陵和许,威胁楚国侧翼,以此为交换换取韩国出兵伐楚。

    又令人持密信前往临淄,备说自己对于墨家的言论颇为不满,希望齐国等待半年再出兵,共分费国之地。

    再叫人秘密前往泗上,询问墨家对于费地之事的态度,并询问墨家关于楚国攻打陈地王子定之事是否参与,选派能言善辩之士,以墨家非攻和不干涉各国内政的学说,逼迫墨家表态,一旦表态立刻传播天下,令墨家不能够违背自己的道义出兵援助楚人。

    遣人西渡渭水,传播关于吴起凶残的谣言,以此策动秦国贵族的反叛,来平息西河空虚的危险。

    再请韩国屯兵于汝水,作出威胁楚国方城、叶、昆阳等西线的态势,不求韩国主动攻楚,只求韩国能够牵制一部分楚国南阳方向的兵力,不让他们参与陈地之战。

    …………

    魏国东北重郡,邺。

    这里北可伐邯郸,南可制中牟,正是卡在赵国腹心的一颗刺。

    邺令西门豹此时正在房中读书,翻看的书籍正是从自己的庶子那里得到的一本墨家的“课本”,自己的庶子西门彘与邺地活动讲学的墨者交好,这件事他一直知道,但从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不去管。

    如今魏侯命他出兵邯郸的消息已经传来,可他却不急,而是悠然地品着从泗上那边运来的、如今刚刚流行起来的奢侈品,茶。

    里面放着一勺雪白的甘蔗糖,淡绿色的色泽配上微微苦涩的味道,确实适合读书。

    书中的页数,正翻到《西门豹治邺》这篇课文,从上面粗浅的文字来看,应该是墨家用来传播文字的。

    里面的故事不错,西门豹看的津津有味,正说到他治河伯、修水利的种种故事。

    写书的人看起来水平很高,能够从粗浅的语言将这个故事讲得很清楚,然而也加了不少掺杂了“墨家道义”的内容,正是墨家宣义部润物无声的手段。

    里面说到,西门豹治理了祭河伯之后,发动民众挖掘运河水渠灌溉的时候,有民众感觉到辛苦,多有不满之词。

    西门豹作为亲历者,很清楚当初自己说过什么。

    自己当初说的是:“民可以乐成,不可与虑始。今父老子弟虽患苦我,然百岁后,期令父老子孙思我之言!”

    墨家并没有太大的改动,但是表现出的道义上,却是千差万别。

    这墨家的课本中,说的是:西门豹听到父老乡亲诉苦,不愿意挖掘沟渠灌溉。有亲近人说,百姓反对您,而挖掘沟渠对您又没有什么好处,您又落了一个坏名声,您又何苦要做呢?

    西门豹于亲近人之前便念了两句诗,道:“苟利于万民,岂意身前身后名”?

    作为亲历者的西门豹也觉得,墨家的改动颇有些意思。

    原本他的话,重点是突出民众愚昧、短视,自己比民众多看了一百年。

    可经墨家这么一改,一个为利天下不惧身前身后名的贤人,跃然于纸上。

    西门豹对于这样的改动,很是喜欢,但是也明白墨家这样做的用意:这就是无孔不入地再宣传墨家的义:为万民之利为上。

    这课本都是从小时候开始学的,长大后学过这些东西的孩子,脑子里关于“义”、关于“天下”的那一套学说,全然都是墨家自小灌输的内容。

    实际上民众比西门豹之前所预想的,要更明白谁对他们有利,治理了河伯、挖掘了漳河水渠之后的五年,加上后来邯郸开始冶铁铁器,民众有了铁器之利配合上漳河沟渠的灌溉,使得邺地成为魏国重要的粮食产区,当地的百姓也多赞颂西门豹的义举。

    而且,传颂的细节,完全都是墨家课本中的这些内容,在夸赞西门豹的同时,又宣传了墨家关于“善恶”、“义与不义”、“贤与不贤”的价值观。

    这一点让西门豹颇为惊叹于墨家的宣传能力,实在是各国的小司寇所不能比的。

    西门豹之前和墨家的关系其实不错。

    邺地位置重要,正是大邑,有墨家在这边的据点,多讲道义,若不然自己的庶子西门彘也不会和墨家走的那么近。

    墨家也派人来过邺城,专门拜访西门豹,交流治水和挖掘沟渠灌溉的经验,传播了先进的耕种技术,也带来了许多新奇的谷物。

    西门豹听说,当初来这里观摩沟渠治理的一些人,如今已经到了蜀国,在那里完成修筑了都江堰,也不知道在这里学到的东西用没用得上。

    再后来墨家的人派人千里迢迢,给邺地送来了几车名为“土水泥”的东西,在漳河的灌溉沟渠附近给西门豹立了一个水泥像,立像之初万民欢腾。

    西门豹倒是也问过来到邺城的墨家人物,因为他听说泗上的灌溉系统做的也很好,便问墨家是怎么做到的。

    墨家便交流了经验,西门豹听后默然无语:墨家强大的宣传能力和组织能力,给民众讲清楚了利弊,又通过规划使得民众自发上阵,用了十五年的时间完成了泗上庞大的运输和灌溉体系。

    墨家的办法虽好,可西门豹清楚,没有墨家的宣传鼓动和组织能力,照着学只能是用墨家课本上的那个词来形容:邯郸学步、东施效颦、削足适履。

    他今日有心情看看庶子看的这些书,倒不是在怀念和墨家这几年的交情,而是在等待一件事,一件他确信会发生的“家事”。

    正当他看完了那篇《西门豹治邺》而翻到下一页准备看看这篇名为《九州南北与东西》的课文时,身后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和一声略带几分怒气的叫声。

    “父亲!”

    西门豹回过头,看到庶子西门彘正行礼,笑道:“你果然来了。”

    西门彘今年不过十六七岁,正是激进热情的年纪,穿一身贵族的宽大华服,腰间亦佩玉。

    见父亲这么一问,西门彘却不惊奇,反问道:“父亲,难道您真的要起兵去攻打邯郸吗?这是不义之事,民众不能得利而死伤遍野,您一定要这样做吗?”

    西门豹所等待要处理的家事便是这一件,听到庶子发问,西门豹大笑道:“义与不义,又怎么说?难道公子章就义、公子朝就不义?你学于市井,难道那些墨家的人就是这么教你的吗?”

    西门彘却不惧怕,正色道:“进步的、有利于民众的、有利于天下的,那就是义。反动的,不利于民众的,不利于天下的,那就是不义。”

    “非是公子章义而公子朝不义,而是公子章若执政,有变革之心,顺应天下大势而动,变革土地、尚贤为任,这便是进步。公子朝勾连落后的胡人,继续分封而不动土地所有,任命官员以血缘为近,这就是反动!”

    “您现在去帮助公子朝,那就是反动,就是不义。难道,您忘记了当年为您立像的时候,万民欢腾的场景吗?为什么?还不是因为您所做的一切,于民有利?请您不要再错下去了!”

    进步与反动这样的词汇,也是出于墨家的一些言论,一听这话,其实便能知道这人和墨家肯定是牵扯不断的关系,真到宁可错杀一万的时候,开口说出这样词汇的人,抓起来杀头准没错。

    西门豹听了儿子的话,放声大笑,反问道:“这就是你学来的东西?你啊你,还是太年轻!”

    笑声中,西门豹也暗暗赞叹,不是赞叹自己刚说完幼稚的儿子,而是赞叹墨家的宣义部,赞叹墨家的那几个掌舵之人,心道只怕这言论又是那鞔之适的手笔。

    这些话……哪里是称赞啊?

    西门豹心想,这是在捧杀公子章啊,这是在把赵国往一场大乱里逼啊,这是在逼着魏国干涉、逼着赵国内乱,不乱都不行!

    这么夸公子章,西门豹看来,在自己儿子这样衣食无忧、天真烂漫、十六七岁尚不知人世险恶的人听来,那是振奋的、激动的、可以为之慨然而歌的。

    可在他听来,这句话的背后是在说什么?

    这是在告诉魏国:不能让赵公子章上位啊,否则赵国就要变法,就要强大,就要威胁魏国的后方了!

    这是在告诉赵国:不能让公子章上位了,否则你们的封地就要被他收回,你们的封建权力就要受到限制,你们的血统贵族地位就要受到那些平民出身的贤人的威胁。

    这是在告诉赵国的贵族:起来,起来,赵国的贵族们,一起干掉公子章,否则你们就要被集权了,这时候可要选择正确的站队啊。

    这是在告诉赵国的贵族:你们的阶级觉悟还没苏醒,只是凭借本能做事,现在我们墨家来点醒你们的阶级觉悟,一定要反对公子章上台后变革的可能啊。你们应该结党为利,拥公子朝为党魁,干掉变革派。

    当然,反过来另一面,也是一样的道理。

    西门豹心想,这话里明显是说,血统贵族和封地制度反动,与之相对的就是进步,愣生生把赵国分为了进步和反动两个族群,生怕赵国的人找不清自己的屁股坐在哪边,墨家这边先把座位上写上名字排好让赵国的人一目了然。

    可是,这些东西却不是阴谋。

    因为句句都是实话,墨家只是说了句实话而已。现在天下都传遍了,哪怕公子章现在说:我不是,我没有,我不是改革派……谁信?魏侯信吗?贵族信吗?魏侯和贵族都不信,公子章只能依靠和他们相对的那些人。到时候不是也是、不想也想,否则众贵族何必冒着他说谎的危险让他上台?直接让公子朝上去岂不是一样?